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说实话,他们三个一出场,的确是惊艳到我了,笔挺合身的休闲西装,下身牛仔裤,最主要的是发型,不再是张牙舞爪的根根立,而是用发胶打的很顺滑,看起来一点不突兀,不再像是以前的杀马特贵族了。
一段吉他SOLO后,主场兰毛醇厚而沙哑的歌声传了出来,一首耳熟能详的经典乐队Beyond的《不再犹豫》,我都奇怪是不是自己听错了,还是他们在假唱啊?这还是我听过的那个红绿灯组合吗?
先且不论唱歌技巧,就是不走调这一样,就已经令我刮目相看了。
伴随着台下的人,一起哼唱完一曲,台下的人变得活跃了起来,很多人写上小纸条,通过服务生递给了兰毛,兰毛看过后,一一答复,这首歌不在他的曲库里,这首歌太过悲伤不适合这场合,解释得清晰明了。
之后,又唱了两首歌,其中一首是他们自己创作的,虽然不算朗朗上口,但听得出是有情感在里面的,台下有很多人都会唱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跟着哼唱了起来,
这种歌炸一听,觉得很一般啥玩意儿,再仔细回味下,觉得还行,不过听上三遍后,你就会有感觉了,会不自觉跟着一起哼唱,这可能就是口水歌吧?我觉得挺好的,干嘛一定要唱些高雅的,大家听不懂,又不会唱的,听歌不就是为了心情愉悦,逗自己开心吗?
三首歌唱完,台下的人还是不让走,就这样又唱了两首,这才在观众的欢呼下,走下了舞台。
走下来后,他们没有直接回后台,而是和台下的人一一打着招呼,遇到关系好点的,还会喝上一杯,我心想,这都会公关了啊?
终于走到了我的台子前,热情地和我打着招呼,我递给了他们三个一人一瓶啤酒,说道:“大明星了,你们现在厉害了!我要是在大街上,都认不出你们了!华丽的蜕变啊,大城市还真的能改造人啊!”
兰毛有点羞涩地说道:“混生活嘛,还是得适应社会啊!你怎么会想起来找我们了?是来省城出差办事?”
我嗯了一声道:“专门来找你们的,一是想看看你们发展的怎么样了,二是有事求你们!”
兰毛点了点头道:“那我们先去换衣服,你们在后面等我们吧!”
阿廖把车开到了后面,半个小时左右,三个人穿着短裤T恤,人字拖拿着乐器,走了出来。
上车后,我问道:“宵夜吧?”
三个人点了点头,直说真是饿了,晚饭他们没个点,要彩排,要赶场,每天都是靠宵夜撑着的。
阿廖把我们带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大排档,人还是很多,我们要了一个包厢,坐了进去。阿廖去安排吃什么。
兰毛就单刀直入地问道:“有啥事,你就直说吧!”
我也没犹豫地说道:“你爸的那几块地,能不能叫他一定不要卖,什么条件都别卖,这地留着一定会赚很多倍的,我担心你爸妈顶不住诱惑,只贪眼前的这点利益。”
兰毛马上拍着胸脯说道:“就这事啊,放心吧,包在我身上,我爸最听我的了!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我急忙制止道:“别啊,现在都几点了,再说,你不能说是我和你说的,你信任我,你爸未必。我和你爸是有利益关系的,他会觉得我在利用你的!”
兰毛很直接地问道:“那你有没有利用我啊?”
我急忙否认道:“当然没有,我当你们是朋友!这地我是看好了的,一定会翻几番的!你们得相信我!”
兰毛笑着说道:“那不就行了!你在帮我爸,他不明白,我就叫他明白!”
说完,也不等我同意,就拨通了他爸的电话,一口的惠州话,我是听得稀里糊涂,大概意思就是:“人家帮过我,没亏过咱们,他也是为咱们好,你要是当我是你儿子,那几块地就都听人家的,人家不会坑咱们的!”
听他说完,我心想,你说成这样,这不摆明是用儿子要挟老子吗?他爸听着能痛快吗?我怕是适得其反了啊!
放下电话,兰毛对着我说道:“你就放心吧,我爸答应我的事,未必百分百做到,但我小妈在呢,她答应我的事,就一定会做到的!”
我嗯了一声道:“那我就谢谢了!怎么样?在这边过的还习惯吗?”
黄毛说话了:“习惯,这里很好啊,比我们那边热闹多了,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
红毛抢着说道:“是啊,现在我们每天,白天上声乐课和创作,晚上增加演出经验,过几天我们就去参加中国乐队大赛,这次我们一定能火的!”
我劝道:“你们还没出道呢,也没签经纪公司,别想着一步登天,火不火真的不那么重要,那些想火的人,为的是什么啊?无非是名啊,利啊的,你们不缺钱,就是没名气。可名气这东西,不是你们能控制得了得,这是需要专业的团队去做的事情。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你们的唱功练习好,多创作些耳熟能详的歌出来,歌红人不红,不要紧,这个只要有专业的团体去做,你们很快就可以火起来的。但要是人红歌不红,你们根本就没作品,你们根本就长久不了。到任何时候,都要拿作品出来说话,这样你们才有底气啊!你看那些靠炒作出来的人,有几个人能真正的被大众接受,都是白驹过隙,稍纵即逝。”
三个人点了点头。
兰毛突然说道:“要不你做我们的经纪人吧?我们反正也是你带出来的,要没有你,我们还在围村敲锣打鼓呢!”
我笑着摇头道:“术业有专攻,我可不是做这个的,你们先要把自己沉淀下来,好好的做几年自己想做的音乐,一定不要把红不红,火不火放在第一位上。我会帮你们留意好的制作团队和经纪人公司。还是那句不忘初心,做好自己!”
