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夫年代
小說推薦匹夫年代
人有欲.望是正常的,但它也是可怕的,大千世界,放眼望去,又有几人皆能如愿?
霸愛之庶妃難求
大家都会在心里对即将到来的事情做一个预想,或者说,虚构一个美好的结果,但是一旦现实差人强意的时候,内心的落空感是非常巨大的,老三也是如此。
从公司回来,他整个人都显得阴郁郁的,他心里很憋屈,是的,憋屈。
当刘巍拿出那份协议的时候,老三当时的心理是拒绝的,他不敢相信,二哥竟然把自己的股份直接转给了刘巍.
大哥离开人世多年,按道理说,二哥不吞并刘巍的股份就已经很仁慈了,但是他竟然私下里签了转让协议,而且还从来没跟自己提起过的,一个字都没提过,这中间,不就向他透露了一个消息么,二哥不相信自己。
“呵呵。”
想到此处,老三剧烈的喘息着,内心极大的落差感让他心生不爽,同时,刚才股东大会刘巍以及赵革命两人的表现让他更是气愤,仔细回想着赵革命刚刚那番质问,他心里“咯噔”一下,片刻之后想起了什么。
“嘟……”
三國大特
老三端着电话站在阳台前面,看着以及灯火辉煌的公司,心里揣测。
得有十来秒之后,电话这才被人接通。
“呵呵,这么晚给我电话,有事?”电话那头传来低沉的声音。
“你说呢?”老三质问道。
“直说。”
“好,那我问你,早上我二哥的那场车祸是不是你给安排的?”老三隐隐已经猜到了,因为男子之前有跟他说过。
“对,我说过的,我要帮你。”男子的声音依旧低沉,没有任何波动。
“帮我?帮我?你确定你这是再帮我?你他妈的在坑我,你知道吗!?”老三顿时就愤怒了,言语非常的激动:“你他妈看你都干得什么事,搞台渣土车去撞他,你他妈知不知道会撞死人的?他是我哥哥,亲哥你知道吗?!”
“亲哥?亲哥能咋的?”男子明显的表示了自己的不屑:“再说了,这不是还没死么?在医院躺着,看他的样子,是死不了了,真让人失望。”
“疯子,你个疯子,老子日了你娘哎!”老三连连秽语,丝毫没有之前的大老板风度,脸上也尽是愤怒之色。
电话这头,神秘男子只是默默的把玩着手里的指甲刀,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但是男子的脸上竟然还呆着副大框墨镜,整个人看上去也是非常的神秘,听着老三的连连质问,他倒也不生气,语气依旧沉稳:“呵呵,我是疯子?好,那你就当我是疯子好了,至于早上这事,我觉得,你不应该来质问我,你觉得呢?”
“我不问你,我问自己?”老三没好气的回了句:“我允许你做这件事了么?我允许你了么?”
“够了够了,少跟我来这套了,假若今天早上刘啸天要是死了,我想你现在正着手处理接手公司,而不是在质问我吧?”男子的语气饶有意味。
“你什么意思?”老三隐隐感觉不妙。
纏面郎君
“要知道,我行动之前可是跟你通过气的,换句话说,你是知道我要有所行动的,那你就是知情不报,现在没成功,你不去处理收尾,倒是在我这里撒气来了,你觉得你合适么?”男子一点一点就跟男子分析了:“你之所以会跟我合作,我想,你无非就是想掌握公司的大权,我答应你,帮你,失败了,你就到我这里来显示你的正义昂然?”
“你别跟我演了行不?听着就觉得恶心。”男子也懒得跟老三废话:“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把尾巴处理好,不处理好,你我都得玩完,懂么?”
