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重生之絕世廢少 起點-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古神聯盟推薦


重生之絕世廢少
小說推薦重生之絕世廢少重生之绝世废少
“是谁在召唤我?”
巨大的羽蛇开口,说出人类的话语,宛如九霄劈落的惊雷,震得方圆百里的小动物一阵乱窜,惊骇莫名。
它随便的一个呼吸,都卷起狂风阵阵,像是地狱吹出来的冥风一般,分外阴森,让人寒彻骨髓。
惊吓之下,一群本来围绕在近处,武装到牙齿的迷彩大兵,四散而逃。
可是,羽蛇神犀利的眼神早已把他们一个个锁定,张口一吸,仿佛开启了一个黑洞,弥漫出无尽的吸摄之力,一道道身影像是断线的风筝般,对着巨口中飞来。
“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充满着绝望和无助。
砰砰砰!
紧接着枪声响了起来,绵密而又急促,皆是大口径的枪支,打出的子弹具有各种非同寻常的特效,穿甲,爆破,爆燃,……
可是,面对羽蛇神,这些俗世的武器就像是幼儿园小朋友玩乐的水枪一般,莫说穿透不了羽蛇神的鳞甲,就连皮肉都打不穿,没能溅出一片血花,只能看到一串串微弱的火星,宛若萤火一般。
“怎么办?”
见到这一幕,当世大帝国,国防军部中心,一众将领急了。因为这是他们的兵,在执行任务,唤醒沉睡的神明。
只有霍普金斯元首不动如山,神色坚毅,眸光深沉,低声说道:“上帝会保佑他们的,伟大的帝国也会记住他们!”
他的一句话,决定了一群大兵的生死。
仅仅片刻间,上百位帝国大兵就葬送在了羽蛇神的口中,连一根骨茬都没有剩下。
过程中,羽蛇神身上的气息不断攀升,最终一直到地仙巅峰才停下。
这是一位地仙境古神!
场中,那位血祭巫师已经快要吓尿了,双腿如筛糠,抖个不停。
“这方天地的灵气还是那么匮乏啊!”羽蛇神无比的感叹道,铜铃大的眸子突然变得深邃,像是在回忆一段过往。
“渺小的人类,你知道将我唤醒一次,会损耗我多少寿元吗?”羽蛇神向血祭巫师质问道,隐隐有怒意。
说话间,它庞大的身形开始不断缩小,最终化作了人形,高有一丈,但身上依旧布满了鳞片,背生一对黑色的羽翼,给人以邪异之感,像是一尊魔神。
他轻轻一抬手,布满黑鳞的大手抓向血祭巫师,顿时血祭巫师手中的水晶头骨不翼而飞,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他的手中。
咔嚓!
他双手轻轻一捏,顿时水晶头骨爆碎,化作晶莹的粉尘碎屑,从他的指缝中流出。
似这种水晶头骨,一共十三个,是他和这片丛林古族的秘密,可以召唤他十三次。
而这,并非是他第一次被召唤。
“你虽非古族中人,但有水晶头骨,我也不好杀你。说吧,召唤我有什么事?”羽蛇神冷静了下来。
血祭巫师战战兢兢说了一段话,关于东方大国,关于少年魔王。
“东方的仙道文明复苏了吗?”
听了血祭巫师的话,羽蛇神并未当场表态,而是沉吟了片刻。
“不可能,天地中的灵气如此微弱,远不足以支撑仙道文明的复苏。只有一个可能,是东方仙道秘境中的人出来了。”羽蛇神自言自语。
“既然是东方的仙道文明干涉世俗,作为西方的一位古神,此事我不能不管。少年魔王是吗?有意思,在我面前也敢号称魔王,看我怎么一巴掌把他拍死。”羽蛇神突然升腾起战意,跃跃欲试。
“羽蛇古神,此人不可小觑,有无敌之姿,血族的十三位血祖已经被他杀了三个,圣教廷也被他一锅端了。为了保险起见,我西方的古神最好联起手来,如此方有胜算。”
“血祖的十三个废物,还是一如既往的没用,能活到今日真是个奇迹。至于圣教廷,不过是一群酒囊饭袋而已。”羽蛇神趾高气昂道。
“羽蛇古神,还是小心为上,少年魔王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埃及那边正在召唤死神阿努比斯,已经有些眉目了,你不妨先去和阿努比斯汇合。”
啪!
突然,一个耳刮子声响了起来,血祭巫师一下子被抽到了八丈远处,半边脸都开花了。
作为古神,怎可能没一点暴脾气?
血祭巫师一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说他不是少年魔王的对手,他一下子就恼了。
“如何行事,我心中自有定夺,无需你来指手画脚。我的能耐,又岂是你所能想象?一个东方修仙者而已,我杀他如杀鸡。”
说罢,羽蛇神的双脚猛地一跺,顿时一大片地面塌陷,借着反震之力,他整个人火箭一般拔地而起,一瞬间掠至千丈高空,又猛地展开羽翼,以比战机还快的速度,对着东方大国的方向飞去。
可是,飞了约莫一千公里后,他的方向突然又发生了改变,奔向非洲的埃及。
“罢了,还是先和那条老狗汇合吧!”他心中自语。
其实,他是惧怕了。
毕竟,血祭巫师的叙述中,叶天真的很厉害,有一人横压全球的实力,至少是一位地仙。
埃及的一座古老金字塔前,一群巫师已经吟唱了七天七夜,嗓子都沙哑了,但金字塔始终没有什么反应。
金字塔前有个游泳池大小的血槽,里面装满了血水,不过不是人血,而是狗血。
“真的要用人血吗?”
