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羅之青玉流
小說推薦鬥羅之青玉流
已经消耗大半的灵魂力也在潺潺的琴音中缓慢恢复,两个小时后萧炎和药老都感觉自己的灵魂力都恢复八九成。
“叮……。”
耳边空灵、悦耳的琴音骤然停下,最后一个音符拖长了五秒后才彻底消失。
“竟然是你,慕骨……。”
药老在刘子轩停止弹奏琴曲时,也释放出灵魂力感知了一下四周,作为曾经的斗尊强者纵然药老只剩下了灵魂。
但他灵魂力的探查范围不会比现在的刘子轩小,自然也发现了五公里外的那团充满阴森、凶戾的气息。
只是药老在探查到这个魂殿斗者的气息后,有些惊恐的说说出了来人的身份。
药老心神被这个叫慕骨的魂殿斗者扰乱,蕴养在药鼎中的蕴神丹药材顿时被异火焚毁了大半。
“药尘,韩枫没有骗本尊……你果然还活着。”
天空中悠悠荡荡的传来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伴随着道声音而来的是一股刘子轩从未在斗气大陆上感受过的强大气势压迫。
在河谷中修炼的彩鳞、云韵、紫妍和水媚儿都被这股突如其来的气势吓得一个激灵,纷纷催动身法跳出河谷。
刘子轩眼中的瞳孔微微一缩,站起身来的同时右脚奋力一跺地面弹射到了千米高空。
“魂殿的斗尊强者,没想到还是让你们找到了我的踪迹……。”
慕骨老人的实力应该在三星斗尊的程度,不可以悄无声息的接近刘子轩所在的位置。
但是在他听到青玉流琴的琴音后因为激动使得他气息外泄被刘子轩和药老察觉到,对于魂殿这个势力刘子轩充满了敌意。
毕竟这是第一个招惹自己,并且险些让自己阴沟翻船的势力。
“那就是那个在加玛帝国逃脱的天音使者吧,果然你的琴音对灵魂的洗涤大有裨益……哈哈哈,苍天有眼啊……在找到药尘的同时还让我找到了天音使者。”
说话间慕骨老人的以接近刘子轩等人的营地一千多米,刘子轩可不会再让慕骨老人靠近。
右手虚握召唤出清水神刀,同时全力催动自己最新领悟的震之意积蓄刀力。
“碎岳飞斩·震飞蝗斩……。”
刘子轩气沉丹田积蓄了两次刀力就达到了碎岳飞斩级别的刀力,在积蓄刀力的同时刘子轩用震之意将刀力压缩成了飞蝗石,随后对着慕骨老人挥斩而出。
一团亮蓝色的刀气被压缩到了面盆大小,在空中急速飞斩的过程中呈现出了椭圆形。
“咻……。”
碎岳飞斩级刀力压缩而出的震飞蝗斩划过空气,从空中传来了一道尖锐、刺耳的破空声。
慕骨老人见状只是轻笑一声,随手一握他面前的空间骤然皱褶起来阻挡住了震飞蝗斩的轰击。
“轰……咔嚓。”
只是慕骨老人制造的空间褶皱在挡在了震飞蝗斩后,震飞蝗斩中携带的震荡力裹挟这刀力爆发而出。
巨大的力量瞬间震裂了慕骨老人面前的空间褶皱,慕骨老人面前的空间被震得布满了犹如蛛丝一般的空间裂缝。
随后空间裂缝在天地规则的作用下合拢,巨大的刀力和震动力就轰击在了慕骨老人身上。
好在慕骨老人的实力足够强横,对空间规则的领悟与操控远在彩鳞只是。
在空间褶皱被震飞蝗斩轰得裂开时他又在自己身前布置下了一道空间护盾,虽然空间护盾阻挡住了刀力。
但裹挟在刀力中的震荡力却是透过空间护盾传道进入了他的身体,顿时慕骨老人感觉自己的气血不受控制的往头上涌去。
“噗嗤……。”
慕骨老人的脸颊上刚刚浮现出惊骇,张口就喷出了一大口鲜血,鲜血在震荡力的作用下变成了一批血雾。
刘子轩凭借天音领域发现慕骨老人接下了自己碎岳飞斩级的刀力攻击,嘴角微微上扬眼中战意飙升。
对刘子轩来说是终于找到了一个需要自己全力出手的敌人了,心念一动荒古战袍出现在了身上。
同时也放开了对清水神刀的气势压制,一道水蓝色的光束从刘子轩身上升起直冲云霄。
“再接我一刀,碎岳飞斩·震·破魂三斩……。”
刘子轩的身影只是在原地轻微移动就积攒够了碎岳飞斩级的刀力,在挥斩出清水神刀的同时使用震之意将刀力压缩成了破魂刀的形状。
