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起點-第二百九十五章 小環納熱推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对于您自己的资质,您了解吗?您觉得您胜任艾希总裁这个位置吗?”
“您难道就不怕毁了艾希吗?”
“为什么靳总会忽然一反之前的态度,对您百依百顺,甚至把艾希拱手相让?”
“您和靳总之间,是否有所不为人知的约定,或者条约?”
夏岑兮也没想到,事态竟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周围这些记者,仿佛是从地里面钻出来似的,在她出现的一瞬间,就站在了她的面前。
“夏小姐,请问您是如何回应这些问题的呢?”
夏岑兮定了定神,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些人刚才的那些问题,她怎么听怎么觉得有些耳熟。
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对于外界所传的您是草包总裁,请问对于这个评价,您是怎么看待的?”
记者丝毫不害怕触及夏岑兮的底线,说话也越来越尖利刻薄。
夏岑兮的脸色微微发白,她的眉毛也紧紧地拧了起来,看着面前这一群人,只觉得浑身的怒火上升。她知道,管理公司会很困难,可是这一而在再而三的被质问,确实让她心头有些烦躁。
她的双眼到处观望,企图有机会远离这些人的包围。
“夏小姐,请您不要逃避我们的话题好吗?”
一个记者看出了夏岑兮的想法,毫不留情的喊了出声,顿时所有的记者也警惕了起来,担心夏岑兮会直接逃开。
“夏小姐,你要逃避问题吗?”
“是不是这一切都是真的?”
“您是否会选择放弃管理艾希?”
人群越来越嘈杂,夏岑兮忽然一顿,双眸慢慢的眯了起来。她周身的气质一下子冰冷,神情之中也带着冷淡。
“你们……”
忽然,有一个熟悉的男人身影,直接站在了他的面前。
“各位记者朋友,请安静一下。”
原本夏岑兮的心情格外的糟糕,在靳珩深出现的那一刹那,忽然安心。就好像,什么都松懈了下来。
她一脸的惊喜,根本没注意到靳珩深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刚才的靳珩深,费劲的拨开人群,才走到夏岑兮的身前。
当靳珩深看到网上开始有意无意的出现关于夏岑兮负面新闻的时候,他就已经警惕了起来,快马加鞭的赶到了这里,没成想还是晚到了一步。
看见夏岑兮被包围,在人群之中,他有些心疼,更是不容怠慢,冲了过来。
原本记者就因为能爆出关于夏岑兮的事情而激动,看到靳珩深的出现,众人的眼神里更是充满了贪婪的色彩。靳珩深都来了,这不是明天的新闻头条吗?
一个个的更是激动,话筒递的更是殷切:“靳总,请问这一次艾希出现的问题,您怎么看?”
“夏小姐作为您的妻子,是否承担的起您给予她的重任?”
这一次的艾希也是出自您之手。请问面对这样的现状,您的看法是什么样的?”
问题,蜂拥般的袭来。
靳珩深一身劲挺笔直的黑色西装,站在夏岑兮的面前,犹如一座坚定的大山一般,屹立不倒。
重生之金牌贵妻 如是如来
“各位记者朋友,容我开口。”他的话一如既往的简短,脸色依然是一贯的冷冽和狠绝。
“ 这一次艾希出现的事故, 我也已经听闻了,这对于艾希来说,确实是第一次遇到的困难,但具体来讲,并不算是打击性的。”他的唇角一勾,眼神中带着轻蔑。
“这样的小事故,对于艾希来说不值一提,也不值得各位记者朋友们这么大张声势的围攻。”
“所以靳总,您的意思是准备无条件原谅这一次夏小姐的过错吗?”
“你是觉得夏小姐给艾希公司带来的损失可以忽略不计,对吗?”
“对于夏小姐,您是否有着无脑的谦让和包容呢?”
“是否考虑过艾希集团其他员工的想法呢?”
听着靳珩深语气中有些袒护夏岑兮的意思,记者更是连珠炮一般的咄咄逼人。
听着他们的问题,夏岑兮一个头两个大。
她的心里也有一些捉摸不透,她实在不知道靳珩深这个时候出来说的这一番话,到底是意欲何为。
“当然不是。”靳珩深矢口否认之后淡淡回应:“无论错大错小,夏岑兮这么做,确实是损害了大部分艾希员工的利益,我不会无视这一点,当然也不会无条件原谅她的过错,更不会袒护她。”
“公司里出现事故,是每一项企业都会面临的考验,我也会在各位记者朋友以及媒体的多方监督下,认真指导夏岑兮度过这一次的危机,同样的将艾希建立的更好,走的更远。”
他语气中的意思十分明显,眼神也格外的深沉,分明是警告这些记者不要再打夏岑兮的主意,更别想着言语中伤她,夏岑兮的身边有他靳珩深,谁也欺负不得。
谁能听不出他语中的意思?几个记者也开始面露难色,他们这一次过来是拿了钱的,非要拿出点儿夏岑兮的负面新闻不可。
结果靳珩深这么一说,反倒让他们无从下口。
忽然,人群里钻出了一个尖锐的声音,语气中带着硝烟味。
“靳总,冒昧的问一下,您把艾希交给夏小姐的目的在何呢?夏小姐闹出了这一次事端,造成了损失不说,也因此连累了您的声誉。以您的能力,把艾希培养成第二个小环纳,是不成问题的,为何要多此一举?”
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到了这个记者上。
原本大家心里还想着谁敢顶风上去质问靳珩深,这么一看来,人顿时明白了。
这可是橙光日报里那个最不怕得罪人的狗仔记者。
靳珩深眯着眼睛,危险的看向了那个记者。
他也有所耳闻,这个人向来以说话冲出名,同样的,也得罪了不少企业上的人物。
以靳珩深向来的手段,是不敢有记者敢敢这么和他说话,这个人,也算是少见了。
他们两个人对视着,空气之中迸发着一种说不上来的气压。
靳珩深凌厉的眼光,扫过那个人。一直安静,不作回应,以至于所有的记者心里都没有底,担心他是在生气。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