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莫斯科
小說推薦紅色莫斯科
对苏军阵地实施进攻的部队,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击退,其中一个坦克连被全歼,一个步兵营伤亡惨重。这样的败绩,让第六装甲师师长分·霍纳多尔夫将军显得格外尴尬。
他把第11装甲团和第114掷弹兵团的两位团长叫到自己的指挥部,把两人臭骂了一顿:“你们是怎么搞的,不光没有能突破俄国人的防线,相反还让部队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
“师长阁下,”第11装甲团团长等霍纳多尔夫说完后,战战兢兢地说:“也许是俄国人获得了增援,从而加强了战斗力。”
“就算俄国人获得了增援,也不至于把你们打得这么惨?”霍纳多尔夫生气地说:“俄国人补充部队的基本都是新兵,而且他们的战术呆板陈旧,我们的一个营就能打他们一个师。上校,立即再抽调一个坦克连,跟我到前面去。我倒要看看,这些俄国人和以前遇到的那些俄国人,到底有什么不同?”
“师长阁下,不行啊。”听到霍纳多尔夫说要亲自到前沿去,师参谋长连忙一把抱住了他,苦苦劝说道:“前方太危险,您可不能去。”
“我的部下刚打了败仗,士气一定很低落。”霍纳多尔夫振振有词地说:“只要他们看到我出现在前线,就会重新鼓舞士气,继续和俄国人战斗。”
见霍纳多尔夫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师参谋长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没有用处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霍纳多尔夫拿起挂在墙上的一顶坦克兵帽,和第11装甲团团长一同离开了指挥部。
霍纳多尔夫要乘坐坦克到前沿,坦克团长肯定不会给他安排那种普通的坦克,而是亲自为他安排了一辆豹式坦克。装甲团长对霍纳多尔夫说:“师长阁下,俄国人可能有很强的反坦克火力,我们的三号和四号坦克很容易被它们击毁。我看您还是坐这辆豹式坦克吧,它可是俄国人T-34的克星。”
别看霍纳多尔夫在指挥部时,表现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但想到苏军居然能在短时间内,轻松地摧毁自己的一个坦克连。由于该坦克连的官兵全部阵亡,以至于他无法准确地搞清楚,苏军究竟使用了什么样的反坦克武器。
如果坦克团长真的给他安排普通的坦克,没准他还乐意。此刻见到为自己安排的坦克,居然是T-34的克星——豹式坦克时,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点了点头,在两名坦克兵的协助下,钻进了豹式坦克。
关上舱门后,他通过无线电命令其它的坦克:“成楔形队列,朝着俄国人的阵地推进。”
虽说进攻失利不到一个小时,此刻再次发起进攻,显得格外仓促。可此时师长都乘坐坦克,一马当先地冲向了俄国人的阵地,那么其他的德军官兵还能待在工事里,心安理得地休息吗?于是,成群的步兵远远地跟在坦克的后面,朝着苏军阵地推进。
待在观察所里的索科夫,见到又有成群的德军坦克出现,还笑着对科伊达说:“上校同志,看来你们刚刚还没有把敌人打疼啊。不然的话,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又再次发起进攻。”
“那我们这次就好好地教训他们一顿,把他们打疼打哭。”科伊达刚说到这里时,忽然咦了一声,随后把望远镜举到眼前,目不转睛地望着正驶过来的德军坦克。
“上校同志。”索科夫觉得科伊达的这个反应有些奇怪,便好奇地问:“你看到什么了?”
“司令员同志,”科伊达用手指着远处的德军坦克,对索科夫说道:“德军楔形队列最前面的那辆坦克,是德军专门用来对付我军T-34的豹式坦克。”
“我看出来了。”索科夫只是微微颔首,一脸不以为然地说:“别说豹式坦克,就算是虎式坦克出现,我们的火箭筒一样能把它们打成一堆废铁。”
“不是的,司令员同志,您误会我的意思了。”科伊达呼吸有些急促地说:“我知道反坦克手所说使用的火箭筒威力如何,我只是想告诉您,那辆豹式坦克上有两根天线,肯定是一辆指挥坦克,里面坐的大概是一位级别比较高的军官。没准第11装甲团的团长,就在这辆坦克里。”
索科夫觉得如果豹式坦克里,真坐的是第11装甲团团长,如果把他干掉,一定能狠狠地打击敌人的军心和士气。便吩咐科伊达:“上校同志,立即通知第562团,让他们多派几名反坦克手,隐蔽在德军坦克要经过的位置,坚决地摧毁前面的那辆坦克。”
见索科夫和自己的想法一样,也认为那辆豹式坦克里坐着一名大人物,科伊达不敢怠慢,亲自给第562团团长打电话:“中校同志,你看到德国人的坦克了吗?……很好,没想到你也发现第一辆坦克不简单,那就立即多派几名反坦克手,寻找合适的位置埋伏,一定要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敌人的这辆坦克干掉。”
坐在坦克里的霍纳多尔夫,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苏军的攻击目标,他还通过坦克前方的瞭望口,不停地观察着外面的情况。一边看,还一边嘀咕说:“俄国人的阵地看起来很平常嘛,为什么我们的第一次进攻会失败呢?”
坐在坦克的其他坦克兵,都听到了霍纳多尔夫自言自语的内容,但由于自身的级别太低,谁也不敢接他的话,都只能选择沉默。
德军坦克来到了距离阵地一百多米的地方,战壕里依旧是一片寂静,看不到任何人影,也听不到一声枪响,霍纳多尔夫的心里甚至在嘀咕:难道俄国人看到我们重新发起进攻,被吓得逃之夭夭了?
就在这时,他看到不远处的弹坑里,有一名苏军战士探出半边身子,肩膀上扛着一个像烟囱似的物件,正朝着自己所在的位置瞄准。没等霍纳多尔夫下令用机枪射击,那个烟囱里便飞出了一个拖着长长的、白色的烟尾,朝着自己的坦克飞来。
紧接着,霍纳多尔夫听到“轰”的一声巨响,他感觉自己的身体碰上了一件很锋利的、带着热度的物体。这是霍纳多尔夫一生中的最后感觉,火箭弹准确地击中了他所在的位置,当场把他的胸膛炸得稀烂,他头朝后一仰,便彻底离开了这个让他依恋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