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第五百章 天門之後的世界推薦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修仙游戏满级后
天门之后的世界跟大多数人想的不一样。
许多人曾用想象力去描绘过:
浓郁到几乎要啊变成液体的灵气;遍地灵植与灵兽;处处都是天地道机,招手即来;浩然正气、玄明紫气遍布天空……那里是一个美好的无与伦比的世界。
但师染所见,并非如此。
越过天门后,她立马感受到自己实现了某种“超脱”,或者说达到了某种“境地”。不是“境界”,而是“境地”,一字之差,显示着完全不同的东西。
这片世界比之天下,表面上并无多大不同。
山是山、水是水、生灵是圣灵。只是,这里的生灵全都不具备修仙悟道化龙的可能性,因为它们的规则枷锁被锁死了。
小說
对了!就是“规则”!
进来后,师染一直在想,到底有什么跟天下是不一样的。
规则,就是规则。
之前在天下,尝试突破大圣人壁垒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一丝抵触。现在想来,那应该就是规则的抵触。而且,她有一种感觉,那是不完整的规则的抵触。
而进入这天门后的世界,那样的抵触再也感觉不到了。规则也变得完整了。
她想了想,眼中泛起一丝红意。随后,她轻而易举地看到了组成生灵的“规则”。那是一种玄妙的存在。
在天下,规则是一种玄明的存在。无法感受到,但其一直存在。
而在这里,她能通过某种方式,去看到规则以及规则的组成。
看上去,规则像是密密麻麻排列整齐的黑线。但师染想了想,认为这种“黑线”应该只是规则的表现形式,而并非真的是黑色的线条,换言之,那是一种被人感受的方式。
师染看向前方。
她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似乎很小,又似乎大到无边无际。这种感觉很玄妙,让她有些享受。
肩头微垂,师染有些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她想晒晒太阳。
她鬼使神差地心念:“太阳!”
如言出法随。原本没有太阳的天空,果然出现了一个太阳。
“月亮!”她又想。
日月同空的梦幻之景便浮现。
“万物生!”
从她脚底开始,生命气息如潮水荡漾开。
青草与野花簇拥着她,向四周蔓延。一棵棵大树拔地而起,向天空张扬生命的活力;一只只蝴蝶扇动翅膀,在微风中起雾;走兽、飞禽相继出现。这座没有空间概念限制的世界里,上演着万物生长的演出。
接着,她看到初具人形的猿猴出现,它们开始了飞速的进化。繁衍种族,建立文明,战争与和平,灾难与祥和,步入修仙时代……一场场她所熟知的“历史”在这里上演。
她见证了这一切。她知道,这一切因她“心生”。
她心想:
“万物死。”
凋敝于是发生在这座世界的每个地方。文明式微、生命凋敝、万物腐朽。
眨眼之间建立起来的美好世界,又在眨眼之间消失殆尽。
如梦如幻。
师染的眼睛觉得这是假象。但是她心中却有一种感觉,这一切都是真的,都发生了,因自己而起,因自己而消逝……
“这太……玄妙了。”
这就是大圣人之后,所能感受到的一切吗?抬手间,创造一个世界,构建一个文明,抬手间又让这一切消逝。
她心里产生了疑惑。
为何这短暂几个呼吸发生的事,会给自己一种无比真实的感觉?就像,真的经历了一个世界的兴衰。可自己却只感受到了几个呼吸的时间。
她向前迈步,忽然一脚踩空,如同跌入了深潭之中。
这只是一刹那的感觉。下一刻,她发现自己站在了一座书亭前。书亭后面是一间不大的木屋,很干净,但从木头的质感上看,有很久的年岁了。
见到这幅场景,师染先是一恍,随后目光变得冷冽起来。
她记得这里,而且刻骨铭心。
当初,自己正是误入了这里,看到了那不为人知的秘密,才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儒家学宫。
这里是至圣先师的住处。
师染走进书亭,向里面望去。她一眼就看到,那个昏昏欲睡的老夫子。
脚步声,叫醒了老夫子。
老夫子睁大眼睛,看向师染。他看上去普通极了,只是个老年生活丰富清闲的老头。
“小染,是你啊。”
老夫子乐呵呵地笑了声,他看向前面放着一堆书的书案。揉了揉眼睛,像是在自语:
“年纪大了,容易犯困。”他看向师染问:“小染啊,是功课又碰到什么小礼也解决不了的难题吗?”
师染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老夫子挥挥手。
“小染?怎么不说话啊。”
师染咬了咬牙说:
“我已经不是你的学生了!”
