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貞觀俗人笔趣-第949章 當頭棒喝展示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廷议结束时,李世民挥袖而去。
众臣缓缓退出大殿,太子承乾面色惨白的跪坐在那没有动身,而刚加封为左武候大将军、河南牧、使持节都督相州七州军事的魏王李泰,那白胖胖的脸上,却是抑制不住的喜色。
秦琅在承乾面前停下。
“殿下,廷议结束了,请回东宫。”
承乾咬着牙,“这就是三郎想看到的结果?”
秦琅摇头,“殿下何出此言?”
年轻的太子质问,“三郎既然舍孤而去,又何必留下来惺惺做态,此刻不应当赶上四贤王,在他身边大献殷勤吗?”
“殿下,慎言。”
承乾气恼,甚至都有些不顾场合,直接冲着秦琅怒道,“难道不是吗?你突然就辞去太子詹事职让给房玄龄,又把太子太师让给他,这不是舍孤而去?”
秦琅眯起眼,真想抽他一嘴巴子,事到如今了,还分不清状况,他都怀疑之前那个聪明又懂事的太子哪去了,这几年,承乾难道光顾着天天睡女人了?
“殿下若是连谁是敌人谁是朋友都分不清,若是连半点镇定成府都没,那我劝殿下还是干脆向圣人请去太子算了,要不然,就你这样子,也绝守不住储君之位的,不若就此放手,做个富贵闲王,从此以后,你想宠谁就宠谁,想游猎就游猎,想听曲看舞也没人拦着,多省心呢?”
“承乾,我今天也就好好说你几句,曾经那个谦谦有礼从谏如流的承乾太子哪去了?你才十八岁,现在就已经分不出好话歹话了?我和长孙公那是一心为你,你如今倒嫌我们,我们这是里外不是人了?你再瞧瞧你那两个兄弟,魏王泰和吴王恪,瞧瞧他们是怎么做的。”
“礼贤下士,厚遇宾客,谁会如你这般肆无忌惮行事?你虽是太子,可也别忘了,你也只是太子。太子可不一定就能当上皇帝的,你可要清楚这一点,你不努力,别人自然会努力,你不珍惜,别人却都期盼着呢,莫要待到将来后悔啊。”
承乾红着眼睛,“我这些年这么努力的做一个好太子,听圣人的话,听你们的话,听东宫老师们的话,我如今只有那么一点点要求,我难道就过分了吗?”
商神归来 亮剑
“过份,非常过份,你得分场合看时机,圣人为你娶的太子妃,刚成婚不到一年你就开始要休妻,甚至如今高祖国丧期间你也还在闹腾,如今还有人说你最近居然还跟裴侯二妾饮酒,甚至让优伶弹唱,你知道你这些行为有多严重吗?圣人对你是一忍再忍,可这忍耐也是会有限度的。”
“当圣人积攒了足够多的失望后,当你的那些兄弟们积极表现的让圣人越来越满意后,你的储位就危矣!”
“不是我说你,如果你连这么一点小小的事情都处理不好,你也不配当大唐太子,更不配将来当大唐的皇帝。你知道你父皇为什么能够带领大唐这么强盛吗?为何武德九年突厥数十万骑都能饮马渭河,兵临长安,而在几年后,我们大唐却能六军出塞,一举生擒颉利,灭亡东突厥吗?这都是因为你父皇的努力,他十六岁起兵随高祖打天下,十年征战,坐上皇帝宝座时根本没多少治理天下的经验,但是他能够从谏如流,能够虚心纳谏,知错能改。你父皇也犯过不少错,也走过不少弯路,可都能及时改正,魏征经常把口水都喷到你父皇的脸上,你父皇也曾恼怒的喊过要杀掉魏征,但其实却一直重用着魏征,一路青云直上为宰相。”
“为圣人者,其实就是得克制私欲,如此方能成就非凡。你现在年轻,迷恋酒色本也正常,但你得醒悟,不能一直沉迷其中,你得把握好这个度。你不能事事只听枕边女人的话,听那些优伶宦官们的话,这些虽是你身边亲近之人,但他们能比朝中宰相公卿,大儒名师们更聪明?”
秦琅也已经是积攒了许多对承乾的失望,这会干脆也就摊开直接说了,处处顾忌着他的身份,结果他反而更不当回事,甚至说出秦琅是要舍他投李泰这种胡话来。
承乾被说的恼羞成怒,多年来习惯了高高在上,众星捧月的感觉。
“秦琅,你是臣,我是君,你莫要搞错了!”
