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txt-第808章 肯定是灰原哀不會錯熱推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目暮十三为了打消片冈茂心里的顾虑,解释道,“片冈先生,池老弟是毛利小五郎的弟子,他妹妹是帝丹小学的转学生,跟柯南在一个班,那么也应该是小纯的同学。”
“那个名侦探?”片冈茂惊讶了一瞬,随即对池非迟笑道,“由于之前小纯扭伤了脚,很多校内活动我们都没有参加,很遗憾一直没有跟你见过面,小纯今天还要麻烦你照顾了。”
“没事。”池非迟客气应了一句。
他老师的名号有时候还是蛮好使的。
片冈茂开了家公司,会担心孩子被有心人再次绑架也正常。
要是说他是真池集团的少东家,就像在说‘我还不至于绑架你儿子’,虽然理是这个理,但会让人觉得不舒服,而且他也不想跟人商业互吹。
搬出‘毛利小五郎的徒弟’这个名号就不一样了,好歹是有名大侦探的徒弟,再加上和警方关系不错,也能让人放心。
一行人离开片冈家。
片冈茂又对片冈纯叮嘱了两句,才陪江崎幸子坐上了警车。
池非迟带着柯南和片冈纯往街口走,三人一路无话。
片冈纯满心纠结,他想问问池非迟是不是讨厌他了,一抬头,看到非赤悄悄在池非迟衣领处探了个小脑袋,感觉更扎心了。
被讨厌的感觉不好受,可他又拉不下脸来。
柯南感觉到气氛不对味,也在考虑着说什么。
唉,池非迟这家伙就是喜怒难辨,不会真的在跟小孩子置气吧?
到了街口,池非迟在咖啡厅前停步,转头问两个小鬼头,“都是可乐?”
“啊?好!”片冈纯懵懵的点头。
“那你们等我。”池非迟进店买可乐。
片冈纯看着池非迟的背影,低声呢喃,“原来他没讨厌我啊……”
“池哥哥有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啦,绝对不是讨厌谁。”柯南宽慰。
呃……虽然他之前也猜测过池非迟是不是在置气。
柯南想起灰原哀说的话,又对自己的同学传授跟池非迟聊天的技巧道,“下次直接问他就可以了,不要自己憋在心里猜。”
片冈纯一脸‘受教了’的样子,点了点头,跟柯南谈起非赤,“非赤是你们少年侦探团的团宠啊,它打游戏真厉害……”
池非迟端着两杯可乐出来的时候,片冈纯还在跟柯南喋喋不休。
“给。”
“谢谢,”片冈纯接过可乐,跟柯南一起说了谢谢,又突然问道,“池哥哥的妹妹……是灰原同学吗?虽然你们的眼睛和头发颜色都不一样,但表情好像。”
小孩子的世界很简单,片冈纯把所有同学回想了一遍,看着池非迟的冷淡脸,脑海里就冒出那个同样冷淡脸的可爱转生学。
肯定是灰原哀不会错!
池非迟无语应声,“嗯。”
柯南差点直接笑出声,收到池非迟凉飕飕的视线,决定不再妥协,回敬道,“本来就是啊!”
“Duang~”
池非迟给柯南脑袋上送了一个包,仔细观察。
柯南的头果然神奇,轻轻一拳都能起这么一大个包。
某人突然的暴力行径,把片冈纯吓得手里的可乐杯都差点摔在地上。
柯南摸了摸头上的包,半月眼道,“为什么又打我?”
池非迟很坦诚,“看不惯你幸灾乐祸的样子。”
柯南一噎,突然不想跟池非迟较真,对,他才不跟这种无理取闹还一脸理所当然的人一般见识,“那我们现在要去调查吗?”
池非迟点了点头。
“调查?”片冈纯不解。
“绑匪在车厢上贴了蜜蜂宅急便的印刷贴纸,可以作为一个调查方向,警方也在调查蜜蜂宅急便有没有车厢贴纸丢失,不过还没有消息,”柯南解释完,又仰头问池非迟,“我们要不要去调查一下相关人员跟印刷厂有没有关系?还是先去调查江崎小姐的不在场证明?”
他说让池非迟请客喝可乐,只是个借口,实际上肯定要叫上小伙伴偷偷去调查。
“不在场证明不用查了,”池非迟直接排除了一个选项,“既然对方有意陷害,很可能瞄准江崎小姐没有不在场证明的时间动手。”
柯南点了点头,又道,“印刷那种不一样的贴纸,肯定会引起印刷厂员工的怀疑,对方应该曾经在印刷厂工作过。”
“你们觉得她不是绑匪的同伙和杀人凶手吗?”片冈纯忍不住问道。
“不太像,”池非迟道,“不过没证据证明她清白之前,也有嫌疑。”
片冈纯想到自己之前质疑池非迟是看脸,有点不好意思,道歉的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来,只能转移话题,“对了,池哥哥,你之前说她不是那种厉害女人,是什么意思?”
