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客管理員
小說推薦俠客管理員
郭靖依言抱过张无忌的时候,张三丰脸上目光充满着希望,但毕晶已经开始摇头了。
论内力深厚程度,郭靖当然不输于张三丰,也未必输于萧峰,但他的内力虽然阴阳兼备,但纯以阳刚而论,恐怕还是大有不如。毕晶张三丰的内力来自九阳神功,萧峰的内力也来自少林派——和尚练的,当然纯阳了……
婚入歧途
张三丰不行,萧峰也不行的话,那郭靖只怕更不行。
但凡读过倚天屠龙记的,都会知道,此时张无忌体内寒毒,并不是单靠他人以内力就能驱散的。按照后来胡青牛的诊断,这寒毒与他体内经脉内气交缠固结,除非是神仙才能救得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学到全本的九阳真经!
果然,盏茶时间过后,郭靖缓缓放开无忌,叹口气道:“不行,也只能暂时缓解吧,仍然无法化解。”
张三丰双眼中的火花,瞬间黯淡下去。
丁典见状,试探着道:“要不……我试试?”
毕晶嘴巴动了动,却没有阻止。
丁典的神照经当然很神奇,能令死人复生的那种,但对张无忌这个寒毒,只怕也没有办法。眼下,也只能让他试试,死马当活马医罢!
一如毕晶所料,还不到盏茶时刻,丁典脸上就现出丝丝绿气,颓然摇头道:“不成……”
张三丰的神色更加黯淡,问郭靖道:“当真,当真没有办法?”
郭靖叹了口气,看看黄蓉,黄蓉又摇摇头ꓹ 看看萧峰,最后所有人都看着毕晶。
“胖子ꓹ ”母老虎道:“你看老胡……”
话没说完,她自己先就摇摇头。她清楚得很,胡青牛其实后来已经尽了力ꓹ 但到死也没能想出办法来。虽然说现在医学发达,但这种经脉内功的事儿ꓹ 别说西医了,中医也不搞这一套了啊现在。何况ꓹ 论中医ꓹ 谁还能比得过胡青牛?
“要不,把非凡哥,哦不,游坦之弄过来?”毕晶嘟囔一句,但随即又摇摇头。先不说游坦之的为人如何,就他那易筋经都不知道靠谱不靠谱,那又是个没什么文化的ꓹ 万一再赶上他那书被俞岱岩,哦不鸠摩智抢了去ꓹ 那可就更麻烦了ꓹ 不知道得弄到什么时候。
要不ꓹ 就是一灯大师?让他强行打通张无忌的奇经八脉?
可先不说这一招管用不管用ꓹ 老和尚上最后的时候已经一百多岁了,再让他费那个劲ꓹ 别把老和尚自己也折进去!更别说ꓹ 一灯大师的功夫ꓹ 还真就不一定抢得过郭靖张三丰,这俩不行ꓹ 一灯行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毕晶思来想去,还是摇摇头。看来还是唯一的办法……
星艦廚師 藍劍俠
星空六道 湖南湛家
他这儿还没说话呢,殷素素见他摇头再摇头,忧愤交集,叫得一声“无忌”,便又昏倒在地。张翠山大急,急忙抱住。
“我还没说绝望呢,怎么又晕了?”毕晶顺口说了一句,但随即想起,殷素素可不是这样弱不禁风、胆子小经不得事的人啊,失色道:“怎么病得这么厉害?”
张三丰摇摇头,叹道:“她这病,非同小可,虽经名医诊治,但终不见好,就算最后好了,也难免武功大损……”
张翠山抱着殷素素,已经泪流不止。
毕晶和母老虎都震惊地说不出话来。原书上没这一段啊,上回过来救殷素素,也没这么厉害啊?这不一过去就在那边欢蹦乱跳呢吗?
难道救了俞岱岩,会导致这么大变化?
这怎么办啊这可,张无忌,殷素素,俩事儿全搅和到一块儿了!
學霸的諸天神豪系統
悠閑大唐
莫声谷怒道:“还不是那些……很!沿途惊扰,一路向五哥五嫂逼斗逼问?什么名门大派,行事如此卑鄙,跟这死鞑子有什么分别!”
俞莲舟轻喝:“七弟!慎言!”
莫声谷兀自不服气,刚想反驳,不远处一声佛号响起:“阿弥陀佛,莫施主此言,视天下英雄为仇寇,是要与武林正道为敌了?”
靈魂契約:惡魔的復仇天使
毕晶回身一瞅,空闻大师带着俩师弟,正跟何太冲一帮人往这儿怒目而视呢。身后,占了不少各派弟子,看样子是都解了穴道,也跟着朝这边运气。
巔峰武神
呦,还没走呢?毕晶一翻白眼,怎么茬儿这是,还等着让人请吃饭啊是怎么着?这帮人可真够不要脸的,没完没了了是吧?
莫声谷大怒,刚要说话,一个瘦弱的汉子伸手拉住他,对空闻拱手道:“我七弟并未指名道姓,大师既然未做过什么亏心之事,自问问心无愧,却何以对号入座?”
这半天被骑在头顶上,要不是神兵天降,差一点全派就交代在这儿了,武当六侠实在有点窝火,见张松溪语带讥讽,竟然每一个劝说的。
毕晶暗中一竖大拇指:嗯,这毒舌,不用问,张松溪!
空闻一滞,张三丰轻喝一声:“松溪!”
蜜糖寶貝無愛承歡
张松溪微微一笑,低头不语。莫声谷却仍有点不服气,还要强辩,被张三丰瞪一眼,才低下头,嘴里兀自呶呶。
张三丰站起身来,对空闻遥遥一拱手:“方才老道说过,今日之事,武当就当没发生过,日后有何指教,武当也自当尽数接着——大师之言,是要现下就变成日后么?那大师有何指教,不妨明言。”
空闻多少有点说不出话来了,何太冲却沉着脸道:“张真人望重武林,晚辈等何敢得罪?只是万事抬不过个理字——”
“嚯,真够有脸的嘿!”何太冲还没说完,母老虎先憋不住了,满脸讽刺道:“你的理在那儿呢?屠龙刀也好,谢逊也好,跟你有关系吗?你门下弟子贪花好色,自己废了自己,这就是你们昆仑派的理?”
何太冲脸都青了:“何方妖女,大胆!看你奇装异服,定非善类——”
“你才非善类!你全家才非善类!”毕晶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火儿,这老王八蛋道貌岸然的,其实一肚子龌龊,自打出场就没敢过一件好事儿。这会儿居然都骂到母老虎头上来了?毕晶当时就炸了,跳脚道:“怕老婆的人,没资格在这儿说话!”
这话说得突兀无比,但已经有不少人吃吃笑起来。何太冲惧内之名,天下皆知,可谁也没敢明说出来过。现在竟然有人指着何太冲鼻子这么说,不得不说,这胖子是个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