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諸天古卷-第七百零三章:觀禮看書


諸天古卷
小說推薦諸天古卷诸天古卷
洞箫青年见此,轻叹一声:“唉,店家,结账。”
在一旁默默看着这一幕的店家庖丁站了出来,笑容满面:“公子,这次给您免单了。”
“免单就算了,我像是吃不起饭的人吗?”洞箫青年笑着说道。
随后取出半吊钱放在桌子上,便要离开这里。
这时,那华服青年恢复了清醒,叫住了洞箫青年:“等一下。”
“哦?兄台可还有事?”洞箫青年转过头,笑吟吟地说道。
“敢问兄台姓名?”
华服青年正色道。
洞箫青年转过身来,神色肃穆:“稷下学宫,陈平。”
华服青年面色复杂,微微行礼:“颍州书院,陆贾。”
众人恍然大悟,这俩人果然都不是普通人。
稷下学宫与颍州书院,乃是当今世界最高学府,共同位列天下四大学院。
颍州书院的历史底蕴较浅,是大秦统一六国之后所创立的学院,但师资力量雄厚,许多名师都来自于其他三大学院。
而稷下学宫本是齐国王室所创,为齐招揽天下英杰。
后齐国举国投降,稷下学宫也就归在了大秦旗下,转而为大秦培养优秀人才。
这两大顶级学府收录弟子十分严格,说是千万里挑一也不为过。
像陈平与陆贾这种出门在外,有胆量报所属学院和姓名的,均是翘楚中的翘楚,天骄中的天骄。
现在两人代表各自学院进行对决,到底还是陈平更胜一筹。
所谓圣贤也不过是人而已,他们不是远离世俗,而是不会主动干涉世俗,现今天下有多少人归属于诸子百家门下,数都数不清。
圣贤,同样也需要世人支持,需要统治者宣传其学说,这也是那位孔圣游历世间的最主要原因。
短短几天时间,道家祖师周圣担任大秦帝师的消息传遍了天下,犹如春日惊雷,震动天宇,导致世界各地几乎都在讨论此事,无数人为此争论不休。
有人说周圣此举德不配位,有失圣贤之身份;也有人说周圣不过是遵从本心,符合道家无为而为,顺其自然的理论。
有支持者就会有反对者,无论在任何世界,这都是必然存在的。
但不管怎么说,周禹担任大秦帝师之事已然搅动起天下风云,诸子百家,无数势力均做好了准备。
所有人都清楚,大秦帝国与反秦势力将会迎来新一轮的对抗,这必是一场腥风血雨。
无论谁胜谁负,新的时代都即将拉开帷幕。
………………
咸阳城,周圣庄园。
作为舆论中心的周禹好似毫不在意,依旧窝在自己的躺椅中,手中持着白玉葫芦,时不时喝上一口太玄金液,生活好不滋润。
“牛儿。”周禹轻轻叫着。
蚊 道人
“哞!”青牛回应着自家主人,迈着稳健的步伐,小跑过来。
周禹看着已经升级换代的青牛,内心还是颇为满意的。
此时的青牛浑身上下有星辰之光缭绕,滂湃汹涌的妖气扑面而来,已然有了几分大妖的气势。
不久前,周禹从那条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玄蛇族大妖得到了不少的赠礼,其中有一枚太古星辰之核,很适合青牛。
这件天材地宝能够帮助牛儿淬炼身躯,提纯血脉,还能掌控星辰之力,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所以说,周禹非常感谢那位慷慨大方的玄蛇族大妖,来就来呗,还带什么礼物。
但他这么热情,弄得周禹也有点不好意思,最后也只能把家传宝锅送给他,当做回礼。
没办法,就是这么热情好客,希望家里常来客人。
就在周禹悠闲的喂着自家坐骑时,其他势力已经有了动作。
………………
桑海城,儒家小圣贤庄。
竹林中,当世两大圣贤之一的荀圣负手而立,在他的身后站着三个形态各异,气质脱俗的男子。
这三人正是名震天下的“儒家正统,齐鲁三杰”,大哥伏念,二哥颜路,三弟张良。
这三人便是小圣贤庄的实际掌管者,也是儒家正统的传承者。
“师叔,两位师弟已经带到,不知您有何吩咐?”伏念执弟子之礼,恭敬地说道。
“弟子颜路(张良)拜见师叔。”颜路与张良同样如此,态度恭敬,目光中充满了敬意。
“嗯!”荀圣缓缓转过身来,看着伏念平淡地说道:“今天叫你们来的原因,想必不需要我多说什么。”
“回师叔的话,我等明白。”伏念三人互相看一眼,最后还是由伏念来回答荀圣的话。
“既然明白了,那便说说你们的想法吧!”荀圣凝聚道气,化作四个蒲团,示意三人坐下。
“多谢师叔。”伏念三人面色一滞,却还是坐在了蒲团之上。
“怎么?你们三个是没想法还是不想说?”荀圣淡淡地说道。
三人面面相觑,却又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保持沉默。
“现在连我这个老头子都信不过了?”荀圣笑着摇摇头,“你们三个在我面前都不敢说,还有谁值得你们信任?”