“面对警方的质疑,没法有条理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再加上,身为继母,不考虑跟孩子之间的隔阂,觉得孩子不对就敢教训,”池非迟评价道,“总的来看,是个天真得像个孩子的女人,不像会耍心眼的人,就算耍心眼,也骗不了你老爸。”
其实江崎幸子可以不用教训片冈纯,作为继母,温柔对待孩子就够好了,教训孩子的不对,可能反而会让自己以后处境艰难。
不考虑那些,真的够单纯的。
武绝人寰 惊神变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喂喂……”柯南无语,“那样不是很好吗?说明江崎小姐是把小纯当自己的孩子看待,所以才会那么生气。”
“是很好,不过小纯的感受我懂,”池非迟语气平静又笃定道,“我父母分居那么多年,在我眼里,除了我母亲,其他接近我父亲的女人都是妖艳贱货。”
“妖、妖艳贱货?”柯南差点被池非迟的措辞呛到。
池非迟看柯南。
柯南敢说自己不会那么想?
柯南无话可说。
好吧,他承认,要是有其他女人黏上他老爸,他也会不爽。
片冈纯被池非迟的措辞惊得呆了呆,捧着可乐杯,喝口可乐缓了缓,“你们都觉得她不错吗?”
柯南迟刚想跟片冈纯分析,就听片冈纯说了一句。
“我也觉得她不错……”
柯南:“……”
(#-.-)
那干嘛要闹别扭?
“她对我很好,也很有耐心,”片冈纯往前走着,目光落在道路前方,“虽然我一直说她是冲着我爸爸的钱来的,但我知道,她并没有花我爸爸的钱,也一直在努力想得到我的认可,我只是害怕,我妈妈在我出生那年就生病去世了,我对妈妈其实没有多少印象,但我害怕有了她之后,爸爸就被人抢走了,我只有爸爸了,不想他也丢下我。”
柯南失笑,目光认真地对片冈纯道,“不用担心,你爸爸是不会被抢走了,永远不会!”
永远不会?
池非迟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杠了。
不管怎么说,江崎幸子现在是真心待片冈纯的。
片冈纯摸了摸自己之前被江崎幸子打过的脸颊,沉默了一下,似乎做出什么决定,停下脚步,转头看池非迟和柯南,“是不是只要抓住真正的凶手,她就能洗清嫌疑了?”
柯南一愣,笑着点头,“当然!”
调查顺利得一塌糊涂。
江崎幸子的履历很好查,网上就有,没有在印刷厂工作过,也没有亲属跟印刷厂有关。
另外,根据片冈纯所说,负责他父亲的公司财务刚毕业就进了公司,听说家里父母是国中老师,而且财务拿不到江崎幸子的耳环,也暂时不用急着查。
剩下的,就只有片冈家的司机北山悟郎了。
池非迟查了不少印刷厂的电话号码,在附近找了个电话亭,顺着从附近的印刷厂开始打。
“你好,我想问一下,北山还有没有在你们这里工作?北山吾郎,快五十岁了……没有吗?那打扰了。”
“你好,我想问一下……”
打了五通电话,在第五家印刷厂终于得到了线索。
池非迟挂断电话,对等在一旁的柯南和片冈纯道,“北山先生以前在印刷厂工作过,对方说他辞职去帮人做司机了。”
“那应该就是北山吾郎先生,”柯南摸着下巴思索,“可是现在没有确切的证据能证明他犯案……”
我有一枚合成器 夜影恋姬
那就老规矩,引蛇出洞!
柯南占用了电话亭,用变声器给北山吾郎打电话,“……是我,哼,在没有拿到我那一份之前,我是不会死的!……带上属于我的那一份,到之前关押小孩子的地方来,我会在那里等你!”
关押小孩子的具体位置,只有绑匪、绑匪同伙、柯南清楚,就连警方都只是留了个地址,还没有具体搜查过,如果北山吾郎带着钱到了那里,就能证明北山吾郎就是绑匪同伙,也是杀害绑匪的人。
而池非迟,也已经在一旁用手机联络了高木涉。
警方还要继续调查江崎幸子,根本不可能因为一句没有证据的话就集体跑过来,不过高木涉说了会跟佐藤美和子一起过来,有那两个人作证人也够了。
之后,池非迟带两个小鬼头,去跟高木涉和佐藤美和子汇合,提前去了绑匪关押柯南的废弃工厂,躲在一旁。
没多久,一辆车开到空地前停下,穿着工作服的北山吾郎下车,左右张望着往里走,压低声音呼喊,“吉泽!喂,吉泽?是我啊……”
“北山先生,”佐藤美和子带着高木涉从墙后走出,“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高木涉问道,“你到这个地方来做什么?”
人鬼疑云
池非迟见柯南跟过去,也带着片冈纯上前。
“做、做什么?”北山吾郎慌了,右脚往后退了一步,脸色僵硬,“没做什么啊……”
佐藤美和子在北山吾郎面前停下,似笑非笑道,“看起来你好像认识吉泽正嘛。”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