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笛奇俠傳
小說推薦劍笛奇俠傳
翌日,大楚国江陵府,天然居客栈大堂。众人起了个大早,由客栈的王掌柜,亲自相送至江陵府城门外,踏上了北上徐州的旅途。
而紫衣与八婢,则是一大早就于马市购得快马十二匹。以供武当诸道,代其脚力。
秋高气爽,轻风拂面,朝阳染青衫……
欧阳世杰倒骑毛驴,取笛而奏。青衫慢舞,曲声悠扬。众人撒缰放马,笑赏缓行。
一曲终了,众人皆是鼓掌称好。却只有紫衣一人,郁郁寡欢……
如此这般,众人穿州过县,一路直奔徐州。
其间,武当掌门凌阳子,还将剑神求败老人。北燕国皇子耶律正天,闯山的原因及经过,娓娓讲述给众人知晓。
欧阳世杰也曾不解,问及凌阳子为何对三百多年前救败老人,一生事迹知之甚详。
凌阳子笑道:“剑神老人闯山并不为扬名天下,只是想见识一下武当道家剑法的精髓。事后曾在武当盘桓七日,与当时的武当掌门:玉衡子论剑之道。
而剑神求败老人离去后,敝派那玉衡子前辈。就将其一生事迹与七日论剑之心得,修书一册。交由后来的历任武当掌门,代代相传!
欧阳世杰一行人等,闻言才知其缘由。剑神求败老人的一生传奇之事,由中原武者代代相传。故尔剑神求败老人的威名,享誉至今。
而耶律正天其人,虽也闯山成功,享武当山呜钟九响之殊荣。但此人却如流星一般,划空而过。此后中原武林再无人知晓其行踪事迹,遂成了一个不解之迷……
欧阳世杰对此甚是好奇,曾于途中众人打尖住店之际,单独拜访过凌阳子。
而凌阳子闻欧阳世杰的问题后,长叹一声陷入回忆,久久无语……
只是后来告诉欧阳世杰,六十年前耶律正天,从北燕国不远万里拜访武当山。其目的只是为了完成先师“玄清子”,落叶归根的遗愿。
耶律正天此行,还与武当山当时的太上掌门“云虚子”,结下同门师兄弟的缘份。
耶律正天离开武当之时,曾跪拜先师亡灵。许诺来年清明之际,自己还会回来祭奠先师。
云虚子感其孝义,于武当上天柱峰金顶之上。亲自呜钟九响,九送师弟!
戰破雲霄 項華
来年清明之际,云虚子早早吩咐自己的徒弟,武当掌门凌霄子。准备好祭祀仪式的所有一应事物后,遂身着祭祀大礼之服,率领武当弟子于玉虚宫前。翘首以盼,等待耶律正天前来祭拜先师。
云虚子于玉虚宫前,从朝阳初升,一直等到夕阳西沉。都没能等来自己念念不忘的小师弟,那北燕国的皇子耶 律正天。
云虚子一脸悲切,只是口中喃喃而道:“今日不见师弟前来祭拜先师,想来你已然不在人世了。老夫痛哉!悲哉……”
自那天过后,云虚子郁郁寡欢,闭关不出。三年后坐化于闭关洞府之中,享年一百一十二岁!
欧阳世杰从武当掌门凌阳子口中,获悉此事的先因后果之后,也不由得唏嘘不已……
蝕心蝕骨:總裁,離婚吧 還明珠
對不起,我的陸叮嚀 厘多烏
欧阳世杰心中却又生出另一个疑问,使之百思不得其解。那就是如凌阳子所述,耶律正天二十岁以道家武学,入宗师之境。且还身负北燕国皇子的身份,又是什么样的原因,让其英年早逝呢?
众人一路结伴北上,于天佑二十三年九月十二日这天午时,抵达徐州城外。
徐州历史上就为华夏九州之一,自古便是北国锁钥,南国门户,兵家必争之地。是著名的千年帝都,有“九朝帝王徐州籍”之说。
而大楚国太祖杨衍,正是徐州人。于前朝大越隆庆年间,本来任徐州刺史的杨衍,在徐州被拥为楚王。树起反旗,广发讨伐檄文于天下。开始了发兵讨伐,那残暴无道、癫狂失德的隆庆帝的壮举!
虽然大楚国太祖杨??,后来从咸阳迁都金陵。但徐州城作为大楚国的龙兴之地,从而被大楚国太祖杨衍,设立为大楚国的陪都。
众人见一路奔波大半个月,终于到地头了。不由心中大喜,皆是驾骑朝城门处,急奔而去。
而陆灵玉一时性急,忘记了与之共乘一骑的向雪梅,不精骑术。
红衣少女向雪梅,在快马的飞驰颠簸之下。摇摇欲坠,身形不稳。不由得惊声尖叫起来……
扶明
陆灵玉闻声,这才发现自己大意了。慌忙侧转身来,用双手揽住向雪梅的身躯。而快马脱缰受惊,如离弦之箭般,直朝官道右侧的人群怒奔!
同时,欧阳世杰、慕容俊等人见状大惊。俩人与三名武当黑袍剑道,同时掠身而起,朝陆灵玉受惊狂奔的快马追去。欧阳世杰同时运劲大喝道:“马受惊了,众人快快闪避!”而官道右侧的人群,却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慕吓傻了,个个呆若木鸡。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残影快如闪电般,从人群中闪至受惊怒马跟前。
“呀!……吼!……”
只见此人身形高大健硕,一身灰衣。用双掌硬生生地抵住了受惊怒马向前的狂奔之势!
惊马扬蹄,朝天怒嘶……
而灰衣人却扬手抓住惊马的两只前蹄,往下一拉。随后朝其大喝道:“吼!……”
只见怒马被拉下身来,被灰衣人一声大吼给激怒了。瞪着一双大眼睛,前蹄捣地,朝那人裂嘴怒嘶不止。
而接下来发生的一慕,几乎让所有的人惊掉了下巴。
只见那灰衣人伸出右手,抚摸着怒马的头。双眼迎着马的目光,冷冷凝视……
目光冰冷,没有任何感情。那双眼睛给人的感觉,如同俯视猎物的猛兽。
杀气凌人、寒意透心!
怒马在这双目光的凝视之下,顿时安静了下来。
前蹄不动,怒嘶不再……
紧接着马儿在与那灰衣人,一人一马的目光对峙中,败下阵来。瑟瑟发抖地前蹄一转,跪卧于地,轻声发出哀呜,如同求饶。
灰衣人见马儿受制告饶,收回自己那骇人的目光。用手轻轻拍了拍马儿的头,转身迈步正欲离去……
錯嫁之邪妃驚華
欧阳世杰一行人等,值到此刻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而灰衣人转身之际,众人才注意到此人肩挎包袱,背负长剑。只不过这灰衣人背负的长剑,却是柄锈鞘裂、破败不堪。
欧阳世杰忙上前抱拳执礼道:“这位壮士请留步,今日之事幸得壮士您出手相助,才未殃及无辜。在下心中佩服,却还不知壮士您的高姓大名。”
灰衣人闻言,慢慢地转过身来。用那双毫无感情的光,打量了欧阳世杰一会。嘴里挤出生硬冰冷的两个字来:“狼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