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当娄小乙出现在太玄中黄大陆裂缝出口时,都没人来搭理他,这其实才是一个大陆,一个上门应该有的气度。
末世之不夜族 一夜當歸
小小金丹,你便来一万个,能影响什么了?这是上门应该有的自信!
乞夫
在裂缝中,他飞行了近月,时间已经算是很短了,如果直接横渡云海,不低于一年,这还是顺利的!
太玄中黄給他的头一个感觉就是植物多,茂盛无边,整个大陆都洋溢着一股浓裂到极点的木属性灵机。无论在逍遥大陆还是在黄庭大陆,气机都是中和的,却没有这么强烈的五行倾向性。
在这里,他就是个纯粹的陌生人,过客,能不能遇到青玄那厮,这个纯粹要靠运气,他不会去主动接触太玄中黄修士,更不会去冒然打听,遇到是运,错过是命。
他来这里,最重要的是要找个地方把那四个灵器給炼化了!再融进自己的飞剑中,完成对五行飞剑的第一次定型。
鉴于这里浓郁木属性中包含的生命气息,他打算干脆就在这里把剩下的两枚飞剑也盘完,一个斩运,一个北斗,是时候了!
也只有到了这一刻,心情完全放松,思维极其活跃,他才忽然意识到为什么余鹄不愿意跟他来的真正原因,余鹄的最后一个主人,对它产生了极重要影响的那个大修,也在太玄中黄!
有点大意啊!
大漠蒼狼3之終極虛空
娄小乙消失在莽莽郁郁葱葱中……
………………
一场追击战在黄庭外的云海中展开!
能跟上来的黄庭修士不多,基本上都是小前庭的修士,因为他们的实力相对来说更高些,因为耻辱需要洗刷!
当时从广成宫中四散追击,能追对方向的不多!及至有人发现了盗团的踪影,还能做到跟上来的,就都是小前庭中执法的修士,以及几个丢了宝贝的示宝者!
抗戰之鐵血尖兵 弓飛長天
当时的情况,夏冰姬和尹雅等几个小前庭的核心人物都没有轻易选择追击方向,因为她们很清楚追错的可能要远远大于追对ꓹ 所以只是升在广成宫上空,静候回音ꓹ 等消息一传过来,立刻全力飞行!
这时考验的就不只是修士的实力问题,而是一系列综合因素ꓹ 在长距离长时间的追敌中,遁速ꓹ 修为,飞行器物ꓹ 等等ꓹ 都很重要。
盗团在短距离传送后,立刻取出预埋飞舟开始亡命奔逃,这是他们的擅长,一个不会逃跑的修士就不是个好强盗,在这方面他们经验非常丰富!
盗团的奔逃很讲究,数万年形成下来的光荣传统让他们在奔逃中很注重细节,鉴于分散而逃很容易被人各个击破ꓹ 人数是他们的一大劣势,所以结队而行就是最好的选择。
十余条飞舟含衔而进ꓹ 首尾相连ꓹ 就如一条在天空中张牙舞爪的大蜈蚣!这样做的好处在于ꓹ 不仅可以依靠整体的力量来提高速度ꓹ 而且最后几人还能腾出手来对追击的敌人进行还击!
惡魔總裁吻上癮
魔方大世
一部分人鼓力飞行,一部分人施术迟滞ꓹ 分工明确ꓹ 协作合力ꓹ 一时间就让黄庭的修士们有些狗咬刺猬,无处下嘴!
方向也非常的明确ꓹ 就是想尽快的扎进大陆周围的云海中,只要进了云海,凭云海的厚重无垠,无边无沿,对神识的大幅度隔绝,就基本上算是逃出生天!
争夺逃生之路就在这最后的万数里中展开!
尹相公发挥出了他黄庭大师兄级别的实力,他的翼尖梭是唯一一个能在追击中超跃盗团飞行蜈蚣阵的飞行灵器,由他主导,不断的打击蜈蚣阵,一个个的咬下最后一名盗伙,然后被随后赶到的小前庭修士们分而食之!
万数里,十二名盗伙,有七名被拦下!剩下五名则一头扎入无边的云海中,这一次,就连尹相公都对此无能为力!
角马盗团是失败者,因为他们不但没有达到目的,还损失了八个人!在广成宫中一个被伤,在一楼处遍寻蛇皮袋未果的盗首断然下了死手,不能丢了赃物,还留下个活口,这是古老盗团的规矩!
这个哑巴亏就只能吃下,还得扛下!否则别人会说角马盗团没有实力,死了那么多人都不能达到目的!只有等之后的慢慢调查,然后找出来是谁做的手脚,再报复回来!
对他们来说,如果是黄庭道教棋高一着,那就只能忍,不能报复!如果是其他的鉴宝者动的手脚,那就必须把这场子找补回来!这也是盗团的古老的规矩!
黄庭道教也是失败者!他们丢了五件金丹级别的灵器宝物,虽然追斩了七个盗伙,却没留下一个活口,这就是巨大的失败!
盗团依古老的誓约而成,一方面是因为凶顽不灵,一方面则是有契约束缚,如果留下个活口在,整个盗团都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所以,不是黄庭修士不想拿活人,而是他们拿不住!
“冰姐,我们数人一队进入云海,以杳信相联,我就不信追不到这伙賊寇!”
尹雅还不肯善罢甘休,这其实也是大部分小前庭修士的想法!
夏冰姬回绝的很坚定,“不行!咱们这些人中,一生中有多少时间在云海中穿行?十年?数十年?阿雅你更是只有几次偶尔的游玩!他们在云海中生存了多少年?
散落之魂
对盗团这些人来说,他们半生都在这里游逛,这里就是他们的主场,咱们怎么比?
失败就是失败!没什么不好承认的!但这还没完,我们总能找到他们得蛛丝马迹!”
尹雅又把希望的目光看向族兄,在这次的行动中,两个主事之人,如果阿兄支持他们……
尹大师兄摇摇头,“收队!回程!冰妹说的对,我们需要承认失败!
所有盗伙的尸体,他们遗留之物,都要彻底的检查,不可放过一丝的疑点!另外,把整个过程都要回溯一遍,每一个细节都要重新推衍!
異世尊者縱橫
我怀疑他们应该还有漏网的同伴,就在当初看热闹的人群中,可惜,我们没法一一集中……”
夏冰姬沉静如水,“没关系,都有名有姓的,跑不了!穷周仙上界,我也一定会抓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