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这李靖,到底咋回事?
三仙岛云霄闺阁中,李长寿负手来回踱步,目中满是疑惑不解。
云霄静静坐在一侧,嘴边带着浅浅的笑意,见李长寿始终有些放心不下,便道:
“莫要烦心了,这终非影响大劫走势的大事,我自是都信你的。”
“这不一定是什么小事。”
李长寿缓声叹了口气,走回自己刚才所坐的位置,与云霄相隔不过三尺。
她那独有的淡淡清香,让人有些心驰神往。
李长寿道:“李靖此人,我还是知晓的,他自年幼入度仙门,身有大气运,命格有大将之相,倒也非刻意取巧之人。”
“取巧……”
云霄细细品着这般话语,笑道:“你这般一说,此事还需好好应对。
若是旁人想在天庭混个差事,或是借着你的名义招摇撞骗,那便有些不妥了。”
“这个倒是不会,李靖之事,着实是赶巧了。”
李长寿有些欲言又止,略微犹豫,还是未将心底之事讲出来。
莫要让她太过担心了。
他对李靖百般关照,终究还是为了与天道博弈。
此时的想法,对比当时已经有了许多改变,但在这次商国王都事件之前,李长寿一直觉得,自己对李靖的改造,应该算是一步妙棋。
万万没想到……
李靖竟然能想歪到这般地步!
估摸着,度仙门的长老们,也在这个过程发挥了一些微妙的作用。
唉,早知今日,已经潜移默化改变了李靖原本的性格,自己还去玩什么‘黑衣人教学’作甚?
有时稳着稳着,也确实容易画蛇添足。
“后续处置也有些麻烦,”李长寿看着桌上的生死簿分簿,“此时对外越解释,就越会让人觉得是在掩饰什么。
舆论……众生之口,大多只会说他们自以为之事,事实和真相如何,对参与其中的生灵并不重要。
他们要的,只是参与其中的存在感以及得到关注的满足感,仅此罢了。”
云霄思索一阵,笑道:“怎得突然变得这般高深了?”
“一直利用众生之口做算计,有些感慨罢了。”
李长寿瘫在椅子中,缓缓叹了声:“初为人父……怪不好意思的。”
云霄掩口轻笑,继续品读手中书卷。
李长寿闭目养神,心神开始在各处纸道人挪移。
稳妥起见,他还是要将此事原原本本调查清楚,看其后是否有谁的算计?
若真是李靖故意而为,他也不介意将这家伙加急回炉。
此风,绝不可长。
暂不提李长寿纸道人回返度仙门,且说此时的凌霄殿。
高台下,木公和几位天庭正神有些担心地看着高台上的白衣玉帝。
“木公,”有老神传声问询,“陛下这都笑了半个月了,可是有什么喜事?”
“娘娘又有喜了?”
“哎,休要乱说!”
木公瞪了眼说刚才这话的老神仙,传声道:“咱们是天庭正神,天天正事不干,就盯着陛下的家事作甚?”
几位老神仙一阵嘿嘿,凑巧玉帝陛下摸着嘴角笑出声来。
凌霄殿内的氛围顿时无比愉悦。
“木公啊,”玉帝招呼一声,东木公与几位正神连忙向前听命。
“老臣在。”
“你说,这李靖到底有没有可能,会是长庚爱卿的子嗣?”
“这……”
木公沉吟几声,言道:“依照老臣对太白星君的了解,他并非那般故意隐瞒子嗣的品性,而且,这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嘛。
现如今各处都在传,说太白星君因忌惮云霄仙子,才将李靖刻意瞒下,这更属无稽之谈。
陛下,依照老臣之见,咱们不如正式颁一道旨意,纠正现如今洪荒之中所传之事。”
“木公所说,却也不错。”
玉帝轻吟一二,将手中做样子用的奏表放下,目中满是笑意,言道:“李靖究竟是不是长庚爱卿的子嗣,这其实不必深究。
清者自清,长庚为人吾自信得过。
但如今,长庚也算认下了李靖作为义子,咱们不如就在此事上做文章,将传言一举扭转。”
“陛下英明!”
“陛下!此事万万不可!”
凌霄殿外传来一声疾呼,却是李长寿的纸道人驾着白云径直入殿,在殿中位置才跳下云头,疾步向前。
“长庚爱卿来的倒也是时候,”玉帝笑道,“此事如何处置,自是你来决断。
啊哈哈哈哈!”
木公向前与李长寿互相见礼,其他几位老神仙各低头称一声星君。
李长寿含笑答应几声,就立刻收敛笑意,将自己在云霄那里用过的一套说辞再搬出来。
此时无论做何解释,都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
李长寿苦笑道:“当真没想到,李靖会有这般误会,这也是小神之失误。
算计的太多、太满,反而不妥。”
玉帝问:“那爱卿觉得,此事可还有澄清的必要?”
