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jvb5都市异能小說 官企 線上看-第197章 或許吧看書-18v1u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
办公会上,远峰没有就这个事表态。
他只是把这个事说了,听听大家的意见。
在华令虎那听到这个消息时,远峰的心理上首选是排斥的。虽然,当着华令虎的面,没有过多说什么,但心口是添堵的。
好不容易,远程公司开始了重新造血,重新植皮,然后以焕然一新的面貌,去面对市场。而且,以远峰的设计,不仅要把市场恢复到鼎盛时期,还要创造新的辉煌。
没有想到,有人居然打起了远程公司的主意。至于是兼并,还是其它什么,一时还不太明朗。华令虎也说不清楚。
如果真的有资本瞄上了远程公司,之前所做的努力,岂不是全部白忙活了。
远程公司这次的机构大调整,还在进行中,许多事,还没有落实到位。现在,冒出这个事,远峰的心理上自然产生一些阻力。
可在细细想过后,远峰笑了。
咋看起来是件不愉快的事,变通一下,说不定,是件好事。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远程公司的这次机构大调整,按计划,机关和非生产人员,要分流四百多人。
这四百多人,如何分流、分流到哪里去?
虽然,五个公司的销售处需要补充上百人,但其他人呢。机关富余人员分流之后,还会有一批非生产人员需要分流。再后,生产分厂可需要优化人力资源,又将有一批人员需要分流。
这些分流人员,虽然分批次出来,但去向,却成了一个大问题。
就目前,机关第一批分流出来的人员中,有能力的,已经在自组公司。胆子小,确实没有多大能力的人,只能是等待重新安排。
原先并不被大家看重的劳动服务公司,人员一下子增加了许多人。
截教副教主 宅里书虫
各部门分流人员双向选择后,没有地方去的,全部先到劳动服务公司待岗。
这些到劳动服务公司的人,工资,级别,全部不动,但只有三个月的维持期。
三个月后,再没有去处的,工资降到原先的百分之七十,再维持三个月。再三个月后没有合适去向的,工资降到原先的百分之五十。
合适去向,是双向的。目前主要是销售员岗位,还有就是其它独立出去的小公司,也需要人。
劳动服务公司,早先是家属工所在的单位。
远程公司有两家家属工小单位。一个是返回件修理厂,主要对用户退回的,或者是远程公司主动召回的产品进行修复。另一个是劳动服务公司。
劳动服务公司原来承担的是垃圾处理,环境保洁之类的工作。
分流到劳动服务公司的人,肯定是郁闷的。因为,这个公司在远程集团来说,名声不太好。因为它从事的内容。
海族幻界 弃人
没有去向已经分流到劳动服务公司的人,如果嫌所在单位的名声不好听,就快快地选择可以去的地方。当然,前提是有岗位出来。
劳动服务公司的经理,传达了集团公司总经理办公会上的决定,分流到劳动服务公司的人员,可以不服从分配。但不服从分配的后果自负。
这些人,也不是傻子,都在机关呆过,知道能拖则拖、拖到实在不行了,就认怂,服从分配。
现在,有了风声,说远程公司要转产。这就有人欢喜,有人愁了。
美女的一品保镖 水晶鱼儿
“哈哈。这就好玩了。远程公司几次都要破产,却拖到了今天。不但不会破产,还要转产。这闹的,到底是哪一出啊。”说这话的,是由老干部办公室分流出来的干事。他叫冯超。
走在冯超身边的,是后勤部分流人员李达勤。他原来的职务为管理员。
老干部办公室在行政大楼。行政大楼在生产区的前大门。后勤部在生产区的后大门,一个小院子里。前大门到后大门之间,步行得有十多分钟。
极品纯情邪少
所以呢,后勤部的人往往说他们是下面的人。在李达勤眼里,冯超是楼上面的人。
他俩已经在分流名单里,人还在原来单位呆着。
现在,两个人遇到一块,因为都是“落难人”,这是他俩刚才见面达成的共识。
公司已经在传要转产的事,他俩也听说了。李达勤这就事问冯超,这事,靠不靠谱。
冯超只是点头,却笑着。
李达勤说:“老冯,就你判断,这个事,如果是真的,是好,还是不好。”
“怎么说呢。这个事,我在琢磨……”冯超手在头上挠着。
官翔
李达勤问:“琢磨出什么了?”
“或许吧……”冯超的手还在头上挠着。
李达勤伸手把冯超拉停住了。
“或许吧……”冯超的手,捏了捏自己的耳朵。
李达勤盯着冯超的脸。
死神邀請函
果园飘香之独宠医妃
“或许吧……”
“拜托。你能不能不要再说或许。”李达勤受不了啦。耳朵好欺侮,心理上承受不了。
冯超的眼睛眯起,眼睛向天上,说:“或许,就是一个坑。”
郡主別跑,師兄喊妳雙修
“你这话,什么意思?”
冯超说:“这明摆着说,远峰现在弄的这一套,不行呗。要是行,干吗要转产摩托车。”
“转产摩托车,这跟远峰有什么关系。又不是远峰要这样转产的。”李达勤眨巴着眼睛,闹不明白了,问:“你在楼上的消息,比我们下面的人知道要多些,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超一声叹息了,说:“说白了,破产呗。”
“拜托。你怎么又扯到破产上来了。这跟破产有什么关系?”
若有星辰可待晴天 慕曦寒
“你想啊。远程公司的产品,不是没有销路。只是资金链断裂,才造成今天这个局面。”
李达勤点头。
冯超又说:“既然有外来资金,为什么不能继续生产。明摆着嘛,投资人是打算买下远程公司,生产他想要的商品。”
李达勤愣住。他原本对分流有不小的抵触情绪。总感觉,接下来只能拿三到六个月的工资,再后,就是打发要饭的最低生活费。这让他极没有安全感。
现在听冯超这样一说,破产,那,今后,到哪挣钱,还真的是个事了。现在,他可不是光棍汉。上有老下有小,接下来的日子,怎么过?



Recent Posts