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穿越八年才出道》-120.又一首江城子?再來!(求訂閱!)


穿越八年才出道
小說推薦穿越八年才出道穿越八年才出道
现场很多人都在期待王谦的回答呢。
结果。
王谦一句话没说,转身拿起粉笔就在黑板上写了起来。
江城子!
在场很多人都是眼神露出疑惑!
那个提问的学生马上大声说道:“王教授,你刚才已经详细讲过您的江城子了,而且讲解的也非常详细了,您能不能再讲讲别的例子?或者,您现场写几句新的句子,让我们理解一下?”
荣誉
郭壮壮也起哄说道:“是的,王教授,能写点新的,让我们学习一下吧?”
能见到王谦吃瘪,郭壮壮是不惜代价的。
他又低头看了看手机,几个朋友都回复说,还在思考那个楹联,暂时没有拿出真正工整的下联出来。
而这么久了,现场这些学生校友们,也没有谁拿出一个工整的下联出来!
那个上联还挂在黑板的最边上呢。
醉卧美人膝
到最后如果还挂在那里,他们最终没有拿出一个工整的下联的话。
那……
他和浙大都要为这件事损伤一些颜面了。
那么……
不如就让王谦损失更大的脸面,这样就能掩盖了?
郭壮壮的想法很不错。
你受伤比我更重,那我就赢了!
王谦面向黑板,没有说话,轻声说道:“没事,你们别急,等我写完再说话!”
大家都看着王谦的背影。
陈向东脸上有些着急,向旁边的蒋兴几人问道:“蒋兴,吕教授,老唐,老曹,那个楹联,你们想出来了吗?”
几人都摇摇头,神色有些不好看。
唐河鹏摇摇头,回头看向白桦几人:“你们呢?”
白桦苦笑:“唐教授,您都想不出来,我学识底蕴见识都不如你,怎么想的出来。”
蒋兴说道:“这和学识底蕴关系不大,主要是生活见识。王谦这个上联,他说是他游西湖的时候,丢了一个水壶想起来的,这就很偶然了!所以,要想对个工整的下联出来,我们也要从生活方面入手,多思考一下,可能在生活中不起眼的东西,就是我们的灵感。”
这话……
大家都懂呀。
但是……
懂了是一回事。
此刻要短时间内想起来和这个上联有关的下联,何其难?
而且,越是着急,可能越想不出来。
蒋兴低声说道:“要不,陈主任,让郭大壮去搅局呗。继续给王谦提出一些难题,最后难住他,让他下不来台!那就一个对联的事情,就不值一提了,对不对?过后大家可能都忘记了,关注点都在王谦身上。”
陈向东轻声说道:“我们先想想吧,如果能想出来最好。人家是我们邀请过来的,最后再故意为难人家,这传出去多不好听?”
如果是其他同级别名校的学者教授过来交流。
那他们绝对不会客气,怎么难堪怎么来,也不会有心理负担,传出去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因为,他们的人过去也会是同样的待遇,大家谁都不说谁。
可是。
王谦不是其他名校的学生,而是北影表演系的,和他们根本不搭噶。
还是他们亲自上门去邀请来的。
结果……
最后故意给人家难堪!
这传出去,以后浙大要想再邀请一些社会名人过来交流讲课,难度可就大大提升了。
哪个社会名人不要面子,我去你那儿找丢人?
不去,不去,打死都不去。
所以!
陈向东也有顾虑。
这时。
全场突然一片哗然。
甚至!
后面的学生当中传出了几声惊叫。
徐笑笑和徐文文就是同时捂住了小嘴。
秦雪荣也是稍微瞪大了眼睛。
刘胜男稍微淡定一点,但是眼神之中也满是震惊之色地盯着王谦在黑板上写下的一个个苍劲有力的消瘦字体!
走神的陈向东和蒋兴,唐河鹏几人急忙看向黑板。
只见,王谦已经写下了一行行文字,手中粉笔迅速的在黑板上走动,一个个文字留在了黑板上。
唐河鹏的神色瞬间变得很是震惊,长大嘴巴喃喃道:“又一首江城子?现场作一首新词?”
蒋兴也是瞪大眼睛,有些不相信:“不能吧,他怎么能这么大胆,在这里写新作?不怕现场这么多人让他难堪吗?”
