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 ptt-第114章 棋逢對手看書


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攻心女孩不好惹
沈雅韵脚轻踩泥地,枯木枝咔擦一声脆响,两侧保镖先后靠近尽头,撩开绿油油的藤条后,一阵烟火扑面而来,露出一个洞口。
洞口顶部洒落辣眼的粉末,两名保镖刺痛的双眼迅速捂住,蹲倒在石洞旁。
一股浓烈的菊酯化合物的气味扑鼻而来,气味极其难闻,怪不得警犬会瘫倒在地上。
铁血残明
沈雅韵捂住口鼻后退几步,示意他们退后,她说道:“这是个陷阱,里面没有人。”
要是里头有人就不会放置粉末,这个行凶女子和她有得一拼。
沈雅韵看向两名保镖,吩咐道:“你们俩就留在这里休息,打电话通知人过来接应。”
剩余的保镖继续跟着沈雅韵前行,蜿蜒崎岖的山路阻碍着他们。
随后一声惨叫,身后两名保镖脚滑,踩入镂空的地皮,哗的一下掉落陷阱。
沈雅韵转身一看,底下洞口之深,被铺得犹如平地,在夜晚时分让人难以察觉。
她迅速从旁一侧的树拔下树藤,聚精会神将树藤捆紧拧成麻绳结,事态紧急,冲着身旁的保镖甲喊道:“快从树上拔下来树藤,接着,救人要紧。”
夜暗了,林子里湿气太重,冰寒入骨,洞底下的人不淡定了,绞尽脑汁想攀岩上来,却都纷纷滑落下来。
“我现在把你们拉上来,你们一个个来。”沈雅韵呼唤道,震耳欲聋的声量。
她内心一股声音告诉她,人都是她带领出来的,一个都不能少!
洞底下的两名保镖接到藤条,你看我我看你,心领神会,将藤条捆扎在自己腰间。
沈雅韵带头拉起,使劲浑身力量,她要紧牙关,双唇紧闭着,脸上因用力拉扯而涨红。
她不放弃,双手抓紧藤条,脚步稳扎在地上,所有人都被沈雅韵的气魄和毅力感染。
众人拾柴火焰高,一起鼓劲:“一,二,一,二!”
终于…
成功拉起一名保镖乙,沈雅韵大汗淋漓,她挥洒着汗水,深呼一口气,保镖看了一眼,内心触动,说道:“你休息一下,换我来。”
他想着沈雅韵不疲不倦地救他,一声不吭地接着救人,外表薄弱的女子却有着男人都难以匹敌的英勇。
比起待在龚富旺身边,嗜血而残暴,日日担惊受怕的,倒不如一鼓作气跟随沈雅韵混得了。
他冥思苦想的时候,沈雅韵坚持地说道:“不用,你脚有伤。”
保镖乙全然忘记了自己的脚上在掉落洞口的时候扭到了,沈雅韵却观察入微,洞悉到他的异样。
他怎么说也不能让一个女人挡在前头,纵使腿上有伤,他上半身还可以发力,一同加入救援队伍,一二一二,成功救出另一名保镖丙。
眼下,伤的伤,残的残,沈雅韵看着前路漫漫,继续下去只会损兵折将,害了他们。
她对着这七名牛高马大的保镖们说道:“你们都在这里等救援,不用跟着我了。”
保镖乙捂住受伤的脚,强烈反对:“不行,越来越晚了,能见度很低,处处布置了陷阱,你只身过去太危险。”
说完便蹩足地站起来阻挡着,保镖丙跟着说道:“现在要是能找到人早就找到,人估计都已经跑了,再找下去也是徒劳。”
沈雅韵眼神坚定,执着于自己的判断,她说道:“如果是你,设置了一堆陷阱后,你是想让人半途而废,还是继续向前?”
保镖丙琢磨一下沈雅韵的话,要是他也是为了让人半途而废,那么行凶女子应该还在。
沈雅韵继续分析,娓娓道来:“布置这些都需要时间的,我不相信她短短一天会做出那么多,所以我必须亲手抓获她。你们辛苦一天了,接下来可以回去交差了。”
保镖们都深深地被她的精神折服,自古以来,谁说女子不如男?
她便是典型的巾帼不让须眉!
保镖乙还想坚持跟着她,他吆喝起来:“我们任务还没完成,我会继续跟着,兄弟们,继续前行!”
沈雅韵微微一笑,这群人都是侠肝义胆之人,自己没挑错人,但是她不能继续用他们。
坚持自己的想法,说道:“我们一群人过去也是浪费时间,接下来给你们一个任务就是坐在这里等待救援,要是有多余的人手再让他们上来寻我,感谢!”
沈雅韵说完,手上的手电筒绑在额头上,照明前方的路,脚步轻快地穿入丛林的小隧道,走了5分钟左右,发现一道身影一闪而过,身轻如燕,是她!
行凶女子潜伏在丛林一跟粗树干旁边,对着光的源头射出一枪,沈雅韵迅速躲闪,弹.头射到了树林里头。
沈雅韵迅速辨别方位,根据距离,投射速度,锁定了她的右前方2点钟方向。
沈雅韵悄然把手电筒拔了下来转移地方,混淆她的视线。
轻轻地把背后的鱼/枪取了下来,目光对着自己定位的方向,射了过去。
果不其然,如同她预测一般,一道尖锐的女声:“啊…”
行凶女子的手臂上划过一道口子,不停滴血,沈雅韵趁她恍然若失之际,飞扑过去。
两人距离仅仅只有一个拳头大小,这时,就看谁更胜一筹。
女子依旧带着口罩蒙面,她单手从腿上拔出一把匕首,朝沈雅韵的胸口上刺去,仅仅只有自己5厘米的距离,沈雅韵双手握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扭,啪嚓~
手腕的筋被她生生地扭住了,伤筋痛骨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惊叫连连,“放开我!啊…”
女子的武器全数掉落一地,沈雅韵擒拿住她的手,反手将她按压扑倒,狠狠地说道:“你是谁?谁派你来的?”
沈雅韵逐渐加重力度,让她无力回击,她单手从口袋摸出仅剩的藤条,在她手上捆绑。
再将她狠狠按在树上,左手钳住她,右手用藤条把她绑在树上,看她还能往哪里走。
沈雅韵一把将她的口罩摘了下来,女子的面容显露,她诧异地看着,在月光之下还能看出这个女子的面貌相当瘆人。
除了双凌冽的眸子,脸蛋上有着中度烧伤过遗留下来的痕迹,看来,她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