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l23寓意深刻小說 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 愛下-第四百一十九章 不靠顏值靠才華看書-8x7nw


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
小說推薦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
“这世上,当真有这般远见卓识的高人?”裴行俭有一些疑惑。
能够想到羊毛出在羊身上,以羊毛之法,让突厥人以后一心只想着养羊发家致富的人,实在是在世诸葛。
“本宫何以欺骗裴公,等裴公见了,便知晓。”武后也懒得解释了。
李治则是笑而不语。
裴行俭见此,头上三个大大的问号。
对于这位高人也是十分感兴趣起来,当真要是有这样的高人,那便是天佑大唐!
邪王绝宠:丑颜医妃不好惹
噬心,擒拿逃婚爹地
“臣斗胆,不知道可否见一见这等高人?”裴行俭问道。
李治看了看武后,这才点点头,说道:“哈哈哈,裴公见了,到时候不要吃惊才好!”
唯壹戰勝國
想当初,他被武后带着去白玉京,见到了那少年郎,也是惊觉天人。
就是对方的嘴,实在是让人有一些忍俊不禁。
风神之子 可淏
他倒是想要看一看,这位白玉京的少年,如何让裴行俭吃瘪了。
感觉好像很有意思。
李治和武后换了一身行头,看起来就是大富大贵之人。
不过,武后保养的非常好,看不出已经是五十对岁的女子,反倒是有些像三十多岁的少、妇。
而李治因为常年服用丹药,再加上家族遗传的疾病。
现在两鬓花白,倒是像武后的父亲。
两人在一起,完全看不出,是夫妻。
三人来到了白玉京。
见到上面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大门关着,外面站着不少围观的人。
一天只迎接一位客人。
凭此一点,就让人觉得这位少东家就是一个妙人。
“好吧,看来,我们要在此等候一会儿了。”李治稍微有一些失落。
没能赶上,也就吃不到大郎所做的人间仙味了。
裴行俭见此,心中一惊。
看来,这位少年郎在陛下和天后娘娘的心中,占据了很高的位置啊。
想一想,对方提出来的羊毛出在羊身上的法子。
还有那个高产的农物。
如此高人,的确能够享受到这般的礼遇。
当年,陛下和娘娘拜访潘师正的时候,不也是如此吗?
稍微等了一会儿。
就见到一个身穿布衣的男子,带着巨大的满足,似是有一些回味无穷一样,开了门。
离开白玉京的时候,转身又深深施了一礼。
这才被人群哄围。
“大郎,好久不见。”
武后上前对准备关门的江枫打了个招呼。
江枫见到是武后,便笑着回道:“原来是武娘子,请进。”
裴行俭见到对方那容颜。
顿时被惊讶到了。
这世间,竟然有这般盛世容颜!
李治看到裴行俭的神色,微微一笑,出口提醒道:“裴相公,再不进,可要关门了啊。”
裴行俭回过神来,正要施礼,言自己的失礼。
却被李治的眼神给制止了。
这才想起来。
来白玉京之前,可是被叮嘱过,不能泄露了身份的。
“大郎,今儿我给你带来一人,你的羊毛之法已经直达圣听,这位裴舍人,可是有大功。”武后嘴角带着微笑、温和地对江枫说道。
裴行俭上前抱拳道:“在下裴守约,乃是通事舍人,听闻江大郎羊毛之法定突厥,惊觉天人。如今有幸一见,以大郎这般容貌,当真是谪仙在世。”
江枫也还礼道:“过奖,过奖,我从不靠自己的容颜吃饭,全凭才华。
唉,有些人生寂寞如雪呀!”
裴行俭嘴角一抽,你长得好看,就了不起呀?!
武后捂着嘴微微一笑。
李治则是直接就笑出来了,“哈哈哈,好一个不靠容颜靠才华!
大郎之才,让我等大开眼界。”
江枫耸耸肩,说道:“没办法,人们总是会在第一时间被我的美貌所震惊,之后才是我的才华。
其实,我的才华比我的美貌还要让人震惊,算是集美貌与才华于聪明和才智于一身。”
裴行俭就就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但是见到武后捂着嘴在偷笑,李治那拍着大腿,放浪形骸的笑,就明白。
这可能就是这位高人的脾气。
“那以大郎之才,完全可以进入朝堂为官,以才华报效大唐、报效陛下,才不会让你这般大才之人明珠暗沉。”裴行俭试探地问道。
庶女生存寶典
武后却不想现在就让江枫入朝为官。
而李治更加不想。
他可是要留着有大用。
葬 寒風拂劍
不过,这样的问题,他们早就问过了,对方是完全就没有这个心思。
“入朝为官?敢问裴公你现在年岁如何?以你这般的年龄的相公,现在也不过是通事舍人。
我这,要出身没有出身,要家世没有家世,孑然一身来此大唐长安。
依靠武娘子置办了白玉京,已经算是不错了。
一个有关暗恋的故事
真要是进入朝堂,以我这口才,我担心到时候连棺材本都没了。”
裴行俭好奇,不知道为何对方会这般说。
而李治和武后也有一些好奇,大郎这又要说出什么贻笑大方的话来。
马上就能够见到裴行俭被损,怎的这心中竟然还有一些隐隐的期待呢?
“何出此言?”裴行俭见到李治和武后的神色,只好开口问道。
“当然是因为,他们很有可能被我给气死呗,到时候,其家人肯定要我赔偿。”
江枫理所当然地回道。
裴行俭目瞪口呆,心下一想,的确有些道理。
对方这般口才,说不得到时候真的会气死那些大臣,他现在都被说的一愣一愣的。
“大郎说笑了,朝堂诸公可不会这般小气。”裴行俭平复了心情,稍微摸到了一些和此人交流的技巧了。
江枫摇摇头,回道:“我还小,去了之后,也不是三公九卿,要被人管着,还有可能被欺负,我自由自在习惯了。
再说了,这以后,不是有李公和武娘子,还有你嘛,我也可以给你们提建言。
你们到时候向上禀报就是了。”
裴行俭也觉得对方年龄小了些,看起来也不过是十五六岁,还未曾及冠。
“如此,也罢。”
武后这时,才对江枫说道:“此次前来,也是为了上次的羊毛之事,裴相公还有一些疑惑,想要请你解惑了。”
江枫回道:“早就知道你们回来,都已经准备好了。”
说完,起身去拿了一本书,上面写着:薅羊毛大法。
“呐,都在这,裴相公直接拿回去看就行了。”江枫直接把书放在了裴行俭面前。
“好字!”
裴行俭见到书封面上的五个字,便称赞道。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