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陈默北征的事情在大汉来说并非什么秘密,只是没有人想到战争会结束的这么快,从陈默出兵到现在,满打满算也不过四月时间,胜利那是必然的,汉军再与塞外异族的战争中,败绩虽有,但大方向上,基本都是保持着胜算,更何况陈默善谋,吕布善战,更有冀州一众名将参战,没人能想出失败的理由。
但没人会想到,乌丸人败的这么快这么彻底,而陈默会做的这么绝。
纵观陈默这半生征战,虽然杀敌不少,但却从未对百姓动过手,这点,便是排斥陈默的人也没办法否认陈默有一颗爱民之心,但此番征伐乌丸,陈默却是鲜有的祭起了屠刀,兵锋所过,乌丸人几乎绝迹,柳城成了空城,王庭被毁,更重要的是卢龙寨外的那一场屠杀,十万乌丸再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里被陈默引水倒灌而死。
不管身份,不论是否无辜,十万人在极短的时间内被陈默淹死,这绝对是颠覆性的,中原不是没有人屠过城,曹操就屠过,但那也是号称屠城,很少有这种真正绝户的屠杀,一直被誉为爱民的陈默,却做出来了。
但纵观北地,尤其是幽冀并三州之地,几乎人人称快,一直不是太稳的幽州,经此一战,民心归附,万民拥戴。
不在北地不知胡害,这些塞外民族每年一到秋冬季节就开始南下寇略,这种侵犯并非是大规模组织,而是以部落为单位的南下,为了过冬的食物还有保暖的物资,现在的乌丸也好,以前的鲜卑、匈奴也罢,都会将目光落在汉人身上。
而这次乌丸南侵,对渔阳、辽西百姓的伤害更是中原地区的汉民无法体会的,直接或是间接死在乌丸人手中的幽州百姓,绝不比这次死在战争中的乌丸人少,哪怕陈默最后在卢龙寨一口气屠杀十万,也比不上。
南方会有很多不明士人抨击陈默,本性中的残暴在这一仗中展露无疑,但北方,哪怕是看陈默不顺眼的人,在这件事上也保持了沉默,有些事情,没经历过,就没资格发言,而经历过的,不会昧着自己良心说话,如果真的在这个时候抨击陈默,不用官方动手,当地百姓恐怕就能把你排挤的无立足之处,哪怕是世家也一样。
民心多数时候其实没用,因为那是可以引导的,但当民心向着一个地方使力的时候,那可就恐怖多了。
而且这次屠杀,不管中原人如何评价,但对于边地来说,好处可不只是少了乌丸之患这么简单,更是直接震慑周边异族,鲜卑人不敢再轻易叩边,往来草原行商的商贩能够明显感觉到那些野蛮、粗鄙的鲜卑人对汉人的态度亲和了许多,说不上有多友善,但至少不会随意为难他们,更不会无故杀人。
这也间接更促进了大汉与草原之间贸易繁盛。
“可惜了~”睢阳,衙署,程昱摇头叹道:“此番陈默北征结束的太快,我等根本没有机会。”
曹操这数年来休养生息,就是准备筹备接下来跟陈默的一战,决定这北方霸主之位,陈默北征,原本是个极好的机会,但陈默从决定北征到出击乌丸再到凯旋,太快了,曹军的粮草调运都来不及,战事已经结束,而陈默经此一战,不管民间评价如何,但声威却是大震,现在就算准备好,但战机已经消失,陈默携灭族之威回朝,这个时候关中军士气正盛,双方若是开战,他们必然吃亏。
“是啊,可惜了。”郭嘉叹了口气,摇头道:“经此一战,陈默背后压力必然大减,能抽调更多的兵力来与我军作战,接下来可就难了。”
“伯道身边,将才辈出……唉~”曹操有些无奈的放下竹简,叹了口气。
陈默此番出兵,徐晃、高顺、武义、余昇、崔耿、石庚这些亲信将领几乎都留在中原防守,显然是担心曹操趁机发难,但就算没有这些大将,看看陈默北征之战身边涌现出来的将领。
吕布就不必说了,当初吕布占据南阳的时候,那可是打了荆州打曹操,甚至连孙策也被欺负了一遍,现在投入陈默麾下,只是这一个,就让曹操头疼。
也幸好,从洛阳朝廷那边传来的消息,吕布是要被留在并州镇守边关的。
但除此之外,赵云、马超、庞德、张绣都可称良将,还有韩琼、张郃、高览、牵召这些自冀州收降的人才,陈默如今麾下真的堪称猛将如云,这让曹操真的很羡慕。
“主公何须担忧,我军亦有大将!”荀彧微笑着宽慰道,曹操麾下大将也不少,没必要羡慕陈默。
“不过此战之后,我军却是要积极备战了,在下有感觉,主公与陈默之间的战争,不远了。”郭嘉看向众人,沉声道。
