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
威斯庄园,主楼,卧室。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洒在粉色的公主床上。
略小一码的红色蕾丝内衣,衬得床上的姑娘,更显婀娜白皙。
叶玲雨睁开眼的时候,林凝正坐在床头,把玩着手里的莱卡相机。
“你这是想嘛?大半夜的把我绑这儿,很好玩吗?”
挣了挣手上的丝袜,回过神的叶玲菲,没好气儿道。
“言而无信可不是个好习惯,你先前答应过我什么,应该没忘吧?”
随手将相机丢至一旁,林凝一边说,一边上前摸了把叶玲菲修长笔直的腿。
“把手拿开。”
世婚 意千重
林凝色眯眯的眼神,像极了某一刻的荼荼。
看在眼里的叶玲菲,撇了撇嘴,真心搞不懂这好好地贵族姑娘,是怎么把路走歪的。
“不就摸个腿,有什么好凶的。”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皮肤差还不让人摸?”
装模作样的抚了抚自己的手背,林凝翻了个好看的白眼,接着说道。
“别只顾着赚钱,要学会对自己好一点,说实话,你这腿糙的,都能把我手喇红。”
“你大爷,别给我说你二半夜把我绑来,就是来打击我的。”
“不识好人心。我是看你才弄死了自己三叔,怕你有心里阴影,怕你做恶梦,所以才特意把你请来的。”
事实证明,是个有追求的女人,就见不得别人说自己皮肤不好。
看着面前气呼呼的叶玲菲,林凝挑了挑眉,顺势躺在了叶玲菲的身侧。
“呼。。你起开ꓹ 别挨着我。”
“你很紧张吗?第一次跟人同床共枕?”
“哼,你想多了ꓹ 你个小丫头片子,我有什么好紧张的。”
“那你身子绷那么紧干嘛?”
“你。。。”
“叶总,有没有人跟你说过ꓹ 你脸红的样子,贼迷人。”
“女流氓ꓹ 你准备把我绑多久?”
“别急,正事儿还没说呢。”
“什么正事儿?你能有什么正事儿?”
“除了你亲手打死的三叔ꓹ 剩下三个人ꓹ 我已经放了。。。啵。”
侧身,探脸,一记香吻过后,果断起身下床的林凝,嘴角挂着坏笑,接着说道。
“有没有很惊喜?”
“你,斩草不除根ꓹ 你有没有想过后果?你知不知道叶家在腐国和华国的影响力?”
月光下的林凝,美的如梦似幻ꓹ 床上的叶玲菲ꓹ 胸前起伏不定ꓹ 还挺激动。
“枪是你开的ꓹ 人是你抓的,不是吗?”
“抓人ꓹ 逼我ꓹ 你做这一切ꓹ 是为了做局坑我?”
“怎么能说是坑呢,我只是在帮你做选择罢了。”
随手给自己斟了杯酒ꓹ 窗前的林凝,缓缓扭过头。
豪門熱婚 千面柚子
那一瞬间的回眸,仿若悄然绽放的曼陀花,滟滟芳华,华盖天下。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你比我懂。既然要合作,我就不允许你有二心。”
一口饮尽杯中酒,不等叶玲菲开口,林凝沉声道。
校園超級霸主 掠痕
“人果然不能太自以为是,我还是小瞧你了。”
林凝的言外之意不能理解,叶玲菲轻叹了口气,接着说道。
“三叔是叶家的实权人物,我这个真凶,怕是不死不休了。”
“相信我,只要你不离开我,没人能把你怎样。”
“呵,我信,告诉我,你这么煞费苦心算计我,到底是为什么?”
“馋你身子,喜欢你的样子。”
無良辣媽 紅丸子
“不信。”
“你说过,我不适合当老板。”
人贵自知,承认自己弱不难。
想到那个注定躲不掉的格罗夫纳集团,林凝轻抿了抿唇,接着说道。
“格罗夫纳集团了解吗?”
