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就在身邊
小說推薦惡魔就在身邊
“奖品是神器吗?”
“你以为神器是路边摊卖的吗?”
其实陈曌也知道,自己的人实力都算是不错。
参加这种比赛的资格足够了。
可是要想得到好名次,真的差了一点。
在北美地区或许足够横行无忌。
可是要和全世界范围内的顶尖强者比。
他们并没有统治级的实力。
而且在这么大的基数中,要想脱颖而出,那必须是有绝对足够出众的实力。
而这恰恰是他们所没有的。
参与奖安慰奖什么的,对超自然协会没什么意义。
这玩意要多少有多少。
“你好歹也是绝顶之列,至少也该有点责任感吧。”
“我的修为又不是谁谁培养的,你要说我的修为是靠着灵异界各个势力的资源成长起来的,我倒是很乐意奉献,可是关键我可没吃过谁家大米,所以,我要好处有问题?”
“除了那些最出色的修士的对决之外,在比赛结束后,我们几个绝顶也会来一场对决,这场对决也会绝顶未来一段时间的灵异界第一人归属,你不想获得这个称号吗?”
陈曌死鱼眼的看了眼张天一:“不想,一点兴趣都没有。”
“天下第一啊!多少人求都求不到。”
“说实话,不比我也知道我是天下第一。”
张天一被陈曌呛得没脾气。
他能吸引陈曌的就只有名。
可是陈曌恰恰就对名无所谓的态度。
这也是最麻烦的一点。
陈曌要实力有实力,要钱有钱。
所以用来吸引普通强者的条件,对陈曌几乎没有任何吸引力。
“你不是请我去组团挑战宙斯吗,我的战利品可以少一成,那少的一成归你。”
“没诚意,五成。”
“我x,你给我滚,我干脆给你白打工要不要?”
“最少两成。”
“就找你当个临时裁判,我可是和你挑战神王啊。”
“挑战神王,那是有可以预期的好处,可是当裁判我感觉不到任何好处。”
“好好,两成。”张天一咬牙切齿的看着陈曌。
陈曌脸色一凝:“对了,你这次非拉着我去当那什么狗屁裁判,不会又有什么麻烦事吧?我感觉你这次的邀请和上次让我回国的感觉很像啊,我就过年回一趟国内,结果你就给我找一个两千年的老怪物,这次不会又是哪里冒出来的怪物吧?”
“你真以为这世界遍地都是怪物吗?”
“我的确是这么认为的,反正我是见过不少,也杀过不少,这两年我遇到的上清境以上的怪物,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听到陈曌的话,张天一也不禁看了眼陈曌。
陈曌能够第一个突破羽化境也不是没道理的。
他们这些老牌绝顶,一年也不一定能够真正的出手一次。
十年也不一定会遇到一个值得全力以赴的敌人。
可是陈曌一两年的时间里,就接连遭遇强者。
在战斗中的磨砺所获得的进步比任何修炼都要快。
一场场实战的积累,不断用自己的力量印证自己的道路,用敌人的道路印证自己的道路。
这种方式的成长不快才怪。
他也想如陈曌这样战斗。
可是他成为上清境的时候,就已经百多岁了。
哪里能和陈曌这种比。
精神与体魄都处于人生的最巅峰状态。
而且还是强化系的。
如果是一般强化系的,等到年纪大了。
年老体衰,身体会比普通人更容易衰老,年轻时候的病痛都会随之而来。
可是陈曌不一样。
到了陈曌这种级别,身体经过多次脱胎换骨。
身体早就已经到了金刚不坏的级别。
岁月也难以侵蚀他这幅肉身,而时间的积淀只会让他更加强大。
哪怕等两三百年后,他的寿元尽头,他的肉身恐怕都不会腐朽。
这才是最可怕的,他有足够的时间,也有足够的能力去调整自己的身体状态。
张天一如今的年纪,即便是再花二十年三十年调整自己的身体状态,恐怕也已经时日无多。
可是陈曌却能够有充足的时间。
不,他最大的优势是在年轻的时候就拥有这种境界。
他比其他人更清楚人体的奥秘。
他可以在有生之年,不断的变强。
而这也是张天一等一众老一辈绝顶无法企及的优势。
特别是现在这个时代,对其他人来说,灵气潮汐有好有坏。
可是对陈曌来说,却是最好的时代。
在灵气的衰竭期,他就能到达绝顶之列。
而在灵气潮汐的时代,他的实力绝对不会原地踏步。
“那个什么比赛什么时候举办?地点在哪里?”
“百库群岛,太平洋的中央,六月下旬开始。”
“荒岛?”
“不,是个私人岛屿,岛的面积很大,而且设施非常完善。”
“有游艇停靠位置吧?”
“你确定要坐游艇过去?”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百库群岛周边有许多暗礁,大船几乎无法通行。”
“那怎么去?坐飞机?那边有机场吗?”
“有个小型机场,是岛的主人的私人机场,不过我一样不推荐你坐飞机。”
“为什么?”
“除非是后勤人员,不然的话,所有的修士都要求凭着自己的能力进入百库群岛,这是潜规则,如果连凭着自己的实力进入百库群岛都做不到,那么是没资格参加比赛的,你作为裁判,同样也要有足够的实力服众。”
“我不管其他人服不服,反正我有那个实力我自己知道,用不着别人的肯定,谁不服的,我可以用我的方式让他服。”
“算了……随你吧。”张天一对陈曌我行我素也没有太过意外。
“那么你先前说过给我参赛者的名额,给几个?”
“没有数量限制,只要你觉得可以参加,你就可以给予推荐信与比赛函,不过我个人建议还是要慎重选择,这场比赛还是具有很大的危险的,参赛者里不乏嗜杀之人,而且只要是在比赛中受到的伤害,都是被允许的,如果有人失手杀人,也不会被追究。”
“也就是说,有人可以借着比赛之名随意杀戮?”
“这就看裁判的实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