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界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商界大亨
周铭是非常讲信用的,说一个小时就一个小时,一个小时时间到了,都不用穆勒来请,自己就走出了别墅,然后就看到马修带着几个探员气势汹汹走了进来。
远远的,马修就得意的朝周铭叫嚣道:“你这只该死的黄皮猴子,现在一个小时到了,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唐然请来的律师眉头一皱,严肃的警告他说:“马修探员,就你刚才的这句话,我就有权向你的上司投诉你种族歧视!”
马修却一脸满不在乎:“你在吓唬我吗?如果这家伙是一张黑皮,那我还会担心,可他只是一只黄皮猴子,就根本不存在任何歧视。”
这就是美国的现实,你在美国对黑人骂一句黑鬼,你就有可能涉嫌种族歧视遭到起诉;但你不管如何侮辱亚洲人,哪怕是对华人极具侮辱性的清虫称呼,也不会有任何问题,这就是政治正确。
马修十分傲慢的来到周铭面前,甚至拔出了枪:“怎么样?你现在是束手就擒呢,还是等着我使用暴力手段?”
周铭配合的伸出了手:“我可以配合你,不过我认为你应该最好请示一下你的上司。”
“我就是请示了上司以后才来的!”
马修不由分说的就给周铭铐上了手铐,可就当他才铐上手铐,就听身后传来穆勒让他助手的声音。
穆勒急匆匆走进别墅院子,当他过来看到马修已经给周铭铐上了手铐,顿时脸色阴沉:“马修,我命令你马上给周铭先生解开手铐!”
年轻气盛的马修当时就不乐意了:“为什么,明明长官你给的一个小时时间已经到了,他是嫌疑人,就应该马上对他实施抓捕。”
周铭也同样不愿意:“既然戴上了就别急着拿下来了,而且我来美国这么长时间,还没去大名鼎鼎的联邦调查局做客过呢,这也算是一个特别的旅行体验不是吗?”
穆勒先指着门口对马修让他滚出去,还强调这是命令。
然后又对周铭说:“先生,我想这只是一个误会,我马上可以为你打开手铐。”
但周铭却表示不需要了,他回头向凯特琳唐然说在家等自己,自己去去就回,然后大步走出别墅大门,看着门外依然包围着别墅的FBI探员们,周铭大声说道:“各位先生都辛苦了,不过我告诉你们,现在我可以被你们抓到,但是要不了多久,你们就得求我离开!”
原本这些FBI探员们等在门口都是一肚子火气,现在听周铭这么说,更是一个个都抓狂了,一个个都叫嚣着周铭太嚣张,他们不会放过周铭的。
穆勒这时刚好出来,见到这一幕他的脸色更黑了,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就算是他,也不好轻易说放人了。他看了周铭一眼,周铭只是无谓的耸耸肩。
随后周铭由两名律师和张林陪同着上了车,然后一路疾驰到了FBI旧金山特勤处大楼。
FBI的旧金山大楼外观看上去就是一栋普通的办公楼,并看不出什么特殊的,只有在门口悬挂有联邦调查局的徽章旗帜还有招牌。
周铭在正门口下车,周铭才下来,立即有一堆记者围了上来,争先恐后的对周铭进行采访,询问周铭是怎么回事,周铭究
竟犯了什么罪,有没有被粗暴对待什么的。
FBI不是没有遇到过大批记者的情况,事实上当他们每次抓获名人要案的嫌疑人的时候,都会面对很多记者,只是这一次他们没想到周铭也能招来这么多记者,一时疏忽,才让记者全围过来了。
周铭面对这些记者,很无奈的说了一句:“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觉得现在美国经济糟糕,我只是感觉到有人正在筹备一场阴谋。”
周铭才说了一句话,穆勒就急忙过来打断了周铭的话,表示案子现在还在查,任何细节都无可奉告,然后就亲自带着周铭急匆匆的进了FBI大楼。
只是进了FBI大楼以后,穆勒也并不轻松,因为唐然和凯特琳甚至是摩根他们请来的律师已经组成了二十多人的庞大律师团,已经在这里严阵以待。
在美国,不管FBI还是警察,最烦的就是律师群体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后来穆勒带着探员对周铭进行审讯,可结果周铭可以直接躺在审讯室的椅子上睡大觉,自己的律师团跟穆勒的争执则要把整个大楼给掀了。
并且事情并不止FBI大楼里面,外面电视台很快曝出了马修在大学时期的一篇日记,他在上面直接称呼他的黑人同学为“黑鬼”,这涉嫌严重的种族歧视;随后还曝出了在一次针对同性集会的行动中,他侮辱这些人是“思想错乱的母猪”,这是严重歧视女性和同性的行为。
更劲爆的是一张照片,那是马修和同事在强迫一名带着头巾的男子吃猪肉。
这些消息一个接一个,瞬间引爆了整个美国乃至全世界的舆论,开玩笑,黑人女性同性还有阿拉伯,这是四重BUFF的政治正确,就算美国总统都要头大的存在。
当天晚上,各种团体就把FBI旧金山大楼给围住了,在门口疯狂的抗议,甚至还有激进分子砸碎了大楼的窗户。
穆勒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整个人萎靡不振,而马修就坐在他面前,不过现在的马修可没有上午在唐然别墅时的意气风发,整个人就像受了惊的老鼠一般,坐在穆勒面前瑟瑟发抖。
对马修这副模样,穆勒不屑的一笑:“现在跟我说知道错了?上午抓人时的胆量呢?”