清水神刀急速挥斩了三次,没挥动一次就从清水神刀的刀刃前端挥斩出一道尺余长的水蓝色飞刀。
“咻咻咻……。”
三道水蓝色的飞刀挥斩过天空传来三道刺耳的破空声,两前一会后直奔站立在虚空中的慕骨老人斩去。
慕骨老人刚刚压制下体内翻滚的气血,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刘子轩的攻击竟然又快到近前了。
“哼……不知死活的东西,一再挑衅本尊真当本尊不会杀你吗。”
慕骨老人一声怒叱,将自己的斗气催动到极致一边操控空间之力形成护盾,一边准备使用灵魂冲击制服刘子轩。
在最前面的两道破魂斩被慕骨老人护盾阻挡时,慕骨老人也向刘子轩释放出灵魂冲击。
刘子轩只感觉自己的脑袋被人狠狠的锤了一下,眼前顿时一片雪白从空中栽落下来。
就在慕骨老人暗中得意之际刘子轩挥斩出的第三道破魂斩诡异的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绕过了慕骨老人身前和两侧的空间护盾直斩向了他的后脑勺。
慕骨老人那会想到破魂斩的攻击轨迹会忽然改变,他只是凭借着多年的战斗经验下意识的在身后制造了空间褶皱。
“轰……轰……轰隆……。”
三道破魂斩中蕴含的刀力在同一时间爆发,庞大的刀力、震动力在极小的空间中呼吸碰撞、撕扯。
最后硬生生的将慕骨老人周身十余米的空间震碎,慕骨老人也惨叫着被空间乱流卷走。
另外一边彩鳞和云韵见刘子轩身上的骇人气势骤然消散,她们都还没有从斗尊的气势压迫中回过神来。
见刘子轩一头从空中栽落下来都以为刘子轩被慕骨老人怎么了,自己的心脏被人狠狠的捏了一把。
“子轩……。”
“子轩……。”
惊呼一声后二女急忙催动身法快速奔向刘子轩坠落的位置,直到这个时候刘子轩和慕骨老人交手后形成的余波才从扩散过来。
凛冽的劲风迎面刮来让云韵和彩鳞的身体微微一顿,药老急忙用灵魂力在他、萧炎和药鼎前面张开一面护盾。
他们身边无人看顾的帐篷直接被这劲风吹丧假,被绳索挂在岩石上吹得猎猎作响。
从空中一头栽下的刘子轩在快要坠落到地面上时终于恢复了意识,刚才感觉自己受到灵魂冲击的时候刘子轩就暗道夭寿。
只是恢复过意识后才发现自己的识海并没有疼到自己无法忍受的程度,刘子轩不知道是自己的识海伤势恢复了一些还是魂骨套装的缘故。
“轰隆……。”
最后刘子轩从千米高空坠落而下砸到了地上,身体已经被淬炼到了六重震意体,所以完全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一点点的疼痛。
刘子轩平躺在一个直径足有二十米、深五米的大坑中,心念一动收回了身上的荒古战袍。
在头部魂骨即将收回灵骨的时候,刘子轩感觉自己的识海传来一阵犹如钢针刺扎般的疼痛。
刘子轩急忙停止了头部魂骨的收回,保留了头部魂骨后识海中的疼痛骤然消散。
现在看来自己经受慕骨老人的灵魂冲击识海的旧伤没有复发,这一切都是头部魂骨的功劳。
想到这里刘子轩连哭的心都有了,自从三百多年前和武魂殿的罗刹神比比东、天使神千仞雪交战的时候召唤过魂骨套装外。
最近一次也是来到斗气大陆上盘点自己能动用那些手段时召唤过一次,随后就彻底将魂骨套装的事情忘记在了脑后。
如果第一次遭遇魂殿围剿的时候召唤出了魂骨套装自己肯定不会被人打那么惨,就在刘子轩愤愤不平的时候彩鳞和云韵一前一后冲进了自己砸出的大坑中。
彩鳞和云韵在看见刘子轩灵动的眼神后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她们还是急忙上前将刘子轩从地是搀扶起来。
云韵无比迫切的询问起来:“没事吧子轩,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
