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靈契之主 起點-第八百零三章 符陣破碎成粒(下)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粗大的手指上满是厚茧,当其捏在一起时,四周魔气当即内缩,令清寻子和汪远柯对视时满是茫然,这是什么情况?他们不敢放松警惕,觉得有危险,莫非是院长大人显灵,在悄无声息中将雀旦收走?
虽说汪远柯已下定决心只靠自己,但当前这种情形,如果他能来,自然是好。虽说他没见到过院长大人战斗,但觉得只要他出手,雀旦必定会败。
满满的期待中,一股魔气朝四面八方冲去。这股力量下,他们先前的进攻都只是小儿科,被其一瞬覆盖,不留半点存在,以此宣告无用。
空中的轰然爆炸令人震惊,瞬间蔓延开去。顿时,早就不能再碎的空间再度崩裂,清寻子的符阵和汪远柯的剑气也于一瞬破灭,不再将其束缚。魔气所成的气浪令清寻子和汪远柯身形爆退,心怵之余满是震惊。
这便是雀旦现在的力量?
清寻子和汪远柯老脸极寒,没有胜算的想法再度坚定,可还是躲在符阵后,和众人待在一起。之前元气的输入令万人再度落下漆黑之海,而海中,因为空中冲去的气浪陷下一个极大的坑。
海水被下压,低空三万余人挤在一起,在满是亡灵气息的魔气气浪中面露惊骇。他们不知当前该怎么办,清寻子也不知道,可将元气输进符阵中时,其余人继续如此,不断释放出自身的力量。
原先的大陆已崩溃,和他们坚信会必胜的心理一样,但没想到会输的这么干脆利落,甚至是毫无疑问的碾压局面。但真正恐怖的,远不止如此,因为雀旦现在才开始真正释放出自己的力量,之前只是小试牛刀。
高空中,雀旦朝这边走来,面容冰冷,话语更是冻结天地,令人如闻冰窟地狱之息。而随他脚步而动的魔气掀起无比剧烈的风,鬼哭狼嚎回响在他们耳边,还有他的话,更是响于各处。
“我也曾相信正道,相信只有通过自身的努力才能改变命运。我在位时,常与语尚言比,她禁止魔道,我也号召兽族不能如此。为的,就是证明兽族不比后来居上的人族差。她与我争地盘也好,圈养我兽族生物也罢,我都敬她。一个女人能走到那等位置,的确不容易,甚至威胁到当时兽族的统治,堪称奇迹。可她,却率先入了魔!”
语气中的杀意令乾坤犹如鬼狱,魔气便是鬼魂,在其中不断穿梭,高声哭泣,也叫嚣着要撕破生者的身躯。这等下,一股魔气冲击偌大符阵,令其上奇异的花朵当即碎裂,符阵更是偏倒,似要压在众人身上。
“起——”
清寻子下令,干瘦的双臂一同发力,试图将其顶起,可力量有些不够。但众人齐心,令其腾出手结印,才得以令符阵回归原位。雀旦见之,慢慢走来的身形并未停下,继续道:
“她夺走我弟弟的性命和身体,即便已过三万年,你们同为人,都要付出代价!”
“这般残忍,也换不回雀泷!”
最强妖神 江月
“残忍?”
雀旦狂笑不止,似听到十分好笑的笑话。挥手间,一股魔气又碎符阵上的花朵,令众人元气被打散。当即,三万人皆受重伤,气息一瞬萎靡。这下,符阵破碎的程度已不能修补,他们于其后面露惊恐,似已见到雀旦那个魔头的脸。
“我就算杀光你人族,也不及你们残忍!三万年来,为了签署那个贱人留下的灵契,你们杀了多少荒兽?难道比我杀的人少?”
清寻子无语凝噎,这句话他着实无法反驳,因为阐述的是事实。可迫害苍生,本就是一种错!与历史的发展背道而驰,更是一种错,只是一些人固执的觉得自己能改变一切,可连将自己改变,在他人眼里都成了怪物。
“语尚言和你有仇,你大可直接去找……”
“这就是你们,狡猾的人类,想必起始大帝就是这样被你们骗了吧?那我告诉你们,他去找语尚言,是因为海兽一族被封印,且三万年没有人类继续迫害海兽,否则会和我一样,恨不得将所有人类都杀光!”
雀旦手掌一抓,魔气当即聚集,似成一颗缩小的太阳。但扔出的过程中,动作停滞了一下。时间并未禁止,可他感觉到另一股波动,强到可控制自己的身体。但他并未在意,只是咬着牙,抬头望一眼天,便将手中魔气扔向人族修行者施展出的符阵。
“轰——”
清寻子还准备辩解,但一道轰然声,已令三万人心里一颤。而后只见,符阵化作粒粒元气,似一场元气所成的小冰雹,不断洒在他们身边,并向大海而去。波涛汹涌的大海被映成多彩之色,可其中海浪不断,扬起又落下,无情拍打着一切。
永久的黑暗送走短暂的明亮,而后,众人都见着一道人影从黑暗中走来。那道三米多高的身影吓到很多人,有的甚至愣在原地,顾不得擦去嘴角的血。
“符阵已破,这下没办法了吧?”
雀旦向前,每一步迈出,都令众人匆忙后退。他们当前没有与之对抗的实力,就算给予重任的符阵都已破碎,还能怎么办?谁也不知当前该如何逆转这等窘迫的局势,只有不断后撤。
比起后退的速度,雀旦脚步上前的频率要慢很多。但他乐在其中,想用仅剩的时间令自己得到身心上的满足。他的心太过孤寂,也有太多私仇,现在得一一去报,并不着急。
“好好想想,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对付我。”
雀旦对自己太有信心,这句话说出后,更是含着笑意盯向眼前众人。他们于黑暗中疯狂后退,可脚下永远都是汹涌的海,迟迟没有见到陆地,被破碎符阵照亮的海面也逐渐消失在视野中,直至归于黑暗。
所有人的大脑都一片空白,没了半点希望。可越是到这种时候,他们反而没那么担心,因为知道死亡是唯一的可能,不会有其他任何侥幸。这样的认识算很到位,可众人不知在等什么,似等一股力量将自己毁灭,也或许是在等阿烛冲出,将雀旦打败。
清寻子之前那句神秘的话,他们现在都不知是什么意思,看向人群中的她时,也只是在阿烛的保护下后退,没有半点作为。
注意到大家目光的阿烛心乱如麻,她也想去将雀旦打个落花流水,可她根本没有那种能力。他看着不远处的雀旦,只是双腿发颤,和众人一样畏惧,并非有多厉害。可她的确抵挡住了雀旦的威严压势,似他不过如此,只是自己没有发觉。
夏萧现在也说不出话,唯一能做的事,只是将那只脆弱无力的手臂挡在阿烛面前。
就算死,夏萧也会死在阿烛前!
后撤途中,夏萧看一眼阿烛,觉得太对不起她。这么久以来,他辜负了阿烛,他原本以为自己会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可此时站在人群中泯然众人矣,没有半点特殊。
在极端的实力差距前,完整五行算什么东西?他现在甚至感知不到元气,四周一切已被魔气覆盖,不留半点给他们。大荒似乎已成魔道的世界,朝代的更替也已完成。可在他们手足无措,准备放手一搏,完成惨烈的牺牲时,雀旦道:
凡尘世间
“我为你们想到一个办法,你们可以试试。”
清寻子第一时间察觉到不妙,雀旦能有什么好心思?就算有,也不会为自己着想。可雀旦这次,的确站在他们的立场思考问题,只是这个所谓的办法很是疯狂,令人觉得不可思议,也不知是否能成功。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