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穿越八年纔出道討論-106.震驚世人的作品!我打到你認輸!(求訂閱!)閲讀


穿越八年纔出道
小說推薦穿越八年纔出道穿越八年才出道
王谦看到了唐河鹏对自己的回复,脸上的笑容就没消失过。
他知道,对方还在死撑!
秦秦雪荣忍不住皱眉道:“这个唐教授,有点不要脸了!就比他的好一点点?他也好意思说。他的两首诗,给你的作品提鞋都不配好嘛!还说什么,有瑕疵?瑕不掩瑜?装的很像!”
王谦淡淡地说道:“人老了,还是老学究,肯定爱面子。”
秦雪荣点头赞同:“就是!死要面子,但是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王谦摇头:“不!其实懂的人,不多。大多数人,还是相信权威的。虽然我的歌迷粉丝更多,但是在文学领域,他的权威比我更强。所以,可能他的话还能忽悠到一些人。你看他微博下面的评论,就能看出来,有些人真的信了他的话。”
这就是网络上一些大V很容易就能带起一波节奏的原因。
因为,很多人真的不懂,也容易从众和相信权威。
虽然!
专家这个名词早就不是褒义词了,但是很多人依旧本能的去相信一些所谓的专家所说的话。
毕竟!
很多时候,你没有更多的选择。
唐河鹏的微博下面,很多人对他的发言进行了点赞。
虽然,相比起王谦的歌迷粉丝数量来说,不值一提。
但是,依旧存在!
并且,他们维护着唐河鹏的权威。
诸如此类的发言不少。
“唐教授真是学问深厚,德才兼备,对王谦也很爱护,指点其不足之处,大赞。”
“唐教授德高望重,作品还如此优秀,还很平易近人,竟然被埋没了,可惜。”
……
虽然,这样的评论淹没在王谦的歌迷粉丝的发言当中。
但是,依旧醒目!
秦雪荣以无奈地语气说道:“这样的人,永远都存在,没办法的!”
王谦笑了一下,轻声说道:“那我就打的他们不存在。”
秦雪荣问道:“你要怎么做?”
王谦直接继续操作电脑,一行行文字发送了出去。
……
白桦想扶着唐河鹏教授出去散散步,别再和王谦斗气了。
唐河鹏也想暂时离开网络这个是非之地!
但是!
唐河鹏看到王谦的发言之后,就不走了。
他如此爱惜面子,可不想在王谦发布了作品之后,一言不发的就走了。
那在其他人看来,不代表着自己认输了?
谁怂了,那就是输了。
所以!
他再次坐稳了身体,点开王谦的消息看了起来。
一行行文字展现出来!
唐河鹏和白桦都认真地看了起来。
一棵开花的树。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的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
嘶……
读完。
白桦忍不住深呼吸一口气息,如此才能然自己躁动的心平静下来,心中的那股无法压制的悲伤几乎就要溢出来!
最后一句读完!
有一股想哭的冲动。
那是似乎伤心到了骨子里!
朋友啊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白桦以前上学的时候喜欢刘胜男,对刘胜男表白过,当然被拒绝了。
此刻,这件伤心事被勾引了出来。
越想,白桦越伤心,忍不住滴落了两滴眼泪。
“教授……”
白桦艰难地开口想劝劝唐河鹏。
但是,他看到唐河鹏双手颤抖地在键盘上打字:“这首诗,也是一首好作品。只是,还是有些微的瑕疵,这世上没有完美的作品,你还有进步的空间……”
白桦无奈地叹了口气,擦了擦眼角。
他知道,唐河鹏还是不认输!
将固执和死要面子,体现的淋漓尽致!
……
刘胜男也坐在床上一边看书,一边看看电脑上的情况。
看到王谦又是一首如此优美悲伤的现代诗发出来,看完就体会到了那浓烈的悲伤之意!
刘胜男坐不住了,放下书本,在电脑上打字说道:“好诗!好诗!真的是好诗,我差点看哭了。王教授在文学上的才华,是我见过的年轻一代最好的之一,希望下次见面,能当面请教一番。”
发送!
