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第166章 南宮明重出江湖


重生之逆歲月
小說推薦重生之逆歲月重生之逆岁月
众人惊愕之际,南宫明却没有显示出半点的波澜,一边捋着胡子,一边摇摇头。
曹安见状也立刻起身对着南宫明鞠躬作揖到:“明叔你是大才,我曹安算是信服了,就请明叔帮帮我们吧。”
肖邻见状也坐到南宫明身边,十分乖巧的摇了摇南宫明的手臂:“明叔,我知道你很有能耐,窝在这可真是可惜了一身本事。”
南宫明没有理会白铄和曹安,独独敲打了一下肖邻,笑道:“你这个鬼丫头,只知道给我出难题,明叔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
见到白铄他们依然等待着自己的表态,南宫明说道:“可惜呀,我已经老了,而且这几年闲散贯了,没有当初的雄心壮志了。特别是经历过上次的事情后,我如今心力已散,早是个无用之人了。”
史上第一神
“明叔说笑了,就凭明今天和明叔接触后的这番感悟,就是我们这一辈子都受用不尽的,怎能说是无用之人呢!”白铄说道。
曹安:“是啊,这些年铄哥和我们也都不容易,如果有明叔您在身边为我们指点指点,那可以让我们这些年轻人少走不少弯路啊。”
任凭白铄和曹安如何说辞,南宫明依然没有任何的表态。最后白铄也不再说话,但也不离开,规规矩矩的坐着等待着南宫明的态度。
南宫明见白铄既不说话也不退却,就这样和自己干耗着,是在没有办法只好说道:“你们想要请我出山,总得给我一个值得出山的理由。”
白铄想了想:“明叔,既然今天你给我们讲了这么多,那我也给您讲讲我和我身边这些朋友的故事吧。”
接着白铄将自己和大家这些年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给南宫明讲述了一遍:孤身斗“猎英”的朱岁安、为国为民的萧镇、一心弘扬华夏文化的辰冰、深受“猎英”组织迫害的安娜、身在曹营心在汉拒绝诱惑保卫华人利益的九叔,还讲述了自己和梁荧一起狙击韦杰斯、对赌米国各大投行、大肆做空米国股市、抗震救灾、重建灾区等等事迹。这些事情让在一旁一同倾听的肖邻感到异常的震惊且露出深深的崇拜之色。
最后,白铄又将自己对未来的分析判断说了一下,认为目前正是世界经济转型的关键时期,是华国千载难逢的振兴时机,甚至说比起王中天那时更具机遇和挑战。只要能把握时机,超前布局,将有很大的机会能实现弯道超车,让华国重新屹立于世界强国之列。
南宫明被白铄的话说得眼前一亮不禁说到:“目前的危机到真的是一次难得的机会,终于可以让人喘口气了。”接着,南宫明又问白铄:“按照你们这样的发展,也许很快就会被盖亚组织的人盯上,你们就不畏惧强悍如斯的势力吗?要知道他们的手段可不仅仅局限于商场上的斗争。”
白铄想想自己早已经是平凡的过完了一生,死过一回的人了,如果这一辈子注定要走上一条不归路,那也算是赚到的。于是坚定的对南宫明说到:“人生在世,总要做点什么有意义的事。生死都只不过是须臾之间的事情,又有什么值得畏惧的呢。”
南宫明沉默良久,又仔细的打量了白铄一番,最后扫视了一下众人对肖邻说道:“小邻,时间不早了,你带着大家去你家休息一会吧,我还有些事情想和白兄弟单独谈谈。”
众人会意,立刻起身随着肖邻离开,然后安心的在肖邻家中等候。
“你说这次能请得动明叔吗?”肖邻向曹安问到。
“至少现在来看,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既然明叔留下了铄哥单独聊,那就一定是有出山的可能,至于能不能真的说服明叔嘛……我想铄哥一定可以的,我相信他。”曹安缓缓的分析到。
这时一旁的赵勇竟悠悠的说道:“我估计有点玄……”
众人都十分惊讶的看着赵勇,“为啥这么说?”曹安问到。
正德五十年 竹下梨
“咱们这不是才第二次来这见明叔嘛……”
曹安:“是啊……嗯!?这有什么关系?”