“承乾,我今天也不管那些了,只以相识十年的这份感情跟你说说,真的莫要再作下去了,早点迷途知返,还没有什么大错,圣人也会很欣慰你的改正的,你的前途依然是光明的。可你要是继续这么下去,我也只能一声叹息了。”
秦琅说着也不由的叹气,“承乾,你听我一句劝,你这几年虽然开始接触政务,甚至让你主管雍州事务,也算是有了权力,但你的权力没有根基,你的这一切都是圣人给的,他能给你也能随时再收回去。所以不要总是去违逆圣人,你不喜欢苏氏,这是多大点事?如果侯氏、裴氏真的为你好,她们就不该兴风做浪,更不要想着太子妃、太子良娣之位,为了一已私欲,却要葬送你,这是为你好?”
“这些人自私自利,这是在把你往火坑里推啊,反倒是苏氏,殿下如此待她,可人家有过半句怨言吗,在圣人和皇后面前闹过吗,没有吧?太子妃处处在维护着殿下的脸面,不给殿下添乱,殿下却分不清谁真好谁是真坏吗?”
“不要被那皮囊外表迷惑,更不要因为这些而与你父皇做对反目,这是不孝也是不忠,更是愚蠢!”
“承乾,好好想想我的话吧,刚才圣人的决定,已经是对你的一次严厉警告了,也是给你的一次观察机会,不要再搞砸了。圣人去洛阳,你在长安好好的改正,以实际行动证明,你比魏王李泰和吴王李恪,更有资格做这储君,不论是以嫡长论,还是能力论,明白吗?”
秦琅转身。
走了几步又顿下,他没有回头,站在那里背对着承乾,“十年相处,我一直是把你当成朋友的,所以再给你一个朋友的忠告吧。如果你不想让陛下彻底失望,请善待苏氏,不要再提什么和离了。还有,你最好是让裴氏和侯氏都随皇后到洛阳去,让她们去服侍皇后,以尽孝心。还有侯氏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让皇后做主意安置,服内生子,终究是名声不好,或许可以过继到你那夭折的几位兄弟中的一个名下。”
“言尽于此,听不听是殿下自己的事了,该做的我们也都做了。”
“臣先告退!”
秦琅走出殿外,也不知道这番激将法是否管用了,但面对承乾,打又打不得,也只能言尽于此了。
殿外,长孙无忌在等他。
“朽木不可雕!”长孙无忌望了眼殿中叹气,转而又目露杀气,“房玄龄这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既然既酒不吃吃罚酒,那我们也不能再跟他客气了,必须得除掉他才行。”
让萧瑀出手,也只是敲山震虎,甚至是驱虎吞狼之策。
可房玄龄并没有震动,倒是萧瑀下野了,不过萧瑀下野对长孙无忌来说其实也是意料中的事情,本来也是要一石二鸟的,毕竟萧老炮那是李恪的人。
秦琅眯起眼眸,望着天空。
“暂时偃旗息鼓吧,圣人今天的态度长孙公还没看出来吗,圣人对这一切都洞若观火,十分了然于胸的。圣人对于这样的党争可是非常不满的,承乾已经被惩罚了,房玄龄却被安抚了,我们若是再动手,可不会如这次一般只是萧瑀这个出头鸟挨打了,而是会一直被严厉追究的,甚至这板子还可能要落到承乾的身上。”
“先冷静一下吧,也给太子一点冷静思考的时间,让魏征陪他在长安先玩会,看魏喷子有没有法子管教一下太子。”
无限转职 夜殁龙
长孙无忌却不抱希望,“魏征虽然能喷,可只会为喷而喷,他可不是承乾的人,可不会给承乾留面子,他比褚遂良、孔颖达、张行本等人只怕更会让承乾不满,就怕越喷越惹怒承乾,适得其反啊。”
“没有圣人看着,留在长安只怕越发没法没天了,到时那裴候枕边风一吹,更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秦琅笑着道,“关于裴氏候氏,我刚才跟太子说了,让太子派二人到皇后身后随侍,替他尽老道,一起去洛阳。这事长孙公回头去与皇后说明,让皇后跟太子开个口,这也是为了太子好,相信皇后也能理解的,应当会帮这个忙。”
长孙无忌倒没想到这点,忍不住叫好,“这倒是个釜底抽薪的好主意,调走这两个狐媚子,确实有省去许多麻烦,我这就去见皇后。”
想到魏征留守长安,辅佐承乾,他又不放心。停下脚步道,“我思来想去,还是不放心让魏征单独留下来辅佐承乾,要么我留下,要么你留下,咱们总得留下一人看着,要不然就怕又闯出什么大祸来。现在我对承乾可是一万个不放心了,不省心。”
“这还得看圣人的意思了。”秦琅却并没有什么太大留下来的意愿。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