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起點-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不臣服就打到你臣服爲止閲讀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玉林听了面色一变,大夏的谋划他心知肚明,就是赐以富贵,剥夺其权利,将整个图安部落掌握在手中,中原繁华他自然是知道的,但去了燕京,自己的生命就掌握在对方手中,对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孤独的世界
“玉林族长,我大夏威震四海,雄踞天下,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图安不过是弹丸之地,兵马虽然不少,但能与突厥、高句丽相比吗?在族长来之前,将军就想率领大军,南征北战,用来获取军功,换取封地,是陛下认为图安并没有得罪大夏,图安公主十分美貌,陛下有意纳入宫中,如此才会让将军按下了征伐之心,族长若是不愿意,恐怕不久之久,就会迎来大夏的征伐了。”长孙无忌面色冰冷,双目如电冷森森的望着玉林。
玉林听了之后老脸顿时变了颜色,目光深处,又羞又怒。没想到自己到老了,还被别人威胁了,偏偏自己还没有办法应对。大夏南征北战,所向披靡,高句丽失败了,靺鞨人被击退了,室韦人也是小心翼翼,图安人将何去何从,让玉林十分担心。
“陛下,此事关系重大,外臣一个人很难决定,还请陛下容臣与族老商讨一番,再做来回复陛下。”玉林无奈,只能决定先拖着。
“不错,此事关系重大,你先回去商议吧!”李煜也不生气,而是对一边的向伯玉说道:“向卿,带玉林族长下去见公主。”
“是。”向伯玉赶紧应了下来,然后对玉林笑道:“玉林族长,请随下官来。”
“外臣告退。”玉林顿时轻松一口气,不敢怠慢,赶紧跟着向伯玉身后,退出了大殿了,呆在李煜面前,压力不是一般的大,他还真的害怕李煜继续逼迫下去,弄的他还真的不敢回话了。
“这个老东西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还真的以为朕好糊弄。”李煜望着玉林的身影冷哼道。玉林显然是在糊弄自己,他掌权多年,在图安部落早就是一言九鼎,谁也不敢反对,现在却说要与族老商量,简直就是笑话。
“陛下,对付这个老东西,臣认为先打一场,让他见识一下大夏的厉害,对方才会老实。”凌敬笑眯眯的说道。
“陛下,臣也是这么想的,这些蛮荒之人,啸聚山林,自认为天下他最大,只有将他们打的疼了,才会知道我大夏的厉害。”长孙无忌也兴致勃勃的说道:“我们大夏兵马纵横天下,哪里需要担心他人呢?”长孙无忌也来兴趣了。
“谁在图安附近?”李煜也来兴趣了。
“尉迟将军领军三万,攻略扶余。”长孙无忌赶紧说道:“陛下,臣愿意前往前线,和尉迟将军一起,进攻图安。”
李煜深深的看了长孙无忌一眼,轻笑道:“既然辅机愿意前往,那就走一遭,让图安人见识一下我大夏人的厉害。”
“微臣告退。”长孙无忌顿时露出喜色,从李煜手中接过令箭,退出了大殿。
“辅机见陛下册封群臣,心中也想了。”凌敬见状忍不住笑了起来,现在大夏平定了辽东,军中又有不少人立下战功,这就意味着大夏又与有一批勋贵出现,大量的封地将会册封出去,这足以传世的东西,长孙无忌也是很需要的。
“先生,你看这个,新罗王准备来辽东来觐见,你说他想干什么?难道不怕朕杀了他,为朕那便宜老丈人报仇吗?”李煜从一边文书中抽出一本来,递给凌敬。
凌敬接了过来,仔细的看了一遍,略加思索,才说道:“臣想着是不是趁火打劫,想和我们一起灭了高句丽,甚至百济。”
“然后,这些地方都是新罗的?”李煜脸上的讥讽之色更浓了,新罗王的打算他略加思索,就能猜到一二,在历史上,新罗王也是用这种办法忽悠李二的,不过那个时候忽悠李二的新罗王,现在已经是自己的嫔妃了,但这个时候,新罗王来见自己,弄不好,也是打着同样的主意。
“算盘打的还真是精。”凌敬也摇摇头,心中为新罗王一阵默哀,眼前的紫微皇帝可不是杨广,高傲而自大,随便吹捧两句,就能得到好处。大夏皇帝更重视的是利益,新罗王的算盘无疑是落空了。
“来了就来了,朕还是要见见的,现在辽东的局面还没有稳定下来,朕想要彻底的剿灭高句丽还早了一些,先让他们厮杀一阵,然后将他们都给吞并了。”李煜双目中一丝厉光一闪而没。在李煜看来,视野之内,都是大夏的疆土,什么时候会留给其他人呢?
