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陆植看了一眼那突然现身的女子,其实他早便已经发现她藏身一旁了,先前李逍遥几人遇险之时,她还欲要出手相救,所以陆植倒是对她颇有几分善意。
“道长,求求你,我爹已经在此地受困多年,每日都因悔恨而痛苦愧疚不已,求你不要伤害他。”
陆植看了其一眼,说道:“姑娘不必忧虑,贫道并无害姜明道友之心。”
早在他进塔之时,酒剑仙便已经刻意与他说起过姜明之事,并拜托他,如果有机会的话,请他一定帮忙,化解了这场多年前的孽债。
創世仙盒 第十個小號角
回复了那女子一声之后,陆植伸手取下了腰间的黄符,说道:“莫道友,接下来的事情,便由你来吧。”
黄符中传来酒剑仙的回复。
“陆道友,多谢相助。”
锁妖塔之外,酒剑仙不知何时已经在身前起了一座法坛,点燃烛火,以桃木剑挑起一张黄符,以烛火引燃,口中念念有词,开坛做法。
锁妖塔中,只见陆植手中的黄符无风自燃,一阵清风拂过,在那火光之中,竟缓缓现出了酒剑仙的虚影。
“莫前辈!”李逍遥几人惊讶道。
酒剑仙转头看了一眼众人,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那名神秘女子,问道:“你…是姜明师兄的女儿?”
女子赶忙拜见道:“是的,前辈,当年爹和娘逃进了锁妖塔之后,我便在塔中出生。”
酒剑仙说道:“既如此的话,你对当年之事,可曾知晓?当年姜明师兄与狐..与你娘一同逃入塔中之后,塔中发生之事,我等至今也不能完全知晓,你能给我讲述一番吗?”
海賊王之妖術師
当年姜明与他妻子一同逃入锁妖塔后,蜀山中弟子追进塔中,随后尽数死在了姜明的剑下,但这其中的详细内情ꓹ 蜀山却是至今也不知晓,如今有机会了ꓹ 酒剑仙当然想要搞清楚。
女子也未有什么迟疑,点了点头道:“既是前辈要求,我自会详细禀明。”
她向酒剑仙讲述了一番当年之事。
“当时…爹他激愤之下ꓹ 一时入魔,竟发狂杀害了众位师兄弟…随后ꓹ 娘亲欲随同爹他一同殉情,却被爹阻止ꓹ 并将娘送出了剑冢..”
“..随后娘亲才发现ꓹ 已经怀了我,这才拼命的吊住了最后一丝妖元,想要尽力将我生下…但最终娘亲也只苦苦支撑了三月,便去了,我也是凭借着吸尽了娘亲最后的一丝妖元,才得以出世…”
葬魂筆記
異域神棍
听完她的讲述,众人都有些沉默ꓹ 酒剑仙也是叹息一声:“造化弄人,当年那场劫难ꓹ 当真是让我蜀山几乎一蹶不振。”
叹息缅怀了一番之后ꓹ 酒剑仙才又看向了已经被金光封禁了的姜明ꓹ 转头朝陆植说道:“陆道友ꓹ 还请你放开姜明师兄,我有一些话ꓹ 想要对姜明师兄说。”
这场贻害蜀山多年的孽债ꓹ 也是时候该化解了。
陆植点了点头ꓹ 抬手散去了金光,被封禁了神识魂体的姜明也重新回复了神识ꓹ 苏醒了过来。
“呃啊!”姜明刚一回神,看到眼前众人,顿时便怒喝一声,抬手便要掐引剑诀,攻击众人。
“姜明师兄!”
酒剑仙一声大喝,叫停了姜明。
姜明顿时身形一震,身上那股癫狂之意都瞬间消散了大半,猛地转头看向了酒剑仙。
“你是谁?为何喊我师兄?”
“我乃蜀山弟子,莫一兮,姜明师兄你不认识我,也属正常,毕竟我是在姜明师兄你进入锁妖塔之后,才拜入的师门。”
姜明神情一滞,看了眼酒剑仙,有些迟疑的说道:“你..既然知道我,还愿意喊我这声师兄吗?”