刘胜男从不在乎自己的面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自己开心最重要。
不过。
当她看到唐河鹏再次回复了王谦的消息,就苦笑了一下,拿出手机想打给白桦,但是又停住了。
她知道,以记忆中唐河鹏的性格是不可能当众认输的!
然而!
让她意外的是。
王谦的微博上再次出现动静了,很快回复了唐河鹏。
“哦?还有瑕疵呀!那我还要进步。”
“唐教授,指点一下这首作品!”
又发作品?
这个王谦是文曲星下凡吗?
刘胜男都快接受不了了,这家伙一首首好诗丢出来,考虑过其他凡人,以及我这个天才的心情吗?
直接端着电脑来到外面院子里的躺椅上坐了下来,泡了一杯茶,仔细读了出来。
断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光是读了一遍,刘胜男就感觉仿佛领悟了许多人生哲理!
但是,仔细一想。
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这就是朦胧诗的味道呀……
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摸不着,却又模模糊糊的能看到什么高大上的东西。
这首诗,越读越有味道,越想越深刻,仿佛蕴含着一切道理哲理。
刘胜男马上又打字说道:“好诗!”
说完,她有些期待,期待王谦是不是还会继续发出这么好的作品来?
她知道,王谦为何会这样做!
因为!
我的疯狂动植物们 南黎川
她觉得自己也懂王谦。
一切,都是因为唐教授的固执不认输。
她认为,王谦是想用作品打的唐教授认输。
这是文学领域内的以力服人!
有瑕疵?
什么瑕疵?
哪里的瑕疵?
我用一首首好作品打的你不敢说瑕疵!
刘胜男忍不住笑了起来,在脑海里幻想了一下王谦的样子。
“这是一个不吃亏的家伙。”
刘胜男低声嘀咕了一句。
想到自己一开始还以为王谦服软了,就忍不住脸红!
果然如蓝莲花唱的一样!
一往无前!
追求自我!
极其骄傲。
不弱于人。
……
唐河鹏脸上的皱纹都有些颤抖了。
这首断章。
他太喜欢了。
这种寓意深远的朦胧诗,是老一辈文人最喜欢的作品。
可是!
他还是不能认输。
白桦也是呼吸急促,这首短短的朦胧诗,意境真的是太深远了,仔细一想,其中仿佛蕴含着世间一切哲理一般!
这家伙!
真的是大才呀!
真的是表演系毕业的?
北影的表演系能教这些吗?
你真的是除了表演,其他的都样样牛逼?
唐河鹏呼呼呼的急促地呼吸着。
他的双手依旧颤抖,还是缓缓地打字说道:“很不错的一首作品,瑕疵已经很少了,算得上是一首佳作,你的进步很明显……”
依旧以老师说教的语气!
依旧稍微贬低了一下王谦的作品,抬高了一下自己的地位。
发送了出去。
唐河鹏的额头都渗透出了一层汗珠。
他不敢去看评论区的发言。
甚至。
他不敢和白桦说话。
因为,他知道只要是文学专业的人,不可能鉴赏不出王谦这几首作品的好坏,肯定都能看出王谦的这些作品,都是一首首难得的佳作。
他怕看到白桦鄙视自己的眼神。
他怕看到知道真相的人!
叮!
回复又来了!
如果是平时唐河鹏在网络上和文学爱好者互动的时候,听到这样的声音肯定很开心。
因为,一般别人看到他浙大教授的身份,都会毕恭毕敬的请教。
所以,他很享受在这里的尊敬和对别人的说教!
但是,现在他却是不太敢去看最新的回复信息了。
因为,他知道,肯定又是王谦发来的。
要是!
他又发来一首佳作!
我该怎么办?
快装不下去了呀!
唐河鹏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白桦急忙端了一杯水过来:“教授,您喝点水,放松点。其实,您也看出来了,王教授在诗歌方面的才华,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您输给他,也不是丢人的事情。大家这么多眼睛都看着呢,都知道王教授这么厉害,知道他的作品这么好,不会觉得您输给他会辱没了您的身份。”
想了想,白桦低声安慰道:“而且,王教授发表了古诗,现代诗,但是没有发表词作品。这有可能是他不会的呢?您可以从这方面入手,挽回一些颜面,然后马上和王教授交流言和,也不失为一段佳话……”
又是一段佳话……
唐河鹏眼睛一亮。
对呀!