张良内心轻叹一声,率先开口说道:“师叔,您老人家误会了,我等只是不知该如何说起。”
“三师弟说的不错,此事影响甚大,我等也不知该如何诉说。”伏念瞥了张良一眼,恭敬地说道。
“师叔,相比于这些,我等更想听听您老人家的看法。”
颜路平淡如水的声音响起,为众人寻了一个台阶下。
“你们三个啊,真是一点也不让老头子我省心。”荀圣无奈地摇摇头:“既然如此,那我便说说我的个人看法。”
“师叔请。”
“周圣乃道家前辈,辈分与我儒家圣人平齐,他虽然无法代表整个道家,却能影响到很多势力,包括我儒家部分分支。”
荀圣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为三人开了个头。
“师叔的意思是,大秦这次势力将会稳压反秦势力一头?”
伏念正色道,那双如天剑般锐利的眸子扫过坐在他右侧的张良。
“难道之前的大秦不是稳压他们一头?”荀圣反问道,话语中竟蕴含着丝丝缕缕的不屑。
虽然因为爱徒韩非之死,荀圣对大秦很不满,却也没办法否认那位秦皇的强大。
“师叔所言极是,但却有所偏颇。”张良清澈如同春水般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子房有何高见?让老头子我听一听。”
荀圣双眼微眯,淡漠地说道。
伏念与颜路心头一震,果然如此,师叔真的是奔着三师弟而来。
“师叔。”伏念刚想插言,便被荀圣打断。
“子夏,子路,你们两人先退下。”
“师叔,弟子。”伏念看了张良一眼,还想说些什么。
颜路抓住了掌门师兄的左臂,轻轻摇摇头。
“掌门师兄,无需担心,师叔不过是想与我谈些事情,并不会为难于我。”这时张良的声音响起,英俊的脸庞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
“伏念,你连师叔都信不过了啊?”荀圣面无表情地说道。
“弟子不敢。”心知荀圣已经在生气边缘,伏念连忙说道:“弟子这就离开。”
“弟子告退。”颜路拉着伏念,两人向竹林外走去。
张良注视着两位师兄的背影,心头不由得一暖。
“别看了,现在说说你自己的想法吧!”
斗 羅 大陸 小說
张良回过头来,微微行礼:“师叔,弟子决心加入反秦势力,定要亲手覆灭大秦。”
“唉!你这是何必呢!”荀圣轻叹一声:“你应该知道,你之祖父与父亲均是死于清平君之手,与秦皇没关系。”
张良凄惨一笑,冷冷地说道:“这些弟子当然知道,如果嬴政不动手,弟子也会取清平君首级,为他们报仇。”
“那你为何还要反秦?莫非真的因为国恨?”荀圣神色平静:“子房你乃当世智者,目光岂能如此短浅。”
“师叔,您应该明白弟子为何要加入反秦势力。”张良双眸中涌现一抹怀念之色:“还是说,师叔您已经把他忘了?”
听到这句话,荀圣陷入了沉默。
良久,荀圣幽幽一叹:“唉,我又怎会忘记呢?”
