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我的丹田有饕餮 txt-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內亂者竟是他推薦


我的丹田有饕餮
小說推薦我的丹田有饕餮我的丹田有饕餮
那个邪恶的修士的脸,跟半空当中的柳树,两个人慢慢的重合到了一起。
黑衣剑客此刻是在顿悟的状态当中,柳树自然无法发现对方看的东西。
陈凡立刻就意识到了,对方修行的那个法门跟自己身上的法门是同一门。不仅如此,这个邪恶的修士,估计就是遗忘了记忆的柳树。
“天底下修行灵魂力的修士那么多,为什么一定会是柳树呢?”陈凡心中顿时就百味杂陈,对方在这条修行之路上帮助了他太多。
如果没有柳树来帮助他的话,他早就已经死在了很多的地方。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人族内乱的始作俑者竟然是身体当中的那个灵魂。双方之间是亲密无间的伙伴,这一切真的让他觉得这个世界太诡异了。
历史的更改者竟然出现在自己的旁边,如果那个家伙没有失败的话,说不定全世界的人族都会死在他的手中。
不管黑衣剑客内心是何等的惊讶,但是历史的车轮继续朝着前方慢慢的滚动着。
陈凡就默默的观看着这一切,人族的内乱很快就引发了天下的大乱。
灵魂力修士成为了众矢之的,无论在任何地方,他们都会遭遇到其他修士的屠杀。最终经历一场巨大的战斗以后,那个可怕的修士终于死在了其他人族的手中。
但是这一门法诀,也是彻底的消失。
魔族意识到了人族的内乱,他们知道此刻是出手的最好时机。
那帮人族进步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在几十万年以前他们还只不过是妖族的食物而已,但是过了这几十万年的功夫以后,除了少数的神兽以外,所有的妖兽都已经被他们屠杀殆尽了。
也正是因为这一场内乱,人魔大战发起了激烈的战斗。
许多的大罗金仙陨落在这一片战场上,双方之间最终战了一个天昏地暗,最终双方签订了协定。
人族就开始了自己休养生息的生活,直到黑衣剑客慢慢的从大千世界崛起,然后来到这方世界当中。
“原来过去的历史,这么的动荡。”
陈凡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他忽然觉得看到的东西实在是太过于震撼了。刚才的信息量太大,让他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都市拣宝
柳树意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朝着自己亲密无间的伙伴问道。
“你刚才到底看到了什么?为什么吓成这个样子?”
陈凡听到了柳树的话以后,脸上的表情顿时又抖动了一下。柳树这个家伙竟然是造成人族内乱的始作俑者,他现在都怀疑对方的记忆到底是不是缺失了。
不过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就觉得对方应该没有必要害自己。
双方之间这么的了解,如果过去那一切都是假的话,那真的是无比的荒谬。
“柳树,有一件事情我需要跟你说一下,我希望你能够做好心理准备。”
陈凡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声音无比的低沉。
柳树意识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他只不过是一个缺失了记忆的残魂罢了。度过了历史的长河以后,他来到了这个全新的世界,只不过他现在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有什么事情你直说吧,难不成你看到了什么东西不成?”
柳树一脸笑着说的,他并不觉得对方能够说出什么让他觉得震撼的消息。
实际上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他觉得震撼的,修炼灵魂力的修士只有两个人,她还能够因为怎样的事情而觉得意外呢?
“你知道过去人族内乱的原因是什么吧?”陈凡缓缓的问道。
“我知道啊,不就是一个疯狂的家伙想要吞噬其他人的灵魂,导致这个世界彻底的乱了吗?”
柳树说完了这句话以后,他就看到了黑衣剑客脸上令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的表情。
贤妻的复仇 鎏歌
对方看到他的表情完全的变了,就像是看待一个极度惊恐的事物一样。
柳树脸上的笑容也是缓缓的凝固,他嗅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味道。
“你想说什么?难道我跟那个家伙有什么关联吗?”
柳树意识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喉咙相当的干涩,等到他将最后几个字给说出口的时候,仿佛将他身上的力量全部都给用完了。
“没错,我在我的记忆当中看到了。刚才我回顾了人族的历史,那个家伙的脸跟你是一样的。”陈凡这句话就像是一道惊雷一样,柳树意识的灵魂都开始有些发散,仿佛要被这句话给劈散了。
“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吗?”
柳树意识忽然有一种窒息的感觉,虽然说他现在已经获得了一个身体,但它的本体依旧是灵魂体的状态。
他根本不可能感受到窒息的感觉,但是在这一刻,他发现自己想要说话都是无比的困难。
“没错。”
陈凡还是瞪大了眼睛说道,他都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错了。是刚才的那一切是那么的真实,况且那个家伙修炼的就是吞灵诀!
“我用我的灵魂发誓,如果我还残存过去的这段记忆的话,我立刻魂飞魄散!”柳树意识额头出立刻飙出了一道绿色的血液,这是属于他的本源精血。
如此的誓言,沾上了本源精血以后,整个人还是屹立在原地,没有任何的波动。
陈凡悬着的心立刻就放到了肚子里。
他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担心对方是不是在隐瞒自己一些东西,但是从眼前的情况来看,他的确是想多了。
柳树意识额头上也满满的是冷汗,他都不确定自己的脑海当中有没有一些残缺的记忆。我刚才他如果不立这个誓言的话,相信自己的主人是不会相信自己的。
在这个世界上,谁活下去都不容易。
“没事,一切都过去了。”
陈凡用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他都不知道现在该说些什么,只不过他内心觉得相当的疲惫。
柳树意识也是点了点头,他将自己的本源精血给逼出来,对于他本人来说也是非常大的损耗。
只是他想象不到的事,他过去竟然是那个身份。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