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重生過去震八方 線上看-第二百六十七章 拜年、都不富裕相伴


重生過去震八方
小說推薦重生過去震八方重生过去震八方
“你小子就会哄我开心。”师父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脸上的笑容骗不了人。
方圆眼珠子一转,问道:“师父,您想不想放开门炮?”
“放开门炮?”师父有点意动。
老小孩老小孩,师父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过年,不要说放开门炮,估计连鞭炮都没有放过。
“嗯!我买了很多开门炮。”
师父想了想,然后坐起来开始穿衣服,可以说师父这一段时间改变了很多。
特别是来到这里以后,不但脸上的笑容多了,连话也多了,以前一天都说不几句话,现在一天比过去一个月说的都多。
系统很忙 半月成残
然后两个人就起来了,先洗漱一番,方圆也不明白,为什么放开门炮还要先洗手。
“师父,给您。”方圆点燃了半截香递给师父。
接着方圆把剩下的半截也给点燃了,又拿出几个麻雷子给师父。
放开门炮是不能开大门的,要放完三个开门炮以后才能开,又不能在院子里放,只能点燃以后扔到院子外面。
没办法,院子太小,如果在院子里放,因为空间比较小,声音会很大。
“师父,您小心点,别扔到我车上了。”看到师父去点炮,方圆连忙说。
“臭小子,你师父我还没有那么笨。”师父瞪了方圆一眼,把一个麻雷子点燃扔了出去。
“轰”的一声,虽然是在院子外面响,还是震耳欲聋。
我的地盘谁做主
把方圆震的耳朵“叽叽”响,方圆掏了掏耳朵,也把一个点燃给扔了出去。
然后师父又来了一个,这样刚好够三个,方圆过去把大门打开,一老一少两个人来到大门外面。
方圆把炮放到吉普车车头上,然后就乱放起来,这已经不算是开门炮了,因为开门炮放三个就行。
“怎么样师父?过瘾不?”
“一边去。”师父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行动证明他玩的很过瘾。
“你们这是干嘛呢?”老妈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了,出来看到两个人在放炮,就问了一句。
“妈,我们在放开门炮。”方圆无所谓的说道。
但是师父就不行了,方圆都感觉到他的老脸都红了。
也是,方圆放炮可以理解,毕竟他只是一个孩子,可是他呢!都八十多的老人了,竟然也跟个孩子似的在外面放炮玩。
王琳笑了笑,说道:“少放点,邻居还都在休息呢!”
“噢!知道了。”
邻居休息个屁啊!在师父把第一个扔到大门外的时候,估计邻居就已经醒了。
而且不止邻居,估计附近住的人应该都醒了,麻雷子的动静可不小,就这一会的功夫,师徒俩最起码放了二三十个。
怎么可能还有没有醒的人,不过今年是大年初一,就算是被麻雷子给吵醒了,也没有人会说什么。
因为这是规矩,被吵醒了,只能说明你起来的晚,人家都已经放开门炮了,你还没有睡醒。
要知道开门炮放的越早越好,很多人甚至都不睡觉,就等着过了十二点,然后出来放开门炮。
当然,这样的人很少,反正方圆不会这么干,第二天早点起来就可以了,没有必要等到十二点。
“行了,再放几个就回来吧!我去做饭。”
其实初一早上的饭很简单,昨天晚上饺子就已经包好了,再下点挂面就行。
“嗯!”方圆连忙点头。
就在王琳刚进去,对门家的大门打开了,一名中年人从院里出来。
“方圆,新年好!”
“新年好大叔!”
你流泪时我会哭
然后对门邻居大叔又对方圆师父抱了抱拳说道:“老人家新年好!”
唯吾独尊:废物之崛起 微雨缘轻
“新年好!”
“大叔,您这怎么没有放开门炮就把大门打开了?”方圆问。
“呃!”大叔愣了一下,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那个我给忘了。”
听到邻居大叔这么说,方圆瞪大了眼睛,这也能忘。
然后大叔从兜里拿出三个麻雷子,又点了一支烟,很快就把开门炮给放了。
邻居大叔就放了三个,不用说,应该是就买了三个。
麻雷子不像别的炮,是可以零买的,哪怕你要一个供销社都卖,主要是这玩意比较贵。
五分钱一个啊!四个就能买一挂一百响的小鞭了,要知道一挂一百响的小鞭也才两毛一。
虽然说小鞭不能和麻雷子比,但是拆开放的话,一个四响,一个一百响能一样吗?
所以很少有人像方圆似的,拿麻雷子放着玩,别人都是买一挂小鞭,拆开一个一个放。
在邻居大叔进去以后,师父说道:“行了,不放了,回去吧!”
