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醫凌然
小說推薦大醫凌然
麻醉护士和麻醉科的实习医生,将一筐筐的药品搬运到手术室里,不停的配置各种抢救用药,有的放在冰箱里,有的放进药柜里,有的放在手边,忙碌的身影像是几只乱丢骨头的狗,头毛仿佛都是竖着的。
一盒盒的注射器,也像是玩阵地战的弹药箱似的,似乱实乱的就堆在手术室的数个角落里。
电视里的药品摆放都是相当有美感的,某些时候还具有简洁的美。而在真实的医院里,这种事情就看有没有讲究人了。
有井井有条的麻醉医生,也有邋里邋遢的麻醉医生,更多的则是麻醉医生管不到,手术护士懒得管,护士长不在场的手术室。里面的手术器械等等通常能做到规矩,药品和器械就不一定了。
尤其是在准备阶段,更是实习生们的天下。而不管是实习的麻醉医生,还是实习的手术护士,面对的都是一样的问题——这是啥?
手术里可能用到的设备,体外循环用的设备,自体回收用的设备等等,都是不太讲究的堆放在手术室的角落里。等到手术开始的时候,这些设备就会像是驴一样,被人随意的拉到身边,拴上电线,蒙上上外套,默默干活,干完滚蛋。
如果将自己想象为麻醉医生,或者体外循环技师,这些体外循环设备,自体回收设备就相当于玩家身边的电脑机箱。它们固然是被限制在了相应的位置范围内,但只要机箱下面有轮子,那就免不了被人牵来牵去的,就好像无人认领的实习生一样,有时候让它干活并不是因为有活要做,而是为了锻炼它。
“心脏外科的手术还是华丽啊。术前准备都这么热闹。”站在参观室里,与魏嘉佑同来的普外副主任不由赞了一声,也调动调动参观室里的气氛。
一个小房间里窝好几个不同科室的医生,就像是给一个笼子里装好几个品种的狗,气氛好一点,对大家的毛都有好处。
魏嘉佑毕竟年轻,他属于比较小又比较凶的那种,无视了普外副主任释放善意的举措,只淡淡的道:“心脏外科是最考验领袖力的,术前准备可以像是这样摆地摊,手术的时候就麻烦了。到时候要什么药品拿不到,可就是医疗失误了。”
“底下这些应该都是实习生,手术期间会有资深的护士和麻醉医生参与的。”
“实习生不是更应该管起来,这等到手术的时候,都是定时炸弹。”魏嘉佑毫不客气的挑着毛病,主要是他做了太多的同类手术了,眼睛一搭就能挑错。
参观室里,人人侧目。
“你是哪个医院的,在这里大喘气的?”有医生立即就问了出来。
魏嘉佑笑一笑,脚一抖就要报名。
旁边的副主任咳咳两声,先道:“这位是狄院士的弟子魏医生。”
狄院士是谁,大家不一定知道,但“院士”的头衔再清楚不过了,参观室内的几名云医的医生顿时都不说话了,大言不惭就大言不惭吧,院士弟子的头衔足够了。
魏嘉佑看着众人的表情,一点爽的感觉都没有。“狄院士的弟子”这种称谓,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可不觉得是褒奖之词。
“我是从技术方面分析的。心脏手术的危险性超乎寻常,也就必须要有更严格的规章制度来保障,这些实习生什么的,最好都不要用了,资深护士和资深麻醉医生从头跟到尾更能保证安全性……”魏嘉佑侃侃而谈,有点教人做事的样子。
众人笑呵呵的听着,一个个装作看底下手术室的样子,连转身都欠奉。
普外的副主任也不是太自在,等魏嘉佑说到一个空档了,假笑着道:“魏医生,我们云医这边呢,手术准备还是相对比较分开的部分,人员和效率都得兼顾嘛。”
“恩,也能理解。”魏嘉佑也是打了个哈哈。他只是面子上有些过不去而已,真要说手术前的准备等等,也是不可能样样做到最优的。
事实上,在不完美的状态下进行不完美的手术,才是外科手术室里最常见的情况。
喜欢的麻醉小哥哥不在,换上了打药都慢吞吞的中年油腻佬也就算了,喜欢的护士小姐姐如果也不在,上台的就很可能是急着接孩子补习班的护士大姐姐了,这时候,要求手术室里有什么完美的目标,精英的自我要求都是扯淡了。
魏嘉佑的脑海中回荡着种种的情绪,再看楼下的准备工作,就更觉得不屑了。
心脏外科不是光有医生的技术就能玩转的,还需要整体的配合和多科室的配合。现在的医院为什么一个个的都不愿意开展心脏外科手术了?赚钱少固然是主要原因,技术复杂和极高的配合度的要求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简单来说,就是又不赚钱又难。
但是,这是普通外科医生的角度,对于想要挑战自我的天才们来说,赚不赚钱是一回事,有没有价值,有没有意思是更重要的。
魏嘉佑撇撇嘴,心道:就云医的配合程度,凌然光是整合团队就得好几年时间吧。
嗤。
手术室门洞开。
两队人马在凌然的带领下,整齐的走入了手术室。
魏嘉佑不由一凛。
电视里医生们的步伐有多整齐,现实里医生们的步伐就有多敷衍,如果只是带领年轻医生也就罢了,能带着不同科室的中年医生也步伐整齐,那就很能说明凌然的地位了。
或者,这就可以称之为领袖力?
魏嘉佑突然想到这个词,不安的扭动了两下。
他距离继承科室还有很长一段的路要走,而在这段路上奔腾的时候,对于同行的医生的控制力,自然是最弱的时期。
“凌然是注定要继承急诊中心的吧。”魏嘉佑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普外的副主任愣了一下,但是毫无迟疑的点头了。
不仅是他,同间参观室内的医生们,几乎都下意识的点了头。
对云医上下来说,凌然会继承霍从军的位置,几乎已是公认的结论了。就是霍从军自己,也未曾掩饰过自己的倾向。
至于急诊中心内部的其他副主任和主任医师们,想法自然是有的,抵抗却是没有的。
魏嘉佑鼻子里哼了一声,心道:真是好运的家伙。
“开始吧。”楼下的凌然,已是宣布了手术开始。
医生和护士们都进入到了既定的操作流程中,从这个时候开始,手术室里才开始井井有条起来。
“麻醉?”凌然稍等片刻,看向了右侧的麻醉医生。
“没问题。”今天上阵的狗麻醉虽是中年,但也蛮是积极的态度。
给凌然配台,积极才是生存之道来着。
魏嘉佑自上而下的观察,也发现凌然的影响力惊人,这时候,他的脑海中又升起了新的念头:技术和配合只是辅助,到最后,还是要医术好才行。
这么一想,魏嘉佑的心情又平复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