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
小說推薦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
(感谢书友20200509202458744和呵呵笑的脉动的月票~老板大气嗷,祝老板身体健康~
动动小手加群啦~书友(×)沙雕(√)群779037920)
“啊呜~”
这天早上,立香打着哈欠走出了自己的房间,一边活动着手臂一边朝玛修的房间走去。
“藤丸立香,玛修·基列莱特。从现在开始,给予你们一天休息时间。去将精神、肉体状态调整至最佳。你们两人回到这个管制室的时候,就开始迦勒底最后的作战。要前往的特异点名为所罗门。终局特异点,冠位时间神殿所罗门!所罗门的目的。光带的真面目。所谓人理烧却究竟为何,所有的疑问,应该都会在这次作战中得到答案!”
前天,在解析了第七特异点的圣杯后,突然传来了剧烈的时空波动。在确认所罗门已经发现迦勒底的位置,迦勒底正逐渐与魔术王的特异点融合这个事实后,罗曼医生向她们两个说了这样的话。
虽然说是休息,但立香完全没有放松。紧张的她连觉都没睡好。更让她感到不安的是,昨天一整天她都没见到过月夜。三餐是由「两仪式」和浅上藤乃代劳的,墨斋和管制室里也没有发现月夜的踪迹。玛修对此也毫不知情。她们本想去问一下可能知情的人,但又都觉得自己有些不好开口。
“算了,月夜先生肯定会参加作战会议的。”她自言自语着,来到了玛修的房门前,“总之,还是看看玛修在不在吧!”
“咚咚咚。”
她敲了敲门,问道:“玛修?”
“是立香前辈吗?稍等一下哦。”
门内传出来的熟悉的声音让立香稍微安了安心。不一会,玛修就打开了门。她的作息时间非常规律,早已经起床很久,这会正在认认真真地写日记。
“哎呀,又在写日记啊。”
“把旅途一点一点记下来,让我觉得很有意义呢。”玛修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嗯……等人理修复之后,大家都不会记得我们的努力吧?稍微,有点寂寥呢……”
“是啊。月夜先生说过,对于那些被从人理烧却中拯救的人来说,他们仿佛是睡了一觉,只不过醒来之后发现时间过了一年而已。”立香答道,“虽然有点……不过换个角度考虑,这种独享记忆的感觉也不坏就是了。”
“那我们走吧,前辈。”玛修收好了笔和日记本,“一起去管制室吧。”
二人穿过走廊,来到了管制室。门一开,立香就看到了月夜站在最顶层的背影:略瘦但很可靠的后背,还有那及腰的丝绸一般漂亮的黑色长发。
她立刻心里安定了不少,但新的疑惑也在同一时间占据了她的内心。月夜一向的衣着都是风衣长裤,虽然款式和颜色会换,风格却基本不变。但今天月夜极其罕见地穿了一身白色的宽大衣服。立香在课本和博物馆里见过,这种衣服是月夜的民族——也就是汉族在古代穿着的一种衣服。
“记得叫……汉服吧?”立香一遍边自言自语一边走了上来。
“嗯,没错,是汉服。”听到了声音的月夜笑着转过身,张开双臂给立香和玛修展示了几下,“怎么样,好看吗?”
“好看好看!适合得不得了!”立香像小鸡啄米一样疯狂点头,“可是,为什么突然换穿衣风格了?”
月夜的眼中一闪而过了几分不舍,但很快就被他用笑意掩饰了下去。他伸出手,摸了摸立香的头,说道:“因为我是中国人嘛。中国人都讲究一个词,叫做落叶归根。”
“罗叶……鬼根?”玛修问道。这四个字月夜是用汉语说的,玛修她们听不懂很正常。
“是‘落叶归根’哦。”月夜笑着重复道,“现在的情况好像也不允许我完完全全地落叶归根了,那我就只好用衣服代替一下了。”
“唔……还是不懂。”立香有些苦恼地摇摇头。
“哈哈,那就先放到一边,过会我再和你们解释这个词的意思。”月夜递过来两个包子,“罗曼医生还没来,你们先吃早饭吧。”
“啊!我知道这个,这个是中国的包子对吧?”立香很高兴地接过了包子。
“是的。”月夜笑着点点头,“慢慢吃,别噎到。那边还有粥,不急,吃完我们再开会。”
立香和玛修吃饭的时候,月夜就靠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她们的侧脸。时不时给她们添一口粥,拿一个包子。他的眼神宛如流淌的水,温柔而又有些……悲伤。
十多分钟后,立香和玛修吃完了饭,罗曼医生也带着达·芬奇和埃尔梅罗二世出现在了管制室。
“早上好,月夜教授。”罗曼医生朝月夜点头示意,“昨晚睡得怎么样?”