“所以为了他,我也要推翻大秦,哪怕我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张良的目光愈来愈坚定,誓要灭掉大秦。
“如果说,韩非他还没死呢?”
话音刚落,时空仿佛都陷入了停滞。
………………
大秦历六月十九日。
今天是个十分特殊的日子,甚至能够载入大秦史册。
道祖弟子,道家周圣将于今日后,正式成为大秦帝师。
此等盛事,使得嬴政亲自下令,广邀天下人,一同前来观礼,
正因为如此,自今天开始,咸阳城东西南北四大门户,尽数敞开,方便世人通行。
为期七天,所有人皆可来此,哪怕是反秦势力同样能来观礼。
秦皇嬴政秉持王道之威,威震九天十地,统御芸芸众生。
这一次更是让所有人为之佩服,能有此等魄力,难怪能够横扫六国,统一天下。
这个消息刚一传出,便使得天下风起云涌,以儒道墨三家为首的诸子百家纷至沓来。
蛮荒妖族亦是群情激昂,欲要前往咸阳城,看看这天下第一城到底是何等的伟岸。
“娘亲,我们为什么不飞着来啊,这样走路好慢啊!”
咸阳城东门处,迎面走来四名女子,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一名女子带着三名萝莉。
女子身着白色宫装,头戴面纱遮掩容颜,露出一双宛若秋水般清澈的眸子。
黑色长发飘散肩头,映衬的肌肤更加雪白,即使宽大的宫装也遮掩不住她玲珑有致的身材,那若有若无的馨香更是
女子穿着并不露骨,却让人离不开眼球,无论男女,均是呆呆地注视着她。
人间祸水,不外如是。
而在她身后的三名小萝莉同样也很吸引人眼球,小小年纪,容颜绝丽,媚骨天生,身材比例接近完美,让人不由得感叹,未来又是三个祸国殃民的主。
这样一大三小的美人组合,却没有任何人敢去搭讪。
因为他们都看见了三只小萝莉的巨大狐耳,内心很清楚,这不是他们能够惹起的。
但同时,众人也比较好奇,她们为什么会在这里,按理来说,她们根本不需要排队进城的。
“雅雅,因为这里是咸阳城哦,在它的方圆千里范围是不能飞行的,否则将会被大秦视为敌人。”女子柔柔一笑,摸着呆萌萝莉的小脑袋,轻声说道。
“哦!”背负酒葫芦,身着白红相间的小萝莉一知半解地点点头。
以她现在的年龄还没办法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但却明白自己在咸阳城方圆千里范围不能飞。
“雅雅姐真笨,咸阳城乃大秦皇城,是秦皇陛下的居所,敢在咸阳城范围内飞行,便是对大秦更是对秦皇陛下的挑衅,所以才没人敢在这里飞行。”
这时另外一只绿发萝莉开口为雅雅解释着,并且还不忘记说一句“真笨”。
“这样啊!那秦皇陛下肯定很强大吧!”雅雅摸着小脑袋认真地说道,但随后又反应过来:“好你个容容,竟敢骂我笨。”
言罢,便来到了容容的面前,想要收拾她一顿,重振姐纲。
但容容不想当场反击,两只萝莉竟当街打闹起来。
宫装女子也不曾阻止,一双璀璨的星瞳中满是温柔。
而站在一旁拥有金橘色长发的萝莉却丝毫不感到惊讶,眨巴着大眼睛,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人打闹。
少顷,两只萝莉闹够,便停了下来,雅雅呆呆地看着长长的队列,黑褐色双眸中满是无奈:“娘亲,这需要排多久,难道就没办法早一点进去吗?”
“是啊,这么排下去,我们进城后会不会盛会都要结束了呀!”
容容一双狐耳都耷拉了下来,明亮的眼睛也有些失去光彩。
“你们两个一点耐心都没有,看红红,多安静。”宫装女子十分无奈地说道。
“姐姐?安静?”雅雅与容容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一旁的萝莉。
只见那原本站在一旁看戏的橘发萝莉垂着脑袋,双眼紧闭,口中不断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谁又能想到这小萝莉竟然就这么进入了梦乡。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