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這是我的星球討論-第二百零三章 小狐狸在郊遊展示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这是我的星球
一场纵横星域的战争,一场三个太清之间的博弈——如果被所有人轰的嫩魔也算的话。
再灿烂激烈的大战也有落幕之时,一切繁华归于平息。
公孙玖回到银河战舰,将士们都才刚刚从放逐之中挣脱,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事实上刚才的战斗说来很久,真要按人类的计时,大概连三分钟都没过。
泽尔特被冰封放出的战舰已经提前在女皇脑控中撤退,人类战舰也到了返航之时,继续呆下去已经没有半点意义了。
舰队浩浩荡荡返航中,人们的气氛却有些小怪异。
人们只知道元帅身边出现了夏上尉和凌墨雪,据说是他俩出现击退了暗魔,救了大家……
没有人知道这俩是怎么能穿越到战舰内部帮大家击退暗魔的,但事实就是被暗魔侵入放逐之后,大家醒来完好无损。元帅说是夏上尉救的,那就是夏上尉救的呗,或许之前夏上尉在其他隐蔽舱室里埋伏呢,本来就是元帅的“随身参谋”,有秘密任务很正常,没啥好较真的。
将士们对于拯救了舰队的夏上尉和凌公主致以了最高敬意,但两位功臣并没有享受尊崇,而是躲进了休息舱里。
大战累了,需要休息,大家理解。嗯。至于为什么他俩用一个休息舱……人们目光偷偷瞟着元帅,元帅面无表情,只是安静地站在指挥室,低声道:“我当罪己。”
不知内情的人们也没觉得元帅需要罪己,虽然判断出现了失误,可这不是赢了嘛?大获全胜来着。
返航途中惯例一片欢腾喧嚣,公孙玖却无法融入大家的喜悦里,心情有些低落地回了自己的舱室。
夏归玄和凌墨雪就在隔壁。
不知道他们此刻在做什么……也不知道夏归玄在这场战中有没有吃亏。公孙玖的脑海中反反复复回荡的,依然是在漫天雷霆之下,那紧紧护住自己的臂膀。
以及最后的关头,他挡在身前,徒手接住了战舰的炮弹。
他是为了凌墨雪,放弃了很多……
但有没有一部分也是为了他公孙玖?
可能有……之前那样的搂抱,他很可能已经发现了一些什么……
他救的不仅是凌墨雪,很可能还为了小九。
凌墨雪以为只有她知道主人对道途的追求,其实小九也知道,知音从来是相互的。
此时两个女人心思相同……她们此前真的没有想过,看似把道途置于一切之上的夏归玄,居然会毅然放弃红月,也放弃了对敌人的追杀,只为了一个“女奴”,和一个连真面目都不愿示人的“游戏中的砲友”。
那本来不是随时可以放弃的东西吗?女奴是人吗?游戏中的虚拟砲友是人吗?尤其对于一位高高在上的神灵而言?
可他连考虑都没有考虑,选择的是她们,不是红月,也不是杀敌。
他能放弃曾经最重视的东西,那我呢?公孙玖看着战舰的钢铁之壁,看着床头闪烁的三维星图,眼神渐渐迷茫。
惊仙 青官
…………
此时的隔壁。
夏归玄赤着上身靠在椅背上,手中托着那个化石红月出神,也不知道是在研究还是在神游。
凌墨雪就安安静静地站在他身边,小心地挑了一些药膏替他涂抹。
他受了些外伤,主要是最后时刻导致的——在最后的刹那,夏归玄爆发了全力,切入两颗红月的能量爆发最中心,切断了两颗红月之间的所有关联,禹王鼎硬生生虎口夺食把小红月带走了。这当然是冒险之举,他的法衣没能完全挡住伤害,有些破损,然后伤到了体表。
但也仅止于此,只是外伤,看着有点血肉模糊的惨样实际没有大碍,以他的药物,基本上是涂上去不到几分钟就能痊愈不留痕,肩头有一道最深,估摸着要养大半天,也就这样。
純良
这个救人杀人夺宝的三选一,全力之下是可以三选二的,只不过更危险,也很难达成完美。比如大红月跑了,只得到了小红月,不知道够不够……算是选了一点二五?
其实夏归玄自己心中很满意了……哪怕这颗小红月没到手,他都不后悔。
武意凛然
只需要看见身边小女奴柔情似水的眼眸,好像就够了……
何况红月还是到手了,真要研究内里的乾坤,有这个小的已经够了,因为他贪的不是得到宝物本身,而是通过这玩意研究原理和探查更后面的秘密而已。
不过这一刻他没在研究,神念已经穿梭到了苍龙星,附在给殷筱如的项链上。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不知道胧幽寄存在商照夜魂海的善魂,会被怎样影响,是否对殷筱如不利?
一看之下倒是放下了一半担心。
胧幽大概也没觉得殷筱如有什么重要性,除了是夏归玄的女人之外,殷筱如对苍龙星和神裔而言,目前确确实实毛用都没有,就是一只打酱油的小狐狸。
现在又不能远程夺身,那害殷筱如干嘛,有任何意义吗?
没有。
恶念不是混乱,行事也是有非常明确的目标的,没意义的事不做。
所以殷筱如正在狐族小宫殿里,趴着吃果子,吃得肚子圆滚滚的,辛苦地呻吟:“商姐姐,商姐姐……”
没人理她,商照夜不在,周围几个小侍女不忍目睹地转过了脑袋。
以为来了个号称是来观察族群情况的公主,结果除了吃就是睡,比人家来旅游的过得还舒坦,你真的是来看族人们的迷茫生活的吗?
超級 直播
我们本来没那么迷茫,你来了我们更迷茫了。
怪不得狼牙长老私下里暴论:“公主脑子坏了,大家散了吧。”
据说狼牙长老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等死了。
殷筱如呻吟了半天没人理,终究还是有个小妹妹看不下去了,小心地上前:“公主,商祭司有事出门了,不在宫中。”
看似圆滚滚的连起身都难的殷筱如闻言忽然顿了一下,确认了一遍:“她出去了?不是刚才还在的吗?去哪了?”
小姑娘道:“不知道啊,刚才是还在的,忽然就消失向北去了。”
圆滚滚的殷筱如一咕嘟爬了起来,眨巴眨巴眼睛:“狼牙长老何在?”
过不多时,狼牙被请入宫中,面无表情道:“公主有何吩咐?”
“带我去看各处神裔底层,我要看最底层。”
“……之前商祭司不是这么提案过,公主说自己远来劳顿,想睡觉?”
“我现在忽然想看了不行吗?”
“行。”狼牙无奈道:“但商祭司不在,公主出门不太方便,不知道魂渊那厮会有什么想法……”
“魂渊只要不是个二傻子,哪里敢动我,不怕我家sindy弄死他?”
狼牙:“……”
殷筱如神色冷了下去:“狼牙长老不想奉我为主,莫不是暗中投了魂渊?”
狼牙脸都绿了:“公主说哪里话来!这便去,这便去!”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商照夜勤勤恳恳的辅助,殷筱如却只贪玩,商照夜不在的时候,殷筱如却心血来潮要真去视察了。
殷筱如低头轻抚项链,眼里有些笑意。
当然是因为我和sindy一个想法……母亲残魂会在商姐姐魂海里温养,这是一件没解的谜,在搞明白这个谜团之前,一只混吃等死的小狐狸才安全啊……
至于商照夜现在去了哪里……
如果猜得没错,偷袭人类去了,早就说了,我是一只聪明的狐狸。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