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蝶仙之一夢黃梁
小說推薦風流蝶仙之一夢黃梁
道悟子被蝶心压制得动弹不得,连话都说不出来,此时一听蝶心的话,心中纵有一万个不愿,也是无法可想,只得暗叹一声,闭目等死。正在此时,一道白色的身影,从神秘谷内闪电一般冲来,不顾一切的朝蝶心扑去,却被他布在四周的气劲撞得倒翻而去。
这道身影对他来说,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牵挂,如此的怀恋,即使在梦中也时常出现,此时她的出现顿时让他忘了一切,然而他还未有所行动,这道身影已被他的气劲撞得倒飞而去。他不由大吃一惊,身形一闪,瞬间就追上了这道身影,右臂一探就将这她搂到了怀里。
武淩九霄
“琼儿,你没事吧?”看着这张清纯的俏脸,如水的灵眸,蝶心的心中升起无边的柔情,不由自主的亲了亲她的脸蛋,柔声问道。
晚安,女皇陛下 牧野薔薇
左琼本在闭关修炼,却被道悟子派人强行唤醒,并告知发生的一切。她虽然吃惊,却不相信蝶心会真的伤害潜山派,因此心中还是高兴大过吃惊,于是偷偷留下来打扮一番,谁知出来时却见自己的师傅竟跪在蝶心面前,不由才大吃一惊,赶紧冲过来劝解,却被蝶心布下的气劲吓得不轻。
左琼正在空中翻滚,忽觉得一双有力的手臂将自己抱住,然后就看到蝶心那双充满柔情的眼睛,她心中不由一阵甜蜜,刚才的惊慌早已烟消云散,于是满脸欢喜的反抱住蝶心,高兴的道:“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
蝶心将左琼紧紧的抱在怀里,整颗心都沉浸在这重逢的喜悦里,如此过了许久,他才轻轻的将左琼放下来,轻声道:“琼儿,待我给师傅报了仇,我们再细聊好吗?”
左琼自然而然的点了点头,片刻间又猛然醒悟过来,立时惊慌的道:“蝶心,你真的要伤害掌门吗?”
“当然,师傅被他逼死,我也险些被他废了道法,此仇自然要报!”蝶心一提起道悟子,心中就充满了仇恨,立时转过身就要动手,却又被左琼拉住。
“蝶心,宝禅师兄是你的师傅,但掌门却是宝禅师兄的师傅,你若是为了给宝禅师兄报仇,却伤害他的师傅,他不也是很伤心吗?”左琼清纯若水,心念纯白如纸,哪知道如何劝慰蝶心,情急之下,竟理出这样一个奇怪的逻辑,却让蝶心猛地一愣,站在远处看了道悟子许久,才喃喃的道:
“那我该怎么办,难道师傅就这样白白死了吗?”
左琼摇了摇头,自是想不出解决的方法。蝶心心念百转,心知道悟子是万万杀不得,否则真的要对不起自己的师傅了,于是眼珠一转,又盯到了潜山派其他人的身上,道:“也罢,杀了道悟子师傅伤心,那我就杀几个潜山派的弟子为他报仇吧!”
“不,他们并没有伤害宝禅师兄,也没有伤害过你,你怎么可以杀了他们?”左琼一听此话,立时吓了一跳,赶紧拉着他的手道。
獨愛佳妻
蝶心虽是小贼出身,后来又受到黑龙潭群妖的影响,自然没有什么善恶之分,但总算还是恩怨分明,此时一听左琼的话也是有理,遂放弃了杀人的打算,但就这样放过潜山派,却又觉得不甘心,于是眼珠转了几转后,忽然嘿嘿一阵怪笑,心道:“罢了,道悟子这老杂毛怎么说也是师傅的师傅,小爷就留他一条狗命吧!不过这老家伙太可恶,小爷怎么着也得给他一点教训。”
想到这里,他忽然伸手对着道悟子一抓。道悟子闷哼一声,只觉得一股巨力传来,已与他心神相合的天柱佛光剑竟然脱体飞出,落到了他的手中。他对身边的左琼轻轻一笑,又伸手对着潜山派两百多门人弟子连抓,立时就将所有人的法宝全部抓了过来,丢在地上堆了一堆,嘴中却道:“按小爷的心意,你们谁也别想活过今日,但琼儿既然为你们求情了,小爷就饶你们一次,就让你们的法宝代你们一死吧!”
以蝶心的修为,将潜山派众人的法宝夺来自是轻而易举,但却将潜山派众人吓得魂飞魄散,再也不敢轻举妄动。蝶心也不管变了颜色的潜山众人,伸手一拍头顶,七口百丈刀从七窍中飞射而出,化为七道百丈长的刀光,对着丢在地上的上百件法宝一阵乱砍,眨眼的功夫就将一堆法宝斩成了毫无用处的废物。
潜山派众人见识了蝶心厉害,哪里敢阻挡他毁宝泄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祭炼了无数岁月的法宝毁于一旦,心中却是敢怒不敢言。
蝶心毁去了法宝,心中感觉轻松了不少。自从逃出潜山以来,宝禅的死一直是他心中解不开的结,此时虽然解决得并不圆满,但总算了结,心中自是高兴,于是哈哈大笑一阵,随后伸手托住左琼的***,脚踩一朵祥云如飞而去,却留下一句清晰的话来:“从此后海阔天空,任我逍遥,兄弟们,你们立刻回转黑龙潭,也随本潭主一起逍遥快活!”