古词!
还没发呢!
他马上放下茶杯,也不和白桦说话,拿起自己的灵感笔记本就翻找起来,看看自己记录下来的古词作品,发出来挽回一些颜面,到时候就可以顺势认输,也不是不行。
白桦看到唐河鹏如此急切,知道唐教授是真的着急了。
不过,他看了电脑屏幕一眼,看到王谦回复过来的消息,一下子愣住了!
“教授!”
白桦的眼睛没有离开屏幕,舍不得离开,低声叫了一声。
唐河鹏已经翻找到自己记忆中最喜欢的一首古词作品,是自己几年前的灵感,当即兴奋地看了起来。
盛世 茶 香
但是,当他抬头看向电脑屏幕的时候,顿时身体僵住了,紧握着灵感笔记本的手也松开了!
啪!
笔记本掉落在地上。
唐河鹏没有任何心疼,眼神也舍不得离开电脑屏幕,声音颤抖地低声念了出来。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嘶!
白桦再次倒吸一口凉气,将办公室内的凉气都快吸光了,双眼盯着电脑屏幕,满是不可置信。
唐河鹏的双手都颤抖起来,两行眼泪已经从脸颊上滴落下来。
这首词,他代入了!
他感觉这首词就是写的自己。
因为,他的老婆前几年去世不久,夫妻两感情很好,所以他经常想念老婆,甚至做梦梦到老婆的画面。
虽然没有十年生死两茫茫,但是也差不多了。
呜呜呜……
唐河鹏忍不住哭出了声,想到自己的老伴这么早就走了,留下自己孤独一个人,再想到这首词,悲伤压抑不住。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看到这一句,唐河鹏就悲伤的浑身颤抖!
这画面,他真的梦到过,梦到老婆年轻的时候,正坐在卧室化妆镜前梳妆打扮,那是两人刚结婚的时候!
那是几十年前了……
呜呜呜……
唐河鹏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白桦被哭声惊醒了,一下子瞪大眼睛惊吓地看向唐河鹏。
不知道唐教授为什么哭了?
天狐修妻记
难道是被打击的哭了?
在自己最自信最擅长的领域,被对方打击的体无完肤,所以承受不住?
有可能!
白桦急忙安慰起来:“教授,您别伤心。王谦的文学才华,真的太强了。我们输给他不丢人,您看看让您输的几首作品,可都是难得的佳作,假以时日,可能都会成为流传千古的经典。您输给这样的作品,也侧面证明了您的实力和地位不是?以后,大家看到王谦的这些作品的时候,不是也会想起您嘛?”
呜呜呜……
唐河鹏却是哭的更加伤心了。
想到自己爱人走了,自己被欺负了,失败了,也没人述说……
现在的年轻人,太欺负人了!
有才华就这么横吗?
穷追猛打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老头子,讲不讲武德?
……
此刻!
整个网络上都是一片震荡。
哪怕,几大娱乐集团很有默契地软封杀了王谦的外部流量,不让那些自媒体营销号给王谦带节奏增加流量。
但是!
王谦这几首作品接连组合拳的出击,让所有看热闹的人都沸腾了起来,口口相传之下,瞬间在整个微博上掀起了一片爆炸的节奏。
纯粹靠着粉丝和路人的口碑,迅速登上了热点前几,讨论人数达到数百万!
阿伊 楚甜甜
这几乎没有圈内明星艺人做到过。
因为,你不买流量,别人会买。
你想靠纯粹的话题以及自己的粉丝去带热度,怎么能赢过别人有大量自带粉丝的媒体账号一起帮忙带节奏?
所以。
这一波!
王谦的热度来的很诡异,也很突如其然!