“Grosvenor Group,拥有包括60个地区,超过1500个物业的资产。最新一年的数据,光在伦敦,它就拥有整个梅菲尔50%的地产股份。。。。港岛的电讯盈科,港景花园,公爵广场。。。日国的银座Namikikan。。。沪市的瑞安广场。。。。好吧,我想起来了,你不只是威斯特公爵,你还是格罗夫纳家族第7代传人。”
“啪,啪,说真的,关于这个集团,你比我这个继承人,了解的都多,都详细。”
平躺在床上的叶玲菲,各种数据,张口即来。
林凝轻拍了拍手,如果可以的话,真想拆开这姑娘的脑袋看看。
“只能说明你不学无术。听着,你的财富和地位,相对的是责任和包袱。。。”
“明白,所以我准备把我的责任和包袱给你。”
“给我,你想说什么?”
“格罗夫纳的女总裁,怎么样?”
獵日神刀
“不怎么样,我不缺钱。”
“你需要舞台,需要给叶家证明自己错了的舞台,不是吗?”
“。。。”
“公司你说了算,除了威斯特的老人不能动,公司你想动谁,就动谁。”
从叶玲菲稍重的呼吸不难猜出这姑娘是有所心动,抬指弹了弹酒杯,林凝直接说道。
“我说了算?不怕我把你家340年的基业玩废了?”
“在我眼里,这间公司,远没你重要。”
格罗夫纳再牛,也只是件系统奖励。
林凝不屑的笑了笑,身怀系统的男人,就是辣么云淡风轻。
“呵,你觉得我像是会被这种话说服的人吗?”
不可否认,林凝的话说的贼漂亮,奈何叶玲菲又怎么可能会因为几句话就迷了心智。
一声轻哼,叶玲菲接着说道。
“让我做总裁可以,我要入股。”
“没问题,等我正式继位后。”
“这么干脆?不用跟人商量下?”
“你知道的,我家就我一个。”
“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你答应的太快,太草率了,你或许没留意,传承340年的格罗夫纳,并没有外人入股的先例。
应该是想到林凝那悲惨的身世,叶玲菲说话时的语气,温柔了不少。
“我的格罗夫纳我说了算,你只需要告诉我,答应,还是,答应?”
“除了入股外,你还要答应我两件事。”
“说来听听。”
“我三叔的势力不小,一日不斩草除根,我一日睡不踏实。”
“没问题,最多24小时。”
“我父母那边,我不希望他们出事。”
“我会叫人暗中保护好他们,你如果不放心的话,可以接他们来威斯特。”
“叶家不会放人的。”
“简单,我会杀到他们放人为止。”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你直接跟那边联系就是。”
“你这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是哪来的底气,你就真不怕叶家报复?”
林凝动不动就杀来杀去的做派,真挺邪乎。
叶玲菲皱了皱眉,实在搞不懂这家伙是打哪来的自信。
“哪来的底气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只要我想,最多一天,叶家,一个活人都没有。”
“。。。”
“林山的实力不用多说,他这样的存在,我有不下三十个。”
特意扫了眼系统的声望余额,林凝微眯了眯眼,认真道。
“呵,难怪你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不然呢?几百年的传承,有点底蕴不是很正常吗?”
“不就是投了个好胎么,有什么好嘚瑟的,把我解开。”
林凝的小表情,看起来还挺得意,再次挣了挣手上松了不少的丝袜,叶玲菲说话时候,眼底的狡黠,一闪而过。
“急什么,气质这么好的模特,可不好找。”
“你又想干嘛?”
“我的大叶总,天天穿肉色丝袜,不腻吗?”
