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
包裹那具尸体的兽皮千疮百孔,是那些灌木枝条扎破的,在枝条缩回时,还有沾血的兽毛挂在枝条上被带走。
兽皮下,尸体被扎成了蜂窝眼,被吸走太多血肉,剩一张皮包着骨头,凹陷的双眼暴睁,还残留着一片楔叶的嫩芽在眼眶内,浸润了鲜血后格外的鲜嫩。
殷东不是没见过死人,看到这一幕也有些黯然,灾难纪元的人类,活下来,真的很难!
下一秒,他脸色微变,手一抬,把尸体翻了个面,赫然发出死尸背后还背着一个背篓,被压扁的背篓里,有一个兽皮包着的婴儿。
小婴儿也是命大,刚好背篓卡在凹陷的冰坑里,恰好形成了一个容身的空间,让他活了下来。
不过,就算小婴儿活着,也离死不远了,他的小脸泛青紫,呼吸几乎停止了。
殷东赶紧给这孩子做心肺复苏,等他心跳恢复,开始呼吸时,就给他收进了涡墟,把涡墟深处的远古桫椤树杈砍了一截,做了一个小木桶,加入彩石湖的水,再把这小婴儿放进去浸泡。
远古桫椤树的树心源汁,跟源鳞虫原浆汁类似,有就算身体被打得稀烂,也能修复,只是效果要差一些,修复速度也没有那么立竿见影。
才哥受了那么重的伤,殷东带他离开京城时,就让他进入顾文古井世界远古桫椤树的树心空间,用树心源汁浸泡,比他在住院时恢复效果更好。
树杈效果不如树心源汁,但树的全身都是宝,都带有延年益寿,补充生机的功效。用树杈做桶,加了彩石湖的水,让小婴儿浸泡,却比什么药水都好,还有一定洗筋伐髓的功效,也算是一场造化了。
把小婴儿安顿好之后,殷东直接把灌木丛连根铲除,连枝叶的能量都被他吞噬一空,整片灌木丛化成木渣,洒落在坑洼的地表。
秦将军也从车厢里下来了,看殷东挖了个坑,跟他一起把那具尸体埋了,然后问:“东子,周围会不会有他的同伴?”
“肯定有,至少小婴儿有妈,不过,也许死了,不然这么冷的天,他也不会背着孩子出来了。”
说话的,不是殷东,而是凑过来的王海生。
看着那可怜的小婴儿,觉得挺可怜的,他说:“东子,这孩子就给我家龙龙当个弟弟吧,正好差不多大,以后就说他们是孪生兄弟。”
“这个可以有,海生,恭喜你又拣个便宜好儿子。”
殷东没犹豫就答应了,确实,小婴儿成了孤儿,海生愿意养,再好不过了。要不然他跟秋莹养的话,小宝会排斥,他们也没空照应,就会跟以前乖宝那孩子一样了。
当然,殷东还是打算搜索一下,确定小婴儿没有亲人,才会带他离开。
“东子,那边有烟!”
一直守护在另一侧的顾文,突然叫了一声,并朝着那片石松林后的山岭指了指。
殷东看过去,能看到冰雪覆盖的山岭之后,有淡淡的烟雾飘了起来,要不是眼力足够好,根本看不清楚。
有烟,应该就有人,说不定有小婴儿的亲人,殷东打算等秋莹醒过来,再过去查看。
而这时,秋莹也睁开了眼,被血水浸染的黑眸中,闪过一抹妖异的红光,眉心那一簇暗红火焰印记又显化出来。
从秋莹的身上,散发着狂暴气机冲击着四方,除了殷东,连顾文都跟其他人一样被掀翻,那个驮着中巴车厢的巨型马陆也被冲击得倒翻。
殷东惊觉不对时,龙元透体而出,形成护罩,挡住那一股狂暴的气机,抓住身边的秦将军跟王海生,扔给顾文,喝一声:“带着大家退开!”
接着,殷东如临大敌的看向秋莹,眸中透发着一抹凌厉的光芒。
千万不要是残魂死灰复燃,趁着秋莹晋级又开始作祟了!
秋莹仰天长啸,浓郁的魔气仿佛从虚空中涌现,笼罩了无边的魔气,带着一股浩瀚的杀伐冲击着四面八方,让这一方虚空震荡,大地颤动。
“杀!”
魔气浪潮翻腾,衬得如同沐浴鲜血的那一具曼妙娇躯,宛如魔神降临,魔威滔天。她的眼眸开阖之际,两道寒冽电芒闪过,透发着漠视生命的冷血,以及睥睨天下的霸绝。
这一刻,秋莹浑然像是不认识殷东了,强横的气机朝他迎面冲击,让殷东顿时色变,然而他眼中也不见半点胆怯,闪过一抹决绝。
要是唤不醒秋莹,他宁可死!
“小宝饿了,阿夏,你还不去给儿子做饭?”
当年,秋莹失去记忆,在大湾村嫁给他的时候,他是喊她阿夏的,从前世到今生,这个名字就烙印在他灵魂深处,于他,是特别的,他不信,她毫无感觉!
果然,伴随着那一声“阿夏”,秋莹的眸色有些迷茫,猩红的血色褪去,恢复清明,只是冷意依旧。
“阿夏,你刚才的样子好冷,是不是想要抛夫弃子了?”
殷东忽然问,一脸的委屈,好像要被主人遗弃的流浪狗,可怜兮兮的。
秋莹的嘴角抽了抽,双眸充斥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神色,这家伙竟然学会装可怜了?只是,阿夏是什么鬼?
“谁是阿夏?”
不想问的,等到声音入耳,秋莹才明白下意识问了出来。
殷东眉头一跳,惊疑的问:“你不会是又失忆了吧?”
秋莹皱紧了眉头,一双美眸紧紧盯着殷东,似乎在思索他的话……她的脑子里现在多了一些记忆,又缺失了天灾降临之前的记忆。
或许,也不叫缺失,就是那一部分记忆被剥离。
她的晋级,就是魔神传承之力复苏,哪怕魔神残魂彻底消散,但传承之力仍然在潜移默化的改造她,让她逐渐剥离原生的记忆。
这是一种润物细无声似的改造,却更可怕,而且无从防范。
殷东要不是一直提防,都不会发现这一点。
秋莹本身是没有意识到的,直到殷东提到“又失忆”,才蓦地警觉,开始思索,而且有关阿夏的记忆,本来丢失了,又被触动,有了模糊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