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帝君歸來 起點-第920章冷若萱的消息展示


重生之帝君歸來
小說推薦重生之帝君歸來重生之帝君归来
“我说了,你不是我对手,打一百遍也是一样!”古飞皱了皱眉,眼神中闪过一抹不耐。
重生 的 穿越 女 配
他没空跟这个人耗,但是杀了他吧,未免会招来麻烦。
如果是找到冷若萱还好说,如今冷若萱还没有找到,他总不能刚进来,就在这些圣灵的追杀下逃亡吧?
“啊…!!”对方直接怒吼一声,随即凌空而起。
下一刻,古飞只感觉天空瞬间黑了下来。
一对巨大无比的翅膀遮天蔽日,瞬间将整个空间封锁。
而古飞,瞳孔放大,脸上露出了一抹骇然。
还不等他有所动作。
下一刻,一股飓风直接在场上肆虐蔓延。
整个大地都裂开了一道巨大无比的口子,四周的参天大树更不用说,通通被连根拔起。
以古飞为中心,方圆百里范围之内,一瞬间出现了一片真空地带。
那些妖兽更不用说一个个早已不见了踪影。
古飞暗叹!
不愧是圣灵,这份威势,是天生的,不像人族,还得靠修炼。
“我…要你死!!”
鲲鹏一族,向来孤傲,何曾受到过这种屈辱?
他愤怒,他发誓一定要将眼前的龙族杀死。
即使最后被祖内的长老问责,他也认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双巨大的利爪划破虚空,朝着古飞抓了过去。
而此时,古飞的身形在这双利爪之下,就宛若人与蝼蚁的区别。
只要对方轻轻一捏,就能直接让古飞尸骨无存。
关键时刻!
“嗷!!!”
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吟之声响起,随之古飞现出了龙身。
惹祸娇妻
没有办法,身形的差距,打起来会让古飞格外吃亏。
也只有巨龙之身才能跟对方的身形对抗。
而古飞龙身现出的瞬间,蜿蜒绵亘的龙身迎空而起。
巨大的龙爪虚空猛的一拍,跟对方的利爪相撞!
“轰!!!”
剧烈的轰鸣在虚空之中炸裂。
随之两个庞然大物般的身影在一瞬间快速的退开。
古飞眸光一冷,随之霄云剑祭出,巨大的龙爪抓着霄云剑,看起来滑稽无比。
但是,鲲鹏却是神色微变,想要抽身后退。
然而,古飞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愿?
铮!!!
一道绝世剑光横跨空间而来。
一股惊天的气息,陡然间在场上绽放。
那气息仿佛是末日即将来临……
吼….…
狂怒的剑吟之声响起,如巨龙怒啸,一圈气浪荡开。
随之,只见鲲鹏庞大的身形在一瞬间倒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一道血芒,飘洒虚空,伴随着的是来自于鲲鹏的狂暴的怒吼之声。
“你……到底是谁?我为何不知道,龙族竟然会有这般高手?”
鲲鹏倒地,恢复了人形,一张脸惨白如纸,一脸不甘的看着古飞质问道。
他想不明白!
如果龙族真的有古飞这么厉害的高手,这么多年,他不可能没有听过。
而且,直到现在,他才发现他并不认识古飞。
刚开始他没有在意,是因为古飞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
但是现在,一个比他实力还强的龙族,他没有道理没听过。
“你不需要知道,现在又打了一场,你败了!所以不要在纠缠我,不然……别怪我真的对你出手!”
古飞眼神微厉,看着对方淡淡的开口,只是说到后边的时候,眼神中忽然绽放出一股滔天杀意,让鲲鹏少年心里不自主的产生一抹寒意。
他现在已经耽误太长时间了,这里的打斗,不知道有没有惊动其他人。
万一有别的圣灵过来查看,他又难以脱身了。
所以,如果对方还是选择纠缠他,那么即使会招惹麻烦,古飞也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对方。
“你不是这里的龙族?”看着古飞的样子,鲲鹏少年眸光凝起,沉声道。
对于古飞的威胁,对方似乎根本没有当回事。
“何以见得?”古飞心里一动,表面确实不动声色,反问道。
“因为如果龙族有你这样的高手,前些日子凤凰一族回归的那个女子,就不可能嫁给祝如烈那个混蛋了!”鲲鹏看着古飞,笃定道。
其实古飞一直隐藏的很好,也并没有暴露他人族的身份。
他之所以能看出来,就是因为这个。
古飞眉头一挑,脸上露出了一抹激动,看着对方急声道:“你说前些日子,凤凰一族回归一个女子?长什么样?她现在在哪里?”
前些日子,忽然回归?
很有可能就是冷若萱。
因为,冰凰也算是凤凰一脉的。
“你认识??”对方看到古飞激动的样子,眸光微动,脸上露出了一抹惊讶。
古飞微微点头,随之开口问道:“她可是冰凰一脉?还有,她是不是叫冷若萱?”
如果能够确认的话,那么他也不用大海捞针一样的寻找了。
“看来你还真认识!”对方嘴角微勾,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看你的样子,似乎跟她关系不一般?”
“她是我的女人!”古飞也没否认,直接开口道。
毕竟,接下来,他或许还要让对方带他去找冷若萱呢。
“哈哈……!!”随着古飞的话音落下,对方忽然仿佛癫狂一般的大笑起来。
古飞眉头微皱,也没开口,而是静静的等着对方笑完,才冷声问道:“你刚才说,嫁给祝如烈是什么意思?”
刚才他听到冷若萱的消息光顾着激动了,竟然忘了这个最重要的事情。
对方说,冷若萱要嫁给那个什么祝如烈?
难道说,是有什么人逼迫她不成?
至于冷若萱变心,古飞根本没有考虑过。
毕竟他跟冷若萱有数万年的感情,其中更是有不少次生死与共,所以这件事,不可能是冷若萱自愿的。
“什么意思?”对方冷笑一声,看着古飞的眼神竟然流露出一丝怜悯:“就是,你的女人要嫁给别人了!”
“被一个自以为是的伪君子,占为己有!”
“怎么样?是不是很愤怒?”
“三天后,就是他们的大喜之日,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喝杯喜酒?”
“哈哈……!!”
对方越说,笑声越张狂,最后甚至带着丝丝的嘲讽味道。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