“自然是有,”李长寿正色道,“这看似是小神的私事,其实很容易引发一种不良风气。
各处称父。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父母之号应出自于血脉亲情。
若李靖之事为人所误会,洪荒欲得利者,皆去拜高位者为父,此如何是好?”
玉帝笑道:“倒也不至于如爱卿所说这般严重,李靖与你也是颇有渊源,换做旁人也无法适用。
不过爱卿既有这般担忧,那便放手施为。”
李长寿心底一叹,却是将天庭在此事该做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其实也简单,天庭开始保持沉默,待时机成熟再出声。
随后,李长寿就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操作。
他的思路很简单,就是【物极必反、盛极而衰】,当洪荒无关生灵都想看自己热闹时,将这把火烧起来。
这次,李长寿凭借新型纸道人亲手操刀,身影活跃在各大坊镇,开始传出一条条消息。
最开始,是‘纰漏’一系列事件细节,由‘度仙门’传播第一手资料,塑造李长庚与李靖的‘父慈子孝’。
此时,李靖站了出来,对外高呼自己身世,并为自己一时冲动造成了误会向各方致歉。
顺带着,他解释了当日的情形,言说自己已被宽容大度的太白金星收为义子。
然后……
李靖几乎被路人甲乙丙说服,开始怀疑起,自己是不是被寄养在了陈塘镇中,一切都是义父大人的计划。
待此事关注度稍退,消息开始引向了另一个劲爆点——李靖之母。
各路小道消息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有关李靖之母的猜测,从最开始的‘人教仙宗弟子’,到‘天庭女战神’,再到‘女妖精’、‘万魔之母’、‘罗睺的公主’、‘域外天魔’等等……
最开始的八卦消息,开始朝着悬疑惊悚方向发展,在洪荒各处掀起了一波又一波风潮。
然而,这次风波持续的有些太久,每日都有新消息各处传出,让不少炼气士开始起疑。
“为何感觉有人在背后推动,刻意抹黑太白金星?”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些,这事里里外外都透着不靠谱。”
“应当是有人拿义父义子之事夸大其词,故意让太白金星身败名裂,甚至去算计太白金星与截教的关系。”
一小拨炼气士觉得自己透过迷雾发现了真相,开始反驳出现的各类消息。
而随着时间推移,此事关注者越来越少,大多炼气士已是察觉到了其中异常,将这当做了一则笑料。
这时,天庭对外正式发出通告。
在征得李靖同意后,将李靖的出身详细公布了出来,并宣布严惩恶意造谣、抹黑天庭正神形象者。
李靖立下天道誓言,证明自己与太白金星绝无血缘关系,只是因太白金星对人教弟子格外看重,心中感念,故拜为义父。
李长寿祭出杀手锏,在太白宫举办一次酒宴,请来了各方仙神,正式收李靖为义子。
一场闹剧,总算落下帷幕。
李长寿这一波操作下来,自身反倒是收获了一波没什么用的名望,得了‘关照晚辈’、‘宽宏大量’的仁义之名。
而这三界的悠悠之口也各有所得。
谈论此事时吸引来旁人侧目,得的是嘴上的体验;
自以为看破迷雾看到真相者,得到的是心底之优越;
修仙枯燥者凑了个热闹,调剂调剂自身情绪。
随着太白宫中仙宴结束,此事也算告一段落,李靖之名以他从未想过的方式,传遍了洪荒各处。
又几日后,商国国都旁,两名青年道者一前一后在郊外林间散步。
“李靖啊李靖,你可当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
李长寿感慨一声,自知此前闯祸了的李靖面露尴尬,羞愧到不能自已。
“义父……”
“人后还是喊我师叔吧,你是度厄师兄的弟子,我入门比度厄师兄晚了多年。”
李长寿摆摆手:“咱俩外相年龄如此相近,你还真喊的出口。”
李靖低头叹了口气,也不知该如何接话。
太上长老当真是害苦了他……
“师伯,”李靖道,“此事可让云霄前辈介怀?若如此,是否需我去云霄仙子面前当面立誓?”
——李长寿与度厄真人互称师兄,以作谦让,这才有李靖一声‘师伯’的称呼。
“不必,她从最开始就没相信你我之间能有什么牵连,”李长寿叹道,“这段时日我也暗中查清了,源头在那几位度仙门长老身上。
他们误会了,此事也就只能如此了。
不过李靖,你今后一言一行,都会被人当成是我在授意,万事需谨慎,莫要生事端。”
李靖立刻做道揖,低声道:“弟子定会谨言慎行,绝不给师伯抹黑。”
“唉,这叫什么事。”
李长寿笑叹一声,招呼李靖一同前行,主动将话题带到了陈塘镇上。
“李靖,你在家乡斩妖除魔,可有收获?”
