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小說推薦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直播间中,已经混乱一片,对于罗兰突然抽出苗刀砍人的行为,玩家们并不奇怪,毕竟魔法剑士这职业,在玩家中也是不算是小众,至少人数要比破法者多。
所以他们已经很习惯边砍人边施法的行为。
但问题在于,罗兰的近战能力,真的很离谱。
大多数玩家都在游戏里历练了两三年了。
从其它人的攻击动作就能看得出来,这人是用的是‘夏姬八砍’的招式,还是真正练过的人。
而现在看来,罗兰不但练过,甚至还练得很好。
光看那旋身圆月斩的时机,就用得恰到好处。
这可不是普通近战职业者能做到的水平。
法师远程能力最强,现在近战还能吊打大多数的玩家,加之又有空间魔法的机动性,还有各种保护魔法在身。
几乎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无弱点。
好不容易有个破法者可以对付罗兰这种开挂级别的人物。
但结果发现,对方TM的近战能力也是开挂级别的。
这怎么打!
破法者本质上还是战士的,但居然还是被秒杀。也就是说,一对一,正常玩家是死打不过他了的。
不但看戏的网友们这么想,站在罗兰对面的胡萝卜也是这么想的。
“本能瞬发增益法术,而且还是在我们的人冲锋前。”胡萝卜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这次算我们算了。”
直播间中一片沸腾。
‘我去,这就怂了?’
‘不会吧,继续打啊,我想看戏。’
类似这样的话,布满了整个屏幕。
罗兰也以为对方是打算认怂了,毕竟现在死亡掉一次的总经验很多的。
但没有想到胡萝卜继续说道:“一个人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了,这次我们全上了,你觉得如何。虽然胜之不武,但无论如何,现在直播中,我们怎么也得把你拿下了。”
“请!”
罗兰苗刀尖在身前一划,岩石地面产生一溜儿火星。
胡萝卜对着其它三人说道:“按B计划行事。”
这话一落,其中一个破法者,双手伸出,对准罗兰。
淡紫色的能量圈一直在罗兰的身边环绕。
切断他与外界魔法的联系,并且破坏罗兰表层的魔法增益效果。
之前罗兰给自己施放的三个增益法术,瞬间告破。
也就在这一瞬间,罗兰估算了下对方的‘破法强度’,似乎没有超过自己的极限。
但无所谓,破了就破了,先给对方一个假象,示敌以弱。
就在罗兰身上增益魔法失效的一瞬间,胡萝卜和两名破法者同时发动了冲锋。
左中右同时突击过来。
三人的冲锋速度,明显是胡萝卜更快些。
罗兰没有了‘先发制人’这个增益魔法,他的反应速度明显下降。
但法师精神力高,并且计算力强。
在对方两人发动攻击一的瞬间,罗兰从系统背包里取出了一把早就打造好的飞刀,借着持刀下压的时候隐藏,在对方冲锋的一瞬间,踏步侧身后退,同时握着刀柄的左手,突然松开,向另一名冲锋的破法者扔出刚才隐藏的飞刀。
这飞刀扔得太突然了。
那名冲锋着的破法者脸色大变,下意识横剑格挡。
叮一声后,飞刀被弹到一边,但他的冲锋也停了下来。
这也是苗刀的杀手锏之一。
主打实战的苗刀术从来不忌讳使用这种阴险的小手段。
战场上,能活得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出手就制止了一名战士的冲锋,但此时胡萝卜也快速冲到了罗兰的面前。
因为罗兰的招式已经用老了,看着根本没有防备。
胡萝卜毫不犹豫借着冲锋的力道,直接将长剑捅进罗兰的身体里。
并且将他成功地推后了数米。
第三名破法者顺势接上,也给罗兰补上了一剑。
直接刺进了罗兰的右胸口。
加重了推动罗兰后退的‘速度’。
直播间里一片欢呼。
看到罗兰被两长剑刺入胸口,他们由衷地感觉到高兴。
觉得自己见证了传说的陨落。
然而事情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罗兰在后退的过程中,突然左手抓着胡萝卜的剑刃,虽然嘴里吐着血,却狞笑着将苗刀向胡萝卜砍下。
这狞笑的表情,实在太有震慑力了。
胡萝卜下意识就是弃剑急速后退。
虽然胡萝卜退得很快,但苗刀也很长。
还是成功在胡萝卜的左肩开了道口子。
虽然不深,但也能稍稍能让对方感觉到不舒服。
胡萝卜也没有把这伤放在眼里,现在玩家们都不怕痛的,他直接从自己的系统背包中,再次拿出一把长剑。
连续两剑刺中罗兰,虽然都不是要害,但如果按正常法师的‘血量上限’,这两剑就足够要人命了。
但此时,还留在罗兰身边的破法者都突然睁大眼睛。
罗兰的左手提着一把短剑,径直插进对方的心口,正中心脏。
以命搏命,他的反应速度没有胡萝卜快。
所以没有避开罗兰的暗手。
破法者不是纯粹的战士,他们的生命力自然不像纯战士那么强大。
被刺中心脏后,这名破法者吐了口血,带着一种无法理解的表情看着罗兰,然后缓缓倒下。
罗兰此时胸膛上插着两把长剑,‘马塞克’直流,将魔法袍染得全是一片片斑驳。
用一种淡然的表情,罗兰将身上的两把长剑拨下来,扔到地上。
咣咣两声。
更多马塞克流了出来。
罗兰的脸色很白,却没有倒下。
直播间中弹幕狂飞。
很多人都无法理解,罗兰为什么能硬受两剑不死。
按他们的经验计算,就算没有命中要害,罗兰此时也应该死亡了的。
因为纯粹法师到了大师级后,生命值应该只刚超过一百,就算加上一身装备,也不应该超过150的。
胡萝卜一剑,另一名破法者又是刺中一剑。
这两剑下来,至少造成了160-200间左右的伤害。
如果是全体战士,此时也到了斩杀线了。
可他硬是不死。
其实在罗兰的视野里,此时他至少还有一半的‘生命值’。
接近四百的生命,被捅了两剑后,就已经只有一百七十多了。
而且此时,罗兰的伤口还在渐渐愈合。
他左上手捌着的小圆盾,本身就有治疗佩戴者的特效。
胡萝卜看着地上躺着的公会成员,他再看看罗兰,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有多少血量?”
