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任秋溟-第二十四章 桶狹間看書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织田信长说的没错,小白确实很白。
小白是一匹很高大的白马,马种相当不错,听织田信长的说法,这匹马是很久之前从西洋上运过来的良种马的后代,无论织田信长的说法是否属实,至少这匹白马很白,也跑的很快。
方别和颜玉一起,做了第一批前往桶狭间侦查占点的队伍。
这说起来是稍微有那么一点突然。
毕竟自己这边刚刚来到那古野城,转眼就被织田信长派去参加桶狭间之战,并且还是传说中的正印先锋官,这样想想瞬间还有一点魔幻起来。
对于织田信长这个人,他还真的当得上一句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马蹄踏过带着露水的草叶,颜玉看着同样在马上的方别:“我总感觉你好像之前认识织田信长一样,不过看这位大名对你的态度,你们应该是没有见过面才对。”
“我们之前确实没有见面。”马在走,但是并不妨碍方别开口说话。
织田信长这三百骑兵基本上是织田的心头肉,不过在火器逐渐兴盛起来的当下,骑兵的冲击力价值已经大大降低,不过即使冲击价值下降,但是其机动力和后勤能力,依然是步兵难以企及的。
所以桶狭间的这一战,依旧是骑兵先行,步兵跟上。
“但是你对他的信任有点太多了。”颜玉开口说道。
“那么请问他有没有辜负我对他的信任?”方别看着颜玉笑道。
颜玉点了点头:“没有辜负。”
“哪怕说尾张现在还是如此的弱小,但是他还是让我相信,如果东瀛能够再度统一在一个人的手下,那么这个人最有可能是他。”
方别笑了笑,没有接这句话。
颜玉之前没有说谎,他们现在之所以还在东瀛,那是因为他们已经和如今的天皇达成了一项交易,挑选能够统一东瀛的人选并且协助他完成这一目标,当然是这项交易的重要条款之一,而颜玉与何萍在东瀛的所有举动,目前都是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的。
之前方别失忆的时候,这个目标其实就缺少一个关键的环节,而随着方别找回属于自己的记忆,这一切就开始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高 月
事实上,织田信长在观察方别,但是方别又何尝没有观察这个被称作第六天魔王的男人。
当然,在这个世界线中一切早已经全然变了模样,尽管桶狭间还在,但是有没有本能寺就是另当别说的事情,如果织田信长能够挺过本能寺,或者东瀛战国三杰的另外两杰就几乎没有了出场的机会。
“所以你也对这场战役充满了期待?”方别开口换了个话题。
四千对四万,战而胜之,还要求是大获全胜,不能是险胜,并且是突袭,而不是守城。
这样的战役,对于任何人而言,都应该是一场充满期待的战役。
当然,失败了似乎是顺理成章地事情。
“当然,虽然说似乎只有看到奇迹才能够看到这场胜利。”颜玉淡淡道:“但是毫无疑问,那个男人像是能够创造奇迹的人。”
“其实老实说兵法什么的我们都是不懂的,好像说只要开打之后我们在一边喊六六六就可以了。”少年笑着说道:“就像织田信长所说的那样,当今川义元溃败之时,倘若他能够安然逃脱,那么我就负责摘下他的项上人头。”
“这应该是我很擅长的事情。”少年接着补充道。
“你对东瀛的所谓剑圣有多少了解?”颜玉问道。
“老实说没有什么了解,我连那个剑圣究竟是佐佐木小次郎还是宫本武藏我都没来得及问,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燕九的剑术,是当之无愧的剑圣传承。”方别看着颜玉回答说道。