群妖欢呼一声,卷起一片妖云追着蝶心的身影飞去,只留下潜山派众门人弟子愣在那里做声不得。
廣陵劍
蝶心回到黑龙潭,闲时与左琼踏遍千山万水,忙时与她相对而坐,炼丹修道,真个是快活似神仙,眨眼间就过了半年。其间英莲每月都来巡视,借机与他重温旧梦,但他心有所属,自不愿再与她同赴巫山,共偿云雨。
为此英莲与蝶心争吵多次,两人却依然渐行渐远,不复当初的亲密。英莲心存怨恨,日积月累,终由爱转恨,时时在毒龙面前挑拨,一心要拆散蝶心与左琼,夺回旧爱。
不可名狀的日記簿 悲傷之人的絕唱
網遊之執劍天涯
絕世棄妃 安陵紫怡
重生之狠辣嫡女
英莲处心积虑,一日终于寻得一计,命人作左琼画像献于毒龙,并极力陈述左琼的美好,毒龙心动,命蝶心献上美女,蝶心大怒,轰杀毒龙使者。英莲趁机大肆挑拨,毒龙终于震怒,派四大妖王领六千妖兵,前往黑龙潭讨伐。
黑龙潭经过蝶心一番经营,早已非吴下阿蒙,这些妖王妖兵刚到黑龙潭,就被蝶心使计杀了个尽光。毒龙怒不可遏,亲帅十大妖王,一万妖兵,将黑龙潭围了个水泄不通。
蝶心灭去四大妖王后,就知道事不可为,立时将左琼送回潜山,自己率领群妖准备另立山头,躲避毒龙的报复。谁知毒龙在英莲的挑拨下,反应竟然快得出奇,不几日就亲自领兵将黑龙潭围住,结果将蝶心堵了个正着。
眼见逃走无望,蝶心顿生拼命之心,于是率领黑龙潭的六千妖兵,排好战阵,也不多言,冲上来就是一通猛杀。双方妖兵的修为都是不弱,再加上有焦闯这等厉害的妖王,如此绞杀到一起,立时杀得天昏地暗,地动山摇,无数的法力灵气激荡之下,四周的大山如同玩具一般倒塌,方圆百里之内,无论人畜村庄,飞禽走兽,死得一个不剩,连渣子都找不到一点。
蝶心的妖军无论是将领的修为,还是人数都完全处于下风,如此大战了一天,终于被毒龙的妖军打得大败,死伤近半,剩下的妖兵死的死,逃的逃,很快就走了个一干二净。
蝶心刚刚出现,就被毒龙的气机锁定,两人拼了半天法力,他完全败下阵来,又斗了半天法术,他又大败,最后两人法宝尽出,以死相拼。
蝶心法宝众多,百丈刀、真一金剑、戮心刀、万魂金精血剑、地火罩、龙蜈天石、龙鳞剑、晨星剑、裂顶玉环、九宫剑、五梅剑、浮云剑、飞鳞锦扇、飞蝗石、赤鞭,化为无数的刀光剑影,雨点一般朝着毒龙杀去。
毒龙只有一柄黑龙剑,却是威力无穷,随手一斩,都有令天地变色之威。他看着蝶心射出无数的法宝,眼中却闪过一次嘲笑的神色,随后催动法力一抖黑龙剑,立时风云突变,狂风呼啸,电蛇狂舞,万雷齐发,无数道天雷如同雨点一般落下。
蝶心的法宝一碰这些天雷,弱小的立时化为齑粉,强大的立时哀鸣着飞回他的体内,眨眼的功夫,他看似众多的法宝就被毒龙破了个干干净净。
毒龙残酷的一笑,举起黑龙剑朝着蝶心遥遥一斩,立时飞出一道紫色的剑芒,长有百丈,四周围绕着无数的光点,如同夏夜的萤火,却是黑龙剑吸收的雷火所化,遇物即爆,无坚不摧。
这一斩看似简单,却有无穷的威力,四周的灵气在一瞬间被抽了个精光,千百道无形的杀气如同一张巨网,将蝶心网在中间,以他大乘期的修为,不但脱身不得,连体内的法力都被压制得动弹不得。
眼看着剑芒就要临身,死亡将不可避免的来临,蝶心的内心反而一片通明。他这一辈子共有三个最大的愿望,一是做个财主,拥有无数的财物,这个愿望在潜山别院时就已经实现,二是娶几房漂亮的媳妇,生几个孩子,这个愿望虽然没有实现,但他认识的几个红颜知己,如左琼、香莲、霍瑶兰、杏儿,哪一个不比当初的梦中情人强了百倍,因此也不算是遗憾,第三就是拥有强大的力量,不再受人侮辱,这个愿望也算实现,毕竟以他大乘期的修为,称霸一方的黑龙潭潭主的身份早已大大超出他的梦想。
生已无憾,死又何惧?蝶心忽然觉得自己这一辈子也算是没有白活,虽然有些不舍,但既然已经活不下去了,那就坦然去死,也算是痛快。想到此处,他竟然哈哈大笑起来,体内的法力随着笑声,如同奔涌的黄河,冲过无数的阻碍,连着整个身体轰的一声炸裂开来。四周的天地,连着毒龙和他属下的无数妖兵,都在这一瞬间化为碎片,四处翻飞,随后又归于一片黑暗。
无边的黑暗袭来,灵识在一瞬间惊醒,蝶心猛地张开眼,却见自己正躺在床上,面前坐着多愁善感的九草。蝶心翻身坐了起来,才记起自己不过是只蝶妖,那身为小贼的一生不过是黄粱一梦。
他站起身,甩了甩头,却甩不脱梦中的那种真实感,连对左琼、香莲、霍瑶兰、杏儿的思念也变得更加清晰,他不由苦笑一声,暗道:“这下惨了,梦中的人儿,要小爷何处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