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叶秋上下打量了一眼潘多,两个人平时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但是并无过多的交集,拢共说过的话,都不超过十句。
此刻潘多入了洪应的眼,叶秋终于肯正视他。
“其实在下建议你跟着小喜子学辟邪剑法,”
叶秋一脸认真的道,“据说辟邪剑法练至高深处,可以一剑勘破生死路,直入大宗师。”
“多谢叶公子的好意,”
潘多的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和王府是个人都知道,想练辟邪剑法,需要一刀斩断是非根!
血契冥婚:我的鬼夫君 冥娃
他是有妻儿老小的!
再是武痴,也不会做这种蠢事。
接着拱手道,“在下用的是鞭,觉得剑更适合叶公子。”
这家伙在没有内功的情况下,剑术还能这么高!
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毒梟女人 耗子
如此不世天才,洪总管不让他学辟邪剑法真是可惜了。
“你也敢取笑我?”
叶秋脸色一寒。
那日的场景在他心中都是一辈子的痛。
“不敢,”
潘多淡淡地道,“在下也是为公子着想罢了。
公子本就擅长使剑,如果修这辟邪剑法大成,在下实在想不出这天下还有谁能挡得住公子一剑。”
“总管可以,寂照庵可以,文昭仪可以….”
这么一瞬间,叶秋就想到了四个人。
無敵小先知
不入宗师,终为蝼蚁。
入了宗师,自己好像还是蝼蚁。
原本骄傲自负的他,自从见到洪应之后,突然产生了自我怀疑,而且越来越严重。
我家明星難飼養 煉妖狐
阿呆伸着脖子走了过来,看了看他的好朋友叶秋,又看看潘多,然后道,“你受伤了?
会死吗?”
潘多笑着道,“无碍,多谢关心。”
“哦,”阿呆一脸失望道,“你要是死了,你那个鞭子就留给我吧,我弟弟很喜欢你的鞭子。”
潘多张张嘴,想破口大骂,但是想到这是和王爷的身边人,终究还是忍住了ꓹ 咬牙道,“死不了ꓹ 总管已经替我疗伤了。”
“哎,这么重的伤怎么就不死呢。”
阿呆摇头晃脑叹着气走了。
潘多无奈。
换做别人,他早就一鞭子给打死了。
哪里还会多说一句废话!
深夜ꓹ 星空灿烂。
蚊虫多的可以吃人,都不得不在高温的夏季里生上火堆ꓹ 里面加上加上艾草,一时间方圆十几里地都是弥漫的烟雾。
山谷下方ꓹ 烟雾散不出去ꓹ 不是一般人都忍不了这烟雾。
林逸躲在帐篷里,依然咳嗽个不停。
可也不能跑的太远,毕竟到处都是蚊子,甚至还有各类毒蛇。
据不完全统计,已经有二十多人被毒蛇咬了,运气好的,活下来了ꓹ 却落了个残疾。
运气不好的,中毒后直接变成了尸干。
林逸从来不认为是胡是录无能ꓹ 即使是放到现代社会ꓹ 被眼镜王蛇咬了一口ꓹ 没有血清及时治疗ꓹ 不死也得半残。
战争中,有时候更大的敌人是恶劣的自然环境。
天不亮ꓹ 急促的大鼓声、响亮的号角声把林逸吵醒了。
连番几日睡得都不是太好ꓹ 此刻又起来这么早ꓹ 迷迷糊糊地坐在床沿上,眼皮子都睁不开。
“怎么回事?”
林逸问。
只觉得身边有人ꓹ 也不知道是谁。
小喜子道,“王爷,何大人出征,说是要带人往十万大山推进,按照王爷的意思歼灭敌人有生力量。”
“这么快?”
林逸猛地睁开了眼睛。
随便在水盆里抄水洗了把脸就出了营帐。
一出营帐,入眼便是遮天蔽日的水獭旗,也不知道是谁出的主意,居然把水獭旗绑到了大象后背的座椅上。
二百多头大象在象兵的驱使下,有节奏的踩着步子穿过峡谷,继续往南去,身后是挥舞着大刀长枪的黔人、厘人部落。
自从前日把手中个竹竿、长棍换成铁器以后,他们的战意比三和官兵还要强。
鸟枪换炮,他们觉得自己可以与阿育人一战。
之后才是卫所两千骑兵,不顾炎热,披着厚厚的皮甲列队跟在后面。
接着便是拖着辎重的万余民夫,最后是五千余卫所兵和五千余民兵。
林逸对小喜子道,“你追上何大人,告诉他,一切由他全权做主,不决之事,不用知会本王。”
首輔千金
他真怕因为自己随便说了几句瞎话,就让何吉祥等人束手束脚。
自己矮人看戏何曾见,都是随人说短长。
“是。”
小喜子三步并作两步,林逸都没主意,人就消失了。
何吉祥率军出发已有十日。
林逸没有再得到任何消息,看着愁眉苦脸的方彬道,“一只鸽子都没了?”
为了方便沿途传递消息,这一次王庆邦的徒弟方彬带过来了两百多只鸽子,但是这都没一个多月,放飞出去后,就没再回来过几只。
只因深山老林里的猛禽、蛇类过多,到如今,居然鸽笼空荡荡,别说进来消息,连传都传不出去。
滅世魔帝
“小的知罪!”
方彬羞愧的无地之容。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人家潘多的鸽子都养的好好地呢!
絕世家族
来之前,自己师父千叮万嘱,还是让自己给弄砸了。
只怪自己学本事不到家!
世婚 意千重
林逸摆摆手道,“不能全怪你,也不用太自责。”
“谢王爷。”
方彬只能红着脸,去把正在养伤的潘多喊了过来。
潘舟大踏步走进来道,“王爷,何大人那边依然在赶路,所以小的也一直没给王爷回禀。”
“还在赶路啊,这路可真难走。”
林逸下定决心,等战事稳定了,自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修路!
不能因为担心阿育国犯境就不修路了,那是因噎废食。
而且决定战争胜负的,最终不一定是实力,也有可能是后勤保障。
没有路,就没有后勤。
文昭仪走了进来,众人都倒退了出去。
他们早就了解这位了,比他们王爷事还多,说话的时候不喜欢外人在场,哪怕是当面不说,事后也绝对会找麻烦。
“吃了吗?”
林逸笑着道,“一个多月不见,甚至想念啊。”
文昭仪坐下,自顾自的倒下一杯茶,淡淡地道,“这次阿育国的主帅乃是两名地尊。”
“地尊?”林逸不解。
“相当于大梁国的九品吧,”
文昭仪面无表情的道,“梅静枝手下的副将九品巅峰谭伦便是为被至尊所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