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偷香竊玉討論-第818章:仇恨讓人很痛苦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直升飞机停靠在小勐拉,根据路程计算,黑八的宅子距离小勐拉并不远,他就藏在小勐拉。
我从直升飞机上下来,看着几十辆车停靠在路边上,当我从飞机上下来之后,张北辰带着人立马就冲过来了。
但是都不敢靠近直升飞机,我艰难的走过去,我回头看着飞走的直升飞机。
当我离开寨子的时候,我发誓,我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抓到我。
张辉立马按着我的头,快速的把我带走,直接把我按到车里。
我没有通知别人,我只通知了张北辰,我知道,在缅国,只有张北辰能来接我。
车子开走之后,一路上,没有一个人说话,气压很低。
车子开到东方酒店之后,我们直接下车,张北辰跟我说:“去洗个澡,换一身衣服,我在办公室等你。”
我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张辉带着我去房间,来到房间之后,我直接去浴室,我打开水龙头,用冷水冲洗。
丑妃亦倾国:王爷休想逃 炫舞飞扬
冰冷的水,瞬间让我浑身颤抖,那种刺骨的真实感,让我很清醒的认知到,这不是做梦的。
我伸手按在墙壁上,我狠狠的锤了一下墙壁,妈的,我一定会干掉你的。
我洗漱好之后,出去换上衣服,出去之后,张辉就给我一根雪茄,点着了之后,我狠狠的抽了一口。
张辉说:“知道人在什么地方吗?我们带人,去灭掉他。”
我摇了摇头,我说:“他们在林子里,荷枪实弹,很难对付,我们如果杀过去,那等于是羊入虎口,得让他出来。”
张辉点了点头,他说:“这个仇,一定帮你报。”
我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来到了张北辰的办公室,我坐下来,端起来已经醒好的红酒,我大口大口喝起来。
在寨子里的那段时间,我并没有觉得很苦,对于物质要求,我并不看重,我只是痛恨,我被束缚。
我一口气喝掉满满一杯红酒之后,我觉得很爽,那种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感觉,真的很爽。
张北辰冷声说:“我希望,你不要跟冷天佑的儿子一样。”
我笑着说:“阿叔,你太小看我了,这一点挫折算什么呢?只要我能活下来,我就一定会让对方后悔让我活着。”
张北辰这才欣赏的笑起来,他说:“下一步,该怎么办?”
我立马问:“那天,我听到他们开枪了,有没有人受伤?”
张北辰说:“云泰祥的保安要救你,有几个人被打死了,这件事,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云泰祥的股价,三个跌停。”
我闭上眼睛,很不爽,三个跌停对于我跟张北辰来说,是巨大的损失,至少好几亿没有了。
我说:“余安顺呢?”
张北辰说:“她没事,这半个月,多亏了她,云泰祥的股价才稳住了,我已经安排人通知了,要不了多久,她应该跟你啊姐就到了。”
我点了点头,这个时候老马走进来说:“老大,人到了。”
张北辰说:“带他们进来。”
老马点了点头,我立马站起来,亲自走出去,当我开门之后,我就看到了凌姐推着余安顺进来了。
凌姐看到我,立马就跑过来,她一把搂住我,狠狠的在我后背拍着。
她咬着牙说:“我真怕,真的怕……”
我拍着凌姐的后背,我说:“没事,没事,啊姐,我没事,我还活着。”
凌姐立马说:“我去杀了那个王八蛋。”
我立马说:“会的,但是不是现在。”
我说完就看着余安顺,我走过去推着她,带着她走进去。
到了办公室之后,我就问余安顺:“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余安顺说:“云泰祥的股价,我已经稳住了,对于你被绑架的事,瑞城公检法都很愤怒,他们通过我表明,一定会让黑八付出相应的法律代价,而邢兵以及周天明都在为你奔走,云省经侦科以及公检法秘密成立了刑侦大队,准备将黑八这个地下钱庄给打掉,他们已经联系了缅国当局,并且得到了正面,且积极的回应,缅国当局答应,会给与执法权,两国将联手,侦办这次的案件。”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好消息,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这并不够。”
余安顺说:“对,黑八藏匿不出,就算是两地联合执法,也不见得能找到黑八,所以,还是得把黑八给引出来,这一次,你跟他接触,对他,有什么看法。”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我们所有的策略,都错了。”
听到我的话,所有人都很震惊地看着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张辉说:“利诱,达不到目的吗?”
我点了点头,我说:“黑八这个人,实在是太狡猾了,他深藏在深山里,用卫星电话操控生意,山里有武装,有农场,就算他一辈子不出来,也不会有任何问题,而且,他对于金融,完全不感兴趣,如果不是我们吸引到了他的女儿吴千钰,恐怕,我已经死了。”
张北辰冷声说:“真是个老狐狸,在潮起潮涌的大时代里,他能活过几个争权更迭,不是没道理的,现在看来,我们需要重新制定计划了。”
我坐下来,靠在沙发上,是啊,我们必须得重新制定计划,我实在想不到,到底该怎么把那个老泥鳅给引出来。
余安顺说:“我们,可不可以从吴千钰下手,既然黑八那么在乎他的女儿,我觉得,我们可以从他的女儿下手。”
张辉立马说:“对,我们绑了他的女儿,让他出来,如果他不出来,就杀了他的女儿。”
我摇了摇头,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黑八或许会出来,但是我不相信,黑八是一个会受制于人的人。
到时候,我们一定是一场血战。
张辉立马说:“那怎么办?”
我深吸一口气,心里有一个可耻的想法。
我说:“虎毒不食子,他黑八唯一在乎的,就是他的女儿,想要他出来,或许只有一个办法。”
所有人都看着我,很期待我的办法。
我说:“如果,我跟吴千钰结婚,举办婚礼,请他出席,我相信,有一定几率。”
张北辰立马说:“嗯,这个想法不错。”
所有人都点头,觉得这个想法确实很好,
但是,我并没有高兴,反而觉得良心很刺痛。
仇恨,真的让人很痛苦。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