如此公开场合现场写新作,肯定会被其他人质问和攻讦。
这就是文人相轻。
而且。
现场仓促创作。
必然会有或多或少的漏洞缺陷之处,给对手把柄,最后可能颜面尽失。
那些经验丰富的老作家们,谁发表一首作品,不是经过了多次打磨,细细斟酌之后,才会在某个刊物杂志上发表?
想当面找茬?
不存在的。
曹文芳语气淡淡地说道:“有才华,也很大胆,这是无视了我们这些江浙一带的文人了!”
熟悉曹文芳的人都知道。
这位女作家可能是生气了。
文人生气了怎么样?
以头抢地尔?
不……
会开启怼人模式。
陈向东保持了沉默,这样等下大家为难怒怼王谦,也不是他授意发起的,而是大家自发的行为。
而且,王谦此举也的确不妥,传出去的话,大家也能理解。
后面很多年轻学生开始一起诵读起王谦黑板上的文字。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声音越来越大。
逐渐席卷全场。
上千名学生都一起朗诵了起来。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末世之我会魔法
诵读完毕!
全场的声音一起停止了下来。
大礼堂内,再次变得寂静无比。
一双双眼睛都瞪的很大。
仅仅读了一遍。
大家虽然都还不懂这首词的具体意思。
但是,根据他们的经验。
读起来都这么爽快了。
那么大概率来说。
这是一首好作品了。
唐河鹏的双手轻轻颤抖着:“这首江城子,也是一首难得的佳作,里面还引用了汉代的典故。”
唐河鹏不愧是文学系的教授,一下子就看出了这首词当中的典故出处是汉代。
双悦年记
蒋兴喃喃自语:“这,不可能吧……这就又出了一首佳作?”
曹文芳,方国书等人都瞪大眼睛盯着那一个个文字,想仔细看清楚,从其中找出一些可以挑刺儿的东西出来。
而王谦此时才说话,对着那位之前提出问题的学生说道:“这首江城子,我刚才没讲过吧?”
那位学生都被吓的不太会说话了,使劲地摇头,结结巴巴地回答道:“没有!”
王谦继续说道:“这是我临时起意,想起了我之前的一些灵感碎片,结合一下,就临时写了这首江城子。把我自己比喻成一个被贬的年迈太守,表达了一种壮志未酬,想上阵杀敌的遗憾!”
“大家看这首词的押韵……和我上一首江城子很像……”
“这样……”
“这里……再这样……”
“再加一些典故,再这样,再以这个字来押韵……”
“再这样……”
“最后,作品就成了。”
“大家听懂了吗?学会了吗?”
一首词
就这么几个字。
王谦很快就讲完了,将其中押韵的一些技巧讲述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见现场还有些安静。
王谦再次问道:“同学们,大家听懂了吧?”
依旧没人回答。
王谦再次问道:“大家学会了吧?”
还是没人回答!
因为……
他们都听懂了。
但是,大家再仔细一想。
却是什么都不懂!
因为。
你说的简单,我听的也很简单。
但是,我想尝试写的时候。
为嘛脑袋一片空白?
所以!
大家都沉默。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就连坐在前几排的诸多教授老师,以及校领导,和知名校友们,此刻都有一种无语的感觉。
他们不会像后面的学生那样听了王谦的讲解之后,就真的觉得写出这样一首词是那么简单事情了。
他们知道。
王谦之所以讲述的如此简单。
是因为王谦有才华。
谁要是真的觉得,如此简单就能写出两首如此上佳的作品江城子。
那就真的是脑子太简单了。
一只手伸了起来。
王谦和其他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这次不是郭壮壮了。
因为,郭壮壮也老老实实地坐在角落里没说话了。
举起手的,是第二排的,坐在这里的都是校内教授和正式老师级别的。
是坐在曹文芳身后的一个中年男子,浙大的文学系李教授!
王谦对这位李教授伸手:“好的,这位先生,你有什么想说的?”
李教授站起来,感觉压力很大!
因为。
王谦和之前浙大邀请来交流讲课的那些知名作家文人不一样。
那些知名作家文人过来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吹吹牛逼,再聊聊天,讲讲笑话段子,一节课就过去了。
没啥真正的干货,目的就是来刷刷知名度。
王谦不一样……
这堂课,全都是满满的正儿八经的干货,全部都是压的实实的才华!
在场每一个人,对文学一道都是很懂的。
所以,面对王谦的时候,就更有压力。
这不是混子!