赵勇:“不是说事不过三嘛……像明叔这种高人雅士,那还不应该得三次上门一请二请三请才能出山吗?”
“切……,你以为三顾茅庐呢?小说看多了吧。”
大家原以为赵勇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信息,听到这才都松了一口气。
安娜没有和众人多话,来到沙发上静静的坐下,面无表情地静静等待着……
两个小时过去了,已经是凌晨时分,南宫明家却依然没有动静。赵勇看了看时间怔怔的望着南宫明屋子的方向说到:“看来白总真的是遇到了知己了啊,不然哪能谈这么久。”
肖邻:“嗯,话不投机半句多,既然能聊这么久,说明他俩应该谈得还不错。”
缘系初始地
曹安觉得有些倦意,又有些饿了,对大家说:“我看啦,这事准能成,我去街上买点宵夜吧,等会儿他们说完估计也都饿了,大家可以吃点。”于是曹安拉着赵勇去宵夜摊上买来了许多卤菜、烤串什么的,还特意弄来了一大件啤酒。
而正当此时,在肖邻家对面的屋子里,白铄和南宫明正探讨得不亦乐乎,毫无倦意。但两人讨论的竟然不是当前风云诡谲的国际形势,也不是未来经济的预测展望,而是有关文化信仰的问题。
白铄认为东方和西方虽然在经济领域存在很大的差距,但最主要的还是在价值观、利益观上存在着很大的不同,这也将是东西两边在以后很长时间里将发生深度碰撞的地方。
南宫明则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对白铄说道:“以我华国文明为代表的东方文明倡导的是‘道’,而西方文明倡导的是‘利’,当下人认为这只不过是一种价值观和信仰的不同而已,但我认为‘道’和‘利’之间是存在着级别的差异的。”
“哦?”白铄惊讶地看着南宫明。
南宫明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近如倭国,百余年前曾全面学习西方,最终的确实现了富国强兵以致称霸亚洲。可是为何后来倭国却是千方百计将自己原有的文化重新找寻回来,这其实也是在追寻他们的‘道’,当然这不仅仅指的是所为的武士道精神。”
白铄陷入了深深的沉思,细细地回味着南宫明的话。
南宫明:“老子曾有云:‘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道、德、仁、义、礼,礼丧而逐‘利’。你说,一个重‘利’而无道的文明与我泱泱华夏相比岂可相提并论?”
白铄这才恍然大悟。
南宫明又说道:“这也是为什么东方文明倡导士农工商,把商至于末尾,因为商人重利,而“以利相交,利尽则散;以势相交,势去则倾;惟以心相交,方成其久远。”
白铄点了点头感慨道:“我今天才明白,今天全球增长动能不足、发展失衡、全球乱象丛生,最根本最深层的原因还是在于这种低级逐利文明,看来它所衍生的西方政治模式和经济模式,已经不足以引领全球的发展了,必须更新换代。”
南宫明赞许的点点了头:“而今你也是主要从事的商利一途,但却又有着一颗爱国之心和振兴华夏的信念。不得不说,对于华夏文明来讲,行商则是最难走的一条路,而对于世界格局来说,咱们在经济领域也是落后西方不少,可以说这是一条最难走的道路啊!”
