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信孚里。
当年这是清代时候巡抚中军衙门所在地。辛亥革命后成了江苏水警第三区屋部,被信孚银行收购后得名“信孚里”。
信孚里共有6排洋房,每排6间共36栋。典型的石库门建筑,门上的装饰图案,一排连着一排的石库门组成了庞大的弄堂。
这里最早住的是高级职工,租金并不便宜,两间房50银元。
所以能住在信孚里,不单单意味着金钱,还意味着地位,甚至意味着洋气十足。
小掘征树下载每天上班的地方就在这里。
东南督导组的八个人也在这里。
纏綿噬骨,總裁你好壞
我的流氓老婆 玄遠一吹
这是一个陷阱。
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
外面,是四个侦缉队的,负责监视来往的人。
里面,是包括小掘征树在内的四个日本人宪兵队的。
首席日常:老婆又丟殼子跑了
信孚里的弄堂实在太大,七转八转的,可也更加能够让那些企图营救督导组的支那人增加信任感。
这可是小掘征树精心选择的地方。
刚才,苏州城内的日军、伪军、宪兵队、侦缉队大举出动,听说是发现了支那野牛支队的指挥部。
苏州城内的防御一下子变得空虚无比。
小掘征树并不担心。
在屋子里,安放了一挺机枪,即便遭到强攻,也依然可以坚守上一阵子,直到增援赶到。
鬥拳
“太君。”
一看到小掘征树进来,曲华良和督导组的人急忙站了起来。
啞妻也腹黑,將軍請賜教 家裏老大
小掘征树微微笑了一下。
这些,可都是国民政府的要员啊。
可你现在看看他们这卑躬屈膝的样子?
……
一辆轿车开来。
速度开得很慢,而且轿车周围还跟了一圈保镖。
轿车停稳,保镖立刻打开车门,就看到一大票人,在一个戴着眼镜的仁丹胡的带领下,气势汹汹的走来。
侦缉队的吓了一跳,赶紧掏出枪来:
“不许靠近!”
“八嘎!”仁丹胡愤怒的大叫一声,接着单独一个人怒气冲冲的走了上去。
如果是一群人上来,侦缉队的真有可能开枪。
可是一个人?
“啪!”
仁丹胡一个巴掌上去,打蒙了侦缉队的,接着叽里咕噜的一大通日语。
超級農民 鬼仙
侦缉队的虽然懂几句简单的日语,可是这大段的,速度又快,哪里能听懂他在那里说什么?
“快,快去请小掘少尉!”
还算他们反应的快。
其实,不用汇报,小掘征树也发现了外面的异常。
一看那个仁丹胡,小掘征树一怔:
赤木刚宪!
是昨天在宪兵队见过的那个赤木刚宪!
……
孟绍原精心布置了一个局。
平鹿左团次是个非常重视时间概念的人,小掘征树每天都会准时来向他汇报工作。
所以ꓹ 必须要在那一时间段,让小掘征树见到自己ꓹ 并且对自己留下深刻的印象。
平鹿左团次有个最大的软肋,也是最容易被自己利用的:
赤木彩纱和赤木重信!
他不愿意被任何人知道,自己包庇隐藏了赤木彩纱。
因为那会给自己落下口实ꓹ 让自己的仕途受到严重影响。
重生之人工智能 書劍自飄零
平鹿左团次绝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发生的。
所以他一定会见自己,一定不会让部下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在小掘征树进来后ꓹ 孟绍原又数次提到了“女人、孩子、执行平鹿少佐的任务”这些特别加强语气的单词句子。
这将给小掘征树留下异常深刻的印象。
再加上当着平鹿左团次的面,对小掘征树说的那一句:
“小掘少尉ꓹ 如果不是我想的那样ꓹ 我会向你道歉的。但是,如果你真的和女人孩子有关,我会非常生气。”
这将让小掘征树产生一种严重的判断错觉:
有一件大事,正在赤木刚宪和平鹿少佐之间发生。
而自己仅仅只是一名少尉,决不能深陷其中。
……
从小掘征树见到自己,说的第一句话:
“赤木阁下,您怎么来了”的时候ꓹ 孟绍原就知道自己的设计的局起作用了。
“你在欺骗我,小掘少尉!”孟绍原阴沉着脸。
“阁下ꓹ 我真的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你是一个帝国的军官。”
孟绍原看起来非常的生气:“平鹿少佐也是ꓹ 但身为帝国的军官ꓹ 他居然动用了那么多的力量ꓹ 在保护一个女人和孩子!”
又是女人和孩子?
小掘征树有些哭笑不得:“阁下,这里没有什么女人和孩子ꓹ 我们正在执行任务。”
“八嘎!”孟绍原暴躁的叫了起来:“你准备欺骗我到什么时候?这里到处都是支那人ꓹ 你们在执行任务?外面有站岗的ꓹ 你们在执行什么任务?难道生怕别人不知道这里有埋伏?小掘少尉,我接到了可靠情报ꓹ 女孩和孩子就在这里!”
“阁下,我想您真的弄错了。”小掘征树简直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
“少尉,我知道你在执行你上司的命令。”孟绍原的语气变得凝重起来:“但是,赤木家的荣誉绝不允许被玷污,请把人交给我。”
“看来,我是无法解释清楚了。”小掘征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阁下,为了消除您的嫌疑,请您跟我来看看吧。如果真的有您说的女人和孩子,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成了!
黑道校草的黑道校花
朗耀諸天
孟绍原冷笑一声,对自己的手下说道:“你,你,还有你们两个,跟我进来。其余的人,给我盯着他们!准备武力劫夺!”
李之锋和其余的人掏出了枪。
这一点,根本没有让小掘征树起任何的疑心。
他问心无愧。
屋子里,没有什么女人和孩子。
“赤木刚宪”的咄咄逼人,加上特别加重了“武力劫夺”这几个字,反而让他异常的坦然。
鬥春院
“没有这个必要,阁下。”
小掘征树摇了摇头,真是一个暴躁的家伙啊。
他从容得把“赤木刚宪”和他的人带了进去。
引狼入室。
很快,小掘征树就要明白这句中国成语的意思了。
屋子里,没有女人和孩子。
只有三个穿着便装的日本宪兵和四个人。
“里面呢?”孟绍原一指里屋。
“那里面也没有女人和孩子。”小掘征树苦笑一声:“我把人叫出来,然后您可以仔细的检查。”
里屋的四个人被叫了出来。
督导组的!
八个人全部在这!
李之锋进去检查了一下,然后出来,摇了摇头。
“我说了,没有女人孩子。”小掘征树松了口气。
“是啊,真是抱歉。”孟绍原轻轻叹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