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進化天賦
小說推薦我有進化天賦
而眼下陈牧之开创的这种法则神环实在太过惊人了,因为他同时拥有九种力量。
“真我法则。”
这是一道‘真我法则’,但是它相当于九种法则神环的结合体。
‘真我’驾驭诸法,将诸多力量融汇到一起,成就了一种至强的法则神环。
鸿蒙、本源、不死、力道、气血、元气……
这些法则之力每一种都强大的可怕,特别是鸿蒙、本源等法则特性,他们的特性非常强大,要是作为核心法则的话,那么都将会是最顶尖的法则。
而此时,它们只是为了辅助增益真我法则罢了。
在诸多法则的增益之下,真我法则被推升到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地步。
它像是陈牧之的‘真我’一样,盘踞于法则长河之上,诸般法则之力共尊,任它驾驭驱使吧。
陈牧之瞬间铸造九道神环,九道真我法则每一道都蕴含着至强的力量,当九道神环加持到己身,直接就将他的战力推升到了人道极境,已经能比肩许多准神八重天的近神强者。
再往前就是不朽神境的极道壁垒,错非破开了极境的镇世人王,否则没有任何存在能够逆伐神祗。
这是一种滔天的伟力,在这股至强的战力面前,哪怕强于天御帝子,亦能一掌镇压。
“不!”
“这不可能!”
天御帝子突然怒吼出声,他状若疯魔,握着天金战矛杀向陈牧之。
见此,陈牧之眼眸瞬间立起,轰然一张拍下。
仅仅一掌而已,天御帝子肉身炸开,布满了可怖的裂痕。
他淡淡道:“就这?”
“不可能。”
天御帝子满脸不敢相信,他道心几乎崩溃,疯狂的怒吼道。
“吾有大帝之姿,生来不弱于任何人,注定要横推一切。”
“我不可能会败,更不可能被一招击败。”
“胜败不过一时,若是因位败了就失了信念,那么就彻底废了。”眼看他道心有崩溃的风险,陈牧之摇了摇头:“终有一日你会明白,能败给我其实是一种无上的荣耀。”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纵然真是无敌大帝,也一个时代惊艳罢了。
若是大帝真的能够无敌,不弱于任何人,那么怎么会有天帝和大帝的划分呢?
星空人族诸敌共存,多位天帝共世,每个人的路不同,或许到了那个境界都是最惊艳的天骄,但是恐怕也有强弱之分。
如人族最古五帝这等沉寂许多年的至强者,如仙庭六御大帝这几位仙庭主宰,恐怕修为即使不如天帝,但也应该超过了寻常帝君。
随着他修为精深,越了解的越多之后,心中也愈发察觉了一丝玄机。
在上个纪元末期,那无敌的太阳天帝都有敌手,那辉煌到极致的天庭都会覆灭,连天尊级数的禁忌存在,都认为需要堕入黑暗才是正确的道路。
这一切都证明,帝境之后也许还有路,万道共尊的天帝亦非修炼之路的尽头。
“好生修行吧。”
陈牧之言罢,直接转身离去了。
如果天御重新找回信念,也许还能有所成就,但是若走不出来,那么恐怕人王路都做不过去了。
不过他提点了一句,也算是仁至义尽,星空人族天骄无数,帝子级数的人杰说着好听,但是也只是有一丝可能成道罢了,若是他因此就失去了信念,那也不可能成帝的。
能成帝者,都是有大自信大气魄之辈,不会因为一时的成败而气馁。
即使败了,也要会相信自己,从失败之中成长,最终横推一切而成帝。
离开不朽战界之后,陈牧之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找各大势力找上门。
“小友果然是天资震古烁今,竟然连那条路都能走出。”
“不如入我道家,我保证会有一位至强者会收你为亲传弟子。”
道家的那尊青衣男子看着陈牧之,带着笑容说道。
“哦。”陈牧之微微一笑:“不知道加哪尊大帝愿意收我为弟子?”
“这……”
青衣男子面色微微一红,大帝那是何等无上的存在啊。
这种至强者,要么镇压在禁地深处,要么再游历混沌深处,要么轮值运转中央仙域,哪里会轻易收亲传弟子。
那种至强者连他都没见过几次,他哪里敢说要让人家收陈牧之为弟子。
不过他脸皮很厚,继续说道。
“小友放心,以你的天资,我道家诸多准帝至强者都会乐意收你为弟子。”
“前辈有心了。”陈牧之摇了摇头:“不过晚辈暂时还不想牵扯太多。”
青衣男子无奈,只能叹息着离去。
在这之后,又相继有人找到他,不过都被他拒绝了。
一直到剑家的人找到他,不等他拒绝,就率先开口了。
“先别急着拒绝。”
剑家来的是一个绝代剑神,他仅仅伫立在那里,没有做什么,但是却有一种凌厉的气息。
此人名为谢东来,是剑家一脉的嫡传,剑道战力无双,他在诸天之中都算得上是璀璨至极的存在。
跟道家、兵家这样动辄数万亿弟子,门人世家庞大到无以复加的辉煌势力不同,剑家嫡传的弟子其实很少。
作为诸子百家排名第一的存在,剑家只招收拥有剑道天赋的弟子,而且剑道天赋不能低于天阶上品。
如此苛刻的条件,让剑家弟子到了如今也仅仅只有三千余人罢了。
这些人个个都是天资盖世之辈,不仅仅同阶无敌,甚至越阶作战都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所以剑家虽然仅仅三千人,但是战力却在诸子百家之中排列第一。
当然,剑家三千弟子大多在外面创立了剑派门派。
其中就有诸如大罗剑派、虚空剑派等等强大至极,深不可测的门派。
这些门派算得上是剑家的附属势力,这些剑派的弟子修炼到大圣境界就可以成为剑家记名弟子,若是能修炼到巨头境界,那么也是可以成为剑家嫡传的。
言归正传,谢东来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招收弟子要求极其苛刻的剑家,想要招收陈牧之。
因为陈牧之从来没有展现天阶上品的剑道天赋,按理说是不符合剑家的要求的。
剑家招收弟子无比苛刻,昔日不止有一尊天帝根基的盖世人杰想要入剑家,最后都被拒绝了,怎么会突然想要招收陈牧之。
“罢了,这与我无关。”
将心中年头压下,谢东来说道:“你受我剑家前辈千年恩泽。”
“可愿入我剑家?”
“恩泽?”
陈牧之心中一动,他看向花海方向:“您是说那一位?”
“嗯。”谢东来点头,目光之中有一丝崇敬:“你能遇到他,便是天大的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