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vvjf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冶山熊-158、孫參軍到來,寧致遠到來熱推-z7cge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韩千山作为十八世家后辈中,仅次于朱广生突破到筑基境的精英子弟,这筑基宴席着实吸引不少人来。
各个世家中,到来的都是筑基境界的高层。
韩家族长领着自家筑基境在门口,满脸笑意的相迎。
韩家老祖韩崇军因为修为稍弱,导致韩家在十八世家中没有什么话语权。
这一次韩千山可算为韩家争光,将数十年来的郁气一扫而尽。
“昌宁书院学子周文标前来贺千山公子筑基大典。”
前方一声喊,让正厅中立时议论声小了许多。
韩啸端着酒杯,差点一口酒喷出来。
这个周公子,绝对是故意的。
不过片刻,周文标大摇大摆的在侍者引领下,走入正厅。
“还真有书院学子来世家宴席?”
“此人是教习之子,其实与普通书院学子是不同的。”
各处的嘀咕声周文标根本不管,他目光扫过四周,看到韩啸在,脸上露出惊喜之色。
“韩兄,哈哈,你也在。”
周文标大步上前,向着韩啸一揖道:“你没穿儒服,我差点没认出来。”
说着,他往韩啸身边的案几前一挤,然后整理一下身上儒袍,盘膝而坐。
他声音大的很,整个正厅都听得清清楚楚。
“那就是韩啸!”
“韩十六啊,说是外派做官,这怎么会来了?”
“你不知道,是在书院呢,前些时候啊……”
……
许玉娘身边,那些贵妇自然也小声议论起来。
“那就是韩七爷家的独子?看着相貌倒是不差。”
“咯咯,就是人品不行,据说是个贪生怕死的。”
“嘭——”
林筱儿一拍条案,站起身来。
她回身看向那些议论之人,轻喝道:“谁在污蔑我家公子?”
她可是杀过不少修行者的,身上自然有一股无言煞气。
这一喝,立时将那些议论的妇人镇住。
“好了,筱儿坐下。”许玉娘忙伸手将林筱儿拉下。
这是韩家宴席,又是自家夫君操持的,否则她倒是不介意闹一闹。
林筱儿冷哼一声,跪坐下来。
那些议论之人对视一眼,又将头低下。
倒是许玉娘不远处的一位身穿淡紫色华贵衣袍的妇人,看向林筱儿,目中透出一丝异色。
“去,将韩七家的叫来。”她低声吩咐道。
她身边侍女忙躬身,去许玉娘身边,低声耳语几句。
许玉娘一惊,看向不远处的那位妇人,微微垂首,然后站起身,悄然走了过去。
——————
“周公子,你来我韩家,就不怕周教习打断你的腿?”
看着坐在身旁的周文标,韩啸好奇道。
“无妨,无妨,我已经打算好了,搬到城外书院,与他眼不见心不烦。”周文标端起酒杯,小心翼翼的抿一口,目中透着精光。
沁人不醉帝王心
“还别说,这世家宴席就是有几分成色。”
说着,他伸手又拿起一个红色的灵果,塞到口中。
他这般做派,顿时引来周边一阵哄笑。
正如书院学子不愿与世家子弟结交一样,世家子弟也是瞧不起穷学子的。
周文标这没见过世面模样,在那些世家子看来,实在上不得台面。
连着看向韩啸的眼光,也多了一丝轻视。
韩啸却知道,周文标这是故意来戏耍他的。
以周升那儒道大修身份,还会少了周文标这点吃喝?
突然无敌了 踏仙路的冰尘
何况他们从中洲来,绝对不会像他表现的这么没见识。
韩啸轻轻一笑,自顾自的端起酒杯。
这都能忍?
周文标见韩啸依然不为所动,不禁有些愕然。
“快看,那是唐家六公子!”
“吴十五!”
几声惊呼,只见唐迟与吴宁束联袂而来。
他们可算是十八世家后辈中,仅次于千山公子的人物了。
特别是近些时候,唐六据说是为家族找来可保百年不衰的财源,得到唐家老祖唐一进的赞许。
吴十五更了不得,破釜沉舟,得来巨万财富,让吴家起码再续百年辉煌。
这两位,都是十八世家后辈竞相崇拜的人物。
唐迟和吴宁束向着四周看一眼,见韩啸在,便往这边走来。
“宝公子,唐九公子和吴十五公子来了。”见唐迟和吴宁束过来,有人颤巍巍出声提醒宋玉宝。
宋玉宝站起身来,拱手道:“六哥,十五哥。”
唐迟点点头,吴宁束微微颔首。
不如兩兩相忘 L凰梧
两人看向韩啸,轻轻躬身,然后,坐到他下首处。
这般一来,似乎将宋玉宝衬托成了主角。
他有些错愕的看看周围,一时不敢坐下。
他虽然是十八世家后起之秀,但与唐六吴宁束相比,并无坐在他们上首的资格。
基友百合記 meinhund
那些同来的世家子弟此时也不敢有丝毫言语。
无限杀路 踏雪真人
正厅中依然喧闹,此处却静悄悄,没有声息。
“朱九公子!”
正厅门口处一阵喧哗,朱广生在韩家两位筑基境高层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朱广生目光扫过,也不觉挪步往韩啸这边走来。
宋玉宝此时福至心来,高声道:“九哥,快来此坐。”
说着,他将自己的位置让出,自己往下首一坐。
“好,我们兄弟刚好亲近。”
朱广生轻笑一声,不客气的往上首坐下,然后转头看向韩啸道:“这位置,其实该你坐。”
说完,他摇头一笑道:“不过我知道你不甚在意这些。”
韩啸一乐,向他举起酒杯。
两人饮一杯酒,朱广生低声道:“那兵书上有些——”
韩啸摆摆手道:“过几日会给你演练的机会。”
过几日会有演练的机会?
朱广生却不知何来这般机会。只是韩啸既然开口这么说,他便止住话头。
今日这宴席,朱广生他们这些后辈到来也就罢了,却没想到,竟是有大人物也到场。
“参军大人到——”
孙参军到来,韩家老祖韩崇军直接现身迎接。
虽然这孙参军只是从六品,但那是常驻昌宁的边军统领。
妾本倾城:厉害了,我的法医娘子 芒果布丁
十八世家子弟中,不少人都在孙参军帐下。
孙参军的出现,让这场宴席立时变的不同,那些低阶的世家子弟都坐直身形。
孙参军目光扫过时,看到韩啸,目光微不可察的一凝,然后装作不经意的转过头去。
这么一个在家族都不受重视的小子,也敢打自己妹妹的主意?
“宁宇商行宁大掌柜到——”
厅外一声高呼,整个正厅瞬间安静下来。
孙参军和韩崇军站起身来,抬头看向门外。
韩啸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这宁致远果然是来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