面对上司的质问,马修不敢回答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把头埋得更低,哆哆嗦嗦的向穆勒表示自己知道错了,自己不该那么鲁莽。
听他这么说,穆勒当即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抄起手上的文件就狠狠砸在了马修脸上:“鲁莽?你这是愚蠢!你就从来也不想一想究竟谁才能下这么高级别的逮捕令,还有那个华人面对我们毫不畏惧,麻烦你下次不管做任何事情的时候动动你的脑子,我们是FBI,不是斯巴达!”
马修哆哆嗦嗦的表示自己知道错了,他央求穆勒能看在他父亲的面子上帮帮自己,要不然自己就完啦,不仅会破产,恐怕连大厦的门都出不去了。
穆勒骂归骂生气归生气,但事情总是要解决的:“好了起来,我们一起去找那位周铭先生,你向他道歉,希望他能原谅你吧。”
“什么?要我向他道歉?”马修说。
穆勒反问:“怎么?都这个时候了
还放不下面子吗?那也可以,你就等着被FBI开除,然后在外面被各个团体起诉,登上各个媒体的头条,最后成为最臭名昭著的美国人吧。”
马修这才连连表示自己愿意道歉。
穆勒随后带着马修来到审讯室,二十几名律师仍然在代替周铭做调查笔录,做记录的探员很崩溃,他知道以这些律师的油滑程度,他写的东西,跟废品没什么区别。
穆勒表示暂时中断审讯,然后伸手把马修往前一推。
马修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他咬咬牙向周铭鞠躬:“周铭先生对不起,请您原谅我!”
穆勒也上前说道:“周铭先生,这一次的事情都是马修太冲动了,什么事情都没有调查清楚,轻易相信了逮捕令,但实际我们经过调查知道周铭先生你是无辜的,所以现在我们决定正式释放您,请您允许我们为您打开手铐,原谅我们的过失。”
可周铭却不买账,躺在椅子上连起身都懒得起来:“穆勒处长,别这样呀,其实我挺喜欢之前马修探员那个态度的,那叫一个刚正不阿,很对得起自己忠诚勇敢正直的信条,你现在私自放我,那可不行。”
律师也表示,司法部门最重要的就是要保障司法程序的正义,如果采用不正当的手段去处理司法问题,那么即使最后的结果是正确的,那么整个司法程序也仍然是错误的。
“简单来说,现在穆勒处长你要私自释放我的当事人,那么即便最后我的当事人被证实确实无罪,那么也会因为这次私人程序而遭受非议,所以这是绝对不可取的。现在既然我的当事人已经被抓进来了,那么就请你们把所有的流程全部走完,以一个谁也挑不出毛病的完整程序,来证明我的当事人无罪。”
律师在穆勒面前绕来绕去的侃侃而谈,他并不知道周铭为什么坚持赖在FBI不走,但那并不重要,只要老板钱给够,别说纠结程序正义赖在FBI不走,就是把赔偿500美元辩护成20年刑期的辩护,他都能干。
穆勒这时也是一个头两个大,他还从来没有处理过这样的情况,别人进FBI都是想方设法离开,可这位爷倒好,还不走了。
如果平时,穆勒有一万种办法可以整他,可现在不行,他却要想方设法劝他离开,否则再让外面的舆论发酵下去,自己这个位子恐怕就要保不住了。
穆勒想着踢了马修一脚,马修立刻会意的问:“周铭先生,我求求你了,您到底怎么样才肯离开呀?”
周铭这才坐直了身子:“其实我也并不是为难你,只是我在等你们总统的态度。”
马修当场就要骂娘了:你他吗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凭什么总统还要管你的事?你怕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不过现在马修还是聪明了点的,他只是苦着脸说:“周铭先生,求求您不要玩我了,我们这只是小小FBI的旧金山特勤处,总统先生怎么会管这里的事呢?这是不可能的。”
可打脸来的非常快,几乎是马修的话音才落,外面穆勒的助手就匆匆进来,告诉穆勒刚才接到州长的电话,他马上过来,还说他带来了总统的命令:要求释放周铭先生。
马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