“回师伯,弟子收获并不算多,”李靖正色道,“只因弟子发现,这妖族似是永远无法清理干净。
灵气存,生灵存,家畜野兽、飞禽虫蛾、鬼怪残魂,都可化作妖物,害人性命。
尤其是陈塘镇面向东北方向的东洲大地,与东洲又存了广阔的山野荒林,总有大妖迁徙而来。
陈塘镇能短暂安稳,难以长治久安。”
李长寿问:“你可想过如何解决现状?”
“师伯,弟子愚钝,”李靖低头道,“所想到的法子,也就是布置阵法等等,但灵石耗损却远非陈塘镇能承担,也非长远之计。
师伯,您可有什么计策?”
李长寿笑道:“此事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我便长话短说,只与你说该如何做。”
“谢师伯关爱!”
李靖颇为激动地拱手道谢,李长寿整顿了下思路,开始缓声道来:
“首先,是要借运。
陈塘镇地处偏僻,一直也游离于商国统治之外,虽有商军涉足过此地,但现如今却是政令不通,无法得人皇气运庇护,以至于妖魔作乱。
你可以做个牵头人,将陈塘镇方圆千里之地的凡人聚集起来,立一座大城,或是造一座雄关。
而后再对商王称臣,借人皇之运。
其次,是将陈塘镇的名声打出去,这就要你在家乡久驻,树立起陈塘关抗妖之地,令妖族闻风丧胆,自可护卫一方周全。
再有,我会以天庭之力暗中助你,让你做起这些事来不会有太大阻力。”
“多谢师伯!多谢师伯!”
李靖向前抢了两步,转身对李长寿连连做道揖。
李长寿笑着摇摇头,示意李靖跟上,开始就自己刚才的话语详细聊了起来。
小半日后,李靖眼底迷茫尽退,踌躇满志、恨不得现在就去伸展一番拳脚。
李长寿话音一转,笑道:“师侄可是有了心上人?”
“您怎么知道……呃,这个,”李靖顿时一阵挠头,“其实也非心上人,只是见到了那位姑娘一面,却也不知她芳名如何、如今在何处。”
“给。”
李长寿在袖中拿出一只玉简,塞到了李靖手中。
“殷姑娘有关的讯息都在此地了,我也总不能白被你喊几声义父。
记得,此事不可操之过急,更不能用仙法动强。
能否打动玉人芳心,全看你自己了。”
李靖精神大震,抓着那玉简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感觉整个人飘飘忽忽,双脚都有些不知大地为何物。
李长寿拍拍李靖肩头,大笑几声,迈步朝前方大城而去。
这城,也有一个殷字。
走了几步,李长寿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自己以后,岂不是名义上成了金吒木吒小哪吒的爷爷?
洪荒大型伦理剧《吒儿》,莫不是会成为小型娱乐片《爷爷去哪儿》?
这……
李长寿嘴角疯狂抽搐了一阵。
算了,别想这么多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条条大路通紫霄。
还是按自己计划,先混个商国大臣,提前在几十年后才能出生的帝辛身旁布局一番再说吧。
要不要去苏妲己那边,监视下苏妲己的曾爷爷?
这个倒是没必要。
毕竟‘祸国殃民妖妃妲己’中,苏妲己只是一具美丽皮囊,内里的神魂是狐女小兰。
唉,还有姜尚前世与小兰的关联。
这封神杀劫,关系还真有点乱。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别笑啦,你都笑了这么久,还没笑够不成?”
玄都城,城中刚建不多久的雅致庭院,后院暖阁的软榻上,大法师笑到一阵捶床。
孔萱嗔道:“你师弟费了这么大力气,才算将事态平息下去,你还在这如此大笑,当真有些不像样子呢。”
“哎,你不懂,”大法师笑叹,“能见到长寿吃瘪一次,当真不容易。
你也自太极图上见了,那李靖现身跪下喊父亲,长寿都愣了,当时他表情,是这样……欸?
哈哈哈哈!”
孔萱也轻笑了几声,而后目光款款地看向大法师,小声道:“说起此事,你不想做父亲吗?”
大法师笑声戛然而止,正色道:“这主要是随缘,咱们随遇而安,不能强求。”
“我自是知道的,夫君~”
大法师顿时哆嗦了下,嘴角露出淡定的微笑。
怕甚,惧甚?
大道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