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
有了金主爸爸的支持,法兰西革命运动再次高涨了起来。苦难的生活,为革命思想传播提供了生存的土壤。
不等法国政府做出反应,一场声势浩大的反战、反饥饿运动从巴黎开始,迅速蔓延到了全国。
如果有人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当初最支持这场战争的人和现在最反对战争的人,居然都是同一波人。
人还是那些人,唯一发生变化的就是大家脸上增加了许多岁月的痕迹。看得出来,这一年多来大家的日子都不怎么好过。
原本以为秋风扫落叶的战争,结果演变成了一场国力消耗战,大量的法兰西小伙走上了战场,其中也包括他们的亲人。
要是战场上不断取得胜利也就罢了,偏偏现在的结果是法军不断溃败。苦难的生活,加上对亲人的担心,迫使大家不得不站出来反对战争。
如果没有发生意外的话,等停战条约签订后,对停止条件不满,跳出来要求惩戒卖国贼的还会是这一波人。
只能说拿破仑四世政府不走运,碰巧赶上了法兰西思想最混乱的时代。
就在革命运动风起云涌的时候,1891年9月1日,罗马爆发大规模起义。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反法起义,这次起义的领导者变成了贵族、传教士。
墙倒众人推,眼瞅法国人就要完蛋了,早就对法国人不满的意大利地方实力派终于拿出了实际行动。
起义一开始就策反了守军中的意大利士兵,又有教会做掩护,里应外合之下,起义军很快就夺取了罗马城。
起义成功后,作为宗教领袖的教皇利奥十三世,在梵蒂冈发表了《反侵略宣言》,号召全体意大利民众起来驱逐法国人。
收到消息后,弗朗茨第一反应就是意大利独立运动的高潮来了,没有任何犹豫当即下令分兵向南出击,支持意大利的民族解放运动。
……
凡尔赛宫,不断恶化的局势终于把拿破仑四世逼到了悬崖边上,到了必须要做出选择的时候。
陆军大臣路斯基尼亚:“随着罗马地区的沦陷,意大利局势糜烂已成定局,眼下我们没有足够的兵力投入意大利收拾残局。
陆军部建议暂时放弃意大利地区,退守阿尔卑斯山脉,收缩兵力回国进行本土保卫战。包括陷入焦灼的都灵守卫战,也没必要继续下去。”
事实摆在眼前,曾经是大法兰西帝国无限荣光的意大利,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泥潭。继续陷在里面,除了白白消耗国力外,没有任何价值。
从军事上来说,退守阿尔卑斯山脉无疑是最佳选择。法兰西可以用最少的兵力保障南线安全,然后将省出来的兵力投入到其它战场。
军事上最佳不等于政治上也是最佳。某种意义上来说,法兰西放弃了意大利地区和直接认输没有多少区别。
丧失了意大利地区过后,法兰西的虚弱就完全暴露了出来,可以想象反法同盟肯定不会放弃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
那些原本出工不出力,只是凑数的国家,此刻也会争先扑上来,从法兰西身上撕下一块肉。
知道归知道,却没有人反对。大家都清楚,现在的问题已经不在是否要放弃意大利地区,而是该如何进行善后。
扫视了一眼众人,拿破仑四世缓缓说道:“嗯,就陆军部的计划实施吧!
看样子奥地利是准备复立那些意大利邦国了,后面该怎么做,你们应该知道了吧?”
“陛下,请放心。我们会妥善处理的,不会给敌人留下……”
见拿破仑四世的情绪不高,似乎有些不耐烦了,路斯基尼亚的话戛然而止。
不用说也知道,自然是搞破坏了。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复立的意大利邦国都会是法兰西的敌人。趁现在还有机会,自然要削弱这些潜在敌人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法兰西破坏的越狠,战后需要的重建经费就越多。意大利各邦国自然是没钱的,麻烦又落到了奥地利头上。
至于法兰西战后遭到报复,开玩笑,好像现在不干,敌人就会手下留情一样。
战争爆发以来,法奥两国暗地里接触了好几次,都没有能够达成一致,要不然战争早就结束了。
真以为法兰西就头铁,不见棺材不落泪。实际上,还不是奥地利条件太苛刻,让巴黎政府无法接受,才硬挺到了现在。
然后,大家无奈的发现,战争这玩意儿真拖不得。随着法军在战场上的不断失利,奥地利的条件也变得越来越苛刻,双方的底线差距那是一个大。
如果维也纳政府肯让步,用半年前的停战条件,不,就算是用三个月前的停止条件,拿破仑四世都会一口答应。
没办法,半年前的停止条件,奥地利就要求法兰西放弃法属非洲,中欧恢复到战前边界线,并且支付一定的战争赔款。
法军都没有战败,法属非洲大部分都还在法军手中,这样的条件巴黎政府自然无法接受了。
三个月前就不一样了,法属非洲已经无法满足奥地利的胃口,不仅增加了巨额战争赔款,同时还要求法兰西放弃意大利地区。
这种丧权辱国的条件,巴黎政府自然不敢答应。结果还没反应过来,法军在前线就迎来了两次会战失败,紧接着俄、西、瑞三国也被奥地利拉上了战车。
再接触奥地利的条件就更过分了,不仅有之前的条件,还向法兰西的本土提出了领土要求。
并且,还不是一星半点儿。不光奥地利要收回神罗故土,四周的邻居也要跟着分一份。
没得说,这种让法兰西小一圈的条件,拿破仑四世要是敢答应,凡尔赛宫一准要换主人。
首相特伦斯·布尔金:“陛下,那些家伙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一个个都深居简出,有些人甚至离开了巴黎。
还有革命党突然活跃了起来,最近发生的多起罢工、暴力事件中,都有革命党的影子。
仅革命党的力量,还没有能力策划这么多行动,这背后肯定还有其它实力在支持。
有能力、又有动机干这种事情的,也只有他们。如果我们再不采取行动,他们恐怕就要动手了。”
看得出来,特伦斯·布尔金对财团非常的忌惮,就连议事的时候都用代指。
没有办法,上一个公开主张打压财团的政客,现在坟头都已经长草了。
这里面还有拿破仑四世的责任,亲政的时候忙着夺权,被财团给利用了,政府中那帮主张打压财团的派系被边缘化了。
等拿破仑四世反应过来的时候,主张打压财团的政治力量已经在财团的金元攻势下土崩瓦解。
没有办法,政客的节操就是这么高。拿破仑三世时代,有一位强势的皇帝压着,敢向财团靠拢的政客都回家种地了,想要在官场上混就必须仇视财团。
“一朝天子一朝臣”的说法,在欧洲大陆或许夸张了一点儿。但是拿破仑四世不是正常皇权更替,中间有一段时间是大臣摄政,波拿巴家族又无人把控大局,亲征后发生权力更替是必然的。
年少气盛的拿破仑四世,政治手腕远没有现在成熟,波拿巴王朝又没有厉害人物辅助,不可避免的被人钻了空子。
这一点和崇祯有些类似,只是忙着夺权,忘了维持政治派系之间要平衡。
不过拿破仑四世政治手腕还是要强一些,后期的政治斗争中,又不动声色的扶持出了嫡系政治力量。
要不是中途爆发了大革命,没准财团就被他慢慢给玩废了。毕竟财团只是资本家因为利益报团形成的,同样也可以因为利益而分裂,本身的凝聚力就非常差。
犹豫了片刻功夫后,拿破仑四世点了点头:“准备发动吧!到了现在这一步,我们也只能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