老夫子愣了许久。眼中的色彩换了又换。许久后,他才像是彻底醒来了一样。
“年纪大了,记性不好,记性不好啊。”
他看着师染,柔和地说:
“你比我预想的要早一点来到这里。”
“你预想的是多久?”
“八十二年之后。”
他说的没错。原本师染觉得自己需要准备大概一百年时间,才能只靠自己开天门。但叶抚的介入,让这个时间提前了。
老夫子笑道:
“有人帮了你。”
师染面无表情。
“你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
老夫子摇头。
“之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师染想到他之前表现出的迷糊的样子。那样子似乎是还在学宫里的时候。
“你的记忆停留在四千年前。”
老夫子揉了揉眼睛,说:
“你还是像以前一样聪明。那时候,小以怜巧,你聪慧。你们是学宫最——”
“那是以前的事。”
老夫子露出一种“念旧”般的遗憾。
师染问:
“这四千年,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老夫子看了看眼前的书案,然后笑着说:
“我好像走了个神,就过去四千年了。”
师染一点不怀疑他说的话。来到这里,刚一见到他,她就有一种他还是四千年前那个他的感觉。
“为什么,会这样?”
老夫子撑着腰站了起来。他很高大,看上去也很强壮,但的确是老了,勾着腰,驼着背。
“每一样事物都有自己的归宿,生命的归宿就是死亡。像我这样的人,早就该死了,只不过还在想办法苟延残踹。”
“修仙的尽头不是永生吗?”
“小染,没有人会真的去追寻永生,也没有人真的想获得永生。只是,在没完成心愿之前,不想死罢了。”
“你的心愿,是什么?”
老夫子笑道:
“搞学问的啊,都想知道世界唯一的真理是什么。”
“你不知道吗?”
老夫子摇头。
“不知道。”
“知道了,又有什么意义?”
老夫子说:
“唯一的意义就是知道了。小染,这不是矛盾的。”
师染无法理解。她也不曾去想过这些问题。她回想起四千年前,偶然闯进这座书亭后,看到的秘密。
“你心系苍生,却又背叛了天下。这是矛盾的。”
老夫子摇头:
“小染,你该亲自去寻找世界的真相。”
“你在逃避我的话。我亲耳听到,你跟佛祖说,要毁灭这座天下。”
老夫子和蔼地笑着。
“小染,你觉得我会不知道你在外面偷听吗?”
师染想过这个问题,也觉得至圣先师知道自己在外面。
“所以,你们说的就不是事实了吗?”
“小染,你小时候就是急性子,现在还是。你应该多学一学小以。”
师染不承认这一点。
“她就是太善良,才会死。”
老夫子摇头。
“如果你当时愿意多待一会儿,你就会听到更多。”
“所以,你们之后又说了什么?”
老夫子摇头。
“现在我不能告诉你了。我也很遗憾,当初你没听到。如果你听到了,我们更有机会见证世界的真相。”
师染本身就带有对至圣先师的怨气。在她眼里,老夫子这句话就是在逃避,在掩饰。
师染有些愤怒。
“你欺骗了整座天下。他们至今不知道,自己以后会面对什么。”
老夫子看着师染。
“他们会知道的,什么都会知道。东宫会让他们知道一切。”
师染早就从叶抚那里知道了东宫,也就是白薇的打算。她蹙着眉问:
“所以,你们就可以什么都不做吗?”
“小染,你应该自己去思考,世界的真相。”
他第二遍说起这句话。
师染呼出口气。她平静了一些。
“我不想跟你争吵,也没资格要求你什么。你就当我是个怨气很重的人。”
“不,小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
师染冷冷地看着他。
“你的话无法令我信服。兴许你知道更多,做着更多的事,但是现在,我无法认同你。”
“小染,你不需要认同我,你有自己的路。”
师染没有告别,转身向外。
踏出书亭的刹那,她回到最开始的地方,再回首看去时,是空地一片。
她明白,刚才只是至圣先师想见她。
这种久别重逢恩师的感觉让她很别扭。她感觉自己明明很痛恨他,却在见到时,依旧忍不住去关心他。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在知道他背叛了天下之后,感到很痛苦难过。
“你说的没错,我要自己去寻找世界的真相!”
师染唯一觉得这是可信。
任何对外力的仪仗,到了某个程度,都那么被动与无力。每个人最大的仪仗,都该是自己本身。
忽然,铃铛声响起,带着“慵懒”与“清闲”。
师染循声望去。长须髯髯的老头,骑着一头青牛缓缓而来。铃铛声来自青牛脖子上的铜铃铛。
能在这里骑着一头青牛的只有道祖。
师染还记得道祖的模样,小时候见过。
道祖的声音很有精神。大概是模样太老了,看上去也跟普通老人一样。
“听说这里来了个新人,是你吗?”