“变态,你。。。你别挠我。”
白丝,黑丝,网袜,吊袜。
看着林凝手中的各色各款丝袜,叶玲菲的脸颊,瞬间红了。
“既来之则安之,我的床可不是那么好躺的。”
“躺你大爷,我不穿白丝,你给我拿远点。”
“由不得你。”
“死变态,林凝,你给我住手。。。”
“闭嘴,再哔哔信不信我把你嘴堵了,还拿你自己的袜子堵。”
“你。。。恶心。”
“乖啦,就当是玩真人版暖暖,你又不是没玩过。”
“你才玩暖暖。。。”
“别装,你手机就有,上次我就看到了。”
面色嫣红的叶玲菲,简直迷死个人。
林凝不自己觉的咽了咽口水,小手一滑,绝非有意。
“你手往哪摸呢,解开我,我自己穿。”
“想得美,真当你的咏春和跆拳道我能打过似得。”
“你,我求你要点脸吧。”
“要脸干嘛?全世界的脸加起来都没我好看。”
“你把我解开,我保证不揍你。”
“你先把屁股抬起来。”
“你压着我,我怎么抬。”
“哦,把脚给我,左脚。”
“你压我头发了。”
“忍着点。”
“。。。”
也不知道为什么,床上的对话,越来越奇怪。
大概十分钟的样子,一门之隔的林红,似是听到了什么,瞬间冲进了屋。
“额。。。”
粉色的公主床,套着黑丝的腿,不知何时挣脱的手,扇着白裙下的屁股。
看着床上扭打在一起的两人,林红尴尬的挠了挠头,一时间,愣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出去。”
不等林红开口,骑跨在林凝身上的叶玲菲,低喝道。
“你妹啊,没看我在挨揍吗,弄晕她。。”
傻乎乎的林红怎么看怎么来气儿,强忍着身后火辣,林凝挣扎道。
“哦。。。嘭。”
说时迟那时快,没等叶玲菲有所反应,林红一个箭步,刚刚还气势汹汹的叶玲菲,再次晕了过去。
“她怎么解开的?我不是绑死了么?”
随手将叶玲菲丢至床上,看着林凝红彤彤的屁股,林红皱了皱眉,疑惑道。
“我要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她还能解开吗?”
“好吧,那你的形意拳呢?”
“。。。”
“怎么啦?”
“忘了。”
事发突然,忘开技能很正常。
没好气儿的扫了眼床上安安静静的姑娘,不等林红开口,林凝一个猫扑,上去就是一顿啃。
“你,你要吃她?”
跪爬在床上的林凝,姿势简直不要太违和。
待看清林凝嘴上的动作后,林红眼睛睁得老大,不可置信道。
“吃你妹,这叫种草莓,等我给她种一圈,我看她这几天还怎么有脸出现在我面前。”
“额,你开心就好。”
“。。。”
“行了,抱她回去吧。”
半小时后,总算大功告成的林凝,搓了搓酸爽的腮帮,事实证明,种草莓这事儿,真挺累人哒。
“你这又是何必呢,都把自己嘴吸肿了。”
抬手指了指林凝略显红肿的唇,林红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林凝的脑回路,着实难以理解。
“你以为我想啊?特喵的,这对坑爹玩意儿。”
血魔劫
回想起叶玲菲先前那大吃一惊的样子,林凝没好气儿的拍了拍自己的胸,接着说道。
“我刚把平胸的事儿忘了,那会儿打闹的时候,她发现了。”
“啊?这,这怎么办?”
“暂时胡搅蛮缠糊弄过去了。”
漢鼎記
“她不像是那种容易被糊弄的人。”
“所以我说暂时,她太聪明,这事儿搞不好就是个雷。”
那么大两坨肉,说没就没,说有就有,傻子都能看出问题。
林凝长叹了口气,必须承认,色字头上一把刀这句老话能传承至今,果然不是没有道理的。
“所以你吸她是想借此支开她几天?”
“一半一半吧,她这么漂亮,我冲动了。”
“好吧,明知道她聪明,你还招惹她,真搞不懂你。”
“人嘛,都是视觉动物,都贱。”
不管怎么说,骨子里都是个血气方刚的小子,算上那些丝袜,有所冲动,在所难免。
半瓶酒压惊,待心绪平复后,林凝默默的看着叶玲菲的身子,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
“唉,我送她回房间,荼荼那小家伙,刚都急的挠门挠窗了。”
“我的女人,她急个什么劲儿,回头就给她把绝育做了。”
“额。。。”
“去吧,快去快回,等下陪我去莎莎那一趟。”
“啊,这个点你去找莎莎?这都快凌晨3点了。。。”
“有点急事儿找她。”
“什么事儿?电话不能说吗?”
“哪来那么多问题,滚蛋。”
“哦。”
。。。。。
副楼,客房。
缓缓睁开眼的孙凌宇,不由自主得打了个寒颤,视线里,墨染的身后,两个身穿白大褂的白人妇女,别提有多吓人。
“哥们儿,你这二半夜带俩医生过来。。。”
“谁跟你哥们儿?”
“那,姐们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