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txt-第二百零二章 各自的決定 二合一推薦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瑞兹并没有理会阴魂不散的伊芙琳,对方以后自会有李珂收拾她,自己现在还做不到能够将她消灭的程度,因为她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能够消灭的。
除非人们同心协力,不然就算是大费周章清除了这个怪物的意识,她恢复自己的意识也不过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而自己也未必有那么多的时间了,他可没工夫把时间浪费在这个上面。
他现在必须去找自己的那个徒弟了,好好的和他算一下总账了。
“我只是选择了而一条没有你们的路。”
习惯性的紧了一下自己背后的卷轴,但是瑞兹却摸了个空,然后他就想了起来,在自己吸收了世界符文的力量的那一刻,他背后的卷轴就因为世界符文那强大的力量而被摧毁了。
所以他只能够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催动了自己的魔法,准备传送到他上一次见到自己徒弟,那个自称布兰德的怪物的身边。然而,就在他的周身闪耀着符文之力形成的火花,即将跳跃到另外一个地方的时候,一直在和自己逐渐苏醒的父母身边的女孩子,就突然跑到了他的身边,在他传送的一瞬间抱住了他的腿。
这是瑞兹没有预料到的事情,而在他传送到自己的目的地的时候,他也下意识的觉得这个女孩是被世界符文所蛊惑的,所以在女孩无辜而又紧张的看向他的时候,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按在了女孩的头顶。
他要杀了这个女孩,就是因为她对符文之力有所企图,就像千百年前一样。
但就在他要将毁灭性的力量从自己的手中灌入这个女孩的脑袋,让她变成灰尘烟消云散的时候,他却又一次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 的 次元 聊天 室
他已经不用这样做了。
“你跟过来干什么,德玛西亚人应该很讨厌魔法才对。”
他的声音多少有些沙哑,而女孩在听到他开口之后下意识的退缩了一下,但却还是紧紧的抱着他的大腿。并且用相当稚嫩的嗓音,说出了自己跟过来的原因。
“我爸爸和妈妈常说,受人恩惠就要报答!”
报答?
瑞兹不知道自己多久没体会到这种美好的情感了,但是他却清楚这并不是自己能够贪恋的东西,而是应该被摒弃的。多余的人际关系对现在的他而言毫无用处,只是影响他做出最终选择的拖累,而让这样一个女孩跟着自己,也不过是让牺牲的人更多而已。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我不需要你的报答,而且……你觉得你能够报答我什么?不要跟过来,不然我就杀了你。”
于是瑞兹只是冷冷的说出了这句话,然后就强行把女孩从自己的腿上拉开,将她扔在了草地上。然后动了动手指,就有一道半透明的圆柱形屏障将小女孩关在了里面。而他做完这一切之后就直接转身就走,一点都没有犹豫。
“这里是德玛西亚的要道,用不了多久,巡逻的德玛西亚士兵就会发现那个女孩,然后她就会被接走。”
瑞兹是这样想的,根据以往的经验也应该是这样的,但是……
他在道路的拐角处,看到了一排排的稻草人。
……………………………………………………
“事情不能够这样想,亲爱的。而且这不一样,我们可是……啊,算了,反正你是做大事的人,不是吗?”
莎拉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看着正在安抚物理层面上炸毛少女的李珂,一边说着自己的事情。
“我也不想的,但是看到她们受苦也不是我想要的事情,所以你暂时帮我照顾他们可以好?还有希维尔,你也帮忙怎么样?”
一边抵挡着奈德丽变成豹子朝自己挥爪子的动作,李珂一边对着自己家的两个女人请求着。只是很久都没看到李珂,被他接过来之后就又要被他扔到一边,然后还他摆脱照顾他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两个野女认的希维尔,则是笑着抱起了自己的胳膊。
“……这件事上,我更愿意听莎拉小姐的。”
但是她低估了李珂决定一个人离开的决心了。以往都很好说话的李珂直接替两个女人做出了决定,决定将奈德丽和正在玩花盆里的花的妮蔻扔给她们管理。然后他就直接搓起了奈德丽的猫头,让刚刚还在用爪子挠他脸皮的奈德丽的世界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好的,那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了,奈德丽你也给我乖一点!没看你的家人过的都很开心吗?!”