一群巫师陷入了自我怀疑。
轰!
突然,一个背负一对黑色羽翼的人形生物从天而降,落在了金字塔的顶端。
“好了,老朋友,出来吧,不要再装死了。”
轰隆!
说着,羽蛇神猛地一跺脚,顿时百丈高的金字塔一下子裂开了,犹如被天神巨斧立劈过似的。
一群巫师瞠目结舌,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一脚之威,霸道如斯!
金字塔被劈为两半,犹如敞开了一扇门户,羽蛇神径直走了进去。
里面迷迷蒙蒙,犹如玄境,竟然别有洞天,像是隐藏着一个小世界。
吼!
突然一声野兽嘶吼传出,羽蛇神一下子倒飞了出去。
黑暗中,冲出一个巨大的黑色身影,有着一双红宝石般的邪恶双瞳。
待他整个身体全部冲出来后,才能看出是一只狗头人身怪,也有一丈多的身高,身穿黑色铠甲,手持一柄黑色权杖,通体透发出死亡的气息,仿佛有一片幽冥地狱在他周身环绕,怨灵的哀嚎声不绝于耳。
他手中的黑色权杖同样也给人以邪恶之感,杖首雕成骷髅形状,空无一物的眼窝中,赫然闪灼着极尽邪恶混乱的暗红灵光,而张大的骷髅口中,则无时不刻不在往外喷薄着阴森死气。
这位正是埃及死神,阿努比斯!
他手中的权杖为大名鼎鼎的死亡权杖,有神鬼莫测之能!
“你不该来打扰我!”
阿努比斯震怒,一身死气滔天,追上羽蛇神,就是一顿暴揍。
“哈哈哈!”羽蛇神大笑,反手还击。
一时间,土石翻飞,地面蓦然震荡,应声开裂,现出一道道黑漆漆的裂痕,如同猛兽张开的巨嘴一般。
大战只持续了数分钟,留下的场面却堪比数枚重磅飞弹的爆破效果,触目惊心。
然后,一蛇一狗,两只上古魔神结伴而行,先是冲向高天,然后对着北方欧洲疾掠而去。
“血族虽然一向不中用,但是当个炮灰还是可以的。”羽蛇神大笑道。
“羽蛇,你太高傲了,血族没你想象的那么不堪。要知道,血族的第一血祖在自封之前,就已经修成了金丹。而今,是不是还有其他人修成金丹,真不好说。”阿努比斯正色道。
“便是金丹,在这方天地也会被压制,发挥不出全部的实力。”
惊神之殇 松下银狐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
两人说说聊聊,很快就来到了中立小国,直奔阿尔卑斯山脉深处的血族大本营。
那里,血族的黑暗古堡犹在,可是却被封印了。
不知道多少吸血鬼来尝试解除封印,结果却把自己搭进去了。
“破法!”
阿努比斯手持黑色权杖,对着封禁的古堡大门轻轻一甩,顿时一道邪恶的红光冲出,宛如一柄天刀般,有立劈华山之势。
嘭!
古堡的大门突然发光,繁密的道纹浮现而出,正是叶天当初刻印的禁制。
禁制浮现,却也只挡住了邪光片刻,法力就被消耗殆尽了。
咔嚓!
这时羽蛇神猛地拍出一掌,厚重的石门应声而碎。
黑暗古堡内,顿时有浓烈的血腥味弥漫而出,幽暗深邃,像是直通地狱。
羽蛇神和阿努比斯皆是生活在黑暗中的生灵,自然不会害怕。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古堡中心的祭坛。
祭坛的前方,有十三尊巨大的雕像,却破碎了三个,分别是第四个,第十二个,第十三个,代表着第四血祖,第十二血祖,第十三血祖,已经陨落。
整个祭坛都被封印了,但是禁制已经松动,能看到祭坛上有一道道裂缝,弥漫出阵阵血腥气,乃是被封印的血祖破坏所致,在另一侧破法,试图冲出来。
轰隆,轰隆!
偶尔,祭坛还会发出震动声。
见到禁制松动,羽蛇神一掌拍出,想用蛮力破除剩余禁制,却一下子被震飞了出去。
“这里的禁制比外面门上的更强,便是有松动,也不是你能撼动的。还是让我来吧!”阿努比斯走上前来,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低声吟唱起邪恶而晦涩的咒文。
吟唱声中,他挥出十三枚骨牌,分立在祭坛的周围,依照某种玄奥的规律,布成阵列。
待念出最后一声咒语,他并指一点十三枚骨牌,大喝一声:“起!”
磅礴的法力化作血色光芒,从死亡权杖中涌出,源源注入骨牌大阵中。
嗡嗡嗡!
骨牌剧震,投射出一道道死亡光线,交织成一道死亡牢笼,浓郁的死亡之力不断磨蚀禁制中的法力。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