“燕九的剑技,确实已经足够强大了,他虽然说出身于上杉家,但是如今却是天皇的近卫,这位天皇陛下并没有像许多人所想的那样深居简出,尸位素餐,而是一直在尝试着重兴天皇血脉在东瀛的荣光。”颜玉冷静道:“所以我们也要警惕他,与虎谋皮的生意,有的时候迫不得已也要做,不过做的时候,要给自己留出足够的后路。”
“能够听到老板您能说出这样的话我还真是欣慰,不得不说老板您似乎也算是成长了许多。”方别笑着说道。
颜玉相比于之前担任蜂后时期的深居简出,如今确实多了更多的自信和稳重,这并不是深居幕后所能够锻炼出来的东西。
“人类本来就是需要成长的,我记得没错的话,应该这也是你说的话?”颜玉笑着说道:“还有,让我们回到正题。”
“或许东瀛的剑圣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强大,但是始终还是不要小觑的好。”
“我从来没有小觑他们。”方别淡淡而认真地说道:“不过所有的未知只能够在交手之后才能够分明,况且也要看那个守护今川义元的家伙究竟有多少战斗的意志。”
“对于战斗而言,战斗的意志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颜玉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方别:“你似乎很久没有问神州那边的事情了。”
方别轻轻嗯了一声。
他是很久没有问了。
之前失忆的时候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肯定不会问了,恢复记忆不过是一个月的事情,不过即使恢复了记忆,少年也再也没有问那边的事情。
虽然相比没有了方别的参与,那边的事情应该会比较乏味一点。
“没有信鸽能够飞跃那么远的大海。”方别淡淡说道,这也算是一种回答。
“可以通过济州岛与高丽的中转。”颜玉淡淡说道:“情况稳定之后我就往神州那边派去了信鸽,并且也得到了回音。”
“咦。”方别轻轻咦了一声。
没有想到在东瀛还能够听到神州那边的消息,这让人真的颇有些意外。
“具体呢?”方别问道。
“你的薛铃已经在汴梁站稳了脚跟,朝廷也在暗中予以了一定的协助,如今蜂巢确实分裂了,很多人都需要薛铃站出来对抗已然天下无敌的秦。”颜玉说道:“哪怕说你斩断了秦的一条手臂,但是独臂的秦,似乎比之以往更加强大了。”
“他公开向丁苦雨发起了挑战,而丁苦雨选择了避战,这是更加明确的信号。”
方别又嗯了一声,然后看着颜玉:“什么叫做我的薛铃,你怎么现在提到那位姑娘依旧是带着酸酸的味道。”
“毕竟她是取代我的姑娘啊。”颜玉笑着说道:“还有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说服她在这种情况下向秦反叛的。”
“明明她才是被秦扶持起来的傀儡。”
“倘若真的有的选择,有谁愿意做别人的傀儡呢?”方别反问道:“而我则尝试着给了她新的选择罢了。”
“如果这种选择出乎意料地对所有人都有利,那么每个人都会心照不宣地让这种变化成立。”
三界仙书 秋莫言
“所以她就能在夹缝中站起来。”
“是啊,夹缝之中。”颜玉点了点头:“你的所谓霄魂客栈的班底,也给了她很大的帮助,如果将来有一天能够回到神州的话,你有没有想过再开一间客栈?”
“怎么?”方别回头看向颜玉:“你是真的想当我的老板了?”
颜玉看着方别的脸,面纱之下的少女脸庞露出了轻微的促狭:“怎么,你怕了?”