“陛下圣明。”凌敬心中一阵感叹,眼前的大夏皇帝果然是一个利己主义者,谁想从他身上得到好处,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图安公主玉漱面色清冷,双目中不时的闪烁着一丝仇恨,渊氏上下的男人都死了,甚至她生的儿子,虽然年纪尚幼,但只要是渊氏血脉,照样是在被杀之列。
“父!。”玉漱听见门响之声,又看见玉林走了进来,冰冷的脸上才有了一丝神色。
“女儿!爹来迟了!”玉林听了玉漱的声音之后,面色微微一变,赶紧阻止道,“父皇”这种称呼在图安内部倒不算什么,但现在不一样,在他的身后还有向伯玉,这种称呼若是传到李煜口中,恐怕自己连辽东城都走不出去了。
“父亲。”玉漱公主也察觉到其中的变化,粉脸一变,双目中一丝冷芒一闪而过,也跟着后面改变了称呼。
“好,好,看到你,为父很高兴。”玉林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玉漱等到向伯玉关了殿门之后,才跪坐在玉林对面。
“父亲不在图安,怎么到这虎狼之地来了,大夏皇帝凶狠残暴,狼子野心,父亲来到这里,这要有一个万一,当如何是好?”玉漱有些担心。
玉林听了苦笑道:“你还以为为父愿意来吗?高句丽完了,辽东的主人是大夏了,不仅仅为父来了,室韦的人肯定也会来的,靺鞨各族的人也会到来。天下之大,谁也不敢得罪大夏,谁敢得罪大夏,就等着灭族吧!为父若是不来,不久之后,不用大夏出兵,室韦人就会灭了我们。然后拿着老夫的首级送给天子,说我们是渊氏的余孽。这就是现实。”
“真是可恶,大夏也不能如此霸道吧!难道他灭了辽东还不够,还想着灭我图安不成?我图安可没有得罪他大夏。”玉漱公主粉脸上露出愤怒之色。
“大夏威震四海,带甲百万,谁敢放肆?”玉林苦笑道:“一路行来,辽东所有的城池都已经归顺大夏了,扶余大城连反抗都没有,就直接打开了城门,连盖苏文都被凌迟处死,谁敢放肆。玉漱啊!盖苏文已死,渊氏等于完了。”
“父亲,女儿不甘。”玉漱公主咬牙切齿的说道:“女儿原本可以作为一国之母的,号令辽东,可是现在却做了阶下囚,你让女儿如何甘心?”
“不甘又能如何?紫微皇帝准备让老夫入燕京,享受荣华富贵呢!”玉林脸带笑容,只是双目中多了一些冰冷。他当然知道李煜心思,否则的话,也不会想办法拖延了。
“贼子真是可恶,父亲,我们可不能答应他们。”玉漱脱口而出。
“汉人有句话,叫做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们若是不答应,就要面临大夏的进攻,顺者生,逆者亡。这就是大夏。”玉林摇摇头,说道:“大夏的兵马三万人已经进入扶余城,从扶余城到图安部落不过五天的时间。他们兵马强壮,岂是我们能抵挡的?”
“难道就这样任由对方胡作非为不成?”玉漱忍不住大声说道。
“还有什么办法呢?我们的兵马根本就不是大夏的对手。”玉林双目中闪烁着畏惧之色,一路行来,他见识到了大夏的强大,兵锋锐利,不是他能抵挡的。
“父亲,不如我们联合靺鞨、室韦人,他们绝对不会允许大夏消灭我们的。”图安急切的说道。
玉林摇摇头,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玉漱,紫微皇帝来过你这里吗?”玉林双目中闪烁一丝诡异的光芒。
玉漱先是一愣,忽然明白了什么,粉脸涨的通红,忍不住说道:“父亲说哪里话,李贼是女儿的仇人,他杀了渊氏上下,杀了女儿的丈夫和孩子,女儿岂会从了这种人?”
玉林听了叹息道:“玉漱,我们和渊氏的结合不过是利益的结合而已,就算没有渊氏,你也有其他的丈夫,胜者王侯败者贼,渊氏失败了,那是他的命数,但你是你,渊氏是渊氏。紫微皇帝既然将你留在身边,那就说明皇帝陛下已经看中了你。你还年轻的很,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孩子。但我图安部落就不一样了,这次若是不答应,恐怕接下来。就要迎接大夏的进攻了。”
“这么快?”玉漱一愣。
“自古王者都是如此,不臣服就会打到你臣服为止。”玉林摇摇头,眉宇间多了一些忧色。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