李珂说的是那些正静静的观赏者瓢泼大雨,并且安静的啃食各种肉类的美洲狮们。这些大家伙们在被李珂警告过不许伤人之后就一直很老实,在食物的攻略下更是十分迅速和‘无奈’的接受了自己以后只需要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生病有人看,受伤有人医的米虫生活。
也就是觉得这样的生活太过堕落的奈德丽会觉得不妥,所以才会有对李珂亮爪子,想要回到丛林的想法。
“至于不带上你们,则是因为我的战场已经不适合还在大地上生活的人类了……等等……”
一直在搓猫头的李珂还打算给自己的翅膀们解释一下自己不带着她们的原因,然后他就猛然在皮城感觉到了一阵他十分熟悉的气息,那种高洁又堕落,狂乱又安静的气息。
“……你们在这里等着。”
毫不犹豫的冲天而起,李珂迅速的赶向了自己察觉到的气息的位置,全因为这气息让他迅速的想到了一个造成眼前这一切局面的人。而来到皮城的这个人虽然不是自己想要找的那个人,但是他也毫无疑问的是亚托克斯的同族!
只是当他迅速的飞到了自己所感知到的气息的所在的时候,他却并没有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子看到满地的尸体,他只看到了一个静静的站在新树立的雕像前方,看着那些刚刚篆刻出来的纪念碑文,和那些还在雨中狂欢的民众们默默无言的黑袍人。而当李珂在无数民众的欢呼声中落在他面前的时候的,这个黑袍人也看向了他,露出了那相当苍白的面容。
“你好,我们的……救世主。”
对方看上去相当的坦诚。
“你是暗裔?那为什么到这里来寻死?亚托克斯派你来又到底想要做什么?”
李珂和那个黑袍人一边向着现在还在翻涌的海边走去,一边询问着这个自己并不知道叫什么的暗裔。而黑袍人却没有一点性命不在自己手上的意思,而是很坦然的跟着李珂前进,并且笑了出来。
“是的,我是暗裔,但却并不是亚托克斯派我来的,而是我自己来的。我只是想要看看他选中的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又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才拥有这种能够让我们复苏的力量……而现在看来,就算你并不是生在这个堕落的时代,而是在恕瑞玛,你的功绩也足以让你踏入飞升者的行列了。”
李珂可以看到他那苍白的面容在这一刻露出了一个相当阳光和温和的笑容,而这笑容和他那苍白的面容也根本就不匹配。
“而且,您不猜一下我的名字吗?亚托克斯可是说过,您是知道我的名字的,而且是最早知道的。”
这个暗裔摊开了自己的手,看样子很期待李珂说出他的名字。李珂却皱了皱眉,他很确定自己不认识眼前的这个暗裔,但如果亚托克斯觉得他知道的话,并且是对他们而言最早知道的那个的话,他能够想到的也就是那个英雄了。
以反向q在英雄联盟的历史上留下大名的某个英雄。
“维鲁斯?”
黑袍人显然对李珂的回答相当的满意,他非常高兴的笑了出来。
“嗯,维鲁亚斯,亚维鲁斯,维鲁斯亚……直接叫我维鲁斯都可以,毕竟现在亚托克斯已经不在我身边了,我也不用迁就他那卑劣的审美,非要在名字里加个亚字了。”
“所以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李珂有些搞不懂这家伙的想法了,明明身上的气息是接受过亚托克斯从自己身上盗走的力量的,但是却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一点打架和搞事的意思都没。
“我只是来看看将我们的理智从深渊当中唤回来的人会抱有怎么样的想法,又会对我们塑造,但是却又毁灭的世界做些什么。而且听说你要做飞升血脉的女婿了,所以我还想看看你是怎么振兴我们曾经保卫的飞升血脉的……顺便看看现在的凡人的世界。”
维鲁斯的语气当中充满了一种调侃的意思。
“不然你以为我们是来作什么的?复仇吗?对凡人复仇?为他们在天神的帮助下封印了我们而复仇吗?”