“怕倒是不怕,不过老板娘只能有一个的,你当了老板,萍姐当了老板娘,这事该去找什么地方说理去?”少年微妙地开了一个玩笑。
颜玉叹了口气:“是啊,确实是很严重的事情,不过无论怎么说,这些都是过于遥远的事情了。”
“至少目前,我们还是应该看着这场战争的进行与结局,然后进行我们的选择。”
“老实说。”颜玉看着前方,也看着前方的方别:“我现在还是挺希望织田信长这个男人能够完成这个使命。”
“希望没有用,还是要看自己的实力。”方别笑了笑说道。
“对了。”他看着前方。
“桶狭间到了。”
桶狭间确实已经到了。
如今正值初夏,草木茂盛,桶狭间就是一片连绵山地之中的一处绵长的峡谷,与传说中的子午谷似乎有那么一点异曲同工之妙。
当然,论长度桶狭间当然和子午谷没有什么可比的程度,但是若论地势的险要,桶狭间或许还要更胜一筹。
子午谷其实也就是道路崎岖狭窄,补给无法供给,只能够依靠自行携带走过这绵绵谷地,而桶狭间则是一个地如其名的地方。
整个山间峡谷,就好像一个长长的木桶,又或者说是一个口袋。
倘若说织田军真的能够在今川义元进入桶狭间的时候发动攻击,击其半渡,首尾不能相顾之时,差不多也就是今川义元的死期了。
因为这个时候,就算是再不通晓军事的人,也会知道,今川义元恐怕已经败局已定,因为这个时候,在兵力无法展开,并且疲惫异常的情况下,众多的军队反而成了累赘。
所谓有志者,事竟成,三千越甲可吞吴。
“今日一看,桶狭间果然不愧是桶狭间。”颜玉看着远处那个小小的山谷出口。
“我们似乎该下马了。”
骑马只是为了赶路,为了更快地抵达阵地并且做好潜伏。
毕竟桶狭间是地势狭小施展不开,但是难道说这个地形要素就只对今川义元有效,而对织田信长免疫的吗?
这个世界上没有这种道理的。
所以骑兵的存在,就是为了赶路罢了。
“今川义元好像还真的没有到。”方别简单看了看远处的山林:“不过虽然织田信长口口声声说今川义元是个蠢货,辱今几乎成了他的日常,但是毕竟对方也不是第一天领兵作战的将领,能够打掉今川义元的侦查斥候,似乎就是我们现在行动的重点了。”
“这是我们的工作了。”这个时候,在方别的身旁突然响起来了这个声音。
方别回头一看,看到了一个身形矮小的武士刚刚下马,方才开口的正是他。
“你是……”方别考虑了一下,该如何称呼眼前的这个男人,后来终于找到了答案:“木下藤吉郎?”
“正是在下。”木下藤吉郎笑着点头:“其实你也可以像主公一样叫我猴子,毕竟这样更显得亲近一点。”
这样说着,木下藤吉郎接着说道:“主公已经吩咐过了,在战斗结果分明之前,两位客人不用参加任何的战斗,所有的工作都由我们来完成,您只需要作壁上观就可以了。”
木下藤吉郎说的不卑不亢,并且带着强烈的自信。
“所以你就不害怕战败吗?”颜玉开口问道:“即将到来的可是数万大军啊。”
“害怕又有什么用呢?况且此身已经献给了织田大人,能够在此战中力战而死,也是身为武士的荣耀。”木下藤吉郎开口说道:“总之,接下来我们会在山顶上安营扎寨,潜伏下来,两位可以在周边游山玩水,或者说干脆在营寨中歇息,今川军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够抵达桶狭间,而主公的大部也还在路上,如今就好像暴风雨前的夜晚,虽然平静,但是却也让人不安。”
这个侃侃而谈的武士引起了颜玉的兴趣,但是还没有等她开口,方别便抢先说道:“那就多谢织田大人的照顾了,我们就现在周边看一下吧,如果遇到今川义元的斥候,我们也就顺手杀了,这个就不算是提前的出手,阁下您看如何?”
方别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木下藤吉郎就没有办法反对了。
况且他虽然没有亲眼见过方别的出手,但是他亲手击杀了甲贺的众多忍者,并且将织田市带回了那古野城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所以他不由道了声谢,然后行礼离开,自行带着部众开始将马匹妥善安置照顾,然后山上扎营布置,准备迎接织田信长的进军与今川义元的到来。
此时抢占了先机,就等同于迎接胜利。
“织田信长似乎很擅长发掘人才啊。”颜玉和方别走远之后,不由开口说道。
“这大概本身就是身为人主最重要的技能吧。”方别笑了笑:“不过这与我们无关,我们现在这里看看吧,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做。”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