“还不错。”月夜点点头,“你们呢?身为重要的工作人员,你们可不能在我们在那边战斗的时候打盹哦?”
“放心啦,月夜亲!莱昂纳多·达·芬奇的身体永远是最好的状态哟~”达·芬奇在自己的眼前比了个“耶”的手势。
“承蒙关心,在下的头脑还算清醒。”埃尔梅罗二世轻轻点了点头。
“我也没问题。”罗曼医生说道,随后他的神态变得有些犹豫,“那个……昨天的那个……”
“啊,那个啊……”月夜想起了昨天罗曼医生给自己的留言。
————————————————————
“月夜教授,这里是罗曼。哪里都找不到你,只好给你留言了。”
“事情很不乐观,我就直说了。我要说的是关于玛修·基列莱特的事情。”
“这次休息期间,玛修的诊断结果更新了。根据我们的扫描结果,她的身体似乎已经到极限了。无论是寿命层面,还是战斗层面。”
“我再三确认了数据,但数据没有错误。很遗憾,但似乎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我粗略计算了一下,她估计最多只能再参加一次激烈作战了吧。而不幸的是,终局特异点的战斗,怎么看都不像是‘不激烈的作战’。”
“所以,我认为应该向你汇报一下这件事。至于怎么处理,就交给你吧。”
“另外,我没有告诉立香这件事。至于是不是要告诉她,就由你决定吧。达·芬奇觉得有必要让立香知道这件事,为此我们还吵了一架。吵完的结果就是,我们一致决定把处理权交给你。”
“最后,今晚记得早点睡哦。”
————————————————————
“我已经弄完了。”月夜笑着说道。
“那就好。”罗曼医生松了一口气。他坐到了管制室的主控电脑前,打开了资料库,“那么,这就开始作战会议。达·芬奇亲,麻烦你做一下关于这次作战的说明吧。”
“好~交给我吧~”达·芬奇说道,“我要是漏了什么信息,就有劳韦伯亲补充啦~”
“为什么你也开始用在下的名字称呼在下……”埃尔梅罗二世有些尴尬。
“首先呢,这次作战与以往作战最大的不同点,是我们的灵子转移方式!”达·芬奇放大了电脑屏幕上的图片,“由于这次是对方主动牵引的我们,所以我们将会在物理层面与对方接触。也就是说,我们不需要筐体,只需要打开一个‘门’,然后大大方方地走进去就行啦!当然,这样一来,迦勒底的现存的所有英灵也都能加入战场了。”
“啊,感觉瞬间就放松了不少。”立香露出了如释重负地表情。
“别高兴得太早。”达·芬奇白了立香一眼,“根据示巴调查的结果,敌方特异点的基本构造已经大致摸清楚了。整个特异点就是一个小世界。如果说迦勒底亚斯是地球的微型沙盒,那可以说敌方领域就是宇宙的微型沙盒。虽然没有其他天体,构造也简单得不行,但敌方特异点的中心有不可测量的魔力漩涡。这股庞大的魔力风暴可能会直接把迦勒底这些由魔力构成的英灵们吹散到各地。也就是说,实际上能在陪在你身边的战斗力,只有八个人——准确来说是七人一兽:月夜,「两仪式」,贞德·Alter,两仪式,浅上藤乃,玛修·基列莱特,提亚马特和芙芙。”
立香捂住了脸:“不,请务必不要把这只只会‘芙芙’叫的白毛吉祥物算作战斗力。”
“芙!芙芙~”
“提亚马特也不行。”月夜摇了摇头,“我对她自有安排。况且,那种质量的生命也不可能深入特异点中心,除非我们想把整个特异点撑爆。”
“总之,漩涡的中心就是魔术王的玉座。”达·芬奇说道,“明白了情况,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打败魔术王的手下,然后打败魔术王,最后从特异点中撤退。怎么样,是不是简单得就像是rpg游戏?”
“好像……确实有点像王道rpg中的内容。”立香点了点头。
“既然听明白了,那我就去把大家都叫来吧”月夜说道,“罗曼,解除防护装置,直接与对方接触,打开灵子转移通道。放心,我很快就回来。”
罗曼医生按了几个按钮,熟悉的广播女声就响了起来:“反召唤系统启动。开始进行,灵子转换。距离灵子转移开始还剩3、2、1……全工程,完成。开始执行,最终Grand Or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