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禅师
张商英说道:“禅师妙论,听你口音,也是蜀中人士?”
老和尚回了礼,摸出一串七彩玻璃念珠:“善哉,和尚法号叫克勤,在昭觉寺进修了三十年。”
张商英闻言大惊,改成了蜀音:“原来是佛果禅师当面!商英有礼了。”
老和尚笑道:“原来却是我小老乡,走吧,和尚请二位喝茶。”
来到禅房,老和尚请张商英夫妇二人坐了,表演起了茶道,给夫妇俩斟上。
张商英捧起杯子,心潮翻涌:“峨眉雪芽,十年不得见矣。”
老和尚说道:“想要,就去求寻,心动而不求,翻为挂碍,难以解脱。”
张商英将茶杯放下,笑道:“一杯茶而已,放得下。”
老和尚微笑道:“刚刚施主问,世人眼中,如何是佛。《华严》现量境界,理事全真,初无假法。得者心佛众生,无一二差别。到此与祖师西来意,为同为别?”
张商英想了一下:“同矣。”
克勤摇头:“且没得交涉。”
张商英面上微微露出愠色。
老和尚不以为意,继续说道:“不见云门遭山河大地否?而无丝毫过患,犹是转勾而已。”
“直得不见一色,始是半提。更须知有向上全提时节。”
“彼德山、临济,岂非全提乎?”
这是说得如今佛教的五门七宗中的大门,张商英默默点头,表示首肯,说道:“商英多年研修佛典,认为佛理境界,乃事法界、理法界、至理事无碍法界。”
克勤问道:“居士以为,到了至理事无碍法界,可说禅乎?”
张商英抚掌:“正好说禅也。”
克勤笑道:“不然。居士所言,却还正是在法界量里。盖法界量未灭,是为有法。”
“终是到事事无碍法界,法界量灭,始好说禅也。”
“到彼境界,如何是佛?干屎橛,麻三斤。”
这说法让张商英大开眼界:“美哉之论,岂易得闻乎?”
克勤合什:“有一道真净偈,唱与居士——事事无碍,如意自在。手把猪头,口诵净戒。趁出淫坊,未还酒债。十字街头,解开布袋。”
张商英哈哈大笑:“却原来是同道中人!这道偈语,怕不是那人的风格!写给烧猪院惠明的!”
……
中京道,京西猎苑。
耶律洪基鞍前带着四岁的皇孙,在马上疾驰。
辽主的这匹骏马,乃苏油引进的海外马种培养出来的,属于天下第一等,远远将侍卫们甩在了后面。
小延禧兴奋地指着一处灌木林边上:“皇翁翁,鹿!大鹿!”
耶律洪基举起宝弓,搭上金箭:“延禧,看我取它的眼睛。”
小延禧鼓着小巴掌:“翁翁快射!”
耶律洪基笑道:“那你自己抓稳鞍桥。”
小延禧双手抓住鞍桥上的铜环,耶律洪基一夹马腹,白马立即朝着林边野鹿冲去。
野鹿受惊正要奔逃,白马就已经冲到了据野鹿十步之内,耶律洪基手起箭落,金箭从巨鹿左眼直贯入脑,大鹿顿时倒地,蹬踢了几下就毙命。
小延禧鼓起掌来:“爷爷真厉害!哎哟……”
却是忘记了还在奔驰当中,朝马下跌去。
耶律洪基右臂一捞,将自己的宝贝孙子夹在了腋下:“你这小子,不想活了?!”
小延禧在空中蹬腿:“爷爷放我下去,我要看大鹿!”
耶律洪基哈哈大笑:“好!倒是天生的胆色!”
弯腰将他放下:“去吧!”
小延禧脚一落地,就抽出腰间的小佩刀,朝大鹿的鹿角砍去:“杀!杀!”
耶律洪基将宝弓放入弓囊,翻身从马上下来:“小傻瓜,来,爷爷教你!”