“为何不愿?姜明师兄你本就比师弟入门要早,这一句师兄,也是理所当然。”
天才保鏢
“不!没有理所当然!我根本不配!”
姜明突然激动道:“我…我犯下了如此重罪,罪孽深重,根本就不配你喊我这声师兄,也不配再为蜀山弟子,我…就是个罪恶深重的罪人!”
酒剑仙沉默了几秒,然后才又说道:“看来即使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师兄你还是放不下吗?”
“放下?我怎么能放下?那么多师兄弟,死在我的手里,他们日日夜夜都向我诅咒,要我偿命,要我万劫不复,我怎么可能放得下?!”
眼见姜明又有陷入癫狂之状的势头,酒剑仙赶忙大声喝道:“那都是你自己在为难自己!其实所有的师兄弟,包括师傅,都已经原谅你了!”
然而姜明却根本就不接受酒剑仙的话,反而更加激动道。
“不!不可能!师兄弟们和师傅,怎么可能会原谅我?!你在骗我对不对?!”
黃皮子 馬南山
“而且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也不是我的师弟!你就是个骗子!”
“死!!!”
姜明越发的暴躁激动,暴怒之下,竟直接便抬手一引,那柄斜插在岩壁之上的七星宝剑顿时激震拔出,一剑飞射向酒剑仙。
嫡寵傻妃 嵐仙
陆植瞬间抬手,一把抓住了七星剑,将其镇压。
酒剑仙也是赶忙解释道:“姜明师兄,你听我说,我…”
“爹!不要在这样折磨你自己了!”
但姜明如今早已经再度丧失了理智,根本就听不进去任何人的劝告,癫狂暴怒之下,只想要毁灭一切,无奈之下,陆植只好再次出手,放出金光挡下那漫天剑光,欲要再次镇压姜明。
锁妖塔外,酒剑仙眉头紧皱,但一时间却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正焦急之时,一声淡淡的叹息声从他身后传来。
“师弟,让为兄来吧。”
酒剑仙一惊,转头看去:“师兄?!”
原是剑圣也到了。
剑圣冲酒剑仙点了点头,也不多言,抬手从酒剑仙的手中接过了桃木剑,一剑刺穿一张黄符,以烛火引燃,踏起了罡步。
锁妖塔中,姜明已经再次被陆植的金光咒逼得节节败退,狂怒之下,更是显得凶威骇人,一式蜀山万剑诀,召出万千万千剑光,恐怖的威势甚至连锁妖塔都在为之震颤!
“姜明师兄,还请息怒停手,听师弟一言。”就在此时,酒剑仙的虚影一个摇晃之下,变做了剑圣的模样。
剑圣的声音中,似乎带有某种特殊的魔力,竟真的让姜明神识一清,渐渐平息了躁动。
漫天的剑光渐渐散去,姜明神情疑惑的看向了新出现的剑圣,问道:“你又是谁?难不成又是来骗我的吗?”
“师兄,你仔细看看我,难道你真不认得师弟我了吗?”
姜明看着剑圣,猛地瞳孔一缩,脑海中回想起来了,当年陪伴在师父身旁,唯一没有追进锁妖塔中的那位小师弟。
“是你…小师弟。”
剑圣点头:“姜明师兄,多年未见,你还好吗?”
姜明张了张嘴,好久之后,才叹息了一声:“没想到,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连你都已经这么老了吗?”
步步毒謀:血凰歸來
剑圣说道:“对啊,都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了,师兄你还不能释然吗?”
姜明沉默,显然既然已经如此,他仍旧还在介怀当年之事。
剑圣见状,又开始向姜明阐述起了他那套天道宏观的理念。
“其实,师傅与师兄们,早就已经原谅师兄你了,虽然从人世间片面的角度来说,姜明师兄你犯下了罪无可赦的大罪。”
“但是从宏观上看,你却是做了一件好事,让师兄弟们能脱离这尘世苦海,早日得登天界极乐…此乃千年难遇的天缘…”
众人都在听剑圣讲述着他那套宏观之念,陆植却是转头向李逍遥与王小虎他们说道。
“你们可别被他的邪门邪道给荼毒了,否则为师就把你们逐出师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