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smn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 ptt-二百一十三讀書-h1l0t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
农历新年,家家户户张灯结彩?那样喜庆的场面只是存在于电视上罢了!
婆婆虽然提前一个月回了老家,但她并没有很积极的去置办年货,也并没有因为她的大孙子回来了儿开心。我们驱车赶了几百公里路到老家时,天已黑。
婆婆不在家,公公也不在家。看样子,晚饭是没着落了。
“我给妈大哥电话,”萧邦拿出手机,“妈妈,我们到家了。你在哪儿?”
腹黑老公:離婚請簽字
萧邦说,婆婆在棋牌室打麻将,他说她一会儿就回来。于是我带着小宝等。等啊等,等了近两个小时。这期间,萧邦已打去三四通电话。
三國之夢魘
“走,去市里。”
“不在家吃饭了啊?”
“去市里吃,吃完回去睡觉,累一天了。”我尽量压住心中的怒火。
合家
未來遊戲行者 揚州雨戀
我自讨没趣的在萧邦的老家又过了一个乏味的春节。我曾经无数次的发誓,不去他家,可是每次都不知因为什么,总会跟他回老家。就算心中一百个一万个不乐意,我也是随他去他们老家。
“明年春节,去我家。”
“行啊,我怎样都行,只是你习惯吗?”
我沉默。是啊,回自己老家过年,这话能从我嘴里说出来?这不是扯淡吗?!
那样的亲戚,那样的父母。呵!还是算了吧!女人,是没有家的,尤其是已婚的女人。娘家不是家,婆家也不是家。
萧邦开了一天的高速,一定累坏了。他一进家门,澡都没有洗,就摊在沙发上打起鼾声。我带着小宝,给他洗澡、换衣。如果说,婆家还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一定是市里的这套房子。真是自私又现实的女人啊!
很久之前,我就开始打这套房子的主意了,我要把它卖掉,变现。钱,只有攥在自己手里的,才是能自由支配的。想想也是,这套房子,一年也就春节回来住上个几天,它自己动不了,动不了的,就不产生价值。既然它自己不能产生价值,那我何必又要留它?
心里仅仅只是有这个想法,我并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任何人,包括萧邦。
很快,几天春节假在不痛不痒中度过了。我们返程回苏的路上,婆婆一脸不悦,“哎呀,还是自己家舒服。我真是不想去你们那个地方,一想到那个地方,我就浑身没劲儿!”
“你自己的孙子,你不带谁带?”萧邦不知怎的了,竟然敢怼他妈。婆婆听到,一脸愕然。
“我叫你生了?我叫你生了吗?”婆婆反击,“有本事自己带啊,指望我干什么?”
萧邦不再说话,我知道他心里一定纠结死了。我真的辞职不上班了,那家里的一切开支就都压在了他的身上。到时候,他一定会觉得更加累吧!
其实,我也一直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辞职。辞了,以后就真的不会再去工作了。没有收入,也就意味着以后再花的每一分都是手心朝上管人家要的。那个滋味,一定不好受。
不辞,这样的婆婆我能一直忍的下去吗?我不能。
“回来了吗?一起出来吃个饭吧?”睡梦中,隐隐约约听到手机响,我看了下,是小嫂子发的信息。
“今天刚到,什么时候?”
“明天中午,清湖边上的那家弄堂里。”
“好。”
开工前的最后一天假期,我以为我会好好睡个懒觉,没想到竟被小嫂子约了去。
“新年过的还好?”小嫂子搅拌着眼前的咖啡,“想喝点什么?”
“还好。白开水。找我什么事?”
“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一个人呆着无聊,突然想到你了。”
“那你真是约错人了。我很忙的,我要照顾孩子,要做家务,还要准备明天老板的工作行程。嫂子,不,我该改口了,姐,你要是真没什么重要的事,我先回去了?”我起身,准备离开。
“你知道我们离婚了?”
“知道啊。”
“你哥事把孩子带老家去了吗?”
“嗯。他要工作的,他得挣钱,他不把孩子送去老家,难道在这被活活饿死吗?”
“就不能请个人照顾?”
“请人?”我冷笑,“你真是搞笑啊,我真怀疑孩子是不是你亲生的。要不是我哥告诉我,我真不敢相信,你一天都不给孩子做一顿饭。你整天给几个正在长身体的孩子吃什么方便面和零食啊?你不知道零食对孩子身体不好吗?”
“又不是我亲生的,我管那么多干嘛?”她放下勺子,喝了一口咖啡。
“小侄子不是你亲生的吗?你这人怎么会有这么歹毒的想法?你把他们都活活饿死,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要是没那个担当,就不要结婚生子,不要祸害我哥。他已经够苦的了!”我终于忍不住,朝她吼。
“我想我的孩子,我想见见他们,你帮帮我好不好?”
“对不起,我做不到。”
“把你老家地址告诉我,我自己去,真的,我不会做出格的事情,我真的只是看看他们,看一眼就走,行吗?小贝,算我求你了,你也是妈妈,你能懂我的心思。”
“你们离婚时候,协议里有写你自愿放弃孩子的抚养权和探视权,你现在又来这出,你是耍我吗?还是觉得你很聪明?”
“那时候,我,是我鬼迷心窍,真的。小贝,我后悔了。”
“我帮不了你的,真的,舅舅带着他们去外地了,也并不在老家。我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
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我哥和我舅舅带着仨孩子去了夏冰的老家,他年年带欣儿去给夏冰上坟。他心里一定后悔极了,他失去了一个好女人。他现在真是活该啊,全是自作自受!
魔动机甲 多重人格
“小贝,”纵使她已经离婚,她还是端着自己。在外人面前尽显一副无所谓又不缺吃喝的样子。“欣儿的妈妈是个什么样的人?”
“女人,很好的女人。”
“你哥他们曾经是不是很相爱?”
皇孤
“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很爱我哥。不然也不会悄悄生下欣儿。”
巧玉
“哦。”
“没别的事了吧?没事的话我呀先回去了。”
“哦,你回去吧,”她又端起咖啡,“哎呀,你这衣服哪儿买的?多少钱?”
“不知道,我老公买的。”我看了一眼自己的大衣。“我们都是普通老百姓,以后不要再作了,好好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你要不作,你们也不至于离婚。不过我真是对你刮目相看,我一直觉得一位母亲,无论什么时候,都会先顾自己的孩子。看样子,我还是不够了解你。”
“人嘛!及时行乐。我生孩子是为了向大家证明,我有那个生育能力。我又没有像谁保证,我的一生非得搭在孩子身上。要我去一辈子围着老公孩子转,那怎么可能呢?哼!”她依旧趾高气昂。
“你!”我被她毁三观的话气的不行,“以后不要再联系我!”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