扫平乌丸之后,塞外异族恐怕短时间内不敢再有人招惹陈默了,也就是说,陈默将再无后顾之忧,接下来,恐怕就是与曹操争夺北方霸主之位,这一仗,不会太远。
“嗯。”曹操神情凝重的点点头,就算陈默拖着不开战,他也会选择开战,再这么拖下去,陈默的优势会越来越大,他必须在陈默对自己形成碾压优势之前,与陈默一较高下。
相比于曹操而言,南方对于陈默此番征伐乌丸的事情,就没有太大感觉了,只是觉得陈默一战屠戮十万,有违仁道,毕竟北方距离他们太远太远,远到有生之年,可能都见不到一个胡人,自然不会有太大的感触,而且具体消息也不会那么快就传到南方。
当然,诸侯如何看待自己,陈默并不是太在意,眼下天下局势已经渐渐明朗,接下来,就是北方霸主之争,只要他灭了曹操,那这天下就基本可以重归一统之局了。
五月,陈默抵达令支,准备在令支稍作休整之后,再撤出幽州。
“子龙,此战你立功不少,便留在幽州,接替鲍庚,任护乌丸中郎将,乌丸虽然已经不成气候,但这里不会一直是空地,肯定还会有其他人过来,鲜卑也好、东边的高句丽也罢,留在此处震慑边塞,如今护乌丸中郎将空缺,就不必回朝受封了,一切从简,相关印绶,回朝之后,我会着人发来,记住,去岁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度发生。”令支衙署中,陈默看着赵云道。
这一战,赵云展现出来的骑兵天赋,是值得赞赏和肯定的,那支杂牌军组成的骑兵,陈默也没有让他们解散,而是划到了赵云麾下,补充边地兵力不足的困顿,此外他还留了一万冀州军在幽州负责戍边,等太史慈来了,太史慈负责代郡那边的防御,赵云则负责辽西、渔阳这边,再等两年,等赵云有了足够的功绩和民生,陈默在幽州的势力也彻底稳定之后,赵云和太史慈他会召一个回朝。
“多谢主公,云必肝脑涂地,为朝廷守住边疆。”赵云慨然应道。
“不用肝脑涂地,折了一个鲍庚已经够了,我不希望看到再有大将陨落在这里,活着才能为国建功。”陈默摇了摇头,拍着赵云的肩膀道:“你有大将之才,不能死在这里,此乃军令!”
“喏!”赵云心中一暖,对着陈默一礼道。
“对吗,学学温侯。”陈默笑道:“你看他何时想过什么肝脑涂地,他一般都是叫敌人肝脑涂地的。”
赵云不禁一笑,吕布这次可是真的向天下人证明了他的勇武,四千破三万,还追着人砍了一天,那真是扬眉吐气。
“主公,有辽东使者求见。”典韦从门外进来,对着陈默一礼道。
“辽东?公孙氏?”陈默挑了挑眉,瞬间明白对方来意了,之前袁家兄弟带着残部投了公孙氏,陈默还想着怎么收拾对方,如今对方主动来见,恐怕就是为此事而来吧。
“请!”陈默点点头道。
很快,一名有些阴柔的男子进来,对着陈默一礼道:“辽东公孙恭参见大将军!”
“不必多礼。”陈默伸手虚扶,微笑道:“辽东公孙氏之名,默早有耳闻,公孙氏这些年来震慑边塞,实乃我大汉栋梁也。”
“不敢,与大将军相比,些许微薄之名不足挂齿。”公孙恭谦逊道。
“请!”陈默示意公孙恭入座。
公孙恭谢过之后,方才跪坐在客席之上。
“不知公孙将军此番前来所为何事?”陈默笑问道。
“一来是贺大将军此战得胜,扬我大汉之威,我家兄长若非公务缠身,定当亲自前来拜贺。”公孙恭笑道:“二来吗,是有些薄礼欲献给大将军。”
“哦?”陈默闻言微笑着看向公孙恭:“不知是何礼物?”
“呈上!”公孙恭看向身后,两名侍者抱着盒子上前,自有陈默亲卫接过。
打开盒子,却见两颗人头呈现在盒子中。
公孙恭微笑道:“此二人便是袁氏余孽,袁尚、袁熙二人,此前前来投奔,但我兄长闻他二人胆敢勾结异族,霍乱我大汉,一怒之下,斩杀二人,听闻大将军凯旋归来,特命末将将此二人首级奉上,以表敬意。”
“这份礼物,我喜欢。”陈默在确定了是二人首级之后,点头笑道:“代我转告公孙将军,若他愿意受朝廷册封,可得左将军一职。”
左将军听着很大,但基本上就是个虚职,公孙家可说也是一方诸侯了,只是辽东太远,而且若灭了公孙氏,东部胡人也就失了威慑,反而不好,所以只要公孙氏愿意承认自己还是汉臣,陈默也不会轻易动辽东。
“多谢大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