估计师父是怕再被邻居给看到,邻居大叔的出现就让他没有防备。
如果早知道邻居大叔要出来,师父早就回去了。
“行。”
两个人回到院子里,几位姐姐也都起来了,看到两个人进来,二姐捂着嘴偷笑。
不用说,她们也知道师父和方圆在外面放炮的事情了。
之所以没有出去,应该是被老妈给拦着了。
这让师父的老脸又红了一下,不过很快就释然了,这又没有外人,笑就笑呗。
“师父,您先洗洗手吧!都是炮药。”大姐端着一个洋瓷盆过来说。
“好。”
方圆把剩下的麻雷子拿回屋里,然后也出来和师父抢着洗手。
就在方圆刚洗完手,老妈端着一个洋瓷盆从厨房出来了。
“吃饭了。”
不用说,洋瓷盆里是捞面条,因为主要是吃饺子,捞面条并不多,每个人就小半碗。
把蒜泥浇上去,几口就给吃完了,用老一辈人的话说,这叫钱串子,方圆也不懂。
不懂捞面条怎么就是钱串子了,可是规矩就是这样。
吃完捞面条,饺子也煮好了,一个人一大碗,必须要吃完,就连三姐也是满满一碗。
三姐的饭量比以前小多了,在方圆刚到这个家的时候,估计这一碗都不够她吃的,但是现在,她想把这一碗吃完可不容易。
方圆倒是无所谓,他现在的饭量很大,就这样的大碗,他能吃两碗。
这可能是和他练功有关系,也可能是在长身体。
“老哥哥,锅里还有。”
“不用不用,这一碗就够了,让孩子们吃吧!”
师父的饭量并不大,甚至都没有方圆的饭量大。
“您看看她们谁能把碗里吃完。”王琳指了指三姐妹说。
“大妹子,我是真的够了,不是谦虚。”
“妈,都是一家人,我师父又不是外人,他还能饿着自己不成,您就把让了。”方圆说道。
“那好吧!”
我从草原来
方圆说的没错!一家人还需要让来让去吗?这样只会让人感觉不是一家人。
因为吃饭比较早,所以吃完饭以后,一家人坐在屋里喝茶聊天,当然,还有吃花生嗑瓜子。
方圆家没有什么亲戚,所以过年也不需要去什么地方,但是初一可以去关系好的人家拜年。
这个是必须关系特别好的,要不然人家不一定欢迎你。
要知道,你去人家家拜年,人家总要准备点东西招待你吧!比如花生瓜子。
人家自己都不够吃,甚至都吃不到,你过去给吃了,人家怎么可能欢迎你。
这样的事太多了,很多人买了花生瓜子都不敢尝尝,就怕有人来家里拜年没有东西招待。
时间一分分过去,天已经大亮了,方圆这时候跑进了屋里,拿出一些红包递给师父和老妈。
“师父,妈,这些红包你们拿着,一会如果有人来拜年,有带孩子过来的,你们就给一个。”
方圆之所以准备这些红包,主要还是因为师父,没办法,师父太大方了,一出手就是一百,这个真的没有必要。
所以他就准备了一些小红包,每个里面一块钱,说实话,这已经很多了。
要知道很多家庭就算是爷爷奶奶给孙子孙女的压岁钱也就两毛或者五毛,如果是来家里拜年的,一毛钱就可以。
当然,不是关系特别好的,人家也不会来家里拜年,毕竟谁家都不富裕。
带着孩子去人家家里拜年,不是明摆着要红包吗!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被敲响,大姐连忙过去把门打开。
“靳叔叔,快请进。”大姐看到来人,连忙说道。
大姐口中的靳叔叔只有一个,那就是小丫头的父亲靳所长。
“淑华,你妈在吗?”
“在,在。”大姐连忙点头说。
“大姐,我来了。”小丫头的声音传了进来。
“那个师父,这个可以破例。”方圆在师父耳边说了一句。
“你小子。”
很快靳叔叔和小丫头就来到了堂屋,很显然,他已经从小丫头口中知道了方圆师父。
“老人家新年好!给您拜年了。”靳所长对方圆师父抱了抱拳。
“新年好新年好!”
“嫂子,新年好。”
“好好好,新年好,快请坐。”
“师父新年好!阿姨新年好,各位姐姐新年好,方圆哥哥新年好!”小丫头也装模作样的拜了一圈。
“好好好,来,阿姨给你个红包。”老妈从兜里拿出一个红包递给小丫头。
当然,这不是刚才方圆给她的那些,而是王琳提前就准备好的,跟方圆和几位姐姐的红包一样。
“嫂子,这个就算了吧。”靳所长连忙说道。
。。。。。。
PS:求月票,谢谢!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