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靈契之主 愛下-第八百三十一章 蒼茫大雪中問道(中)鑒賞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何为道?”
超级保镖
缚地灵
“广义还是狭义?”
“说便是。”
“所谓道,便是万事万物的运行轨道或轨迹,也可说是事物变化运动的场所。道,自然也,自然即是道。自为自己,然为如此,这样,那样。也就是说,一切事物非事物自己,如日月无人燃而自明,星辰无人列而自序,禽兽无人造而自生,风无人扇而自动,水无人推而自流,草木无人种而自生,不呼吸而自呼吸,不心跳而自心跳。这便是自然轨迹,为道。”
“除具体事物外,道也乃神念,乃变化之本,不生不灭,无形无象,无始无终,无所不包,其大无外,其小无内,过而变之,亘古不变。比如生灵之气,恰好有关于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又生天地万物,生仙佛,生圣生贤,俱以从‘道’而生,阴抱阳,生生化化,无极无穷之妙哉。”
“万物少数无元气,但必定有生灵之息,生灵即是道,执念亦然。为人正直磊落是道,奸佞耍滑是道,中庸唯诺也是道,总之万物皆道,全看如何理解。道因人有别,又大同小异。脚下的路,便是我们所行之道,我们的做事准则,也是独属于自己的道,而我此行追寻问道实力,摆脱参天,便是这样的道理。”
四周风雪呼啸,围夏萧而动,令其恍惚溢彩若神人。而大荒无准确回应,不肯定不拒绝,只是又问高深道义:
“人世艰苦,何必强求拯救?”
说罢,天地变化,夏萧四周皆成黑暗混沌,似为一切之初。夏萧一低头,如处深渊,也似坠落。他比较冷静,只是稳住身形,看着深渊离自己越来越近,做着应对一切的准备。眨眼,他已至深渊,而一切皆在其外。
一道婴儿的哭泣打破混沌,令本以为自己晋级失败的夏萧脸上浮现些笑意,只要是没失败,什么艰难险境,他都能入。夏萧的毅力向来出众,此时默默等待着大荒意识想让自己看到的场景。
果真,不过一刻,夏萧眼前的混沌破开,一个婴儿在全家祈祷中被抱出。
“恭喜,是个男孩。”
“男孩好啊!”
老头喜笑颜开,老婆子更是连忙凑过来,年轻的丈夫虽不愿这么早结婚,那院楼之中的姑娘他还没玩够,此时见着哭闹的孩子,更是心烦。眨眼,于争吵之中,孩子成长,走上不同的路,或读书或习武或修行。而后一人化三影,自此路不同。
读书者整日与古文为伴,讲起古言圣语,一举一动中皆有儒雅之气。习武者参军上战场,早早便浴血奋战,修行者整日苦修,闻鸡起舞。可年到中年,又各自结婚生子,它们有各自选择,以此反复。
原本还算正常的速度一瞬令夏萧烟花缭乱,他不知这是做什么,问:
“人之初始为生,人之终束为死,这乃自然法则。而其中选择,便为条条无穷路,不知前辈给小生看这些有何苦心?”
“生之初,便是他人自由之死。死之终,又是命数始端,那你说,如此反复,意义何在?”
“在于爱人及被爱,在于后退和提升,在乎体验万千且实现自己的目标,创造自己的价值,被人铭记,开拓先河。”
如果说最上面的回答夏萧思考了很久,那现在便是张口就来。他明确知道自己在说,可活着的意义,人类世代繁衍的意义,不是做力所能及的事,然后自己的价值?夏萧从不考虑哪一天会死去,他只知明日有事,今日便得做好准备。
“生命是何物?”
“拥有自我生长、繁衍、感觉、意识、意志、进化、互动等特征的复杂存在。当然,也有一些特殊的生命,以特殊力量拥有灵智,化作人形,与人无异,可笑可哭,会思考且能满足所有生命的特征。相同,有一些存在确实是生命,但无法繁衍,无法互动,也无法进化,但不能否定它们。”
医科圣手
夏萧不知他人晋入问道是怎样的,但他现在似正在面临一场考试。考卷上的题目都不算难,但他不知正确答案,所以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去。
每一个并不着边的问题问完后,夏萧都得不到评价,只是继续下一个问题。他无法改变,唯有顺从,全神贯注,甚至忘却自身的变化。
“何为活着?”
这是和自己杠在了哲学上?夏萧其实并不喜欢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有很多事用文字无法解释,但他还是搪塞道:
“在我个人看来,活着分两种。一种是肉体仍在进行生命活动,且能和意识配合,具有生物应有的一切反应,比如呼吸、心跳、大脑清晰运作。主体来说,便是肉体有生命的一切特征。”
“第二种是意识留在人世,即便肉体已无,且无法自主思考,可留下的力量令其催使他人前进,相比玄妙一些。可大荒上,很多人已经死去,可留下意识继承给他人,或留下自己的学说发现造福于世,这也是活着。不知前辈是够同意?”
之前的回答已耗尽夏萧心思和脑中存着不多的知识,所以此时这句话显得极为平常,并没有什么亮点。夏萧也意识到了,所以略显紧张,不知这道声音,还会问出怎样奇怪且无标准答案的问题。
它依旧没有回答夏萧的问话,只是沉默许久,心虚的夏萧暗自叹了口气,他的回答越来越不起眼,想必是无法晋入问道境界。可问道问道,就是知道自己的道,然后继续走下去,但他此时,似问不到。
此次不行,下次再来,夏萧已做好失败的准备。可场景一变,混沌中飘起雪花,空间流动的样似有流樱。夏萧看着,伸手去碰,以为自己已败,有些对不起阿烛。可那道声音,依旧发出。
“你的道是什么?你准备怎么做?”
兴许大荒意识会因为自己的回答觉得他很幼稚,兴许也不屑于他的话,可既然现在有希望,夏萧自然要说,这是态度!也是他一直走来的秘诀,未知结果前,便有创造结果,改变一切的可能!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