“你猜?”
罗兰说话的同时,用眼睛余光瞄了自己身边环绕的紫色‘破法’能量。
似乎淡了些。
但依然还不是时候。
罗兰按住自己一处伤口,看着胡萝卜似乎在犹豫,便笑道:“怎么,你们不上了,那我主动攻击如何?”
身上依然在流着血,但罗兰完全不受影响。
本身游戏就已经调低了玩家的疼感,而且罗兰精神力很强,在忍疼程度上,也比一般人强出不少。
罗兰伸出手指,蓝色的火焰在指尖涨大。
此时那个负责压制罗兰魔力的破法者,立刻加大了‘法术干扰’的强度。
罗兰手指尖上的蓝色火焰顿时消失。
因为精神力反噬的情况,罗兰甚至还咳嗽了一声。
咳嗽的力道震动着身体,又迫使一些黑血从伤口那里流出来。
“没有用的,在魔力干扰和魔力震荡双重干扰之下,你不可能施法的。”
嘲讽了罗兰一句,胡萝卜没有冲锋,而是提着剑,缓缓走向罗兰。
另一个破法者跟在他的身边。
罗兰则缓缓后退。
“你不是要攻过来吗?
胡萝卜见罗兰后退了,忍不住问道。
“因为我在拖时间。”罗兰微笑道:“只要拖到那名负责干扰我的破法者脱力就好。”
此时光明正大将自己打算‘说’出来,胡萝卜反正停了下来,他侧侧头,示意旁边的同伴后退,加入魔法干扰的队伍中。
这名破法者后退,收剑,然后双手伸出,对着罗兰。
又一股精神力环绕着罗兰,他身外那圈紫色的能量更浓郁了。
胡萝卡深吸了一口气,从系统背包中取出另一把长剑,拿在手上。
“本来我不想暴露这么快的。”胡萝卜有些无奈地说道:“其实我是双刀流。”
话音刚落,他唰一声就冲锋过来,想打罗兰一个措手不及。
事实上他也成功了。
他冲到罗兰面前的时候,罗兰用苗刀只架开了他右手的攻击,但左手的长剑极速平挥,罗兰虽然使劲后撤,但还是被削中腹部。
透过腹部的伤口,隐约能邮到罗兰体内的脏器。
又是大量的马塞克流出。
随便胡萝卜便发动了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在没有增益魔法的情况下,罗兰的身体素质与破法者有不小的差距。
而且罗兰还受了重伤,行动不便。
叮叮当当声中,罗兰用苗刀挡下对方如同狂风骤雨的攻击,只是他受了重伤流血,体力一直在快速衰减,半分钟后,罗兰又中了一剑。
此时罗兰已经濒死,甚至已经没有什么体力了。
脸色惨青。
“死吧。”
胡萝卜看着罗兰身体在摇晃不稳,心中一喜,右手的长剑直接切向罗兰的脖子。
人类的脑袋没有了,无论生命力再怎么顽强,都会当场死去。
胡萝卜露出微笑,他看得出来,罗兰已经没有招架自己攻击的能力了。
但此时,罗兰也笑了,他调整身体,右手的苗刀切向胡萝卜的脖子。
同样的动作。
但不管是谁来判断,都会说是胡萝卜的剑更快。
因为他没有受伤。
相比之下,罗兰的刀就慢得多了。
从常理推断,应该是胡萝卜先砍死罗兰。
然后就在这时候。
罗兰左手突然一记猛挥,小圆盾以诡异的速度和角度迎上了胡萝卜右手的长剑。
力道极大。
直接将他的右手剑拍得脱手飞走,甚至带着他整个人的身体都往后倾斜。
什么鬼!
胡萝卜待待看着自己的右手,无法理解刚才发生了什么。
然后下一秒……罗兰的苗刀直接切过胡萝卜的脖子。
一颗大好的头颅飞了起来。
一管马赛克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