实在是。
大家看到这一首首上佳的作品,太激动了。
哪怕是普通人。
读着这一首首作品,都被震撼的不轻。
“教授,您快收了神通吧,我都要膜拜了,您这一首首作品拿出来,我已经忍不住哭了。”
“我忍住了错误,忍住了花开的树!但是,还是没忍住这首江城子,太他吗的催泪了,我老婆问我哭什么,我转身就一顿暴打。”
“十年生死两茫茫,第一句就直接让我灵魂颤抖,一股孤寂到极致的悲伤莫名滋生!教授,您就是我的神。”
“王教授,我第一次如此真心实意的称赞一个人,没啥文化,简单一句:教授,您太牛逼了!”
“没有王教授的文采和文化,只能一句说:卧槽,教授牛逼!”
“那位浙大的唐教授怎么不说话了?是被打击的自闭了?”
“我要是唐教授,肯定装死不冒头了,这差距大的我这个没啥文学素养的路人都看不下去了。说唐教授是学生,王教授是文学教授我都信。”
“我知道唐教授要说什么,他会说:很不错,还是有点瑕疵!瑕疵你妹呀,你倒是说瑕疵在哪儿呀?”
“我已经把这首江城子写下来了,真的是难得的佳作。尤其是在现代社会,现代诗佳作不罕见,每年都会出一两首,但是这样上佳的古词作品,真的是罕见,十年也不一定能有一首好作品!”
“呜呜呜,北影的人这么牛逼吗?爱了爱了,我决定了,我要考北影表演系!我要学习唱歌,学习写歌,学习钢琴,学习写诗!”
……
很多明星艺人都纷纷来蹭热度,跟王谦互动起来。
尤其是刘继峰,似乎因为电影即将下档,最近闲了下来,所以在微博上不断的和王谦互动,王谦每发一首作品,都会马上转发点赞,并且发言称赞。
而这首江城子,刘继峰发了一排跪拜的表情,很夸张地说道:“师兄,师兄,我叫您老师可以吗?我也想和您学习文学创作,您真的是太厉害了,我第一次这么佩服一个人,为什么同样是北影表演系毕业的,我一句都写不出来?”
苏菲儿一排排的惊恐:“王教授,以前我对您有点不尊重,现在看来我当时是年少不懂事,还请您不要记仇呀。从此,王教授就是我的偶像了。”
其他许多小明星艺人,以及如苏菲儿一样的网红也都纷纷发来各种赞叹的信息。
……
卿本妖娆之枭妃无敌
李青瑶此刻也是神色有些激动,雪白细长的手指在平板电脑上打字,对王谦说道:“才华惊人,希望下次见面,能得到一副你的墨宝!”
杨钰坐在旁边也是满脸的惊叹:“这家伙,竟然藏着这么厉害的文学才华。瑶瑶,你说,他这些年为什么默默无闻的甘心平凡?太能藏了吧。我不相信他是突然开窍了,那不存在。这些作品,没有多年的积累,是不可能写出来的。可能是他这些年的存货。”
李青瑶声音稍微有些颤抖地说道:“不知道,可能是,我让他失望了,可能是,他不想太耀眼。”
杨钰沉默下来。
她不想去评价王谦和李青瑶之间的事情。
她以前没资格。
现在,更没有资格!
……
刘胜男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端着电脑再次念了一遍。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念了几遍。
觉得不过瘾。
刘胜男不停的念着。
楼上在洗菜做吃的老妈低头看了自己丫头一眼,忍不住要吐,这丫头又发疯了,不知道这样怎么嫁的出去!
刘胜男压低了声音念了十几遍才停下来,双眼之中都忍不住酝酿了一丝眼泪!
她怕老妈听到自己念的东西,那老妈肯定会哭的稀里哗啦的!
这首诗。
真的太伤感了。
每一句,每一个字,都透露着悲伤和思念!
那是对亡妻日思夜想的思念!
刘胜男马上噼里啪啦地在电脑上打字对王谦说道:“这首词,我可以说是,我二十年来,所见过的近现代最佳之作!对仗,用词,情绪表达,押韵等等,我找不出一丝丝的瑕疵缺陷。王教授,您真的是学表演的歌手吗?”
她刚刚把自己的话发出去,让她更加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唐河鹏的微博上发出来了一行文字。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