刘子轩握了握自己的手发现连动一动手指头的力气也没有,通过天音领域传音道:“我没事,就是有些脱力……等过一段时间就会恢复的。”
彩鳞听完刘子轩的话急忙握住了刘子轩的右手腕,随后惊呼道:“气血……你的气血都干涸了还说没事。”
刘子轩从炼力专修炼体的事情从没有在云韵、彩鳞她们面前提及,以前刘子轩让彩鳞感受过自己的气血。
现在龙劲气血录修炼出来的气血都用到了刀力淬体上,彩鳞感知不到刘子轩体内的气血自然是以为刘子轩身受重伤了。
“我气血干涸是因为修炼了其他炼体功法的缘故,我真没事……倒是慕骨老贼怎么样了,我感知不到他的气息。”
在刘子轩解释的过程中,彩鳞已经探出自己的灵识在刘子轩体内来来回回的游走了好几遍。
发现除了没有气血外其他一切正常,而且看刘子轩的脸色也不像是受了伤的。
彩鳞半信半疑的道:“你真没事,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其他的炼体功法……。”
刘子轩感觉自己现在特别困,如果不是担心慕骨老人真想现在就饱饱的睡一觉。
虽然头部魂骨能镇压住识海中的旧伤,但是精力受损却是无法弥补,所以刘子轩才感觉自己提不起一点力气。
云韵将刘子轩拥入自己怀中道:“我只看见那个坏老头被破碎的空间吞噬了,我想应该被空间风暴搅成碎片了吧。”
刘子轩听完云韵的话以后微微松了一口气,将脸埋进云韵胸前的宏伟中放松紧绷的神经,随即睡意上涌马上就进入了沉睡。
在刘子轩的沉睡之前感知到了紫妍和水媚儿也来到了自己身边,她们焦急的呼喊着自己,但是自己没有任何精力回应她们。
刘子轩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昏昏沉沉中听到身边有几个熟悉的声音在低语什么。
直到某一刻意识骤然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熟悉的帐篷。
坐起身时身体内传来一连串犹如炒豆子般的“噼啪”声,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后刘子轩感觉自己的身躯轻松了不少。
穿戴打扮好一会从帐篷中走出来,然后就看见彩鳞和水媚儿护卫在药老、萧炎身边。
“子轩……。”
“师父……。”
彩鳞和水媚儿一看见刘子轩就惊喜的跑了过来,正炼制蕴神丹的药老抽空向刘子轩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刘子轩将彩鳞拥入怀中,伸出手在水媚儿的头顶轻轻抚摸道:“我睡了多久啊…..。”
彩鳞还是不习惯在外人面前被刘子轩拥入怀中,抗拒的挣扎几下却发现自己无法挣开刘子轩的手臂。
“快七天了,快放开我……还有人在呢。”
彩鳞小声的催促起来,水媚儿瘪了瘪嘴非常识趣走到萧炎和药老炼丹的区域盘起蛇躯修炼斗气。
至于萧炎和药老现在只想着快点把蕴神丹炼制出来,先前他们都已经快要炼制好的。
结果慕骨老人忽然跑来让药老分心,以至于烧毁了许多提纯出来的药材。
最要命的是药老已经把魔核炼化了,根本没有时间给他们休息只能继续提纯药材。
经过七天七夜的努力总算是将先前烧毁的药材补齐,现在药老正在进行最后的确认。
确定可以进行融合后药老给刘子轩传音,希望刘子轩能用琴音助他一臂之力。
本来刘子轩是想和彩鳞好好交流交流的,听完药老的话后暗想这药是自己吃的,帮他们就是帮助自己。
这个时候药老又道:“你们都躲远一点,七品丹药出炉的时候会有劫雷降下…..。”
刘子轩听云韵说过,七品炼药师炼制出七品丹药的时候会引来雷劫,不过雷元素对刘子轩没有什么危害。
看向药老道:“放心吧,普通的雷劫对我没用……媚儿和彩鳞躲远一点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