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
不顾父亲紫青的脸色,张文延腾地站起,径直离去。
“这……”周幕僚瞠目结舌,大郎君何时有过这般无礼的举动,简直是太令人意外了。
“不要理他!”张晖摇摇头,脸色越发的难看:“他这是看我时日无多,就放肆了些许,这个不孝子,这些时日,你莫要理他,一应的政务,莫要让他触碰,他不是那块料。”
出嫁從夫:老公很欠抽 新瑤
風起大宋 雲舒兄
“这般排挤,怕是郎君有所不满——”
“不满就不满吧!”张晖神色莫名,嘴角有些苦涩:“凤州危如累卵,他担负不了这般的重担,交于他,反而是害了他,还不如当个闲官,以我的余荫,这辈子应该能好好过下去的。”
张文延气鼓鼓地离开了家门,来到了凤州城内的一处酒楼中,热闹的气氛,飘香的酒味,让他心情突兀地就变了,怒气也消沉了许多。
國無邊疆
“张郎君,您来了,李郎君早就来了包厢,酒菜上齐了,在等您呢!”
小二一见他人,连忙迎了过来,奉承道。
“嗯!”张文延听到这句话,瞬间就开怀了许多,快步而上,熟练地来到熟悉的包厢,里面一桌子的酒菜,独坐着一个白面书生。
他穿着灰色的皮袄,面色红润,眉眼带笑,正一个人捧着酒杯ꓹ 喜滋滋地品味着一份邸报,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
“李兄ꓹ 何来这般入神?”张文延看着这般情形,不由得坐下,饮了一口酒水ꓹ 这才问道。
“一份来自唐国的邸报。”那男子抬起头,笑道:“你也知晓ꓹ 我是商贾之人,走南闯北ꓹ 邸报也是常有的ꓹ 你来瞧瞧,这上面的几首诗词,倒是写的极妙。”
听到这番言语,他顿时心生痒痒。
这位李锦,虽然是个商贾,但却是个好读书的儒商,本是官宦之家ꓹ 家道中落,无奈经商ꓹ 极为好文ꓹ 文采飞扬ꓹ 与他一般ꓹ 极对胃口,这几个月来ꓹ 他们相交极为融洽。
尤其是他父亲清廉ꓹ 家无积财ꓹ 这些时日的酒宴,青楼玩耍ꓹ 都是由其所请,让张文延越发地依赖与他。
谁能相信,他堂堂一个团练使之子,三十好几,青楼都没去过几回,理由竟然是囊中羞涩。
他本想拒绝,自己付账了事,谁知这位李兄说的话,极为合适,他言语:“张兄本就是官宦人家,不顾忌我这商贾身份,肯与我相交,好似兄弟一般,金钱只会成为我们之间的阻碍……”
然后又言语:“若是谈钱,易伤咱们兄弟之情。”
这般,他放下心来,酒肉玩耍,愈发的快活。
若是以往,中人之家,他倒是甘贫乐道,但如今天天饮酒作乐,哪能去过那般苦日子,这才有了今日的吵闹。
無效婚約,前妻要改嫁
他看了几眼邸报上的诗词,点头笑道:“确切是好诗,只是词却多些,那青峰居士,词虽好,但多感伤,娇柔,仿若女子一般,我甚是不喜。”
“哈哈哈,张兄所言在理,那青峰居士,你可知晓,乃是前江南国主李煜是也!”
李锦大笑,尤为畅快。
张文延也大笑,点评前国主,这番的跨阶级的愉悦,是极为难得的。
笑了许久,解了心中的郁闷,张文延这才将刚才家中的一幕吐露出来,然后说道:“李兄你说说,这凤州,我父亲多年来不蓄钱财,家中清贫,某也就罢了,但我子女众多,怎能让他们也过这般的苦日子,我这个当父亲的,怎算合适?”
“日后,想来少不了埋怨的。”
闻听这般借口,李锦心中不屑,万分的鄙视。
他却不满道:“子不言父过,张兄你喝多了。”
“对,我喝多了!”张文延一愣,摇头说道。
心中对于其评价,又高了一层。
看来李兄为人坦荡,又忠孝之道甚全,果然是可交之人。
李锦见其神色,然后又轻声道:“不过,张兄的言语,却又有几分道理。”
我的詭異女友 孫銘苑
“这凤州,本就是张团练,以及您张家的,张团练一直克己奉公,整个凤州百姓,是极为爱戴的,若是有不幸之事,那日后,您继承这团练之位,也是理所应当的。”
“没有张家,这凤州岂不乱套了?”
“就是这般道理!”张文延连连点头,说道。
“况且,就算您不为团练,凤州距离开封数千里,没有数月的功夫,新团练是到不了的,你暂且代劳,也是应该的。”
见其完全投入,李锦心中一笑,继续说道:“毕竟张团练在凤州多年,上下官吏皆熟识,而且凤州面临兴元府的逼迫,更是不能有丝毫的动乱,您以团练之子暂代其职,乃是应该的,利国利民之举。”
“而依我之见,团练之所以不让你暂代,怕是另有考虑——”
“什么考虑?”张文延声调不自觉地大了许多:“我在州帮忙了多年,里里外外已经熟知,谁不服我,谁不赞我?我理所应当地掌权——”
“话是这般……”
李锦犹豫了片刻,在张文延急切地目光下,这才说道:“乱世中,尤重兵卒,张兄你在州衙中帮衬许多,自然服从与你,但你却没有军功,凤州团练军中的那些兵将,自然不愿服你。”
“这恐怕就是张团练所担忧的,你要是坐上了团练的位置,怕是那些军头们就造反了,这对于张家来说,并不是好事。”
血染長生
“你说的在理!”张文延点点头,诚恳地说道:“父亲恐怕也是这般想的。”
“这么短的时间,我又何来带兵立功的机会?”
想到这些,张文延颓废了许多,极为失落。
“张兄,你怕是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
“什么话?”
“有钱能使鬼推磨——”
“这是?”
“这天底下,哪有不爱财的。”
李锦信心十足的说道:“只有钱财喂饱他们,那些军头,大头兵们,自然愿意跟从与你。”
“可是我没钱啊!”张文延说道。
“我借与你。”
“我还不起——”张文延大喜,然后又颓然道。
李锦暗骂一句,烂泥扶不上墙,无奈道:“等张兄成了团练使,整个凤州在手,还怕没钱吗?”
“李兄,你真是我的亲兄弟啊!”
张文延一脸感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