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桓振渐渐地冷静了下来,狂暴的喘息之声,也渐渐地平息,他看着卞范之的脸,正色道:“老卞,还是你厉害,要不是你劝,我差点犯下大错了。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看管这两个家伙,然后跟刘毅讨价还价?”
卞范之点了点头:“刘毅前一阵在湓口的时候抢了司马德文的老婆,看来是有意以后扶立司马德文,取代司马德宗,他和刘裕终将会争权夺利,我们就是要利用这一点,在北府军中制造内讧。”
“只要你现在把姿态放低,可以自去大楚的帝号,改侍奉晋帝,然后跟刘毅议和,以送回司马德文为条件,让他撤兵,荆州继续留给你,加你为荆州刺史,袭南郡公,如此一来,你可以名正言顺地继承先帝的大业,假以时日,荆州人心收服,等北府军内讧,就可以趁机起事了。”
桓振若有所思地说道:“你的意思,是把司马德宗这个傀儡皇帝抓在我手上,而司马德文放给刘毅,让刘毅找机会去行废立之事,引发北府军内讧?然后我再出兵收拾他们?”
卞范之微微一笑:“那个刘毅现在的女人,前大楚皇后刘婷云,为了保命一定会极力促成此事的,就算他们不会马上打起来,但只要心生嫌隙,就无法形成合力,至少刘毅会把带着司马德文回建康看得比跟我们继续打下去还要重,再说有皇帝的诏书在,北府军也有退兵的理由。只要给我们半年时间,就可以收拾因为失败太快而一时失散的人心,再用北府军,京口佬们杀害五岁孩子这样的暴行,拉起荆湘父老的仇恨,一句话,只要缓过这半年,那至少我们还可以跟以前一样,雄居荆湘,待机再起!”
桓振咬了咬牙:“就按你说的办。”
他转过身,直接就向着殿外走去:“老卞,这里就交给你了,我不想对着那两个家伙下跪行礼。”
卞范之轻轻地叹了口气,看着桓振离去的背影,喃喃道:“你真的能力挽狂澜,让大楚逃过这一劫吗?”
巴陵城外,北府军营。
帅帐之中,刘毅将袍大铠,正襟危坐,两侧的北府诸将个个盔明甲亮,正前方的地上,摆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刘藩站在人头的后面,面带得色:“这颗首级,是末将亲自砍下的巴陵守将王稚徽的人头,加上前一阵偷袭寻阳的那几个桓氏旧党,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骚扰大军后路的这些桓楚旧部,终于给肃清了。”
可是帐中的人,没有一个面露笑容,个个眉头紧锁,愁眉不展。刘毅向着刘藩使了个眼色,说道:“你做得很好,刘藩,暂且退下吧,这里还有重要的军机要商议。”
当刘藩捧着王稚徽的首级,退出大帐后,何无忌长叹一声:“希乐,我早就说过,不要在后面这些小贼身上浪费时间,大军早点去江陵,保护陛下,可你就是不听,你看现在怎么样,巴陵是拿下了,可是最重要的江陵却丢了。连陛下兄弟都重新落入贼手,万一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你我可是万死也难赎罪啊。”
刘毅冷冷地说道:“我哪里没派兵去了?道规不是坐船出动了吗?可是江上刮西风,舰队三天不能前进一步,这是天意,非我人力所及。我不可能在后面的残敌没肃清,巴陵和夏口的粮仓安全无法保证的情况下,就弃舰登陆,无忌。江陵这样的坚城,有数千守军,居然给几十个贼人夺了下来,这种事谁能想得到?就算是寄奴在这里,只怕也不会做得更好!”
刘道规咬了咬牙:“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们得尽快出击,夺回江陵,迎回陛下才是。不然的话,荆州的人心有可能再次倒向桓振。现在他每天的兵力都在增加,拖得越久,对我们越不利。希乐,请让我带兵为先锋,这次,我走陆路出击!”
何无忌的眉头一皱:“道规,你上次当过一次先锋了,这回无论如何也应该轮到我,这个桓振,当年在戏马台时就差点要了我的命,我等了这么多年,就是要找一个向他亲自报仇的机会,这次,谁也别跟我抢!”
赵毅,羊邃,赵伦之等人的声音在下面跟着响起:“我等愿随无忌出战。”
刘毅微微一笑:“无忌,你肯领兵出击,自是最好不过,只是你最好稍稍等个几天,我已经派信使传令,让归顺我们的南阳太守鲁宗之,亲自率军南下,夹击江陵。你最好等鲁宗之来了,再一起行动。”
何无忌恨恨地说道:“这个鲁宗之,多年来可是桓玄的忠实旧部,当年他在前秦当兵时被俘虏,还是桓玄在拍卖场上救下他,以后让他为雍州刺史,招纳关中流民,可以说是桓玄的左右手,他看到桓玄败亡后,迫于形势而归降我们,但现在桓振又重新夺江陵,这鲁宗之没准会再次反水,再说了,我们现在有数万精锐,桓振就算兼并了江陵守军,也才几千人马,远不是我们的对手。又何必要分功劳给那鲁宗之?”
刘道规的眉头一皱:“无忌哥,不可大意啊。现在的桓振部下,都是伪楚的铁杆死忠,与桓玄那时候的人心思离完全不一样,他们现在已是哀兵,如果我们战事不利,那连鲁宗之都有再度反水的可能。所以,我们还是等鲁宗之来后,让他先出战,我们在后方监视,这才是万全之策。”
何无忌冷笑道:“道规,你难道忘了,当初建康之战时,楚军企图监视我们北府军将士,以其家属为要挟,逼其出战的事了吗?难道你要把当时桓玄犯的错,再犯一遍?”
刘道规的神色一凛:“这种事情绝不可能再次发生的,我…………”
何无忌摆了摆手,打断了刘道规:“好了,道规,这事不用再说了,我意已决,希乐,我这就率本部人马出战,你率大军在后接应即可,这次,我一定要亲手把北府军旗,挂上桓振的首级,插在江陵城头!”
刘毅微微一笑:“那我就祝你马到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