白铄想了想说到:“明叔,我的这一生可能已经注定了不再属于平坦的道路,王中天虽然不值一提,但是他的那句话我还是非常的赞同。有的东西我们不能一退再退,我们也输不起了,就算明知是逆势而为,也要完成绝地反击。”
南宫明再次微微点了点头,一边说着话一边从茶几下拿出一本《道德经》交给白铄。“在我们华夏的文明里,‘商’中其实也有‘道’,商道虽然难行,但是老子的道德经可是大道,天下之道,到了一定的境界都是相通的。商途虽然重利,但只有能守住本心,正确的对待‘利’与‘道’之间的关系,那也是可得大道的。”
白狐的救赎 脱脱老祖
白铄接过书看了看,欣然问道:“明叔,你刚才的那番理论都是出自这《道德经》吧?”
“嗯……在闲暇之余你可以好好地读读这本经书,若能从中领悟一二道理,那对于你今后的道路或有大的助力。”
白铄小心的将书收好,再次提出了请南宫明出山协助自己的想法。南宫明笑了笑说道:“虽然你也算得上坚毅睿智,也不乏豪情壮志,但是我怎么知道当巨大的压力和危险到来之时,你不会再是另一个王中天。我这把老骨头可不想再陪着你这个年轻人去折腾了。”
白铄见南宫明虽然也敞开心扉和自己说了这么多,但依然不肯出山,知道他是还有些顾虑。加上南宫明和自己相识日浅,对自己并不十分了解,双方的信任感肯定不是仅凭几句话就可以突然间建立起来的。
大明混世王
白铄今晚也算是获益匪浅,不过还是有些不甘心,不想自己的一番努力就此付诸东流。在思量一番后,白铄终于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请南宫明出山,猛然站起身向南宫明鞠上一躬说道:“明叔,我还有一些事想请您指点指点……”
肖邻这边,大家又等了一个小时,还是不见动静,实在饿极的曹安开了两瓶啤酒,递了一瓶给赵勇:“来,先喝点吧,解解乏。”
很快两人就着瓶子各自吹完了一瓶,曹安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子,忍不住又和赵勇各自开了一瓶喝了起来。
“哎,喝寡酒没味,那些卤菜烤串要不也吃点?”曹安看了看赵勇说道。
赵勇也是早就有些饿了,点了点头,两人纷纷将打包的食物打开,端到桌上吃将起来,不一会儿就风卷残云般的把所有食物一扫而空。
这时已经是凌晨3点了。酒足饭饱的曹安和赵勇实在有些困了,便去到车里休息,将客厅的沙发留给了安娜,但安娜却好像没有睡意,依然是斜坐在沙发上,睁着眼,安静的等待着。不一会儿肖邻也实在支持不住,和着衣服,去到床上准备躺下休息一会儿。
也不知过了多久,随着一声鸡鸣,天色也开始亮了起来。南宫明家的门终于打开了,传来“叽咕”的一声开门声。也不知安娜是根本没睡,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动静醒来,第一个迅速的打开门冲了出去。正见到白铄和南宫明有说有笑的从屋里走出来。
肖邻听到动静,也跟着走了出来,见到两人有说有笑,立刻高兴地跑到南宫明跟前问道:“明叔,你这是答应出山帮白总了?”南宫明没好气的看了肖邻一眼,然后对白铄说到:“肖邻这鬼丫头,人挺聪明的,就是际遇差了一些,能遇到铄儿你,也算是她的造化啊。”
肖邻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有些奇怪的看着南宫明道:“铄儿?怎么一晚上就变了这称呼?你们这是……”
白铄笑道:“我已经拜明叔为师了,从今往后我自然就是明叔的徒儿。”
这时,曹安和赵勇也已经再次来到了楼上,得知白铄不仅请得了南宫明出山,还认了南宫明做师傅,顿时非常的高兴,曹安竟是显得比白铄还要高兴几分。
白铄与南宫明的彻夜谈话从未对外公布,也没有人知道他们这晚到底谈过些什么,不过从这天起,白铄的身边就开始多了一个叫“明叔”的神秘的人物。而对于华国商界的人们,最直接的感受便是蓝海资本的行事风格陡然一变,从“乱拳散打”变得“精准猛狠”,逐渐成为华夏商界让人欢喜也让人忧的“资本剑客”。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