李教授说道:“王教授,您的两首江城子,都是描述的老人角色。这是为什么呢?”
王谦笑着回答道:“因为,我是一个演员!我喜欢代入一些不同的角色去思考问题,我不只是会以老人的视觉写作品,还会以小孩子,中年人,年轻人,甚至是女人的视觉去表达我的思考。”
我是一个演员!
王谦再次强调了这一点。
这句话却是让现场很多中老年浙大毕业的校友们非常不喜!
他们那一辈,最是不喜欢娱乐圈的戏子!
曹文芳马上举手。
王谦伸手:“您说!”
曹文芳:“王教授,你说你是演员,喜欢代入不同的角色去思考和写作,那么能不能具体的表现一下?让我们有更深入的感受呢?还有,你刚才讲述的写词的押韵技巧,我还没听太懂,能不能再具体的讲讲呢?”
“我的意思说,用新的东西再讲讲,不用你已经讲的很透彻的两首江城子。”
瞬间!
全场所有的目光都一眨不眨地看向曹文芳。
这……
稍微懂意思的人就听懂了她想干什么。
这是在逼迫王谦再次现场创作,而且是以不同的视角?
一双双眼睛看着曹文芳的时候,都有些震惊,和不解。
因为,这就是明明白白地找茬了。
为什么?
蒋兴,唐河鹏,白桦等人都略带惊讶地看着曹文芳。
这位大姐,说干就干了呀,都没和他们通个气商量一下。
陈向东则是安静地看着王谦。
看王谦如何应对。
后面的秦雪荣轻轻皱眉,她也听出了曹文芳的意思,低声道:“她为什么故意为难王谦?”
徐文文回答不上来。
徐笑笑低声回答道:“文人相轻!”
秦雪荣点头,表示明白,脸上没什么表情,双眼担忧地看着王谦。
曹文芳已经坐了下来,老神在在。
所有的视线都聚焦在了王谦身上。
让郭壮壮等人失望的是。
王谦没有惊慌失措的样子,甚至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
依旧温文尔雅地笑着,脸上依旧自信从容,他一只手轻轻按着桌子,笑着说道:“既然这位作家前辈提出了问题,那么我现在作为这堂课的老师,我会尽量给大家解答。”
王谦看向后面的诸多学生,问道:“今年很多刚入学的新生,都是十八九岁的年纪,这年纪,大家最关心的是什么?”
所有人都认真地听着,看着。
当王谦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
很多人的脑海里自然而然地说出了一个答案!
恋爱!
情窦初开!
王谦转身也在黑板上写了浅显易懂的答案:“谈恋爱!”
王谦继续说道:“青春,总是和异性分不开!那主题,就是青春,和感情。”
然后。
王谦看向徐笑笑,指着徐笑笑问道:“徐笑笑同学,你站起来说一个字!”
徐笑笑一愣。
全场所有人也都楞了一下,随后很多人都好奇地看向徐笑笑。
当徐笑笑站起来的时候,所有男生都是眼睛一亮!
好漂亮!
好可爱!
身材好好!
然后。
散雨银雾剑 范烛游
大家就迅速再次关注本质。
王谦叫徐笑笑做什么?
说一个字干什么?
徐笑笑站起来也有些不知所措,感受着全场目光在自己身上聚集,压力很大,但是还是尽量保持情绪稳定,语气有些紧张地对王谦问道:“王教授,随便说一个字吗?说什么都行?”
王谦点头肯定地说道:“对,你说什么都行,哪怕说一个英语字母都行。”
徐笑笑想了想,说道:“那就用我的名字吧,笑!”
王谦挥手:“好,徐笑笑同学请坐。”
然后,王谦又在黑板上写下了一个笑字!
大家都安静地看着王谦。
王谦指着青春和感情,以及笑字,说道:“同学们的年纪,我觉得,暗恋居多吧?”
现场出现了一些笑声!
显然,说中了大部分学生的心理。
毕竟,敢于表白的,其实还是少数。
大部分学生,其实都是暗恋居多,心里想想,最后无疾而终。
王谦站在讲桌前,目光盯着黑板上的几个字,过了十几秒,点点头:“好的,有了!大家注意看。”
全场再次恢复寂静。
所有人的眼睛都一眨不眨地盯着王谦和黑板。
而王谦拿着粉笔的手,已经迅速在黑板上移动起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