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许易并不知道,他整出了多大动静,他只知道自己还没弄到道果,必须继续努力,他咬碎钢牙,强忍着巨大的难受,继续道,“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才念出一半,口中便喷出大片血雾,身体虚弱到了极点。
这几句乃是大乘佛教经典中的经典,许易前世也是看了某部影片后,特意去找了经文。
虽然代价巨大,但这几句一出,整株无垢妙树分身忽地化作一道虚影朝许易投来。
许易攸地睁开眼来,飞快往口中倒了灵液,本体赶忙祭出神图,那无垢妙树分身的虚影,直直朝他神图射来。
许易哎呀一声惊呼,不待那无垢妙树分身接近神图,他的神图便有了破裂的迹象。
他才陡然意识到小缸装不了大海,嗖地一下,他把神图收了回去,那无垢妙树的分身围绕着他盘旋起来,似乎在找寄居所在,但不得其门而入。
许易却被挤压得叫苦不迭,早就停了诵经,不停挥手,如赶麻烦一般,想要将那无垢妙树的分身赶得更远。
可那无垢妙树的分身好似认准了他,死活缠着不放,一副“撩完了想跑没门”的架势。
许易被缠得难受至极,高速旋转的无垢妙树简直要彻底压缩他的空间,他的身体开始扁平化。
终于,许易忍无可忍,取出四色印,化出光门,想要将那无垢妙树收入。
那无垢妙树仿佛有灵性,他才放出光门,那无垢妙树见势不妙,闪身就逃了个没影儿。
不得已,许易只好自己跳进去,尔后跳出,消了光门。
他才跳出,无垢妙树好似怨女一般又痴缠上来,许易懵了,四色印都奈何不得,他又能如何。
念头一动,他显化出救苦天尊相只能期待着救苦天尊能助一助了,定灵术才催动,救苦天尊的长剑挥出,那无垢妙树终于停下来了。
许易趁机,赶忙唤出本体神图,裹了一枚金色道果,悠忽一下,赶紧撤回体内,正要唤出妖体神图来个故技重施,便在这时,无垢妙树化作一个微缩版的树枝,挂在了救苦天尊的左腰位置。
许易收了法相,无垢妙树也随之消失不见。
他内视己身,转运内息,鼓动气血,身体一切正常,唯有本体神图内有宏大佛意流淌,显然,这颗佛家道果已开始和他的神图相结合。
佛家道果和神图结合的刹那,许易感觉适才所受的重伤,瞬间被修复了,他的精神昂扬勃发。
许易迅速调整好心态,神识放出,直直射入右面玉璧,不待幻象凝聚,便听他道,“道可道,非常道……”
他才喷了六个字,幻形才现即消,七宝玉树便化作虚影直直奔他来了。
而他的身体瞬间委顿,好似夜御百女,直接被掏空了。
就在这时,上清观,玉清阁留守七宝山的镇守大军简直要狂暴了,一时间,三十三天外的上清观,和玉清阁钟鸣磬响,无数大能拼命朝七宝山进发。
几位不出世的传说级老祖也出动了,不知费了多大心力,终于将想要脱出的七宝玉树苦苦劝住。
“到底出了何事?是谁在吐道家真言。”
“当今之世,道意已衰,根本不可能悟出道家真言,莫非是有圣墟显现。”
“据我所知,祖佛庭的无垢妙树也险些脱走。”
“一定是巫皇,他必然是又恢复了些记忆,找到了一处圣墟,妄图用上古圣言,盗走两神树。”
“此事若真,必成浩劫,南北天庭的两位上帝责无旁贷。”
…………
许易自然也不会知道,他的两番折腾,彻底搅乱了大势。
本来暗流涌动的天下大势,随着他的无心之举,开始惊涛拍岸了。
他强撑着衰弱至极的身体,唤出救苦天尊相,利用定灵妙术,截取了一枚道家道果打入妖体神图之中。
同样,那枚七宝玉树也化作缩小版,缠在了救苦天尊右腰腰间。
两枚道果入体,许易的状态也很不好,他怎么也没想到,才道出六字,自己就成了这般模样。
他服用了灵液,静静盘膝打坐,借着道果融入神图之力,缓慢地恢复着自己的伤势。
时间一点点过去,许易恍然未觉。
忽地一下,许易再度被传入恭谨殿,他发现场内已经有两百余人安坐了,剩下的两百多人和他一样,是被同时传进来的。
许易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不好。
按照规则,感悟道果是有时间限制的,越快完成感悟,得到的分值越高,具体的分值却是和道果的成色没有任何关系。
到了截止时间,还没有完成感悟的,则视作失败,会被赐予虚职仙官之位。
恭谨殿外南露台,透过单面可视的云锦屏风,宇文拓如火的目光,打在许易脸上,眼神犀利得如要杀人。
老樊叹声道,“一番辛苦,总算没有白忙,到时给他放到远恶之地,再随便弄出个意外,整个世界都清净了。不对,他怎么不走,没通过文试的,都得出去,他怎么坐了下来。”
宇文拓直了眼睛。
那边,已经有随侍行到许易身边,询问究竟,许易回复后,随侍给他发了一个测道石,果然,测道石被成功点亮。
啪的一下,宇文拓捏碎了茶杯。
瞬间,老樊的脸色也青黑一片,难不成这家伙赶在最后,完成了感悟,这,这也太巧了吧,莫非这家伙真的是天命之子,那可是两面全金道果的玉璧啊。
“不错,还真让他挺过来了,不是一般人啊。”
西边露台上,一个红袍中年扫了许易一眼,淡淡说道。
他对面的蓝袍老者笑道,“当然不错,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诗词歌赋这么有用,蛊惑起人心来,还真不得了。”
红袍中年讶道,“方兄这是何意?”
蓝袍老者道,“老左,你不会真以为这家伙是凭自己的本事,渡过的红名吧。说来也是好笑,咱们那位宇文监考,可是费尽心力,想折腾了这位名士。偏偏反倒为这名士先生作了嫁裳。”
红袍中年来了兴趣,“每届总有些腌臜事,我都懒得问了。你的意思是有人帮了这许易,助他过了红名这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