三个人再次点了点头。
红毛好奇地问我道:“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我爸说你是大公司的老总,身价能排在100啊,我看你挺普通的啊,真看不出来啊!”
兰毛用他的人字拖踹了一脚红毛道:“他还普通!你看他办事的能力,说话的本事,你学得来啊?咱爸可是村书记,还不是都得听他的。咱爸咋说的,咱们这辈子都到不了人家的高度!”
我急忙摆手道:“说什么呢!我和你们一样就是个普通人,只不过我年纪大点,经历比你们丰富一点!我知道的,就尽量告诉你们,让你们可以少走点弯路!对了,钱你们够花吗?”
兰毛笑着说道:“够啊,上次你转给我们的钱,我们都没花完呢。我爸还让我把给你的钱,给你退回去呢,说那钱是给你的,我们不能拿!”
我急忙说道:“可别,转来转去的,这手续费都给银行赚去了!我知道你们不愁钱,那就更应该好好做音乐,别接太多上演,耽误自己的创作时间。内功练好的,招式什么的,就根本不重要了!”
晚上,告别了兰毛他们,我和阿廖连夜回了珠海。
第二天,是万众新设备入场的日子,我想去现场看看。
这台新设备,是完全我们自己组装的生产设备,只是不在总部这边生产,因为没地方。
这台设备,我还专门请了约瑟帮我在匈牙利的厂家,重金聘请回来的工程师团队,帮我们制造组装。
我要组装这台设备不是要扩大我们的产能,而是为了新芯片做准备,为了新芯片实验运行而做的。
外国的专家组,是比较专业,只要钱到位,他们是真的不予余力的帮助我们。
带头的专家组组长,是个德国老头,这家伙的头衔也是不少,我在刚进万众电工的时候,翻译图纸时,就看到他的名字,他算是家电设备安装,制造的鼻祖,老专家了。
这次能把他请过来,除了约瑟的威望,就是我们给了他一笔丰厚的退休金,给他提供了一栋可以长期在中国居住的房子,一辆百万级别的车,还给他们的子女安排好了,在华的学校和工作。
外国人也是有感情的,他们也是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
这德国老头,对着这台设备,就像对自己儿女一样上心,而且肯定比自己儿女上心,因为他的儿女到了十八岁,就基本不用他管了,可在中国,这台设备他可是事无巨细,全部都要过问。
他在中国生活的很也习惯,唯一不满意的就是中国制造组装的配件,总是达不到他的要求,每每这个时候,他就会大发脾气,不过过后就好了,因为他已经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
我去到车间的时候,设备刚刚进场,这种大型设备进场,都是要预先在车间屋顶安装好吊车,车开进一半,再由吊车吊到指定的预留好的位置,不能差一丝一毫。
德国老头正好吼吊车上的司机,说他吊下来的时候,不太平稳,让设备震动得厉害,万一导致设备里面得配件损坏,可能就得拆除上万个零部件。
看见我带着一群人过来,老头是一点面子不给,挥着手让我们站出去,不要耽误他干活。
我和旁边得王鹤同说道:“你觉得这设备适合你们用吗”
王鹤同拿着一本《用户手册》说道:“太适合了,简直就是为我们量身定做啊!这老头是真的厉害,帮我解决了不少技术上的难题!还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这些东西都是课本上学不会的!还有,他们的敬业精神还真是值得我们学习,我为公司卖命是理所应当的,可他不一样啊,他收了钱,干他的活就完事了,可他是一遍又一遍得反复强调,一定让我们都学会,这样以后就不用他了,典型的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啊!”
我切了一声道:“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钱请他吗?”
王鹤同不以为然地说道:“多少钱都值!这种人有钱都请不到!”
我嗯了一声道:“也是!”
我们在外面说着话,老头又拿着对讲机对着,屋顶的吊车司机吼了起来,翻译在一边以同样的口气吼道:“你要是再这么吊设备,我就把你从吊车上拽下来!你TM的是白痴吗?”
这话一骂完,吊车不动了,估计是吊车司机这会上来脾气了,这下可真的惹恼了老头,这德国老头走到了吊车控制台的下方,指着上面,让司机下来。
这时意外发生了,一个黑色的物体直接从吊车的控制台扔了下来,老头没反应过来,就在东西要掉到他脑袋的时候,翻译一把被老头推开,自己脑袋被物体重重地砸中了,还好公司一再强调,安装设备时,必须戴安全帽,可以听见清脆的物体和安全帽的碰撞声,翻译当场倒地。
我第一时间就要冲过来,被唐杰一把死死地拉住道:“千万别过去,万一再扔下什么东西来,砸到你怎么办?”
说完,自己跑了过来,王鹤同和几个车间主任跟着跑了过来,先是拉开一脸惊恐的老头,然后看着被砸伤的翻译怎么样了。另外几个人,拿着对讲机劝着上面吊车的司机。上面没动静。
把翻译抬出了车间,翻译被砸晕了,短暂地抢救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拿下了安全帽,我们才放心,他的头没事,安全帽被砸开了一个大洞,却没砸到他的头。
这才让大家安心下来,但仍然是心有余悸地望着吊车控制台。
大家叫了半天,也不见吊车上有一点动静。
我突然反应过来,大声地喊道:“告诉吊车师傅,下面的人没事!快点!”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噗通一声,一个身影从吊车的控制台跳了下来,重重地摔到了地上,那声音就像一个装满面粉的袋子,从10楼给扔了下来一样。
这车间屋顶高12.4米,刨去地坪和屋面,差不多有10米左右高,控制台就在屋顶的下方,怎么也有个9米左右!
我知道,完蛋了,又出质量安全事故了,这次可比上次意外多楼严重的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