“呵呵,那你这是准备赖我呗?”老三龇牙说了句,一双灰溜溜的眼睛左右转悠,心里开始计较。
“你要是继续瞎BB,那我也就有可能BB你。”男子语气淡漠。
话音刚落,两边几乎同时安静了下来,这种气氛维持了得有四五分钟,两人谁也没有开口,这个档口,谁先开口,谁在气势上就弱了一分。
最终,老三耐不住性子:“那你说,这事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男子咧嘴一笑,电话里传来他冷漠的声音:“既然刘啸天没死,那就把尾巴做了,免除后患。”
“……”老三沉默了。
神淵古紀·烽煙繪卷 某樹,逐風
“那好,待会我把那个人的信息发给你,你找个机会把他办了吧。”
“什么?我把他办了?”老三语气不悦。
“不交给你交给谁,在攸县,我的耳目肯定比不上你的,这件事必须你来办。”男子嘿嘿一声冷笑:“要知道,当初可是你让我帮你夺权的。”
“你说什么?他竟然还在攸县?……”老三刚要发作,电话里面只剩下忙音。
两分钟后,瞅着男子发过来的金链的资料,老三脸色铁青,心想等自己渡过这个难关之后,一定要把男子约出来谈谈,因为他很不喜欢被人掌控的感觉。
……
星空遊魂
夜幕下,凄凉的月光洒落在废弃的建筑工地上,工地周围杂草横生,肉眼看去,寥无人烟。
在废弃的大楼边上,摆着寥寥几台荒废生锈的搅拌机以及堆积的废弃板砖,而且时不时有鸟雀飞起,荒凉感十足。
“妈了个巴子的,老子真是日了狗,你让我干完一票之后,跑路费不分给我,反倒是让我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住下来,真有你的。”废弃大楼的一楼靠里边的位置,一个浑身邋遢的男子正蹲在角落里吞着方便面,嘴里支支吾吾的还抱怨着,在他的脖颈处,一条明晃晃的大金链子在微弱的灯光下闪烁寒光。
这个人正是老三刘啸风要找的尾巴,金链。
後宮?真煩傳 連翹
“嘶嘶,嘶……”
安静的大楼里正剩下金链的吃面声。
匆匆解决完泡面,随手把泡面桶子外窗外一丢,从口袋里摸出皱巴巴一盒香烟,点上一根,顺势靠在墙角,开始一番吞云吐雾,屋子里的灯光十分微弱,发光源不过是一盏编写手电筒而已。
看着灯光投影下自己的影子,金链眼睛微眯的看的发呆,他在想,自己从什么开始一步步走向如今的地步的,好像从那次干了赵革命手下的一个马仔之后,自己的生活就全变了。
赵革命带人把他的店铺掏了,自己的手下把自己的财产瓜分之后纷纷跑路,自己的小日子也从那刻开始,逐步倒退,先是衣食不保,住行堪忧,接着又给人做马仔,来攸县做任务。
虽然自家表哥吴胜成曾经帮自己说和过,赵革命也放过了他,但是他一点也不感激赵革命,因为他内心最开始的想法就是:赵革命不来点自己,自己能变成现在这个地步?
想着想着,金链猛的一把把手电筒给关掉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冥冥之中什么东西在提点着他,他现在应该关上手电筒,约么过了十几秒钟,金链寻思着再把手电筒打开,刚伸手摸索,身后窗户处传来一丝清脆的响声以及“哒”的水声。
泡面桶。
金链脑海里出现了这个一个词汇,自己刚刚不是往外面丢了一个么。
金链是做车辆维修及保养的,而且不玩电子产品,所以他的视力跟耳力都非常不错,依据刚刚的响声判断,这不应该是老鼠或者其他动物踩踏发出的声音,唯一能造成这声响的只有一个,人。
“咯噔!”
金链一下子就警觉了起来,耳朵高竖,捕捉着外面的微小声响,跟着他缓缓起身,脑袋慢慢往窗户上凑。
月光下,一把把片刀在那暗淡的月光下闪着寒光。
“呼……”
金链此刻非常的冷静,他努力调节着自己的呼吸,整个人慢慢的往回收,这么多片刀出现,来者肯定不是朋友。
穿越異時空之皇妃駕到
他转了转狭小的眼珠,他就在大楼里面,要想出去,就只能走大门跟窗户,眼下,这两个通道是行不通的,他扫了扫二楼楼梯处的月光,心里有了计较,脚步也开始迈着细小的步伐,慢慢的往那边摞了过去。
刚到的楼梯口的位置,正门口,一盏明亮的灯光猛然照射开来,大楼里瞬间亮堂堂的,视线放过一览无遗,而正蹲在地上摞动的金链瞬间暴露。
“砍!”
来人一话不说,七八人瞬间从门口冲了进来,手里举得老高的大片刀对着金链招呼过去了。
“哒哒哒。”
金链二话不说,撒脚丫子就往二楼狂奔,楼道阶梯很薄,快速踏过会让楼道发出低沉的震动,三两步跑过二十阶楼梯,到达二楼,整个楼层跟一楼一样,空旷旷的是一个大厅。
想要找地方躲藏很困难了,听着后面越来越越近越来越密集的脚步,金链心中一紧,跨步来到二楼落地窗的阳台,扫了一眼楼下的布置,他跟着又是折身进来,急速往三楼冲了过去。
重生之天之驕女 月半彎
虽然不明白金链为何不选择跳下去而是往三楼跑,但众人也想不了这么多了,大跨步继续往上跟,转眼,金链已经出现在了三楼阳台上。
“熊猫,老子草泥马!”
金链大骂了一句自己的雇主之后,瞅准了楼下堆积的河沙堆子,猛的就扎下去了,就跟跳河一般。
金链“咣”的一下就落在了沙堆上,隐隐察觉后腰好像被什么隔了一下,但是肾上腺激素分泌的他并不感觉到疼痛,快速的滚下沙堆,一瘸一拐的扎进了杂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