李珂点了点头,暗裔都是不折不扣的疯子,并且会因此复仇,这点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
“是的,因为正是出于这样的想法,那个曾经破坏了我的生活,让我不得不提前结束我的计划的家伙,才会做出这些种种的恶行。而且如果你不渴望复仇的话,你的身上,又怎么会有我的力量呢?”
这才是李珂和他废话到最终的原因,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一部分力量在维鲁斯的体内,自己只需要操控这股力量,就能够在短时间操控维鲁斯的身体,并且控制这些力量产生别的变化。他能够在一瞬间就将其制服,所以他才会心平气和的和他说话。
“啊,这个啊,其实您应该也猜到了吧,如果我们想要复仇的话,其实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杀了自己。”
维鲁斯的表情又变得黯然了起来。
“我来这里的目的也是因为这个,解救者啊,在您的力量下。现在的我们已经不再是不死的武器,而是能够被摧毁的造物了,我们已经不再不朽。所以,如果我真的想要复仇的话,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自己的箭扎穿自己的心脏。”
他说完之后,就转过身,看向了在大雨的作用下浪涛十分汹涌的大海,看着它被毁灭过一次而留下的伤痕。
“我们的一切罪责和憎恨其实都是咎由自取,如果不是我们的内心被我们那卑劣的欲望所控制,我们又怎么会落到现在的地步?如果想要复仇的话,我们其实也只能够找自己来复仇,因为是我们自己没能够控制住自己,才召来了这样的惩罚。”
他的言语再次撕裂了李珂对暗裔的印象,只是维鲁斯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自己的基地,如果仅仅只是为了看他,并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的话,也未免太奇怪了一些。
“亚托克斯他留下了很多东西在艾欧尼亚,为了报答他唤醒我们的恩情,也为了报答您给出的力量,所以我才会冒着被您杀死的风险来到这里,并且在您展现出改天换地的伟力之后,仍然挑衅一样的出现在您面前。”
维鲁斯的话语当中没有半点的虚假,他在拉亚斯特离开之后,他也离开了复仇的暗裔们,来到了李珂所拥有的城市,并且打算等到李珂回到这个城市。只是他没想到自己还没等几天,李珂就回来了,并且在他的注视下完成了一系列的壮举。
而这也坚定了他和李珂见一面的决心。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亚托克斯会直接选择这样的一条道路,诚然,就连他也觉得自己活着是一件错误的事情。但是对亚托克斯这个人千万年前的表现而言,那就是不正常的,因为他是不一样的,在飞升者当中他都是最尊贵的那一批,是他们的领袖。不会像他们这样子,为了个人的荣誉而选择自杀才对。
他会第一时间站出来,帮助阿兹尔重建帝国来赎清自己的罪孽,更不可能和虚空生物同流合污,喊着毁灭世界的口号,带着那些想要死去,但却又不想自杀的暗裔打上星界,去找众神的麻烦。他不可能做出这种会威胁到他的家园的事情,也不可能和让他们变成这个样子的虚空合作。
众神纵然可恨,但是虚空才是他们真正的仇人,维鲁斯不相信这种连他都能够看出来的事情,亚托克斯无法看出来。
更何况瑟塔卡可是因为虚空而死在他的面前,他的怀里的!
无论从任何的角度来看,亚托克斯和虚空合作,都是一件绝无可能的事情。
“听起来你是想帮我?所以你到底想做什么?”
李珂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维鲁斯的诚意,但是这太诡异了一些。
“我会告诉您艾欧尼亚发生的一切,并且帮助您统一艾欧尼亚。但还请您在这些达成之后暂且留下我的姓名,让我能够找到我的姐妹……”
维鲁斯看向了李珂的眼睛,没有把自己最后的话说出来。
……并帮助您完成亚托克斯的期望。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