师染只是对至圣先师怀有纠结复杂的情绪,并非是个莽撞无礼的人。她依旧尊敬他们这样的前辈。
“师染见过道祖前辈。”
道祖笑了笑。
“我就是看看你,没什么别的打算。”
他说完,就欲离去。
“等等。道祖前辈。”
师染甚至觉得,用前辈称呼都很不合适。但她想不到什么合适的称呼了,直呼道祖又显得无礼了一些。
道祖笑问:
“师染小姑娘,有何事啊?”
“我有很多疑惑,关于这座世界的,天门之后的世界。”
“这里不是很普通吗?就是硬了点而已,跟天下一样的。”
师染把自己初次进入这里的遭遇说了一遍。
道祖神情不变。但她看到那头一样很老的青牛看了自己一眼。
“大概是做了一场梦吧。”
道祖脸上挂着微笑。
“小姑娘,不如自己去寻找世界的真相?”
他驱使着青牛离开这里。
又是这句话。师染觉得他们可能是话中有话。
师染望着远去的道祖,大声说:
“道祖前辈,你知道佛祖在哪里吗?我想请教一些问题。”
道祖的声音缓缓传来:
“缘落了,没有佛祖了。”
师染愣住。她不明白这句话什么意思。
道祖离开了。
之后,师染独自在这座玄妙的世界里行走。
直到某一刻,她脑海里响起叶抚的声音。
“下来吧,别在上面浪费时间了。他们把你封锁了。”
师染又是一愣。什么叫把我封锁了?
她发觉越过天门后,想解决的疑惑不仅没有解决,反而更多疑惑了。
她用意识问:
“怎么回事?”
“意料之中的事。总之,他们不会害你的。”
“原本会发生什么?没有我阻扰白薇的话。”
“没有你,白薇会直接把他们扯下来。白薇跟他们理念不同,肯定会发生矛盾的。”
“好复杂。”
“到时候我慢慢给你说。”
“叶抚,我现在问你,你的身份,你会告诉我吗?”
“现在你还理解不了,可以再等等。”
“我总感觉你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
“呵呵,以前你说这种话,我会忍不住把你灭口的。”
“看来,你的确不是。”
“失望了?”
“有点,想着啊,或许你做完自己的事,就要离开了。”
“不着急,岁月漫长。”
“总会有那一天的。”
“你先下来吧。我还想当面向你道谢呢。”
师染沉默许久。过了一会儿,她问:
“你会突然消失不见吗?”
“不会。”
师染什么都没说了,断开意识联系后,她心至身便至,离开了这里,再出现时,已经在第一重小世界了。
她还以为开天门后,再回到天下很困难,没想到就是一个念头的事。
叶抚将自己的位置给了她,她正打算前往,忽然一道声音叫住了她。
“师染。”
她回头看去,见到白薇站在不远处。
白薇微笑着。她看上去跟最初在黑石城见到的一点差别都没有,还是邻家姑娘的模样。
“白薇姑娘。”
“叶抚是个很危险的人。”
师染目无表情。
“你想表达什么呢?还是说,你知道他的身份。”
“他不说,没人知道他的身份。但他的确是个危险的人。”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就因为联合我算计了你?”
“不,我没那么小气。”
“你说什么与我无关,我有我自己的判断。”
“当然,我只是告诉你这个事实而已,具体的,需要你自己判断。”
说完,白薇陡然消失。她很强,师染无法捕捉到她的气息痕迹。
师染想不通白薇为何突然出现说这样一番话。
暴君无限宠:将门毒医大小姐 原来
是为了让自己怀疑叶抚吗?还是说是在警告自己远离叶抚?
可能性很多。
但师染都不在乎。她有自己的判断。
……
白薇再次现身,是在一座正在爆发的火山外面。
炙热的岩浆与翻腾的火山灰无法靠近她。她孑然一身立于这片混沌之地。
此刻,她皱着眉。
“无法介入意识,有人在保护她。能毫无痕迹地抵挡我,只有叶抚了。”
她叹了口气。
“叶抚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一直阻止我……”
此刻,她心里又爱又恨。
……
“我认为她是最合适人选。”
“再观察一下吧,我想等等。”
“老和尚已经先一步走了。我们时间不多。”
“总有变数啊。”
“道不就是多变的吗。”
“但真理只有一个。”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