走到大鹿跟前,耶律洪基取出小折刀按开刀刃,让延禧握住刀柄,然后抓着他的手,领着他用小刀切开大鹿的肚腹,将鹿心从取了出来。
切了一片鹿心给延禧:“来,趁热吃,最是鲜脆!”
延禧接过吃了一口,又往耶律洪基嘴里塞:“翁翁你也吃。”
耶律洪基张嘴接住延禧递上的鹿心片:“哈哈哈我孙儿真懂事!”
爷孙俩在那里吃得挺开心,延禧看着耶律洪基手上那柄折刀,对刀刃上的花纹感到好奇。
耶律洪基说道:“这是獐子岛上宋人献上来的东西,其实钢质和我们大辽的镔铁剑差不多的,就是胜在花里胡哨,你喜欢?”
小延禧点头。
耶律洪基笑道:“喜欢就拿去!翁翁送你了!”
延禧开心地接过:“我去给翁翁割鹿肝!”
耶律洪基也不阻止,只是叮嘱道:“小心点手,锋利着呢!”
一队卫士焦急地奔来,领头一名武士滚鞍下马,奔到耶律延禧跟前:“小主上没事儿吧?”
队伍中一名汉人老儒模样的官员也下得马来,走到耶律洪基身前:“参见陛下。”
说完有扭头对那名卫士喝道:“陛下在此,萧兀纳你失礼了!”
“诶——”耶律洪基摆着手,笑眯眯地看着拿鹿肝往萧兀纳嘴里塞的皇孙:“萧兀纳忠心耿耿,眼里只有他的小主子,这点很好,不许责怪他。”
王师儒躬身道:“是。”
说完又劝道:“陛下,皇孙尚在聪幼,骑马奔驰,恐有伤损,如果陛下心爱他,同骑之时,便请缓步而行,不要再入今日这般狂奔了。”
耶律洪基想到刚刚延禧差点落马,点头道:“嗯,侍读谏议得是,下次不了。你怎么过来了,是朝中有事吗?”
王师儒看着周围茂盛的林木,潺潺的溪流,心中暗叹一声:“陛下,西京道,南京道,飞蝗严重,百姓日子难熬,南京道都总管耶律慎思,留守萧惟信上奏,说蒙大宋涪国公斡旋,宋国皇帝不但同意了我们的求援,还答应派遣人员入东朝相助。”
耶律洪基皱了下眉头:“却又何必如此多事?”
王师儒说道:“听说宋人救灾有一套成法,他们那一套我们也搞不太明白。”
迟疑了一下:“宋朝河北一路,这十年来几乎年年受灾,不过这几年竟然还是重启兴旺之相,前年和去年,连我沿河州郡都遭了大灾,不过好像河北竟然没有受到影响……似乎,很有成效。”
“按照耶律慎思的说法,大宋如今可以让平年如丰年,灾年如平年,这一套……体系,要是我们辽国学到手,南京西京两道,将更加巩固。”
耶律洪基叹气:“两道的天象……以前每年都是大丰稔,若非如此,大辽也没有南下澶州的粮草,怎么最近几年也开始闹灾了呢?”
王师儒说道:“根据工部尚书室纯奏报,大辽立国之初,两道的河渠还颇为得用,不过到现在已经近百年未得修整,洪涝之余,不见恢复,良工大匠,俱已凋零,水利人才极为匮乏。”
“河渠年久失修,土地就得不到浇灌,堤防不得整固,就容易招致水患,室纯请求朝廷张榜重金招聘水利人才,拨款修整河渠,恢复两道国初的耕作利益。”
耶律洪基不以为然:“他从来就知道要钱,文殊奴出使回来,献上了鹤胫弩图纸,我赐金千两给他要他复制,到现在一事无成!”
王师儒赶紧说道:“据老尚书说,宋人鹤胫弩,如果文殊奴的图纸没有问题,那其关窍就在于软钢弹簧和弓弦的材料与造作工艺,以我大辽如今的工技水平,实在是难以做到。”
“这点小事都做不到?那改造整修堤坝河渠他就能够做到了?到时候再给我一句做不到,是不是就又可以搪塞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